[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莉明:血汗工厂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7日 来稿)
    
    减少哪怕一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都会有大量的利益流失。他不想放弃F工厂给他带来的巨大利益,他不想改变任何制度。反正工厂不差人,每天都有人挤破头要进来,要我改变制度,我宁愿自己去跳楼。
     (博讯 boxun.com)

    我的主人公郭老板最近有点小烦。
    
    郭老板经营着一家巨大的代工厂——F工厂,是世界500强企业。最近有个女记者点名道姓地写他的工厂是“血汗工厂”,说那里的机器每天罚工人站12 个小时,不少员工因疲劳过度而晕倒。报道还引用了厂方给出的解释:“员工晕倒实际上是因为他们本身的身体素质差。”
    
    “这记者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敢打老子的主意!” 郭老板气急败坏地把报纸揉成一团,然后拿起电话,“公关部,赶紧启动危机公关应急预案,把媒体的嘴封住,还有,联系最好的律师,我要把那个记者和报社告上法庭!” 郭老板使劲拍了一下桌子,下巴上的赘肉都跟着颤了好几下,“哼,我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想跟我斗,还太嫩了点!”
    
    郭老板以名誉侵权纠纷为由,向女记者和编辑提出了总额三千万的索赔。法院应郭老板的要求,查封、冻结了他们的个人财产。这成为国内史上向记者个人索赔金额最大的名誉侵权案。最后,双方本着“和谐发展,善意解决”的精神,郭老板同意撤销诉讼。
    
    “哈哈,这世上根本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 郭老板坐在老板椅上,仰天大笑,发出周星驰一样咯咯的笑声。
    
    “郭船长,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一位长相甜美的年轻女秘书推门而入,梳着包包头,领子很低,裙子很短。
    
    “啊,小三啊,你来得正好,那个诬蔑我的女记者被我三千万的索赔吓傻了!” 郭老板洋洋得意地把小三拉到他腿上坐下,大手搂住她碗口细的小腰。
    
    “现在的媒体,真是没骨气。”小三剥了一瓣橘子放进郭老板的嘴里。“你呀,真是越来越财大气粗了。你以前当海员的时候,梦想只是拥有一条自己的船……”
    
    “唔,现在我连航空母舰都买得起啦!” 郭老板摸着小三翘翘的屁股,“等我买来了,我就是郭舰长了,舰的名字呢就以你的名字命名,就叫‘小三号’!”
    
    “是,郭舰长!” 小三煞有介事地敬了个军礼,“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您再次票选入围‘种花英才网’最佳雇主Top50,可喜可贺!” 小三把金光灿灿的大证书递给郭老板。
    
    郭老板亲了一下证书,发表获奖感言:“哈哈,感谢各位的支持,我太爱我的工作了!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工作!”
    
    “你不爱我么?” 小三噘着小嘴,娇嗔地问道。
    
    “爱,当然爱你了。你和工作我都爱,你们都是我darling,你们都是我幸福之所在。” 郭老板的脸靠近小三的耳朵,小声地问,“怎么?你吃我工作的醋么?”
    
    “讨厌——”小三挣脱郭老板,离开了办公室。
    
    郭老板打开电脑,开始办公。奇怪,电脑桌面上多了一个名为《血汗工厂》的word文档,恐怕是有黑客入侵了。郭老板拨通工程师的电话,让他来维护电脑。在工程师到来之前,郭老板出于好奇心,还是打开了那个文档。
    
    文档很长,看样子是篇长篇小说,没有作者署名。郭老板扫了一眼开头,嘿,主人公正巧也叫郭老板,也经营着一家名叫F的代工厂,也被一个女记者揭黑了。郭老板想,世上竟有这么巧合的事?肯定是哪个作者吃饱了没事干,拿他的事儿写小说吧。郭老板接着看下去,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小说里也有小三,也给他剥了一瓣橘子,也叫他“郭舰长”。天呐!他的现在和小说里写得一模一样。
    
    郭老板继续往下看。小说对他的办公室进行了一番描写,写他的办公桌上摆着一盆仙人掌。
    
    郭老板的头像雷达扫射一样,从办公桌的左边看到右边,哈!根本没有什么仙人掌!看来自己是多虑了。郭老板稍微放松了一下,听到一阵敲门声。
    
    “郭老板,我给您买了盆仙人掌,摆在电脑旁边,吸收辐射的。” 小三抱着一盆仙人掌走进来,把那盆满身是刺的东西放到他的办公桌上。
    
    郭老板像见了鬼似的吓出了一身冷汗。不可能!我怎么可以任一个作者摆布?肯定是巧合!郭老板快速滚动着鼠标的滑轮,企图寻找与现实不符的文字。文档一下子跳到了60多页。
    
    从第61页开始写的是2010年的事。郭老板想,现在是2006年,这小说还是篇科幻小说?
    
    小说写,F工厂2010年上半年接连发生好几起员工跳楼事件,郭老板请来高僧做法事,根本不济于事,员工依旧蜂拥而跳。媒体把这个新闻热点称为“跳楼门”。
    
    “这作者真是疯了。”郭老板对着电脑,厉声骂道。他启动了粉碎机程序,把文档删除得一干二净。
    
    时间很快到了2010年。F工厂一名员工跳楼,当场身亡。死者是个20岁的小伙子。他在遗书中写道,“我的世界没有光明,我看不到活的希望。我在高强度的劳动环境中,每个月每天站着工作12小时白班,然后在下个月12小时夜班,如此轮换6个月,没有一个礼拜天,没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早晨入睡时太阳还没出来,晚上醒来时太阳已落西山。我朋友周日来看我,不加班行吗?主管很坚定地说:不行!这样的日子包括了国庆节。我无时无刻不在头痛,就像有锥子在脑子里钉着一样,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不喜欢我的工作,我过得很不幸福。自杀是一种解脱,所以我的亲人和朋友,请为我的解脱感到开心。”
    
    郭老板立即封锁消息,和四年前一样,与闻风而来的媒体展开友好合作,并引入大量心理医生,为员工提供心理咨询。可员工们像着了魔一样,还是接二连三地跳楼。那个小伙子的父亲还闯到郭老板的办公室,打破了郭老板的头。郭老板鲜血迸流,血液染红了他身上穿的100万元的衬衣。战战兢兢的郭老板突然想起了四年前他删掉的那篇名为《血汗工厂》的小说。真的应验了。那么之后还会有员工跳楼了?郭老板有点害怕,他希望小说里写的是假的。
    
    脑袋缠着绷带的郭老板,从巫台山请来高僧做法事,祈求公司平静下来。
    
    第二天,又有员工跳楼。郭老板慌了。他很想知道这“跳楼门”的结局是什么,可是文档已被粉碎,无法恢复。
    接下来该怎么办?改变工作制度吗?郭老板知道,减少哪怕一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都会有大量的利益流失。他不想放弃F工厂给他带来的巨大利益,他不想改变任何制度。利欲熏心的郭老板想,反正工厂不差人,每天都有人挤破头要进来,我根本不需要改变现状。要我改变制度,我宁愿自己去跳楼。
    
    当天,国家有关部门派人来到F工厂审查,要求郭老板实行八小时工作制。
    
    第二天,F工厂又有一名员工跳楼身亡了。
    
    附记一:郭老板被打破头的时候,他从电脑屏幕里钻出来,朝我(写这篇小说的人哦)大喊:“你丫怎么这么没爱心,让我那么容易被人打?”
    
    我说,“你不就是流了点血赔了件100万的衬衣么,何必这么窝火。”
    
    “我忍了你很久了!” 郭老板下巴上的赘肉一颤一颤的,“我讨厌你写我下巴上的赘肉!还有,我和小三的那段对话,你写得太太太太太太太太酸了!!你有种去和你喜欢的人说去!”
    
    我说,“正因为我不好意思和我喜欢的人说,所以才让你代我说呀。嘻嘻。”
    
    “啊——我要被你折腾疯了!” 郭老板有些抓狂,要从电脑里面爬出来。可是他怎么使劲也爬不出来。
    
    我说,“你要是爬出来的话你就死了。你是我的主人公,你的生命只存在于文字里。”
    
    郭老板老实了一点,说,“好吧,我认命了。可是你在胡编乱造些什么?!一家工厂好几名员工跳楼,这么夸张残忍吸人眼球的事,亏你想得出来!”
    
    “呃,这是个真实事件。实际上有几十名员工跳楼,我还给温柔处理了一下呢。”我喝了一口水,“我想说的是,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小说当然也是,但有时现实比小说还夸张还残酷。”
    
    “你少给我谈些文艺理论。” 郭老板有些不高兴,“你写我被揭黑就好了,干嘛还造个小三来和我搭戏?”
    
    “这样才有料有味嘛。编辑才会给我发表啊,而且读者也爱看这样的文章,他们才会买账啊。不然编辑会嫌我写得太平淡,一定会打回来让我重写的。归根结底,文学也是受经济因素影响的。”
    
    “好吧,我忍了。你怎么知道我过去是个海员?我不喜欢别人拿我的过去说事儿。”
    
    “每次写作之前,我都会花大量的时间搜集和查阅资料。”
    
    郭老板显出很大度的样子,“看在你辛苦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了。但我要你把接下来的情节写得好点,我不想有更多的人跳楼了。”
    
    我说,“这全都取决于你自己啦。你愿意改八小时工作制、保证员工休假日吗?”
    
    郭老板的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不可能!要我改制,除非我去跳楼!”
    
    我耸耸肩,“你这个唯利是图万恶的资本家。虽然我是作者,我也拿你没办法了。作者有时并不能支配主人公的命运和情节的发展。”
    
    郭老板露出鄙夷的神情,“不帮我算了,作者有什么了不起。天助自助者,我回去要请高僧做法事,我就不信这个邪!”
    
    郭老板回到文字里,请高僧做法事去了。
    
    我以为小说快要结尾了,小三又从电脑里冒出来,委屈地说,“你干嘛给我取了个那么难听的名字?”说罢两串眼泪哗啦一下就流了出来,哭得雨打梨花,楚楚动人。
    
    我摆出一副很同情的表情,“你的演技真好。可是你的身份就是‘小三’呀,你要觉得不好听,我给你改成‘二奶’吧!你们的航空母舰就叫‘二奶号’。”
    
    “去死吧!” 小三抛弃了淑女的面具,露出八婆的本性,吐沫星子都飞到我脸上了。
    
    我拿出面巾纸擦脸,却发现面巾纸湿透了一大片。原来我脸上不是小三的吐沫星子,而是眼睛疲劳流出的泪水。我滴了两滴润眼液,却发现已经是凌晨4点了。我已经连续写了20个小时,比F工厂的员工工作时间还要长。我的脖子酸痛起来,还感觉到有点饿。但是我有足够的时间补充睡眠,我依旧觉得很幸福。我拿出一袋“法式小面包”,边吃边敲剩下的文字。
    
    附记二:这篇小说发表之后的第二天,富不康公司的人打电话给我,说我有侵犯他们名誉权的嫌疑,要起诉我。我镇定自若地说,“冤枉啊,我这篇小说是凭空虚构的,而且从头到尾没提到过你们公司的名字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富士康扎堆跳楼中国血汗工厂时代要结束?
  •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陈维健
  • 李强:富士康“血汗工厂”的悲剧何时能止?
  • 从血汗工厂到创业维艰/钟世才
  • 打倒中共 结束世界血汗工厂/张一帆
  • 世界的血汗工厂 中国暴风骤雨将临/黔进派
  •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敢于叫板世界“血汗工厂”
  •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 沈阳金德足球队的老板是家大“血汗工厂”
  • 号称亚洲第一的“血汗工厂”
  •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的各阶级阶层(二)/李原风
  •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一)/李原风
  • 彭兴庭:政府“媚商”,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反扑才会嚣张
  • 让“优秀党员”去血汗工厂加班
  • 刘水:探访最好的血汗工厂——富士康大本营(图)
  • 肖青山在富士康抗议深圳血汗工厂要求司法保障伤残女工权益
  • 十连跳后郭台铭首度回应:富士康绝非血汗工厂
  • 惠州台资企业制造血汗工厂 2500职工向两会呼吁(图)
  • 知情人爆料 广西再现血汗工厂
  • 员工曝富士康血汗工厂内幕/普工招聘广告
  • 惠普IBM等被曝从中国血汗工厂采购产品
  • 微软在华设“血汗工厂”:锁住工人干活
  • 金融危机蔓延下的中国血汗工厂/李强
  • 玖龙纸业被指血汗工厂续:415名员工被辞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