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百年老树倾倒的震撼/石涯波(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豪宅前院大草地边有一棵百年老树,见证这地方几代人的历史,老树的年轮数算着流水人家的一代过去,一代又来。玲姐儿和白人先生不是第一房东,他们在这里生了三个中西合璧的千金,孩子们喜欢发问:这树是飞鸟吃了外地的种子,经过胃肠消化拉下的那东西发的芽?还是骑士的马粪造的福?
    
    玲姐儿夜有所梦:东方刚刚发红,老树传来喔喔鸡鸣,树上站着一头大红公鸡,红冠赤脚,尾巴长得像孔雀,遮盖大半树冠,五爪抓得树干咔喳作响。“喔喔,二十年——”红公鸡拉长脖子叫得屋子发抖。玲姐儿浑身上下毛骨悚然。红太阳红公鸡映照成遍地血色,坦克车吼叫着冲向人群,子弹像长眼的野鬼四处鼠串,持枪的凶神恶煞在追赶人群,街上逃生者的绝望惊叫,成百上千无辜人的生命和血…… 红扑扑火辣辣猛扑过来。她要撒腿跑,两腿却不听使唤。“喔喔,二十年——” 玲姐儿吓得捂着脸:“鬼追啊,起火啦,摇铃!响铃!救大树!” 身边的烟火步步紧逼,有声音说:“救救你自己吧。”前面斑斑血路,后面坦克轰鸣,头上子弹呼啸。火海逼近,再逼近。玲姐儿绝望地尖叫:“水啊,小康叔,叫黄河水淹过来!”小康叔沙哑的声音:“水黑了,起泡了,灌到火里冒毒烟,没有生命能存活。”灵姐仰天长啸:“水,天上的水,我主救我!”。
    
    “女儿,你的信救了你。”一个声音从天上下来,风一样灌流了整个屋子,玲姐儿全身充满了灵气,那恐惧顿时离她而去。窗外已经全透亮了,露珠给树叶和青草戴上耳环和戒指,像婚礼上的新娘。玲姐儿苏醒过来:我不是那“铃”,那想要唤起“民主和自由”的铃。那铃声曾经让多少人痴迷向往,追逐人间天堂,到头来都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前仆后继,一样呼喊:“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地上那些英武勇猛的人和智慧人都在传扬自己主意的真理,包装成永远保鲜的果子挂在树梢。于是,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做食物,悦人眼目,煞是可爱,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来吃了;又给他所爱的人和同志们,他们也都吃了。大家的眼睛就明亮了,成了“救星”的样子,披上英雄的袍子。
    
    玲姐儿的先生用健壮的双臂搂抱着爱妻:“亲爱的,若有人在基督里,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成了新的了。你不是那个响叮当的‘铃’,你也不是天安门广场那个拿着王牌下令的‘玲’,你是主耶稣从烈火中抽出来的一根干柴。你已经从圣灵和圣水中重生,出黑暗入奇妙光明,是永活的又是自由的灵。你已经和全能的永生神合为一灵,合成一体,没有任何力量和原因,能使我们与主的爱分开。你再也不要害怕那些只杀身体不杀灵魂的恶人,唯独敬畏我们天上的阿爸父,唯独他,能把抵挡他的恶者,连身体和灵魂都下到永刑的地狱里去。”
    
    阳春的晨光,唤醒草地的生机和活力。先生开车送孩子们上学去了,玲姐儿惦记着那位跟自己一样挣扎二十年的小康叔,那位歌唱黄河又哀伤黄河的康老师。前天,康叔打电话说,读了她的信主见证很受感动。二十年来,许多同行名人都在为他祷告,只是假基督徒太多,真的太少。玲姐儿今早又被圣灵感动,拿起电话向康叔倾诉心声。康叔说:“我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思想你的见证。从来没有这么大的争战,心里清楚上帝借着你向我说话。”
    
    “康叔”,玲姐儿鼻子一酸,没能往下说。突然,前院轰然巨响,雷霆霹雳砸在地上,楼房随着震撼几下。窗口刷地一亮。玲姐儿放下电话,跑到窗口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前院草地东头那棵百年大树已经倒在地上,两个断开的空心木头,像恶龙的头,张开血盆大口。
    
    百年老树倾倒的震撼/石涯波(图)
    (图一)两个断开的空心木头,像恶龙的头,张开血盆大口
    
    早几分钟倒下,先生和三个孩子刚好在这里上车,全完蛋了。迟几分钟倒下,先生回来了,把车停在树下,连人带车都成了车饼和肉饼。惨案一旦发生,跟二十年前的血腥屠杀结果没有两样。没有人开枪,没有狂风,没有冰雹,没有狗熊上树,什么也没有,只有发生的时间不同,后果就完全不同。是谁在掌控这个可敬又可畏的生死大权?是那创造生命,救赎生命,启示死人得生命的全能的上帝,我们在天上的阿爸。
    
    玲姐儿向康叔诉说刚刚发生的一切,电话那边正在倒吸着冷气,激动而又结巴的声音:“噢,我的主啊! 这是在跟我说话呀!早不倒晚不倒,偏偏在你跟我打电话的时候?天,地,人,时间,全在掌控之中。难怪门徒惊叹:这人是谁啊,连风和海都听他的?”
    
    先生回来了,两人站在倒下的百年大树前。“巴比伦倾倒了!你说是吗?”玲姐儿把头靠在先生胸前,惊心动魄的那一秒钟已经过去,留下的回忆和猜想却无穷无尽。
    “Honey蜜,别害怕,巴比伦倾倒了!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他学中国的私塾先生,摇头晃脑地念着。
    
    “老夫子读什么经文?好像听过?” 玲姐儿问道。
    “传道书,亲爱的”先生抚摸着她的肩膀。
    “我什么时候能一听就懂?什么时候也当先生?”
    “你还是baby,先当学生,上老夫子的私塾,会很快长大的。”
    
    “要是往那边倒,房子就完了,说不定我也完了。”
    “没有什么说不定的。有定期,也有定量,云若满了雨,就必倾倒在地上。还有定向的,树若向南倒,或向北倒,树倒在何处,就存在何处。”
    “有这经文?还是传道书?多少?十一章三节,奇了!”
    “Honey蜜,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 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 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亲爱的,你看它像鳄鱼张口,扑向可吞吃的人。”
    “它已经被主摔到地上,尾巴拖着三分之一的星辰,就像那些一起倒下的枝叶。”
    
    百年老树倾倒的震撼/石涯波(图)


    图二:它像鳄鱼张口,扑向可吞吃的人
    
    “失败和挣扎,总是让我觉得很难,甚至害怕。”玲姐儿的声音微微颤抖。
    “那是过去,是你认为自己行,你要做天下的主人,你想当人民的救星,你是灯塔,你是舵手。你们成千上万人在广场齐声高唱‘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好像世界就是你们的,中国的前途真的就已经拿捏在你们手中。从来没有人认为,自己还是罪人,就想拯救许多罪人。结果是瞎子领着瞎子,两人都掉到沟里。”
    
    “一米粗的树干,刚劲挺拔,根深叶茂,遮天撇日,没想到里面已经朽空。你说谁最先知道这个真相?”
    “蚂蚁和松鼠。”先生说:“微不足道的黎民百姓,孤立无助的鼠辈小民。上帝向旷野的牧羊人宣告救主诞生,不在王宫,不在宗教领袖和富贵人家,在小城伯利恒,在臭气熏人的马厩里。”
    “看那折断的颈项,还张牙舞爪的,顶强大的,不可一世。”
    “耶利哥城固若金汤,迦南人高大无比,以色列游民小如蚂蚱。小民一喊,城墙倒了。英武勇猛的人,哪个在耶和华的子民面前存留?还有柏林墙,还有人们心中的无数人造城墙,哪个不是一夜之间倒塌?” 玲姐儿看到丈夫不止是个球迷,他变得像大卫,站在巨人歌利亚面前,英气逼人,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家伙,德行。”她亲昵地捶了他一拳。
    
    电话铃响,是小康叔。
    “Honey蜜,进去慢慢儿跟uncle康讲道。我要请人搬走死树,清理草地,咱得好好儿计划,重建这片新园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百虎祝福 武松千古/石涯波(图)
  • 不剃光圣诞树就不认识主耶稣/石涯波(图)
  • 一个“政治”恐惧者的自白/石涯波
  • 屈原与郭老的独清独醒 /石涯波
  • 两个老母一百六/石涯波
  • 万岁万“睡”毛主席/ 石涯波
  • 婆婆的洗脑效果和东东的蝴蝶效应/石涯波
  • 笑什么笑俺家四代都“疯”过/石涯波
  • 折腾阿里木江的猫腻/石涯波
  • 老姐妹哭祷浪子/石涯波 (图)
  • 新疆九旬老汉收录福音广播30年/石涯波(图)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故事:狼就是有把柄你也惹不得/石涯波
  • 兄弟的血和声音向我哀告/石涯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