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国民都应该站出来要求平反“六四”/张翠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3日 来稿)
     时光荏苒,“八九六四”已过去二十一年,那一段血流成河的历史,对八年前的我虽然不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然而串起那些零星的片断,让经历了漫长八年的上访维权之路对那不堪回首的血淋淋的历史有了新的认识。
     1989年,我还在家乡的水泥制品厂上班,6月1号早晨刚上班,单位的一个同事(他当时思想是比较先进的)对我说,“这次全国各地的学生闹的很厉害的,马路上的学生你碰到吗?这次民主肯定要改革了,每次不管什么运动都是热血青年、学生、知识分子发起的。”在电视里我们看到大学生们个个头上都扎着布条,呐喊着“民主万岁、打倒独裁”!看到赵紫阳在跟学生们对话时很悲伤的流下了眼泪。那时的我是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农民,是在把考试卷带到家里考试的年代,要批判读书做官论,又要批判读书无用论,接着又批判读书有用论读了初中毕业。因我家世代没有人做官,所以没能被推荐上高中,因没什么文化,且是在落后而封闭的农村,所以对于“民主”基本上没有什么概念,那么对于大学生们为了争取民主而不顾一切甚至不惜献出生命的轰动世界之举也就不那么关注了。大约在5、6号左右,单位的同事又传来消息说:“我家隔壁邻居家的儿子在北大读书也参加这次运动,不过他提前回来了。”现在我才知道当年干部家的子女在坦克车没开进天安门广场前都被提早通知回家了,可见普通老百姓的生命是何等的不值钱!
     后来听说血染天安门了,不知是真是假?记得当时的那个同事说:“哪个国家的发展不是靠那些热血青年的推动,要不哪来的五•四青年节,这个国家怎么这么没人性呀,太专制了,太惨无人道了!”我们当时也还是很气愤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跟其他许许多多的国民一样,六•四运动虽然悲壮惨烈却没能铭记在心甚至渐渐淡出了我的记忆! (博讯 boxun.com)

     直至从2002年,我和丈夫也走上了争取民主维护自身权益的道路,加入了浩浩荡荡的维权大军行列。时至今日,这条路我们已走了整整八年,作为这场正义之战的主角之一,才深刻体会到走上争取民主、反对独裁这条路是多么的重要,又是多么多么的艰难,在庞大的国家机器面前我们的力量显得是那么的单薄而无助!
     由此我不禁联想到09年5月发生的浙江杭州飙车事件,大批的网民和学生发出了“谭卓事件我们不能再沉默的呼声”,因为马路是大家的,不为谭卓讨个说法的话,那么任何一个正在过斑马线的行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谭卓,我们不能永远都是一个旁观者,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此类事件的牺牲者,如果我们一直置身事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话,那么,当有一天不幸降临到我们自己头上的话,还能有谁会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呢?
     德国牧师马丁1945年形容纳粹施虐时人们旁观心态有段惊世名言:“刚开始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我没有站出来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接着他们又来抓社会党人和工会会员,我没有出来说话,因为我两者都不是;后来他们来抓忧太人,我还是没有出来说话,因为我不是忧太人;最后当他们来抓我的时侯,已经没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在六•四运动已过去整整二十一年的今天,我要用我的绵薄之力献上我来自心底的敬仰!那些为争取全中国人民的民主反对独裁的具有崇高精神的国家栋梁们!那些为了争取全中国人民的民主而付出了年青生命的无名英雄们!那些为了争取全中国人民的民主却被独裁者用坦克残酷碾压的不屈的灵魂们!你们才是可歌可泣的英雄,应该受到万众敬仰!你们的英名会流芳百世!
    
     每一个中国国民都应该站出来呼吁中国政府尽快平反6.4死难者!!!
    
    
     联系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南大路190弄18号601室
     联系电话:021—66553642 15821112349
    
     上海冤民: 张翠平
    
    
    2010-6-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老秦人:感怀“六四青年节”21周年
  •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陈维健
  • 六四是一次暴力催眠/草蝦(图)
  • 六四镇压与当代维权抗争/郭保胜(图)
  • 二十一年的六四奇迹/刘诗之
  • 纪念六四,论坛头像创作大赛/鸟博(图)
  • 我们不能忘却的1989——纪念《六四》/张子霖
  • 六四临近,致中国民政部公开信/武文建
  • 吴高兴: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 让“六四”重新进入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秦孟和
  • 戒严部队六四屠杀的动力/纽约新闻评论员
  • 共产党跳楼富士康才不跳楼---兼谈八九六四大屠杀若发生在1926年/赖宇鑫
  • “六四”和九一八是华人哀悼的日子/赵景洲
  •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侯文豹
  • 被六四枪杀腰斩的三十年改革
  • 雷火丰:“六四”二十一周年,让我们再出发
  • “六四”——我们不会忘记/任君平
  • 暴政与报复:从六四大屠杀到幼儿园大屠杀
  • 赵紫阳六四说“邓掌舵”是出于好心
  • 深圳卫视因播出“六四要平反”画面遭处分(图)
  • 王丹:关于六四推特网聚
  • 六四监控风声紧 内地警察破门暴殴女访民(图)
  • 余杰: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 临近“六四”,重庆多名异议人士被监控
  • 《零八宪章》论坛:六四21周年公告
  • “六四”临近 刘贤斌被“上岗”
  • 四川遂宁异议人士聚会纪念“六四”(图)
  • 国内民主党人张贴标语要求平反六四(图)
  • 天安门母亲祭文悼念六四亡灵(图)
  • 南方都市报巧妙画出六四坦克人/郑存柱(图)
  •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访民集聚区戒严
  • 天安门母亲:献给“六四”大屠杀的死难亡灵
  • 民主人士在西安举行悼念“六四”烈士仪式(图)
  • 柴玲坚称六四留守到最后(图)
  • 六四聚会悼念亡者网民与当局争夺话语权
  • “六四”前夕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被断网
  • 朱廓亮:网民质疑官方实施“六四封网新招”
  • 六四临近 天安门警察换战斗帽严阵以待(图)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