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陈维健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天安门广场千万人民主的呼喊沉寂了,坦克车卡轧轧的履带和伴随哒哒的机枪声消失在靡音艳舞之中,洴溅血肉的街头早已换了新颜。二十一年前“六四”黎明前的枪声倒下的不仅仅是学子们年轻的身躯,而是一个民族的正义力量和精神风华。从那一刻起,中国大地上良知无处藏身,正义被绑赴刑场。从那一刻起,人变成了没有善恶的兽,权力的魔鬼吞噬了一切,罪恶再也不是遮遮掩掩,而是无法无天,欺诈、抢劫、虐杀,堂而皇之。偷盗、卖淫、坑蒙拐骗,成了生存之道。一个民族从此没有了是非之分,没有了羞耻之感,营营苟苟的生活中有痛吟之声、淫欲之声,有狂笑之声,有愤恨之声,但没有慈爱,没有悲悯,没有为道义拍案而起的铿锵之声,中华民族从“六四”枪声的那刻起已经死亡,尸体在腐烂中发出阵阵恶臭。
     (博讯 boxun.com)

    二十一年前,中国曾经有过希望的那一刻,虽然中国人历尽共产革命、专制统治、毛祸三十年的劫难,饿死,整死了千千万万的人,我们的民族虽九死一生,但人心没有死,人们心中仍然有着美好的东西,和为美好奋斗的精神力量。胡赵的政治改革让人重新燃起了对国家前途,一个美好明天的希望,人们开始吃饱了饭,衣服开始花哨了起来,课堂里可以安静地读书了,知识又重新得到了尊重,精神上开始有了一些自由,一个现代文明的国际社会正在向我们徐徐展开,实现“四个现代化”成了整个民族的共同目标。但是整个旧的共产体制依然拖着这个社会的进步。“四项基本原则”仍然是这个已经面临解体的共产帝国的圭臬。要实现“四个现代化”必须有第五个现代化,即民主化才能实现,随着共产党改革派胡耀邦的去世,一场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在全国展开,民主自由的呼声沸腾了中国社会。但由着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元老阵营的反扑,“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倒在了中共老人帮的枪口下。“六四”镇压,以中共的话来说保二十年的平安。它的代价是一个民族的良知和正义的泯灭,一个社会的道德的解体,释放所有的魔鬼蹂躏我们这个社会。从锦江假药到三鹿奶粉谋财害命的产品,遍及城乡的害人于命的豆腐渣工程。从108情妇的张二江书记到146名情妇的徐耀其局长的官场淫乱文化,从陈克杰到陈良玉贪污受贿数屡屡被刷新的封疆大臣。帮闲帮凶的无耻文人,从张维迎的“改革要利用腐败和贿赂”,到厉以宁的“中国贫富差别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会进步。和农民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维持这样的现状是很必要的”,以及余秋雨含泪劝说灾民不要上访,和王兆山的“党疼国爱,纵做鬼也幸福”,再到孙东东的“访民都是精神病”。更有一代无知无畏的愤青,虽是小民却站在党国立场上喊打喊杀。正如佛经所说“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在这样一种黑白颠倒的社会主流文化之下,被边缘,被损害,被侮辱的群体被逼上边锋。带冤上访者成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一个族群,于是有了走投无路点火自焚的唐福珍,经受不了血汗工厂压榨连环跳楼的富士康职工。有了杀警讨说法的杨佳,怒杀淫官的邓玉娇,以及那些以冤屈报复社会,向无辜的孩子、妇女挥刀的歹徒。而那些为社会承担道义,怀抱民主理念,“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之精神境界的志士,已是这个社会的凤毛麟角,成为当局的封杀者,追杀者,他们或亡命海外,或身陷囹圄遭受牢狱之灾。
    
    二十一年来,在中共权贵统治之下,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被糟蹋得惨不忍睹,西方民主文化被妖魔化得无以复加,当千座大厦高高矗立,万座工厂拔地而起时,亿万劳工被奴役,江山被污毁得满目疮痍。在嗜血的繁华之下,我们这个民族失去的不仅仅是良知还有正常的思维和人类的基本价值观。这是二十一年天安门枪声的代价。随着“六四”的远去,抚今追昔看今天这个百丑千恶的社会,我们更认识到二十一年前那场民主运动的价值和意义,更深刻地感受到“六四”的镇压给我们国家和民族带来的灾难之深重。面对现实我们需要百倍的坚毅,需要赴汤蹈火的精神,需要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菩萨般的慈心宏愿,救度我们这个民族,让十几亿中国人心灯重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是一次暴力催眠/草蝦(图)
  • 六四镇压与当代维权抗争/郭保胜(图)
  • 二十一年的六四奇迹/刘诗之
  • 纪念六四,论坛头像创作大赛/鸟博(图)
  • 我们不能忘却的1989——纪念《六四》/张子霖
  • 六四临近,致中国民政部公开信/武文建
  • 吴高兴: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 让“六四”重新进入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秦孟和
  • 戒严部队六四屠杀的动力/纽约新闻评论员
  • 共产党跳楼富士康才不跳楼---兼谈八九六四大屠杀若发生在1926年/赖宇鑫
  • “六四”和九一八是华人哀悼的日子/赵景洲
  •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侯文豹
  • 被六四枪杀腰斩的三十年改革
  • 雷火丰:“六四”二十一周年,让我们再出发
  • “六四”——我们不会忘记/任君平
  • 暴政与报复:从六四大屠杀到幼儿园大屠杀
  • 赵紫阳六四说“邓掌舵”是出于好心
  • 冯崇义: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 当年东德官员为什么没有效法北京”六四“方案
  • 王丹:关于六四推特网聚
  • 六四监控风声紧 内地警察破门暴殴女访民(图)
  • 余杰: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 临近“六四”,重庆多名异议人士被监控
  • 《零八宪章》论坛:六四21周年公告
  • “六四”临近 刘贤斌被“上岗”
  • 四川遂宁异议人士聚会纪念“六四”(图)
  • 国内民主党人张贴标语要求平反六四(图)
  • 天安门母亲祭文悼念六四亡灵(图)
  • 南方都市报巧妙画出六四坦克人/郑存柱(图)
  •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访民集聚区戒严
  • 天安门母亲:献给“六四”大屠杀的死难亡灵
  • 民主人士在西安举行悼念“六四”烈士仪式(图)
  • 柴玲坚称六四留守到最后(图)
  • 六四聚会悼念亡者网民与当局争夺话语权
  • “六四”前夕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被断网
  • 朱廓亮:网民质疑官方实施“六四封网新招”
  • 六四临近 天安门警察换战斗帽严阵以待(图)
  • 孙文广:济南聚会纪念六四21周年(图)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