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文建:挥之不去六四痛---关注普通政治受难者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4日 来稿)
     武文建
    
     六四伤痛一如魔鬼附体般在心中挥之不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其痛不仅未曾减弱半分,反而相伴年龄增长。如果说六四是89一代永久的痛,那么对于六四苦难者(入狱)群体来说,其痛并不仅仅是自己,家人和下一代也在承担。 (博讯 boxun.com)

    
    齐志勇,六四那天下班骑车回家,双腿让大兵疯狂地扫了一梭子,截肢一条腿现有各种并发症。前不久得知齐志勇因女儿入学交不起赞助费而苦恼,我也无能为力便转告一些朋友。我发手机短信告之齐志勇,他回道:“因下雨我的残腿就疼痛难熬,再加女儿之事烦心,就关机了。对不起!刚看到短信。我女儿是我生命的延续啊!可我无能抚养她”。后他又回道:“谢谢您的鞭策鼓励帮助!我苦恼要煎熬到何时呢?”读完志勇兄短信,我大脑且悲伤且麻木一片空白,给他回短信道:“扛着!直到生命结束”。
    
    我虽无妻无子,可我能体会出齐志勇作为父亲的绝望,国人特点是,只要不委屈孩子,当家长的再怎样的委屈也会感到满足。21年了!我不知道如齐志勇这般有多少人,全国因六四入狱者出狱后生存条件又如何?难道这些人的苦难还要让下一代继承?我不忍想下去。如苍天有眼,请你睁开眼!
    
    我是六四普通的入狱者,深知作为一个普通良心犯的艰辛和苦痛。当许万平、谢长发等志士遭判刑后,我首先思考的是他们在狱中每月的生活费有没有朋友给他们以帮助(廖亦武几年前跟我说给许万平邮了500元)。我入狱经历非常清楚知道,如果在狱中钱跟不上劲,对服刑者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良心犯入狱也给其家人造成经济负担。力虹病重保外就医,我不清楚他在狱中的生活费是多少,有没有朋友给他帮助。希望大家多关注良心犯在狱中具体生活费情况,在呼吁释放良心犯同时,给他们经济上的帮助是道义原则也是最实际的。请国外知名人士少跳一次墙闯关、少来一次到使馆要求回国受审,多关注一次国内良心犯的具体状况。
    
    六四前我在某网呼吁:请大家搜集挖掘并关注全国所有64苦难者,让他们浮出水面,让他们的苦难敲响刽子手的丧钟!纪念64要有具体行动,无论面对苦难者还是面对历史都要有具体的梳理。纪念64并非局限在这一天 ! 真心希望大家多关注和挖掘那些普通的良心犯和其家人,会写文章的朋友多写写他们,他们的遭遇就是中华民族真实的遭遇。名人良心犯毕竟还能享受到“名人的虚荣”,而普通良心犯和其家人只能是“打掉牙往肚里咽”的悲痛煎熬!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蔡淑芳老师喜欢诗经里这句,我一直喜欢;六四,挥之不去的伤痛---扛着!直到生命结束。
    
    --2010-6-14
    
    写完此文,邮箱中严正学发来文章,未经他本人允许,我擅自附加过来以飨读者。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
    
    
    上午我和力虹(张建红)妻董敏通话后,又和昨天专程探望了病危中力虹的朱虞夫通了电话,朱虞夫反复说着:“形销骨立、命悬一线!所有入狱的良心犯,数力虹最惨!如果我们不援助他,留下的是永远的良心自责!”朱重复着:“没有比力虹更惨的。力虹是仅存一口气才被准于狱外就医,太惨了!监狱不送、国保不拉,是力虹妻董敏付了近二千的钱,租用的士接回宁波,卖房筹款住进医院,日付数仟的治疗费用……只要良知未灭,绝不能袖手旁观!”朱捐助了1000元,我立即表示再捐3000元,我说:“我先将再次入住北郊医院所筹的住院费用,捐助命悬一线的力虹救命。”
    
    
    “我身羁乔司,
    
    君囚十里丰,
    
    道义一肩挑,
    
    肝胆两昆仑。
    
    笔下怜苍生,
    
    网上挽乾坤,
    
    甘地曼德拉,
    
    亦曾狱中困!”
    
    
    这是2008年3月3日,力虹在省监狱中心医院托十里丰监狱病犯捎来他写的《赠正学兄》诗篇。此时,病魔缠身的我,多次遭监狱算计、牢头狱霸殴打,与精神病犯同笼关押,囚笼斗獣,喋血牢笼。当日,血压高至230/168,眼底出血,中风。是力虹的诗鼓起我活下去的勇气。
    
    
    八天后,即3月11日,载着脚镣手铐的我被押进省监狱中心医院。
    
    
    我所见的力虹生活已不能自理。同病相怜、同仇敌忾,我们侃侃而谈有说不完的话。护监犯组长蔡建平原是台州银行的高级官员,涉台州温岭市“黑社会”案,主犯张畏被枪决,蔡获长刑落狱为囚,混到省监狱中心医院当了牢头。跟他算是同乡,但我无法接受他的一次次规劝。蔡说:“你和张建红都受严控,”不准我和他接触。我说:张建红肌肉痿缩,生活不能自理,换下的衣裤,我不洗你帮他洗?!他骨瘦如柴,你帮他擦身?!没病的都保外就医,真正重病的却不给保外!
    
    
    此后,我被背上多种医疗检测仪器,三天两夜24小时连续检查后,监狱警官医生宣布我的病情为:心绞痛、高血压三级,极高危。才隔一天,被违法调出监狱犯人病区,关入看守所嫌犯病区,两天后,即被打得七窍流血,耳聋。暴力血腥下我和力虹终于被分开。甬道阻隔,面对制造流血凶犯,力虹和我的呐喊汇合成最强烈而又最无奈的抗议!
    
    
    几天后,我被停止治疗,押回十里丰监狱被公布为反社会人格障碍,差一点就被关入精神病院。
    
    
    终于出了狱,我到省监狱局、省中心医院交涉,向西湖区、杭州市中级法院控告贪渎和虐囚。几次冲上省监狱中心医院四层监狱病区,声嘶力竭喧哗呼喊着,希望力虹听到我的声音能再见一面。尽管我刚出狱,捉襟见肘,我还是给力虹捐钱。在我所知道的良心犯中,力虹是最不幸、最惨烈的一个,我若不伸出援手,我的灵魂将悔恨终生永无宁日!为此,我呼吁国内外的朋友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力虹的安危尽一份力所能及的担当!
    
    
    严正学揖拜2010、06、1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临近,致中国民政部公开信/武文建
  • 武文建:心 声
  • 呼吁北京维权艺术家起诉喻高/武文建
  • 武文建:从高氏兄弟“老毛开枪、下跪”作品说起
  • 武文建: 再说“中国当代艺术院”
  • 武文建:中国哲学
  • 武文建:今年冬季一定很寒冷
  • 武文建:艺术何为
  • 武文建:战 友
  • 武文建:《曾经的爱》
  • 武文建:艺术何为
  • 下辈子还续缘/武文建
  • 上帝,你真的很不够意思/武文建
  • 触景生痛/武文建
  • 20年前的今天/武文建
  • 从谢长发判刑13年说起/武文建
  • 国保来电话/武文建
  • 为人民服务:纪念通钢总经理陈国军同志/武文建
  • 声援支持《天安门》制作人/武文建
  • 说说“躲猫猫”调查委员会报告/武文建
  • 武文建:“08宪章”大陆文艺工作者名单
  • 六四画家武文建/廖亦武
  • 再致中国民政部公开信/武文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