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易铭:湖南政府能只手遮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5日 来稿)
    
     1995年10月27日易铭(我弟弟)出生在江西贫困的家庭,父母为了生计来在长沙打工,本来就没有技能的父母只能诚恳的做社会底层的工作和拿市最低工资来维持着家庭的生活和我大学的费用。我大学毕业步入社会工作2年啦!暂时只能顾着自己的吃住,看着父母辛苦劳累,我在外面更加努力的工作;自强、自立的我希望能给家里好点的条件让爸妈不用这么劳累可以歇息一下!然而此次的事故无疑是给了我家致命打击。我听到事故后从工作地方连夜赶回来家里。由于我们长年在外爸妈把弟弟易铭托付在外婆家(我小学到初中也是寄读在外婆家的),易铭就读在醴陵市富里镇横山村荷田中学初中二年级,在学校尊敬老师,很懂礼貌(对人礼貌是我父母从小就教育我们的重点)弟弟对吉它非常爱好曾获得全校音乐大赛的第一名。
     在2010-4-3号晚上易铭准备出去玩耍的时候路经一家非法生产鞭炮的厂家突来横祸降临在这个14岁小男孩身上,当时鞭炮爆炸声巨响数十米居民玻璃都被震烂,弟弟被炸塌的房屋废墟埋了一个通晚长达数10小时到第二天清晨才被人发现救出,当时人昏迷不醒120送至医院抢救,脱离生命危险但是右锁骨开裂,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大小便功能失去,没有行走能力,心理上受到了严重伤害,醴陵市第二人民医院诊断是神经损伤,经数天的治疗左脚仍然没有知觉不能自己控制行走,在医生建议下易铭被转入长沙市湘雅医院神经内科进行救治我在医院负责弟弟的看护,湘雅医生经过多方检查确诊为腓总神经、胫神经、坐骨神经严重受损,腰椎压迫损伤,左脚没有感觉行动障碍,医院正在请专家教授会诊,然而一天数千元高昂的医疗费用给这个原本沉重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妈妈泪流不止、心急如焚、连续的彻夜难眠让我们实在是接受不了。我们看着弟弟的痛苦和忧愁,看着弟弟的担心,弟弟很坚强很忍受疼痛;我家里把所有唯有的一点积蓄(3000 元)和找所有亲戚凑了6000元勉强垫付了12-19号的医疗费用,但是对于易铭目前的病情是远远不够;马上医院不再给易铭用药进行治疗了因为没钱了!这么大的费用我应该到哪里去找啊?如果不在合适的时段治疗将会留下终生腿脚行动障碍的后遗症,为了不让弟弟一生痛苦,能给弟弟一个公道,为了让弟弟能够不耽误治疗最好期限,爸妈去找到最信任、能维护老百姓权益的父母官要求给孩子做主、维护未成年权益、调解此次事故。要求鞭炮厂责任人对小孩的医疗费用进行支付赔偿,然而却受到当地(横山村)村长和书记的拒绝和不予调解,14天前派出所接到事故案件并没有去现场勘察和了解事故事实,也没有抓获鞭炮厂责任人,反而找理由推脱处理时间,竟然让鞭炮厂责任人逍遥法外,无法无天(根据《安全生产法》《湖南省安全生产条例》非法无证生产鞭炮、使用未成年儿童参与制造鞭炮、并在人群居住密集区进行鞭炮制作工艺、在数十米之外就是横山当地幼儿园机构生产鞭炮)种种事实、罪证、安全隐患,种种行为应该受但当地政府部门制止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为何事故发生15天他们不负责任却置身事外,反而污蔑孩子,当地政府官员只听一面之词就断定是14岁儿童调皮,怪家庭教育没有做好,颠倒是非事实。不给我父母任何说话的机会,那些政府人员你们拿的国家的工资是人们的劳动果实为何不出来办实事。你们能为老百姓做哪些事情呢?不同情弱者不维护受害者权益反而在一直帮助鞭炮厂推脱责任解围?这就是人民的父母官吗?不怕受到良心上的谴责吗?当地政府官员和鞭炮生产责任人如果看到现在告诉你们我们全家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寻求一切帮助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我相信一定有公道,一定有好人站出来为我们打抱不平的! (博讯 boxun.com)

    
     各位好心人帮帮我弟弟吧!希望好心人能够伸出你们的双手,帮助我可怜的弟弟吧!让我们的社会充满爱心,让可爱的生命能够坚强的走下去......《母亲的电话13107315198》《易铭现住湖南省长沙市湘雅一医院神内四病室》电视台、记者、网友们我诚恳呼吁大家谴责政府人员要求鞭炮制造人进行负责!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