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石涯波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石涯波
    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 陈炳生烙画(授权发表)
    
    “亲爱的,看清了?”雄鹰问妻子。
    
    “一条大灰蛇,正要攻击那只小斑鸠。我来出击!宝贝儿嗷嗷待哺,等妈给你们带好吃的。”
    
    雄鹰欣赏着爱妻的矫健身影,像一把出弦的箭,闪电般地射向大灰蛇。说时迟那时快,母鹰右脚的四个利爪对准大灰蛇的颈部七寸,她的足底粗糙得像砂纸,抓紧猎物,后爪已经深深地扎进大灰蛇体内,按常理这一招已经刺穿心肺大动脉。
    
    “噢,亲爱的!当心蛇头!”雄鹰在高空叫道,俯冲直下,扑向妻子。原来在那万无一失的瞬间,大灰蛇几乎同时向小斑鸠出击,不到半秒钟,母鹰以为稳稳抓住的七寸,成了大灰蛇的下半身。
    母鹰腾空而起,大灰蛇在她身子底下像一条草绳。雄鹰迅速挨近妻子,准备解围。不料受伤剧痛的大灰蛇迅速弯曲着身子,张开愤怒的大口,狠狠咬住母鹰的左脚。母鹰痛得一声大叫。雄鹰冲到她的下方,用钩状的大喙将猎物一口撕成两段。
    “放开,我来!”雄鹰敏捷地用右爪接过大灰蛇上半身。他心疼地挨近爱妻:“亲爱的,抱歉让你受苦。”
    “就那一下。蜜,万一我中毒朝见主面,你要把孩子养大。”母鹰眼眶湿润。
    “别瞎想,主造我们就已经设计防毒这一招。” 雄鹰安慰着妻子:“我们受造奇妙又可畏,连有智慧的人都不明白。主神曾经问敬虔的约伯:鹰雀飞翔,展开翅膀,一直向南,岂是借你的智慧么?大鹰上腾,在高处搭窝,岂是听你的吩咐么?”
    
    夫妻双双飞到云雾环绕的老松树上。一对娇儿从窝里探出毛茸茸的小头,奶声奶气的叫着:“爸,妈!肉。”
    雄鹰急速抓下一片松树皮,轻轻搽着爱妻脚上淌血的伤口:“蜜,按住伤口。” 雄鹰用大喙将大灰蛇撕成小块,喂着贪嘴的小鹰。他招呼妻子:“吃吧,先填一下肚子。”母鹰说:“孩子没吃饱,我怎么咽得下去?”
    他们心满意足地欣赏吃饱了的小宝贝,睡着了还在微笑。
    母鹰说:“这下可放心了,我也不疼了,真的没事了。咱们出去逛逛,顺便找个好吃的。”
    
    夫妻俩又翱翔在天际。雄鹰猛拍几下翅膀,领先爱妻几步。
    “等等,又激动什么?” 母鹰叫道。
    “搞清楚远远那个白点。”雄鹰继续振翅。
    “别撞上飞机。”妻子急速跟上,定睛那个目标,说:“天鹅,一只天鹅。”
    “公的,母的?”雄鹰问道:“你说我瞎操心?不,若是公的,他可能抛弃妻子,跑去找二奶。要是母的就更糟,给人当二奶去。你看它,越漂亮就越翘,越管不了。如今这世道,没良心的多如牛毛。”
    “喂,你好!hello! ”白天鹅对他们不屑一顾。
    “Hi,问你哪?怎么自己飞?喂,说话呀?”
    “哪个山头的?”白天鹅冷笑一下:“癞蛤蟆,想怎么着?”
    “你没长眼?看看我们是谁?”
    “老子后脑勺没长眼。听哭声就晓得啥货,灰头土脸的,什么娘的阿尔巴利亚之类。白头鹰老子都不搭理,没听说少了银子还得找老子借?有了白花花的银子,老子就是当今世界的爷们。”
    “你讲话文明点好不好?学学孔子老子的,别开口闭口老子爷们的。”
    白天鹅斜了一眼母鹰,发出一声淫笑:“咳,给老子上政治课啦?MM,模样儿倒不错。长点见识,这年头,女的没人姘,活着也没劲。”
    “我怎么听不懂它的话?”雄鹰说。
    “老外,傻冒了吧?风水轮流转,这下轮到你们学外语了,别等老子说要在你头上撒尿,你还不晓得脱帽子。”白天鹅嘻嘻哈哈,摇头晃脑。
    母鹰给雄鹰使了个眼色,雄鹰纵身而起,两对利爪对准白天鹅的尾翼一抓,白天鹅一声惨叫,脱落的白毛像受伤飞机屁股后的尾烟。它使劲飞逃,声嘶力竭地叫骂:“你他妈什么自由,民主,人权?纸老虎!啥了不起?老子要把你抹黑搞臭!叫你鬼子!放个屁敌野夫 (PDF)病毒到你脑子!”
    “够了,狂妄!白长一身漂亮羽毛。可怜,可气,可笑。绕了它吧,它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母鹰叫丈夫转向而行。
    
    “真是的!主神要从远方地极带一国的民,如鹰飞来攻击这狂妄者,这民的言语你不懂得。” 雄鹰说:“实在不晓得世人的心思?更测不透主的预言,他说:有一大鹰,翅膀大,翎毛长,羽毛丰满,彩色俱备,来到利巴嫩,将香柏树梢拧去。又说树枝转向那鹰,其根在鹰以下,于是成了葡萄树,生出枝子,发出小枝。后来,又有一大鹰,翅膀大,羽毛多,这葡萄树从栽种的畦中,向这鹰弯过根来,发出枝子,好得他的浇灌。”雄鹰边说边摇头:“不明白,世人既互相嫉恨,又互相利用,全是为了自己。”
    “是啊,亲爱的”母鹰也叹了口气:“世人所做的,矿中的路鸷鸟不得知道,咱们鹰眼也未见过。”
    
    “当心,小鹰要上当了” 雄鹰俯视着田园大地,机灵地告诉爱妻:“小鹰要抓田埂上那只田鼠。”
    “愿它好运。”母鹰问道:“它上谁的当?”
    “看那边田头的柳树下,那个戴草帽的人下了套子,用活鼠做诱饵抓捕小鹰。” 雄鹰说了声:“赶紧分头救它”,便直扑小鹰而去。那小鹰被这大家伙吓得慌忙逃离。母鹰冲着它的背影喊:“孩子当心,那人设套子抓你!” 树底下那人气得跺脚大骂:“娘的老鹰,狗咬耗子!这是老子的领土!老子的东西,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你粗暴干涉老子内政!你这霸权主义,臭国际警察!”
    
    夫妻返回空中,雄鹰叹道:“全世界鹰类大大小小190多种,都是鼠类蛇类的天敌,都为保护人类而活。你看人在干什么?利用敌人来诱捕朋友,顾用流氓去伤害好人。人,怎么都成了瞎子聋子疯子,怎么这样没心没肺?他们弃善从恶,专门歌颂光明,却带来了黑暗;他们不像西方人那样明白,人人都是罪人,人人必须悔改,人人无法自救,人人不断暴露黑暗,使上帝的真理之光时刻吞噬黑暗,直到黑暗灭亡,无藏身之地。
    
    “人家连国徽都按自己的眼光去论断,不知道白头鹰国徽的原意。”母鹰顺着丈夫的意思说:“通常只知道20多个国家使用了鹰的图案作国徽,认识到此为止:美国国徽主体为一只胸前带有盾形图案的白头鹰,美国国鸟,它是力量、勇气、自由和不朽的象征。盾面为国旗。鹰的左手抓着利箭,代表武力;右手握着橄榄枝,象征和平。”
    雄鹰接过爱妻的话说:“人们根本不晓得这幅图像的原版来自圣经以弗所书6章,神所赐的全副军装。”
    “是的,蜜!”母鹰说:“世人抵挡仇敌的诡计,必须全副武装:救恩的头盔,公义的护心镜,真理的腰带,福音的鞋,手持信德的盾牌,另一手握着圣灵的宝剑。”
    
    雄鹰夫妻在健壮勇猛的岁月中翱翔了40年,子子孙孙没有穷尽,但他们自己的身体面临“中年万事休”的紧要关头。生命到底该寿终正寝,还是能返老还童?脚上的爪子开始老化,抓住的猎物经常脱落。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翅膀也越加沉重,飞翔十分吃力。然而造物主却特别应许:他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鹰返老还童。上帝以鹰为例,示意人如果能返老还童,必然承受像鹰一样再生一次。
    雄鹰深情地望着妻子说:“亲爱的,咱们说好永远相亲相爱,比翼双飞,你愿意吗?”
    “我愿意!照着你的意愿,遵循我主的美意,咱们再生一次。哪怕千难万险,纵然千辛万苦,我愿随你。”
    
    夫妻俩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家和老窝,奋力向高峰向悬崖飞去。他们在盘石间筑巢安家,开始长达将近半年的信心再生历程。每天日出东方,夫妻不约而同地开始脱胎换骨之功。他们将又长又弯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完全脱落。忍痛默默等候新喙长出;再用长出的新喙剥脱鹰爪。新的鹰爪长出以后,再将身上的羽毛一片一片地拔掉。待到新羽丰满时,雄鹰夫妻就真正脱胎换骨,返老还童。夫妻俩相视而笑,相拥而泣,惊喜万分。天地之间,他们再度双双翱翔天际云端,享受以后30年的蒙恩生涯。
    “亲爱的,我们算什么,竟蒙如此大恩!”母鹰眼里充满感恩的泪。
    “蜜,我们白白的领受。至高者竟然把自己比喻得像我们。他说,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雄鹰用新爪子轻轻理梳着爱妻的新羽毛,充满深情地说:
    “永远记住至高者的应许: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5/2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魔君又到喀什来/石涯波(图)
  • 百年老树倾倒的震撼/石涯波(图)
  • 百虎祝福 武松千古/石涯波(图)
  • 不剃光圣诞树就不认识主耶稣/石涯波(图)
  • 一个“政治”恐惧者的自白/石涯波
  • 屈原与郭老的独清独醒 /石涯波
  • 两个老母一百六/石涯波
  • 万岁万“睡”毛主席/ 石涯波
  • 婆婆的洗脑效果和东东的蝴蝶效应/石涯波
  • 笑什么笑俺家四代都“疯”过/石涯波
  • 折腾阿里木江的猫腻/石涯波
  • 老姐妹哭祷浪子/石涯波 (图)
  • 新疆九旬老汉收录福音广播30年/石涯波(图)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故事:狼就是有把柄你也惹不得/石涯波
  • 兄弟的血和声音向我哀告/石涯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