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治选举的局限/黄卫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6日 转载)
    在许多西方发达国家,选举制度已相对成熟,并被大部分人接受,但有些国家例如美国,公民参与政治选举的热情却不高,投票率常在五成左右;而在某些投票率很高的国家或地区,又可能会“遭受一种政治狂热的困扰”,“在这种狂热下,政党政治就会发展到极其危险的程度”[4]。可见,即便能基本满足上述原则,政治选举仍是双刃剑,不仅有正面功能,还有与生俱来的局限性,可能会出现以下几种情况:
    
     1. 多数暴政 (博讯 boxun.com)

    
    政治选举强调少数服从多数,但却不能必然保障少数人的基本人权。政客有可能通过吹捧数量上占优势的群体、煽动其对少数群体(如少数民族、少数人种、少数阶层等)的歧视和压迫;掌权者也可能出台歧视性政策,剥夺或侵犯少数群体的基本人权。一般意义上,特定集团或阶层通过选举掌握国家机器,以多数人的名义剥夺或侵犯少数人的基本人权,这就是“多数暴政”。“多数暴政”靠政治选举自身是难以避免的,民主政治还必须以共和宪政制度来保护人的基本权利,使任何人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自由、平等权利不受侵犯。
    
    2. 多数服从少数
    
    政治选举理论上遵循的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但若从具体政治实践来看,政治选举可能导致事实上“多数服从少数”的局面。往往表现为:第一,投票率低,假定一次选举的投票率刚过五成,那么某候选人即便得到其中三分之二的选票,他的当选也只获得了全体有选举权的公民中大约三分之一的支持,实际上是“少数人的决定”;第二,票源分散,如果有三个或以上的候选人,选票往往难以集中,若按简单多数制计票,当选者可能并未获得超过半数的选票,只是支持者相对较多的“少数派”。
    
    3. 选“钱”与“势”
    
    理论上说,政治选举应是“君子之争”、“选贤与能”,各候选人辩论政治主张,展示个人魅力,最后能者居之。然而在现实中,政治人物却往往依靠金钱与权势,甚至可能借助黑恶势力来赢得选举。金钱与黑道主导的政治选举被称作“黑金政治”。
    
    政治选举可比作商品市场,候选人就像待售的产品,质量再好、做工再精良,如果没有充分的宣传推销,未必有人问津;相反,即便产品本身并不优秀,若投入大量资金做广告,使得街知巷闻,反而可能热销。候选人包装、宣传自己的手段五花八门,如利用电视、报纸、杂志等大众媒体以及各种户外设施做广告,散发传单、海报,派送带有候选人标识的赠品,举办造势晚会等等。宣传的强度和密度越大,候选人的知名度往往越高、形象越深入人心,胜选的几率也相应提升,而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恰恰是金钱,资金充足才能占据最好的广告位置、举办声势浩大的造势活动,使宣传效果最大化。一般候选人很难支撑如此庞大的开销,要向社会各界募集,这就有了“政治献金”,即各种组织或个人向候选人或其政党提供的资金、实物及其他经济利益。其中,富豪或大财团的捐献往往是“大手笔”,可能成为候选人竞选经费的主要来源,他们的捐献绝非无偿,而应视为一种投资,候选人若顺利当选,通常会以政治资源回馈,候选人实际上变成了富豪或财团的代言人。面对政治选举的这种现实,有才无钱且背后又无“金主”的人往往只能望而却步,“‘选贤与能’变为‘选钱与势’”[5]。
    
    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政治选举异常激烈,政客们不择手段,甚至动用黑社会力量,以暴力恐吓竞争对手、破坏其竞选活动,迫使对手退出。黑恶势力往往不满足于充当政客的帮手,而是“自立门户”,黑道头目直接参选。黑道参政是政治选举的一种劣质“副产品”,公共权力成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严重威胁治安,败坏道德风气,对社会有极大的危害。
    
    4. 贿选
    
    贿选,俗称“买票”,指参选者给予投票人一定的利益以换取其选票的行为。显性的贿选,例如明目张胆地花钱买选票,当然构成选举舞弊,预防和惩罚相对简单一些,可以在法律中明文禁止,依法查办。然而在更多时候,贿选是隐性的,例如参选者以选举动员的名义置办酒席宴请民众,给街坊邻里送礼品、拉关系等等,这些不正当行为与宣传造势、合法争取选民之间极难划清界限,往往能躲过法律的制裁,滋长了选举的不良风气。
    
    要完全杜绝贿选现象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公民生活水平、受教育程度等社会条件有极大的差异,并非每个人都高度理性,有相当多的选民未能认识到全局的、长远的社会利益,而只顾个人的、眼前的经济利益,谁能给他们特定的好处,就把票投给谁。贿选现象并非选举制度本身所能杜绝,只能寄望于社会的全面发展。
    
    5. 撕裂社会
    
    政治选举的本意,是在特定公职人员遴选中,以社会普遍接受的投票表决方式,形成某种多数人的共识,然而在现实中,政治选举反而可能制造分歧、撕裂社会。
    
    竞争性的选举,使得各候选人必须宣扬自己的长处,攻击对手的弱点,尽可能地拉开自己与对手的距离,为此,候选人往往要借题发挥,制造或挑起一些富有争议性的话题,以期激发民众的政治狂热,从中捞取选票。这些话题容易成为各种大众媒体关注的焦点,往往在媒体的竞相报道甚至故意炒作中被迅速放大。平时,政治与普通公民未必有太直接的关系,普通公民对政治的看法一般是零碎而分散的,社会的分歧是隐性的,政治选举开始后,由于各种政党和政治人物的灌输、动员,媒体的放大,不少人形成了明确的政治观点,分出了各自的立场,投入不同的阵营,相互攻伐。选举期间层出不穷的民意调查,在描绘各阵营力量对比的同时,更清晰地勾勒出民众的各种立场,将社会的分歧明朗化、定量化,选情越激烈,社会的沟壑就越深。
    
    由于西方模式政治选举的固有缺陷,单纯强调竞争性选举的民主价值取向日渐受到质疑,西方政治学界兴起了一套新的民主政治理论——“协商民主”[6]。但在民主政治的发展中,协商民主只是选举政治的补充,而非替代。而不少发展中国家与西方发达国家在政治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上的差异较大,实现政治选举理想功能的前提条件并不具备,就盲目或简单模仿西方选举模式,往往更加凸显政治选举的缺陷而不能有效实现其正面价值。
    
    因此,政治选举虽已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认可并采用。鉴于有些发展中国家照搬西方发达国家政治选举模式而引发的种种乱象,人们不再将政治选举视为衡量民主程度的唯一指标,也不再迷信政治选举能解决一切政治问题,转而更关注政治选举良好运行所需的条件,政治选举如何与本国国情相契合,以及如何将现代高新科技运用于选举以推动选举方式的变革,提高选举活动的效率等。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推进政治选举、完善选举制度则成为未来政治发展的重要内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选举民主”只是民主的最低标准/唐贤兴
  • 我认真参与的一次选举/杨红樱
  • “人大”代表是谁选举的?市长身份不作为、“代表”身份就作为了?/杨飞飞
  • 现金中国农民选举权不如美国19世纪黑奴/许志永
  • 中国选举法制度弊端的命门在哪里?/高洪明
  • 郑钢清等:我们投票选举马英九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 如果中国现在开始了选举?
  • 曹长青:麻州选举翻盘,打响革命第一枪!
  • 工人农民不能被代表——修改《选举法》/方明理
  • “鼓励”与“警告”——台湾“三合一”选举有感/严家伟
  • 牟传珩:揭秘中国选举制度的伪民主本质
  • 雷强:天下选举
  • “被连任”的总统——阿富汗民主选举的戏剧性结果
  • 人大代表能否城乡同比例选举/于建嵘
  • 日本的选举告诉了中国什么/Dan Slater
  • 拼年底选举:马英九暂?两岸关系
  • 选举、民主与社会服务/琼·M.纳尔逊
  • 中共智囊呼吁借栳西方民主:选举制新闻监督值得参考
  • 朴石:关于建立“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及网站的设想
  • 辽宁村委会选举现场,官员与选民互骂
  • 辽宁省非法选举村官,选民敢怒不敢言
  • 云南昆明200余名选民抵制村委会换届选举
  • 云南省昆明违法选举致数百选民准备上访
  • 辽宁选民30年来没有行使过村官选举权
  • 推动者谈选举法修改:民主在试错中前进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被抄家(图)
  • 取消城乡差别中国通过选举法修正案
  • 舆论对中国新选举法的各种解读
  • 胡锦涛签署主席令公布修改选举法的决定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修改选举法的决定(图)
  • 流动人口没有投票权?选举法遭炮轰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被限制人身自由并遭恐吓
  • 李肇星谈《选举法》修改 回应代表选举不平等说
  • 中国两会倒数选举法更改成焦点
  • 北京村民罢免村主任村官拒发选举证及选票
  • 泡沫政治——观察村庄选举中的贿选现象/刘燕舞
  • 北京市人代会1月30日闭幕 将选举市级领导
  • 尊严?北京金泉广场居委会组织选举的黑幕
  • 周锡玮挺朱立伦 退出新北市长选举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大连县级市“警匪一家”村霸干扰村委选举2年(图)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枪口下的选举"评论:选村委会干部为何要动用警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