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等待戈多?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3日 转载)
    
    
     法国剧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贝克特的代表作《等待戈多》,曾经轰动世界。半个多世纪过去,温习一下这个作品,再对照一下现时大陆和海外华人群体的思想动态,愈感到作者的不朽的深刻。 (博讯 boxun.com)

    
    
    《等待戈多》是一个既没有情节也不换场景的两幕剧。主要剧中人,两个小人物狄狄和戈戈,在无聊的对话中打发时光。唯一具有悬念的,是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场的戈多。从剧情看,戈多是支持流浪汉狄狄和戈戈捱延时光的仅有的微茫希望, 是他们赖以存活下去的唯一期盼:“戈多来了,咱们就得救。”但戈多就是不来。这使两人苦闷得想上吊。但他们能去死吗?不能,因为他们必须得等待戈多。在贝克特看来,人生就是这样,既难活,又难死,既有希望,又很绝望。而归根到底是绝望。
    
    
    小人物总是各个历史时代的主角,每一个时代产生的小人物又都不同。现代工业化社会产生的小人物,一般是不占有土地和生产资料的雇员,包括蓝领和白领。纽约地铁站曾经出现过一种壮观场景: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群西装领带的英俊年轻人,潮水般涌出地铁站,每人胸前捧着一个长方形纸盒:被解雇的象征。中国的小人物自然是农民了。现代中国极权下失去土地所有权的农民,和多少还有几分土地的皇权下的农民相比,更加无望,他们连那个长方形纸盒都没有。在高压的极权之下,个人是无助的。他只是一个分子,离开分母什么都不是:分母为零的分子没有意义。
    
    
    一个人,一旦失去了对自身的希望,自然把希望寄托到另一个更有希望的人身上,于是戈多就出现了。戈多究竟是谁呢?有人曾经想解开这个秘密,去问作者。作者的回答很巧妙,他说:“要是我知道,早就写进剧本里了。”谁是戈多,我也问自己很久,现在似乎有了答案。
    
    
    今天的互联网,有一个显著功能,即通过其观察大众半开的心扉。想要了解现在周围的人们在想什么,怎么想的,点开任何一个论坛的网页,注意点击率最高的那几个帖子,就知道了。我很有心地观察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点击率最高的帖子,都集中在对中共领导人的注意上。“胡攻江守,大势几定”“胡锦涛拒绝给江泽民机会,贾庆林食言”“江泽民为何缺席上海世博会开幕式”“习近平的候选核心地位已被废除”……中共的宣传机构一向把领导人的新闻排在首位,这不奇怪。奇怪的是互联网论坛,排名顺序是根据点击率自动形成的,也自然相似。多维博客最近出了一个山寨胡锦涛“涛哥一搏”,明明是假的,每天都居于点击率首位。再说海外的自由出版物,比如《争鸣》《开放》《明镜》《多维》,每一期封面,总是挤满了中共领袖的头像,给人错误印象,民办杂志为官而办。当然这是为了卖座率,读者就是吃这个。
    
    
    最近有个网络作者Rollor,在很客观地回顾了一番近代史以后,得出一个结论:“要想打破局面,突破中共的独裁统治,仅靠民意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最终实现民主,无论是靠中共内部还是外部,都必须通过一个强有力的独裁者来进行。除此之外,我想象不出是什么样子。”为了打破独裁,必须出现独裁。这是多么奇妙的悖论!但是支持这个观点或找不出更好观点而不得不沉默的,竟然是多数。
    
    
    前不久有一篇备受追捧的博文《西洋镜照中国:最长命的法西斯与西班牙的民主化》,也为“先独裁,后民主”这个论点背书。作者是大名鼎鼎的华裔女学者阿妞不牛。说的是西班牙的独裁者弗朗哥,只比毛泽东稍好了那么一点,死后就出现了大有希望的民主改革。言下之意,独裁者往往是民主的奠基人。无独有偶,台湾的蒋介石也是一个有名的独裁者,虽然败给另一个更凶的独裁者,但是身后还是出现了一个民主的台湾。自然,蒋介石的尊师孙中山,哪怕实行法西斯的军政,西太后的训政,也是非常英明伟大的。
    
    
    由此来看,小人物们所等待的戈多,在很大的可能程度上,就是一个独裁者,或者说一个好一点的独裁者。为了等待不知道何时的独裁者的到来,众多狄狄戈戈们在不停地抠鼻子挖耳朵,跺脚叹气,捱延时光。
    
    
    我也是个小人物。可是把同样的历史书透视来看,就看出完全不同的景象。在我看来,等待是盲目的,有一种比独裁者更有希望得多的力量,存在于每个人心中某个意识不到的地方,等待开发。不错,在历史记载中,每一个关键时刻都由独裁者推动,但是谁在无形中推动独裁者呢?不知道,因为历史不记载。历史不在乎小人物。
    
    
    任何一个恶棍,在做第一件坏事的时候,都不像后来这样邪恶。任何一个悍妇,在嫁人的第一天,都不像后来这样毒怨。他(她)是被周围的人,一天一天忍让出来的。中国的贪官最有体会,每一个被枪毙的贪官临死前都追悔说,当初人们对他太怂恿了,只要严厉一点,自己就不至于走到这步。独裁者的道理同样。几乎每一个独裁者,在最初也就是性格强悍一点而已,周围的奉承者和无意识的大众,日积月累把他抬到吓人的高度。当然一种背后深藏的动机是:我们全都无能,只有你才能为我们做决定。
    
    
    既然要等独裁者,又何必浪费时间呢?现在的这个不就是现成的吗?只要你投出信任和授权,制造独裁者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当你投出不信任,只是不信任,有没有票都不重要,再大的独裁者也只能乖乖跟你走。新疆的王乐泉走路,只不过因为九个月前有人上街呼喊了几句。为什么只有西班牙、中国这一类国家出现独裁者,而有些国家再也不会呢?只因为那里的民众不那么顺从。
    
    
    懦弱,中国人最大的灾难之源。
    
    
    
    2010-5-1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天下为公”和“党国政体”
  • 施化:元规则和民意
  • 施化:用思想的和用计谋的……
  • 施化:有效而不可采用的手段
  • 施化: 毛泽东思想,帝王思想
  • 施化: “不满-造反”的王朝兴衰何日而止?
  • 施化: 亟待产生思想的中国
  • 施化:“爱国”不如“爱人(图)
  • 施化: 政府能否主导出一个健康的经济?
  •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張三一
  • 施化: 中国革命破坏了多少价值?
  • 施化:中共政权正在受到什么威胁?
  • 施化“革政”考──为美国革命辩/张三一
  • 张三一言: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 施化:未来的安危,在于军队是否中立
  • 施化: 等待革命?
  •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张三一言
  • 施化:百年中国的选择途径
  • 施化: 誰鎮壓,誰滅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