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流动人口一“关”治安就会好转?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3日 转载)
    
    来源:山西晚报 
     北京警方日前在大兴区老三余村召开现场会,试点推行城乡结合部的流动人口“倒挂”村的封闭管理模式。警方在工作中发现,这些村庄出现警情高发,环境和治安秩序差等情况,已经形成治安工作的瓶颈。按照封闭式的管理模式,警方联合政府部门为这些村落建围墙、安街门、设岗亭,并封闭一些不常用的路口。目前,大兴区金星地区的16个村庄通过对村内人、车实行持证出入等方式,将自然村改造成封闭式社区。这些社区早6点开放,晚11点后关闭村门,无特殊情况不得出入。(4月26日《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封闭式社区之所以在国内遍地开花,主要是因为在城市警力不足、社会公共安全没有充足保证的情况下,封闭式社区可以把居民的私域生活包裹起来,给居民带来安全感。但北京大兴警方封闭社区的做法,显然是反其道而行之,将流动人口“关”起来,并不是为了社区内居民的安全,而是为了保障社区外“全北京人民”的安全。
    
    事实上,将封闭管理当作工具,并不会从根本上遏制警情的高发。因为,警情的高发,在某种程度上正是源于管理者凭借管理和体制上的强势,只顾从流动人口方面汲取资源,却常常忘记“补偿”和“反哺”的责任,这种对流动人口利益的长期忽视,最终造成了警情的高发。正如众多专家所说,流动人口为北京经济发展做出奉献而没有得到补偿,而且正在被高涨的房价和低廉的工资使流动人口边缘化,才是流动人口集聚区警情高发的重要原因。因此,没有对流动人口的真正关怀,即使有再好的封闭措施也难以长久而有效地达到长治久安——流动人口由于没有享有社会的充分权利,必然会引发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仅仅依靠封堵是无法消除治安隐患的。即使某一封闭地区内的治安有所好转,也往往要付出封闭社区围墙外治安更加恶化的代价。
    
    况且,为了实现外来人口的封闭管理,需要“建围墙、安街门、设岗亭,并封闭一些不常用的路口。”这些措施无疑都会影响到流动人口生活的便利,给人们的生活平添很多麻烦。尤其是“早6点开放,晚11点后关闭村门,无特殊情况不得出入。”更是一种限制公民出行权利的行为,不具有正义性。这种做法的潜台词无疑是:对治安的要求远高于流动人口的权利。
    
    由此看来,封闭管理,决策者首先想到的是“流动人口不利于北京安全”,所体现出的是强势者自我中心的思维定式与对流动人口的心理隔阂,冷漠和戒备的感觉远远压过了体恤。在这种思维定式和心理隔阂的支配下,流动人口对北京的贡献完全被忽略,仅仅是依附在 “北京安全”之上的“危险”附属物。按照这些强势管理者的逻辑,流动人口首先是对北京人舒适安逸生活的威胁,而流动人口的自身的生活质量不过是服务于强势群体某些特定目的的工具。不过,决策者们应该清楚,人生而平等,不分三六九等,这是现代社会中每个公民都必须明了的规则,这一规则对政府出台的政策、措施尤其适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帝国良民:“不清除无业人员 深圳没有太平”是个谬论
  • 无业人员不清除出去 深圳没太平
  • 警钟:可怕的"无业闲杂""不明真相"罪
  • 请问钟南山:谁是无业游民?
  • 深圳“清除无业人员保太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