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宛夫:袁腾飞和沈浩波谁更无耻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1日 转载)
     一个是央视“百家讲坛”炒红的“史上最牛历史老师”,一个是中国出版界“四波”之一的著名出版人,袁腾飞和沈浩波也算是中国文化界有头有脸的人。至少,在我的心目中,他们都很了不起,他们有充分的理由获得亿万读者和广大观众的尊敬和爱戴。
    
     直到某月某日,网上突然冒出一篇博文,题目居然是《告袁腾飞书:做人不能如此厚颜无耻》。而作者,居然就是沈浩波! (博讯 boxun.com)

    
     万众瞩目的两位正人君子,突然之间互相掐起架来。一人通过网络发布律师函,一人骂对方厚颜无耻。混乱之中,旁人惊得目瞪口呆。既然两人这么骂开了,至少,其中必有一无耻者。更有好事者,幸灾惹祸,觉得两人都很无耻。
    
     当然,很多人关心哪个理多理少:袁腾飞和沈浩波究竟谁更无耻?
    
     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种炒作方式,沈是在为袁的新书炮制新闻。网上也有人如此猜测者。可我后来很快发现,袁在网上贴出了律师函要起诉沈,在他决心中断与磨铁合作之时,居然已经另行出版了《塞北三朝》;而沈则在拿不到袁的新书手稿时,毅然通过录音整理,推出了《玩意儿之3》。由此可见,双方的吵架不是假吵,打架不是假打。
    
     这回,他们是真吵,是真打。
    
     袁腾飞和沈浩波,这回玩的都是真的。
    
     那么,在双方都决心诉诸公堂之际,法律的天平究竟会向谁倾斜?
    
     一些媒体已经开始报道,但在我看来,分析得不够准确。作为业内人士,根据我个人经历几起著作权官司积累的经验,今天也凑个热闹,提一点看法。
    
     袁沈对打的焦点,在于沈是否隐瞒印数,拖欠版税。也就是说,一切都是祸起金钱。有读者和网友因此觉得两人都无耻,这种说法不妥。文人也要食人间烟火,谈钱并不可耻,关键要合理合法。
    
     袁腾飞讲述的全过程是:2009年5月11日,我和高腾公司与磨铁图书公司签订《签约专属作家创作及出版合同》,约定袁腾飞为磨铁图书公司的专属作家,磨铁图书公司在专属期内对袁腾飞的作品在中国大陆地区享有简体中文版图书的专有使用权;合同同时约定单册作品销量小于8万册时版税率为11%,大于8万册时版税率为12%,重印、再版版税按实际销售额计算;合同还约定签订后的30天内,磨铁公司给付版税预付款100万元。2009年8月、12月《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1、2》先后出版,并多次加印,两本图书的销售量巨大。但磨铁图书公司在支付100万元预付款后,一直未支付其余版税。因此袁腾飞老师将磨铁公司及好友沈浩波告上了法庭。
    
     而沈浩波陈述的过程是:2009年5月11日,我们签署的合同里明文规定,您在未来四年的所有图书,都必须由我公司出版,除了您和中央电视台合作的《两宋风云》。2009年,我们支付了100万元人民币。2010年4月,我们又支付了100万元人民币。我们会尊重合同,按照实际销售数字,每年6月和12月给您继续支付版税。
    
     下面,我先站在袁腾飞的角度分析一下。《玩意儿1》和《玩意儿2》出版后,发行量确实非常大。据我通过图书销售网络监测点得到的数字,截至今年4月底,《玩意儿1》上市9个月的总销量为60万册;《玩意儿2》上市5个月的总销量为56万册。两本书的版税,扣除11.2%的稿酬个人所得税后的收入,都在 200万左右。也就是说,袁的这两本书,应该从磨铁公司拿到共计400万的税后收入(其中可能有一半要给高腾数码,但与磨铁无关)。
    
     从这个数字上说,袁腾飞在去年5月签约后只拿到100万,数量是少了。为此起诉磨铁,磨铁被迫于今年4月再次给100万。但仍然只有应得收入的一半。袁对沈渐生决裂之心,也可以理解。
    
     再从沈浩波的角度分析。根据合同约定,双方在签约后先预付100万,其后的版税则按实际销售后的数字,在每年6月和12月结算。因为《玩意儿1》在去年8 月出版,至12月时才三个月,当时实际销售出去的数字大约20万册,应付版税还不到100万,更别说资金回笼有个过程。更何况,这100万已经预付给袁,所以,这年年底没有再付一笔版税给袁,也是有理的,站得住脚。至于《玩意儿2》,因为同去年12月才出版的,尽管销量很大,但根据合同,需要到今年6月才结算版税。尽管今年4月份给了袁100万,但这是在起诉之后被逼的。按理,袁应当在6月份与沈结算后,才能够起诉。
    
     当然,这只是粗线条地分析两个人各自的理由。事实上,关键还需要看合同全文。因为,不同的合同文本,将会产生不同的法律后果。显然,磨铁的合同文本颇具“磨铁特色”。如果袁腾飞的律师没有吃透精神,很可能会败诉。
    
     至于沈所说的,按照上市公司做法在6月和12月结算版税的说法,倒未必说得通。事实上,上市公司所说的条文是指,“每次加印视前次加印部分版税已经结算,末次加印部分到每年6月和12月结算”。如果按上市公司做法,袁腾飞的图书应当在每次加印后即能够拿到大约数十万的版税,现在应该已经拿到三百多万了。因为袁的图书,应当每个月都加印数次才对。
    
     所以,说到底还是应当看合同,合同是怎么定的,最后就会怎么判。如果袁与沈当初签订的合同文本,没有我刚才所说的上市公司的那个条款,那么他很可能会输掉官司。更何况,沈浩波脑门巨大,点子特多。这个案子一拖再拖,《玩意儿3》卖个半年已经差不多了,你要再拿版税,后续问题会更多。
    
     我的建议是,袁腾飞不妨立即停止《塞北三朝》的出版发行,改而与沈浩波深入谈判一次。为了防止磨铁拖欠隐瞒版税,两人甚至可以重新签订新的合同文本,在保证双方利益的前提下,继续开展合作。(如果允许,我愿意给你们从中撮合一下。)这应该是个双赢的举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手握特权的领导办公室,离监狱都不远/汪宛夫
  • 治理垂管部門和行業系統腐敗/汪宛夫
  • 汪宛夫:仲介腐敗症與「藥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