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志强: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5日 转载)
     网易   
    
      所有媒体大概都扭曲了我的本意 (博讯 boxun.com)

      网易新闻:任先生您好,今天我们不聊房地产,聊聊您自己。首先想问您,您现在对媒体采访还有没有信任感?
      任志强:媒体是一个社会不可或缺的东西,但我们的媒体政治倾向性可能过多了,特别是很多媒体缺乏追求事实真相的责任,我不能说所有的媒体都错了,毕竟大多数媒体还是很努力的去报道新闻,但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可能还有一些媒体更多的是追求眼球,而忘记了自己的责任。在中国大部分媒体都是以吸引人眼球为主,或者是以广告效应为主,这变成了一种偏向,或者说我们宣传口径由上往下的一种灌输,不得不去执行某些东西,或者说我们的政府还会限制某些自由的评论以及某些对社会现象的报道,实际上在今天这个社会,网络和国际交往已经没有障碍的情况下,很难用这种方法对思想做控制和对媒体做限制,问题在于,媒体的倾向性是更多的表现了社会的阴暗面,还是更多的表现了社会生活当中更加光彩的一面,这对整个社会和民众的影响是巨大的。
      网易新闻:您曾经抱怨记者扭曲了您的意思。
      任志强:所有的媒体记者大概都是这样,也包括你们网络的记者。比如博客上我用的标题和媒体打出来的标题几乎没有一次是一样的,我在很多网上都有博客专栏,但我用的标题和媒体用的标题几乎都是不一样的。大部分时候,是媒体选择了其中的一句话,或者编纂了一个意思搁上去。点击题目进入阅读,和内容完全不是一回事,我说的很多话实际上在网络上都是被断章取义和歪曲的,没有几个媒体会百分之百的反映,或者是正面反映。
      网易新闻:为什么您一边承受媒体报道给您带来的负面影响,一边继续保持自己的曝光?
      任志强:如果我不去做的话,媒体就更可以歪曲了,我做了论坛,起码参加论坛的人会知道媒体说的是假的。如果没有这些,那就等于被媒体一手遮天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这种欺骗在社会当中的影响是非常非常不好的。
      网易新闻:如果满分是十分,您给媒体打几分?
      任志强:在某些新闻报道上应该给他们打十分或者八分;但在评论或者是断章取义上,他们可能连两分都得不到,
      回应被扔鞋:英国首相不也被扔了鸡蛋了吗
      网易新闻:前段时间您遭遇了“被扔鞋”,当时什么感觉?
      任志强:当时没有感觉,不需要什么感觉。为什么需要有什么感觉呢?
      网易新闻:惊讶也没有?
      任志强:就像有人给布什或者给温总理扔鞋一样,这种人总是个别的,少数的社会现象在任何时候都会出现,现任的英国首相不也被扔了鸡蛋了吗?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很简单的一件事,一定要有什么想法吗?
      网易新闻:您对这种程度的,针对您的过激行为有过思想准备吗?
      任志强:我为什么要做准备?如果有这么多人为进入会场而争取一张票做了很多努力,说明多数人是想听真话的,多数人不是想来捣乱的,只能说有个别别有用心的人想来表现自己,我不知道他能反映什么东西。整个社会里无论如何也会有几只苍蝇的,渣滓总会出现的,因为有渣滓出现了,你就不生活了吗?不是照样还得该干什么干什么嘛。
      别的地产商不像我被媒体误解这么多
      网易新闻:您比其他房地产商更热衷表达自己的观点,为什么这么坚持?
      任志强:因为别的地产商没有被媒体误解这么多。也许我过去没太注意,但是我突然发现很多媒体故意误导民众,所以不得不去说这些事。有一段时间,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没再说什么东西,(因为)有些人说“你可以少说一点”,所以我就少说了一点,但小潘告诉我说“网上说你被抓起来了”。如果我不说,就会有人怀疑我被抓起来了,所以我不得不去不停的说,告诉别人“我没被抓起来”,这是一种很丑陋的现象,我们的社会已经到了当一个人不说什么的时候,就好像他没做什么,或者他一定出了问题。
      网易新闻:您因此受到的伤害有多大?足以影响您的生活吗?
      任志强:没法儿说有多大,因为有很多人说这个人被抓起来了,到处去传,你说有多大?我也没法儿去调查,或者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会有这种误解,但这是一个很坏很坏的社会影响,所以领导说“你还是出来说吧”,所以我还是得出来说。因为它造成的社会伤害已经到了对管理者--我的领导有作用的地步了。
       赞成我的人越来越多,说明人们在觉悟
      网易新闻:也许您的初衷是好的,但我们看到的结果不如您想的好,每次您发出观点,都会引来一片非议。
      任志强:我不觉得你说的是真的,很多人做了调查以后发现,过去赞成(我)的人可能只有10%,但现在赞成(我)的比例已经超过了50%或者60%,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人们在过程中觉悟了,你说大多数人都反对我不赞成,从网络语言当中可以明显看出,赞成的人越来越多了,从极少数变成超过50%的一个转化,这是非常重要的,假以时日,这个转化越来越强烈,那就说明它是对的。
      网易新闻:但还是有很多人反对您的观点,您怎么面对这种局面?
      任志强:就是因为有些人还没有觉悟,你以为觉悟那么容易吗?不太容易,很多人要经过很多斗争才能觉悟,这些人可能还在自我的思想斗争过程中,最终总是会被事实证明的。坚持不买房子的那些人,说房价还会跌的人会发现自己亏了,这在2009年年初是最典型的,有些人说坚持不买房子,因为感觉房价还得跌,结果突然发现房价上涨,事实会教育大多数人的,会有人逐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现在的毛病是很多人要坚持自己的错误,而不愿意认识自己的错误,他们也没有真正认识到有些人是说一套,做一套。比如我们社科院的有些专家,一面在在媒体上高喊“不要买房”的时候,一面自己买了好几套房子,所以我只能说,他们还没有觉悟,当他们了解到更多真相的时候,会慢慢觉悟的。
       我的负面印象,就是媒体造成的
      网易新闻:对于给大家的负面印象,您有想过根本原因吗?
      任志强:这就是媒体造成的。比如说“开发商是给富人造房子的” 造成了很多人的反感,可是大家没想一想,这个话要完整的说,前面是说“开发商的商业文化是给富人盖房子”,后面是“穷人的房子应该是由政府负责的”。没人说这个,同时也没人说全世界哪一个国家收了土地出让金的土地是给穷人盖房子的呢?中国的法律上从来都规定开发商只能在出让的土地上盖房子,那开发商怎么会给穷人盖房子呢?这是一个逻辑关系,但是感情因素上被媒体给编造的,好像“房子是给富人盖的”,错了,不是“房子”,是“商品房”。“商品房”的第一定义是交没交土地出让金, “房子”和“商品房”是两个概念,当然要给穷人盖房子了,但是穷人盖的房子不是商品房,别搞错了。媒体的误导在中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且在某一个阶段里面产生的影响最大,
      我和冯仑在2005年的时候就说了一个笑话:村支书看上了村里的一个漂亮姑娘,然后老想去欺负人家,这个漂亮姑娘不干,村支书就开始在全村散布消息说姑娘乱搞男女关系,一个传一个,因为是支书说的,所以所有的人都开始说了,传的到处都是,最后这个人好像真的成了一个罪人似的,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媒体就是这样的,大部分的媒体在转播的时候,特别是网络以及一些网民在转播的时候,没有人注意看是“商品房”,所以传传传传,就变成“只是给富人盖房”。政府尽没尽到责任是它的事,你不能把整个社会的问题都搁到我一个人头上,很多人说我只盖贵的房子,我们在西安的房子从三千多块钱开始卖起,那是贵的房子吗?但是媒体不会去说,只说你卖的最高价的那些房子,所以造成了民众的一种误解:好像我只盖最高价的房子。别搞错了,给富人盖的房子不等于是高价房,但是它一定是给富人的,因为国家从中间收取了大量的土地出让金,你买或不买都不能证明你是穷人,因为你要是穷人,一定是住在廉租房或者社会保障体系的住房,既然你能买商品房,你不是穷人,哪怕它只卖三千多块钱。
      网易新闻:对自己的负面形象有过一丝低落情绪吗?
      任志强:我不会怒,我不会把他们当回事,我觉得媒体应该承担责任,我会很愤怒,但是对民众不会,民众是媒体的受害者,如果没有媒体的误导,不会有这样的民众错误的认识,
      媒体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媒体发行的数很大,比如说一个家庭里面买了一份报纸,但是家里十个成员可能都看了,所以这个放大效应是非常大的,因此媒体在歪曲一个人的形象当中,作用是非常巨大的,而且它应该说是故意歪曲的,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没有认真想搞清事实,甚至有多个媒体都在没有采访我,或者没有和我本人接触过的情况下就写出一大堆文章,那你怎么能知道我真实想法呢?
       我没觉得得罪了大众、也没觉得得罪了政府
      网易新闻:您的批评和观点,政府会听吗?
      任志强:政府听了很多。
      网易新闻:听了以后会改吗?
      任志强:政府也改了很多,但周期可能会比较长,比如我从1998年提出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到2007年国家才下了《24号文件》,差不多将近十年的时间。
      网易新闻:(改动)是由于听了您的建议吗?
      任志强:我觉得应该是,比如我在政协提案里对机场收费的15块钱涨价提出不满,政府改了,退回到10块钱;比如我提出把土地出让金的一部分固定下来,用于盖廉租房,政府也做了,甚至于政府、建设部向中央起草的报告里面用的是我的原话。《北京市关于住房转让和销售管理办法》的第十三、十四两条都是听的我的意见;国务院的《十八号文件》里面,其中相当一部分修改是因为我的意见,非常清楚的事情,修改意见。
      网易新闻:如果您因(自己的言论)既得罪了大众,又得罪了政府,您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吗?
      任志强:我没觉得得罪了大众、也没觉得得罪了政府,政府按我的意见进行了修改以后,它觉得对它是一个帮助,如果老百姓认为能充分认识到机场票价下降,通行费用下降是因为我的原因的话,他应该感谢我,为什么要反对我呢? 这是因为媒体不去宣传我做过的好事,而去故意宣传本来不是我们愿意的东西,媒体不想承担责任,实际上媒体的责任是非常大的。
      网易新闻:您担不担心会 “因言获罪”?
      任志强:我不觉得,我已经“被获罪”很多次了,但是能怎么样呢?我还是我,我已经坐过监狱了,不会再担心坐监狱的事情;我已经面临过死亡,也不会再担心死亡的问题。一个人的阅历和经历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世俗认为的大事在他们眼中看来是小事,所以你认为我被扔了鞋会有什么想法,我不需要什么想法。手铐、脚铐我都戴过了,一双破鞋还能影响我到什么程度?枪口我都面对过了,还在乎这些东西吗?
      财富观:我觉得自己最大的财富就是我的人生阅历
      网易新闻:很多网友认为您是富人的代言人,您的财富观是什么?
      任志强:你们搞错了吧?我要真是富人的话,就进《财富榜》了。我不认为钱和货币能够代表财富的,我觉得自己最大的财富就是我人生的阅历,我什么都经历过。
      网易新闻:您的金钱观是什么的?
      任志强:收入不代表财富,对于很多拥有财富的人来说,天文数字的财富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无所有,我不认为这些东西属于他们自己。比如很多民营企业家的个人消费是很低的,他把更多的财富都投入到事业中,投了一个工厂,又投了一个工厂,不断的解决社会的就业问题,解决社会的财富创造问题,那些东西对他来说不是财富,而是用于生产力的一种资本。所有权归他自己,他也可以把它应用于任何一种消费领域,但你看看这些大型的民营企业家,几乎都没有很奢侈的消费,而是适度的消费,更多的是投入到社会财富的创造当中。我觉得年青人对这些东西看得过重了,特别是80后,一天到晚的纠缠“你比我钱多”。我可能只有一块钱,可是跟一块钱都没有的人相比,我就是富裕的。80后的人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不该关注的地方,我一定比我的普通员工更富有,但是我的高级管理人员比我拿的工资多,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我从来没认为这有什么奇怪的,那么是不是我遇到他们也说,他们比我富了,他们不应该?在相比之下,对他们而言我是穷人,我的总经理也好,我的部门经理也好,可能每年的工资收入都比我高。
      网易新闻:您的收入到底是多少?
      任志强:年收入不到70万块钱,因为国资委不允许我们把这个数字透露出去。在国资管理当中,一个国资委管了十几家企业,互相之间有一个平衡问题,还有其他的纪律问题,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不到 70万块钱。很多人很关心你刚才问的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些人有毛病,思想里想的是“我一定要知道你有多少钱”,这就是自己心里不踏实的一种神经病,你管别人有多少钱干嘛? 眼睛只盯着“你比我多了一块钱,你比我多了十块钱”,他就永远也不会进步,而80后有些人的想法我觉得不但无聊,而且就是一种被社会在比较过程当中的刺激所困扰而产生的一种神经质。
      我不敢说我是房地产商里书看得最多的,我只是在努力读书
      网易新闻:我这里摘录了一些外界对您的评价,给您念一下:第一个,财经作家吴晓波说您是“房地产商里面书看的最多,最懂道理的人”,您觉得自己是吗?
      任志强:我不敢这么说,只能说我在努力的读书,我们在房地产界里面有很多作家,比如谢强,比如成为诗人的黄怒波。跟他们相比,我不了解他们,所以不能说自己一定比他们书读的多,但起码我知道,我是在努力读书。几十年以前我就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每天不能少于6万字的阅读量。
      我不是一个智力上很聪明的人,我是一个很善于学习的人
      网易新闻:还有人觉得您的理论正确,却以一种和大众情感相悖的方式说出来,是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智力优势和地位优势?
      任志强:我一开始说这些话的时候还不是华远的老总,我不是因为有了地位才开始说这些话的,你别搞错了,这也应该说是80后的一种阿Q精神,80后的人常常认为,因为他们没有地位,就不能说话;如果一个人不去努力争取的话,怎么会有社会地位?凭什么别人应该承认你?就是这种阿Q精神导致了他们现在对社会一些非正确的看法,这对他们自己是一种伤害,不是对社会的伤害,对别人来说不会起到伤害的作用。
      网易新闻:您一直没有回答您是不是喜欢炫耀自己的智力优势?
      任志强:我也不是一个智力上很聪明的人,应该说我是一个很善于学习的人,很多人把信息不对称认为是一种智力问题。智力应该是指很聪明,但是我觉得更多的可能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因为我掌握了更多的信息。很多经济学家都跟我是很好的朋友,比如周其仁、张维迎、樊纲等等。在1992年建立中国改革基金会的时候,我就是最大的捐款人,于是我建立了和参与改革的所有经济学家的密切接触,经常跟他们一起参加会议,组织学习,参与讨论。比如企业家论坛每个月有自己的论坛,在北大光华或者别的地方,这都给了我很多学习和信息传递的机会,所以我可能通过这些学习,比别人掌握了更多的社会资源和信息,但这并不表示我一定聪明。善于学习的人,一定会比别人有更多的优势。如果一个人天生很聪明的话,可能不是在做一个打工者,而是做一个独立创造者,我还没有聪明到可以做一个独立创造者的地步。
      对社会进行教育,对政府进行帮助,这是我理解的社会责任
      网易新闻:您觉得您的社会责任是什么?
      任志强:对社会进行教育,对政府进行帮助,这都是社会责任。
      网易新闻:最后一个评价--“黑心房地产商的代言人”,时至今日,您对这一评价是怎么看的?
      任志强:这个事其实在2003年的时候有人问过,我早就解答过,因为2003年的时候我是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的轮值主席,所以我就对当时提出的宏观调控政策,包括《121文件》提出了很多反对意见,包括央行,包括他们提出的营收制度等等,所以大家就说“你是房地产商的代言人”。我既然是行业的管理者,为什么不能代言这个行业?罗冰生作为钢铁协会的人如果不代表钢铁协会说话,要他干嘛?本来是一种行政事实的表述,但是慢慢的被媒体演示成为好像我在为自己说话,或者为单一的行业说话,我不再当轮值主席了,我换了,但是他们换了吗?所以媒体一定搞错了。
      大众永远不会真正理解我,你问的问题充分显示了80后一代的错误想法
      网易新闻:您觉得到什么时候大众才会真正的理解您?
      任志强:永远不会。不要认为这个社会是死水一潭或者一边倒,这又是一个错误的思想,年青人认为这个社会一定是白的或者是黑的,这个社会永远是黑白两色的,既不会全是白的,也不会全是黑的,你问的问题都充分显示了80后一代的一些错误想法。
      网易新闻:这的确是80后跟您的一段对话。
      任志强:你们把这个世界都看得歪曲了,黑中一定会有白;白中一定会有黑,你们这种错误会延续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被事实所教育,这个世界要融合起来。
      网易新闻:最后,如果用一种身份定位现在的您,您选择用哪种身份来定义自己?
      任志强:人不可能只有一种身份,永远无法用一种身份定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愤商官商与民商之任志强现象/李原风
  • 愤商官商与民商之任志强现象
  • 任志强等造高楼住别墅/李国义
  • 扔向任志强的不是鞋,是“高房价和谐”/顾彤
  • 石述思:向任志强扔破鞋砸错了对象
  • 牛刀:扔鞋门让任志强做了一回“总理”(图)
  • 就是把任志强一砖拍死又有什么用呢?(
  • 马跃成:鞋能把任志强赶下地产舞台
  • 政府为何不敢对任志强撕破脸/安庆仁
  • 楼市政府权力的再分配/任志强
  • 任志强:北京很多低价房分配给中央机关公务员
  • 任志强泄露房市国家机密
  • 任志强:北京很多低价房分配给中央机关公务员
  • 任志强拿鸡的屁献温总理/卓菁
  • 任志强再放雷人语: 80后就该买不起房(图)
  • 任志强与时寒冰隔空对骂 互称对方无知
  • 任志强:对时寒冰的无知忍无可忍
  • 任志强凭什吃定中央政府/范照兵
  • 任志强 黑幕前面卖乖
  • 任志强出席论坛被扔鞋 自嘲称享受总统待遇
  • 任志强竟享受总统待遇:在大连演讲被扔鞋(图)
  • 任志强:我是全国人民最想揍的第三个人(图)
  • 任志强:被拆迁者凭啥将国家土地变己有(图)
  • 任志强:中国房子太便宜 年轻人就该买不起
  • 任志强称上海塌楼与开发商无关
  • 任志强称中国70%都是富人遭网友炮轰(图)
  • 任志强:和工资收入相比 30年来房价等于没涨价(图)
  • 任志强批北京社科院房价报告误导政府
  • 任志强年薪774万超过王石 居地产高管薪酬首位(图)
  • 政府部门能否戳破任志强的谬论
  • 任志强称,“房价下跌可能导致社会动乱与政权变更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