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阳明/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 周刊 系列40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实际上许学淞以极具狡猾的手法,骗我穿上囚衣,起到政府用暴力强制都无法起到的作用,按照以往的经验,许学淞是立功去受奖了,政府使用暴力和利用劳役犯进行欺骗,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迫使我接受即成事实,把冤案变成铁案,老老实实地穿上囚衣,服从监狱当局的管理,这是任何一个有正义感和廉耻心的正常人都无法接受的,如果我对监狱当局对我的酷刑虐待(确实犹如一天等于二十年的感觉)已经感到惧怕,准备屈服投降,老老实实地穿上囚衣,可能暂时不一定会再将我上铐,但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让我穿上囚衣只是手段,只要我穿上囚衣,以后就任由他们教育(摆布)宰割。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置党纪国法于不顾,利用监狱这个特殊的环境,在天日照看不到的阴暗角落里发生的兽行,在中共政权的庇护下,是不会得到清算的。所以他们有恃无恐,虽然面对凛然正气的我,依然按照指令穷凶极恶地再次将我铐在铁栅栏上。
     按照监狱内不成文的规定,服刑犯违反监纪监规被反铐,不超过24小时,一旦开铐放下,除非再犯,不会再次被铐,而监狱当局从7月5日晚到7月14日晚上9时,十天之内仅仅放下四次让我睡觉,可见中共政权对谁恨?对谁亲?它可以容忍杀人放火的罪犯,放下枪的阶级敌人,却不能容忍不听话的人民。 (博讯 boxun.com)

    十天的酷刑折磨依然没有使我屈服,监狱当局重新酝酿新的阴谋,半夜里我被狱警陈维新的大嗓门吵醒,看到三个劳役犯毕恭毕敬地一字排开,在听陈警官训话,在2007年3月28日始二个月的禁闭中,指导员李善根曾要求劳役犯开展对我的虐待比赛,这次陈维新明确地告诉劳役犯们,“杜阳明的性质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国家安全局盯住他,你们怎么搞他都不过分”。
    有了陈维新代表政府的指令,三个劳役犯在生活上、精神上对我的折磨更进一层,尤其是这个新来的劳役犯,故意寻衅谩骂是常事,可能是肉体伤害已经证明对我不起作用,所以这一次主要是在生活上作弄我,由于政府将我与外界隔离已久,对社会上发生的事情无从知道,在此前残暴的政府将上访公民段惠民、陈小明,同样以莫须有的罪名送进高墙大院,惨遭毒打、药物毒害至死。激起全世界正义人士的声讨,迫使中共不得不收敛暴行,将肉体伤害转为精神折磨。
    如果他们真把我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应该是政治犯,完全可以秘而不宣,为什么故意让我知道,当我听到这一信息时,第一反应是:既然引起国家安全局关注,我后面的日子更难熬,我不能被他们弄死后一点证据都没有留下,禁闭室内四壁空空,只有厕所坑盖板上的螺丝可以利用。我几经努力,弄断了几个手指上的指甲,才抠下一颗 螺丝钉,在大腿的内侧刻下了:国安队在行动,十天铐我四次的字迹,字字见血。我在刻字时,既要避开监视探头,又要避开监视的劳役犯,断断续续地完成的。
    在生活上,伙食差、量少是肯定的,但他们还不敢给我断食,在饮水上其他劳役犯还能主动倒上内定的开水量,唯独这个新来的,你不主动讨水喝,他给其他罪犯倒完也不给我倒,我明知白茅林监狱的深井自来水内不干净,有红蚯蚓等蠕虫和细菌,但难忍的干渴,迫使我喝这不干净的自来水,毫无人性新来的劳役犯把自来水总阀门关掉,企图用干渴迫使我服软。
    晚上睡觉、早上起床已不像以前一样口头关照,而是采用手势通知,当其他犯人早已进入梦乡时,我还傻等劳役犯通知,早上劳役犯早早地将我叫醒,如果我揣模着时间差不多,不等他们通知,自行躺下睡觉,或者感到早上时间还未到不起床,他会用塑料管接上自来水冲,虽然是大伏天,但冰冷的深井水,冲在身上很不舒服。
    本来这些罪犯与我从不认识,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不是中共政权让他们故意来欺负我,他们是不可能那么狠毒的,我在这吃不饱、睡不好的禁闭小官司中苦捱着。
    时断时续的放风,已没有任何趣味,想到共产党的无耻和残暴,想到永无休止的牢狱生涯和精神折磨不寒而栗,萌发了轻生的念头,在某一天放风时,一直紧绷着脸的秦键在我旁边轻轻地说“希望你给我一个立功机会,能在我手里把上访问题解决掉”,这无耻的嘴脸引起了我的警觉,暂时打消了轻生的念头。
    到了2007年8月4日,一个月的程序已到,如果今天不能离开严管队,按照惯例又将在严管队待一个月,当天什么动静都没有,8月5日,我已打消了离开严管队的念头时,劳役犯李国宾给我出主意说“明天监狱长到这里视察,你朝他喊冤,可能放你回去,你解放我们也解放“。
    实际上我既然进入政府的魔爪之中,那么不论在监狱的那个部门,都是虎穴狼窝,即使从严管队回到中队,也不过是从虎穴回到狼窝,政府的目的没有达到,是不会松口的,只可惜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其中,当时最明智的办法是以静制动,不论到那里都泰然处之,这么简单的道理当时居然想不明白。居然指望监狱长这个“救世主”来救苦救难。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0年5月1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周刊 系列39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城市改造野蛮迷乱腐败滋长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 系列34/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城中村、蜗居、贫民窟与城市改造/章星球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系列16/杜阳明
  • “城市改造”缘何出现“文化失范”/倪明胜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六)/杜阳明
  • 全面剖析芷江西街道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系列周刊1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1)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2/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19/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系列周刊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