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经济“泰坦尼克”/颜昌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5日 转载)
    近几年来,绝大多数思维正常的中国人都认为房地产泡沫是影响人民生活和威胁经济发展的一个严重问题。但从前,中国一直矢口否认这个问题的存在。直到2009年底,政府终于公开承认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不正常了,总理也亲自出面表明要对房地产市场进行管制。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确像个谜。在全球经济萧条的情势下,过去一年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却是“风景这边独好”。过去的一年,不少大中城市的新房,只要一开盘,便出现了购房者排长队抢购的现象,呈现“买房如同买菜”那般的热闹。尤其是,这个现像出现在经济困难时期,出现在失业和待业人口大量增长的时期,出现在国家需要拿出四万亿的财政刺激方案和9万5五千亿的新增信贷来“拯救”经济的时期,这实在是有些令人费解。 (博讯 boxun.com)

    
    现在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们一个个都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政府不断地发文,指责房地产商人造成房价飚升和房屋供不应求,百姓们则指责开发商们抬高房价,损害消费者利益。尤其是开发商任志强竟公开声言,开发商就是要赚钱的;为穷人盖房是政府的事情。这更使得他成为中国网民的头号敌人,每天被人骂得狗血喷头。
    
    然而,中国的房地产商并非房地产市场泡沫的根源所在,他们赚钱本身并没有错。如果不是为了赚钱,那何必经商?做公益事业便是了。其实即使想从事公益事业,没有财源,也不能维持下去;所以大的慈善家们,必定是先赚了钱,然后再捐钱。更何况,房地产商们只是房地产市场博弈的一方。市场有卖方也有买方。即使有奸商,只要有一个法治社会环境,房地产商不一定能够博弈中取胜。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根源在政府。就中央政府而言,是政策失误;就地方政府而言,是官商勾结,哄抬地价。
    
    首先看中央政府的政策失误。近几年来,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的确具有二元化的性质。一方面,投机性的房地产投资不断推高地价和房价;另一方面,刚刚进入工作市场的年轻人,他们用在居住方面的价格占其总收入的比重用任何标准来衡量都高乎寻常,至于大量进城打工的农民工们,那就更不用说了。面对中国房地产市场二元化的局面,政府并没有采取有效的手段打击房地产投机。为什么抑制房地产投机的政策难以出台,原因在于中国政策制定者们和他们的“利益相关方”,本身就大量出没在投机的房地产领域。而政府对建设保障居民的基本住房条件的投入,长期以来并没有真正提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财政议程。
    
    地方政府的失误则有两层原因。第一层原因是由于地方财政的严重不足而需要从卖地中得到补充。地方政府官员们的挥霍性支出早已是有增无减;出于政治稳定的考量,在增加社会福利等方面,大陆又出台了不少“中央开方、地方抓药”的措施,地方财政更是入不敷出。于是卖地变成了他们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第二层原因则在于地方官员、尤其是负责土地开发的政府官员们与房地产商们早已经成为了利益共同体;政府官员们对于房地产商人推动房地产价格的行为不仅仅是听之任之,而且更是推波助澜。因为,水涨船高,房地产价格的上涨也有利于他们灰色收益的增长。
    
    中国政府承认房地产泡沫的存在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但是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产生泡沫的原因,这个泡沫还会继续膨胀下去;即使是在行政命令下得到了短暂的抑制,不久一定会以更高的速度膨胀,直到这个泡沫将中国的金融业、制造业以及居民的正常消费等一起摧毁为止。但中国官方宣传对自身经济实力的认识与旁观者完全不同。官方宣传至今仍陶醉在自我安慰的快乐中:在世界深陷经济危机时,“中国制造”的“诺亚方舟”将拯救世界,是带领全球经济走出泥潭的“发动机”。而旁观者却已经在为中国房地产这个超大泡沫担心,认为中国政府用资产泡沫催动的非理性繁荣必将导致非理性萧条。
    
    首先,中国银行系统的坏帐一直是国际金融界关注的问题。2007年以前的坏帐,已经通过吸引众多国际银行业巨头作为三年期“战略投资者”参股国有银行作为“包装”,在中港两地上市圈钱,终于将9000亿美元左右的坏帐消化掉,提高了资本充足率。
    
    自2008年中国为摆脱危机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来,中国银行业的危机又让海外同业颇为担心。以下是中国媒体经常提到的一些数据:一是中国前一轮消化坏帐提高的资本充足率再度下降,导致银行资产质量恶化。2009年11月下旬,中国银监会要求各大银行必须提高资本充足率。据法国巴黎银行估算,中国11家大型上市银行要达到更严格的资本标准,总共将需要筹集3000亿元人民币的资本。二是中国在房地产投放资金过多,目前,中国房地产业占GDP总额6.6%,以及四分之一的固定资产投资额。而中国金融机构在房地产里的贷款已经达到数十万亿。房地产的高度泡沫化导致银行贷款风险。三是中央政府投放4万多亿资金催生的项目大多成为套取银行贷款的工具,并无实效;据北京派出的中央检查组分赴各地的检查结果,在被查的2472个项目当中,有2151个项目存在问题。
    
    中国的银监会是听命于中央政府的机构,而央行则是中央政府的钱袋。中国政府需要从这个钱袋里掏多少钱,不由银监会作主,所以中国的银行监管松散乏力。美国《福布斯》2009年12月号刊登封面文章,题目是“中国的泡沫”,其中援引了美国西北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维克托·施的话说,中国经济实际上是“一个庞氏骗局,主导者是中国的央行,因为它可以大量印钞票。”
    
    其次,消费率偏低,投资率过高,是中国经济近30年以来结构失衡的主要问题。中国的失业问题历来就非常严重,失业率多少也是个谁也无法弄清的谜;2008年7月奥运召开之前,原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部长田成平对媒体透露,中国失业人数估计高达2.5亿,而据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估计,2009年新增失业农民工和新增失业大学生共计约5000万。这3亿失业人口占了中国劳动力年龄人口的30%以上。失业人口越多,用于消费的钱越少,中国的内需就越加疲软。加上近几年尤其是2009年以来中央政策刺激房地产价格猛涨,社会购买力几乎被房地产需求吸尽榨干,中国的最终消费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2008年中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为35.3%,不仅低于处于经济萧条期的美国的70.1%,甚至低于印度(54.7%)。中国经济增长当中,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1978-2005年,全球的年均投资率为22.1%,而中国的年均投资率为38.9%,不论与发达国家比,还是与发展中国家比,都明显偏高。随着中国加入WTO之后,这种结构性失衡不可避免影响全球经济,最后形成了全球经济的结构性失衡。
    
    这种失衡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与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其一,美国依靠民众的个人高负债来保持全球最高的消费水平,以此维持其自身经济增长并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养分。其二,中国政府通过购买美国债券来支撑其出口,使其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得以维持信贷和消费。金融危机发生之后,美国的消费收缩对德国、中国和日本等几个出口大国的影响尤为突出,这种影响也扩散到了全球各个角落。美国开始致力于改变这种低储蓄高消费的习惯,希望能够减少向中国借债,目前已经初现成果:2009年12月中旬,美联储公布第三季度“资金流动”数据显示,美国家庭的储蓄率继续上升,已经稳定在5%左右的水平,美国居民已成为美国国债的主要买家;而外国投资者在美国国债余额的增量中占据的比例下降,2008年为54%,2009年的第三季度已经下降至27%。美国储蓄率升高对中国并非福音,这意味着美国这个中国出口的第一大海外市场重要性降低。
    
    因此,尽管中国总在借引述“外媒”(这类“外媒”的主角之一是有中资背景的华文报纸)的话在证明:现在,中国是带领世界经济走出低谷的“诺亚方舟”;在未来10-15年内,中国将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然而现阶段中国经济“繁荣”其实只是依靠房地产泡沫在支撑的非理性繁荣。如果找不到其它方式拯救中国经济,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中国经济将可能成为一艘“泰坦尼克”号。
    
    有专家解读,2009年的虚假繁荣,把中国抛向全面的疯狂;2010年强心针的作用逐渐消失后,中国就会从妄意的幻觉中掉下来。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系教授夏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中国过去一年来看起来仿佛是全球一支独秀的经济成长,实际上是虚假繁荣;2009年的中国就像1990年代的日本、现在的迪拜那样,房市正处在一个泡沫即将破裂的边缘。他说:“从过去一年看,中国的财政无论是从中央到地方其实是开始在全面地滑坡。我认为,到2010年,中国政府,甚至中国的百姓,他们的经济会面临更大的挑战,而且真正的危机到这个时候才会伤到中国的筋骨。2009年把中国抛向全面的疯狂。2010年强心针的作用逐渐消失后,中国就会从妄意的幻觉中掉到平地上来。”
    
    因此,夏明教授对中国崛起的概念持有怀疑。他说,过去一年里为什么大家都热衷于谈中国崛起,原因之一是中国政治精英为加强政权的合法性而进行的炒作。他说: “中国政治的统治者喜欢谈中国崛起,因为中国政治领导人没有合法性,那么他们要从何处吸取合法性?他们就想从国际平台来吸取其合法性,说我们有大国地位,能够在奥运会上花钱,可以在世博会上花钱,我们可以阅兵等等,通过这些方式在全球好像要获得尊重。”他说,中国政府花钱的大手笔令西方世界震撼,如果美国政府这样花钱,美国人民肯定要起来造反了。他置疑,中国领导人在花钱时是否考虑了最基本的机会成本和效益?这些炫耀性质的花钱是否具有造福于民的价值?是否能全面提升中国的基础结构,提升未来的生产能力?中国短时间内这样的挥霍是否会给未来发展埋下隐患?!
    
    夏明教授说,中国发展的怪异之处是,发展并没有给广大民众带来相应的好处。他说,这种发展模式不仅有可能把中国引向歧途,也可能会给仍然陷入金融危机的全球经济带来负面冲击:“我在等待。我觉得下一个余震会从中国爆发,中国会让世界经济再一次陷入恐慌和混乱。中国经济可能会在理论上、现实上都给世界经济和政治秩序带来冲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世博仅仅买来一个烫手山芋吗/颜昌海
  • 中共腐败吞噬一切的怪兽/颜昌海
  • “五四” 90周年,民主与科学梦未圆/颜昌海
  • 人大代表拍马太迟,政协委员拍马过早/颜昌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