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敬畏民意也就无须恐惧网络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8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博讯 boxun.com)

    《人民论坛》杂志在人民论坛网、人民网、腾讯网等做了关于“当代中国官员的‘网络恐惧’”问卷调查,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70%的受调查者认为,当代中国部分官员患有“网络恐惧症”。
    
     虽然这个调查有预设结论的嫌疑,目前也不清楚受调查者的身份构成情况,不知道“最怕网络”到底是官员阶层的自承,还是公众的主观判断,但在经验层面上,当今部分官员的“网络恐惧症”的确接近于真实。几乎每一天,都不断有“网曝”在吸引受众眼球,同时公众也不断地看到有官员在被网络所调动:辩解,澄清,质疑,愤怒,甚至下台走人……而此前,两位官员关于网络的感慨也早已成为经典名言,一句是因“校长找县长签字被拘”成为网上热点后,当地宣传部门领导的喟叹,“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还有一句是抽天价烟的房产局长周久耕说的,“网络太厉害了”。如是种种似乎都在印证网络恐惧这种症候的存在。
    
     如果官员真的最怕网络,当然不是坏事,人总应该敬畏点什么。正如88%的受调查者欣慰地表态,这是“好事,说明社会进步了”。但实事求是地考察,所谓“网络恐惧症”实为对网络的不虞之誉,网络承受不起这样的夸奖,也担负不起让官员敬畏的重任。
    
     网络的强大有时是虚有其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统计的2009年77件重大公共突发事件,有23件在网络论坛上率先曝光,但耐人寻味的是,都是在全国性的B B S曝光,没有一件是在地方BBS曝光。由此可见某些地方政府屏蔽、删帖的效率之高。
    
     循名责实,官员害怕的并非网络和网络代表的什么东西,而注定只是更高一级的权力。在众多因网曝而成为热点的公众事件中,我们固然看到不少官员在遭遇围观后付出了一些代价,但又有多少事件,汹汹的网络舆情迎接的只是“太极推手”?网络的功能只是将更多的真相呈现了出来,而在处理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是权力和民意而不可能是网络。这一点本次调查也有显示,在回答“您认为‘网络恐惧’已到了什么程度”的问题时,35%的受调查者认为“没有压力,该干吗还是干吗”。
    
     在一个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不论哪个阶层,最怕网络都只会是一个笑谈。因为网络是现代文明标志之一,至少到目前为止,网络这个人类所发明的文明成果还没有异化到与人为敌的程度。而在享受科技文明成果的人们中,官员原本是一个遥遥领先的群体,为什么某些官员喜欢享受别的文明成果却偏偏最怕网络?在我们看来,“最怕网络”云云可能更像一种情绪性的反应,究其实或许只是在惯性思维的驱使下,对网络多少有一点不适应罢了。从表面的“最怕”落到实质的“不适应”,其实并没有降低问题的深度,对现代文明的一项标志性成果感到不适,毕竟不是正常的政治生态,也不是正常的社会生态。
    
     《人民论坛》所做的调查旨在探讨一个问题:现代社会,政府部门如何与网络媒体打交道,如何与网民正常互动交流,已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一门必修课。仿佛在网络时代如何自处,对官员来说真的是一个需要付出多大心力才能掌握的课题,这又把网络看得过于高深莫测了。所谓文明,就是给人最大的便利,就像使用汽车、操作电脑不是多么复杂的技能,如何应对网络应该也不需要特别精深的研修。
    
     一言以蔽之,知道怎么面对民意,敬畏民意,就天然知道该怎么应对网络。到那时,网络又会回到它本来的位置,既不被人恨,也不被人爱,不过就是一个为人所应用的工具而已。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敬畏民意就无须恐惧网络
  • 官员为何会患上“网络恐惧”症?
  • 重庆当局与作协官员们在面对灾情的无关痛痒、尽情挥霍 网络引起轩然大波 (图)
  • 何清涟:被网络文化解构的国家意识形态
  • 武菲:网络文化狂欢背后的心态解读
  • 网络扫黄抓“小”放“大”后患无穷/张樊
  • 官员网络上获得的口碑/闾丘露薇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牟传珩
  • 网络实名制还是留在“后台”好/王琳
  • 朱军开创的新诗体,必将成为今年网络流行
  • 马想斌:屏蔽网络热词实则扼杀网络民主
  • 美国誓言推广网络自由中南海顿时软塌下来/陈破空
  • 在中国网络空间,为何人们会以煽动反韩情绪为荣/赵博渊
  • 侯文卓:与中共网络游击战的策略和招术
  • 网络革命战术:劝说大小戈培尔悔罪自新重新做人/纽约新闻评论员
  • 解龙:网络革命续篇
  • 网络自由:极权政治与公民权争战新焦点/许允仁
  •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陈维健
  • 最恶毒春节拜年贴现网络,为何仇恨那么深?/张建
  • 民警帮摊贩挑担图火爆网络 被赞为最美警察(图)
  •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关注被捕维族网络作者下落
  • 遭逮捕的维吾尔网络异议人士至今下落不明
  • 评“网络实名制”:匿名的必要
  • 中国网民网络表达遭政府围剿
  • 湖南株洲书记首创网络反腐 被一纸调令抹杀
  • 国务院新闻办首次确认推动网络实名制
  • 中国国新办确认网络实名制
  • 冯正虎案例之五:危害网络自由的保护伞是司法不作为
  • 网络民调:国土局长居高危职业岗位之首
  • 中国网络公司参与保护国家机密:强化监控抑或简单的法律调整?
  • 游精佑等福建三网友案关注团援助账目使用情况网络汇报
  • 国安部局长:密切关注网络动态,严防卷入权力斗争/博讯独家
  • 中国企业家呼吁建立网络特区:采取更宽容的态度
  • 冯正虎公布网络“冤博会”遭抄家
  • 中国设网络审查新机构给网民添加新枷锁
  • 国新办扩容——监控网络:增設了兩個局
  • 山东首例网络赌场案宣判 主犯判5年罚金360万
  • “网络打手公司”如何操縱輿論翻雲覆雨
  •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