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4日 来稿)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首发
     (博讯 boxun.com)

    
    在西方民主社会,建立一个反对党、在野党是一个稀松平常的事,有了十几个会员,在网上一注册,只要名字不重复即刻就批下来了,其简单的程度和买一张彩票差不多,党的成员到了五十一百个会员时,就可以向政府申请经费进行执政竞选了。但是在中国因着中共的一党专政,还有待时日,当然这个时日不是等待,而是争取。
    
    1998年,浙江一批敢于打破中共一党专政的志士仁人,筹备组建“中国民主党”他们到民政部门去登记注册,开始了全国性的组党运动,虽然合法,合情合理,结果导致镇压,组党人士遭受牢狱之灾,有的直到现在还在狱中受难。12年后的今天,一批来自国内的民主党人士,和海外各路民运精英,怀抱民主理念,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精神境界,在美国纽约召开特别会议,正式成立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党纲明确指出中国民主党是中国的一个反对党:“中国民主党的任务就是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打造出一个替代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前景,让中国人民看到,结束中国共产党糜烂执政的局面并不会让国家走向崩溃和毁灭,而是可以让中国民族可以平稳地过渡到全面发展的这样一个发展模式上”。一句话中国民主党让中国人民对于自己的利益和国家的前途有了一个可供选择的对象。打破了如果共产党垮台了,中国怎么办,由谁替代共产党的政治迷雾。
    
    中国成立反对党已经是势在必行,首先共产党无力对日趋严重的腐败进行有效的遏制,大家都看到三十年来中共反腐是越反越腐。一个贪官倒下去了,千万个贪官站起来了,今日的官场几乎是无官不贪。中国现行体制中合法性的腐败是“三公”公车、公费旅行、公费吃喝,另加公费买春包二奶。如果有了反对党,这样的事让官员去做,想也不敢想,今天晚上开着公车携着二奶去吃饭,明天就被反对派张榜公布了。共产党反腐没有成效,就好象医生无法为自己开刀割掉身上的毒瘤一样。只有反对党才能成为执政党的外科医生,一刀割除毫不犹豫。
    
    中国目前疯狂的圈地开发,大多数工程不但侵犯了当地民众的利益,而且工程本身的效益和对环境的影响也都没有很好的论证,只要对主政者有利就立即开工上马,结果很多工程因主政者的好大喜功,成了害民祸国工程。如果有了反对党,这样的事就完全不可能发生,反对党不但为了赢得民心,会以民众的利益向执政党提出反对的意见,并提出替代的方案,供民众选择。这样工程进行有效论证,上马的速度可能会慢一点,但工程的弊病却会减少,于民于国都有利。如果工程上出现贪污行贿,找到官员的不是纪委,而是法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官再大也一样判刑。
    
    一党专政之下,媒体由执政党控制,民众只能听到对执政党的歌功颂德,共产党执政六十年好象从来都没有做过错事,中国老百姓给共产党一顶帽子“伟、光、正”,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共建政六十年对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所带来的是灾难性的“政绩”,但是这些灾难不但被掩盖了,而且还被粉刷。如果有了反对党,这样的事就不可能发生了,对于执政党来说他们每做一件事,都难以逃过反对党的虎视耽耽。执政党做事如履薄冰,只能是尽公尽职,哪里能象现在这样随心所欲,想干就干。
    
    现在中共八千万党员和他庞大的机构,是靠老百姓的税款国库供养的,如果有了反对党,反对党就不会允许,他会精确地算出来每一个纳税人每年要为这个党担负多少钱,他会告诉人民,人民有义务为政府的运作交税,但没有义务供养一个党。因此,有了反对党的监督党库通国库这样的事根本不可能存在,执政党要想在国库里拿一分钱都做不到,这样人民就减轻了负担,增加了福利。
    
    一个社会只要有了反对党,老百姓就可以比较安心了,反对党监督执政党,反过来反对党成了执政党也被监督。反对党以职业的视角来监督执政党,它比老百姓自己监督执政党更专业,更有效。英国历史学家约翰、阿克顿曾断言∶“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绝对的腐败”这是一条被一再证明的社会公理。而反对党是遏制权力腐败最有效的组织力量。
    
    中国现在有八大民主党,时称“花瓶党”,花瓶党“靠中共供养,可以说是共产党在政治上包的二奶,这就决定了他不可能起到监督中共的作用,只能与中共一起共享腐败。有人说得好:“现代宪政文明靠一个政党的自我监督,犹如自己拔着头发离开地球一样,不是不为也,是难为也”。因此,反对党只能在中共体制外,由一批与中共体制没有任何利益牵连瓜葛的人士组成。这批人不但要有现代的民主思想,而且与中共利益集团完全没有关系,享受不到这个利益集团的任何好处,只有这样的人士才能成为坚定的反对派,中国民主党就是这样一批人士。但是中共是不允许这样的人士组成反对党的,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明确写着,人民有结社的自由。 最近中央统战部秘书长兼民主党派工作局局长游洛屏在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问,在中国有一些人士想组织新的政党是允许的吗?游洛屏回答称,“如果说要成立旨在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政党,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是不允许的,也是违背中国人民意志的”。游局长的讲话,既表明中共对反对党的立场,更表明中共视宪法为一纸空文的态度,及劫持民意的无赖相。
    
    “民主是个好东西”,中共有识之士也认识到这一点,但是民主要成为好东西的根本一条就是要有反对党,没有反对党,那种小打小闹的民主最后都会成为民主秀。民主是世界的普世价值,是普世价值只要是人类社会都是适用的,如果以中国国情不同,不适合实行民主制,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自我贬低。宋教仁是提倡政党政治的先贤,他说:“政党政治是民主的最基本形式,两大政党通过合 法手段进行竞争,或“进而组织政府,即成志同道合之政党内阁,以其所信之政见,举而措之裕如 ;退而在野,则使他党执政,而已处于监督地位”。然而,宋教仁先生这一终身的政治抱负,随着被暗杀而使中国专制政治又是百年绵延,让人扼腕痛惜。好在海峡对岸的台湾已经实现了宋教仁先生这一政治遗愿。当年蒋经国先生在世界民主的大势之下,终于认识到一党独裁为当代文明社会所不容,也难以维持不下去了,痛定思痛,下定决心,为民进党开了放便之门,使台湾走上了政党轮替的民主不归路。虽走来彼不容易,经历成长的阵痛期,但已迈向成熟的坦途。但是中共至今仍然畏民主宪政如虎,拒绝政党政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成立,是继承宋教仁等民主先烈政治遗愿,以先贤的精神圭臬在中国大陆开创民主政治。希望中共领导集团,识时务,识大体,认识到时代的趋势,以中华民族计,以国家计,也以中共的前途计,开放党禁,以成政党政治。在现代社会,一个政党上台下台,政党轮替,不再是成王败寇,是政治常态,那种打天下坐天下,那种革命的江山千秋万代的思想,既不付合马列主义的历史观,也违背现代政治思想,即使以中国文化传承来看,翻开历史看看,哪里有千秋万代,做得好的几百年,做得不好的几十年,但每一次朝代的更替,都是一次灾难。海峡对岸的台湾已作出了榜样,政党轮替没有什么可怕的,今天失民心下了台,明天有了民心,可以再上台执政。可怕的是坚持一党独裁,最后失守崩溃,不但党尸骨无存,还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
    
    亡党不会亡国,无论那个党上台,中国还是中国,政党轮替是中华民族的必由之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钳制自由威胁和平时期的执政党 /刘业进
  • 反腐根本:执政党内合理分权
  • 令执政党头痛的“千锤百炼”的芝麻官/丁学良
  • 答任世泽【从毛泽东民主观看执政党危机】
  • 从毛泽东民主观看执政党危机/任世泽
  • 期盼中国执政党争取“第三春”的到来/丁学良
  • 大陆惟有搞政治特区才能救人民、执政党、政府/维权中国网
  • 中国现在最需要救的,是执政党的灵魂
  • 中国未来发展范式的转换与执政党的第三次创业——兼论改革范式的破产/张大军
  • 从反腐到问责——执政党吏治重心的无奈移变/冼岩
  • 张滔:筹组特区隐形政府执政党
  • 郭泉:致胡锦涛、温家宝两先生:虐待老人的执政党是邪恶的执政党/民主先声199
  • 郭泉:接受韩国KBS采访:中国的民主主义就是人民可以选择执政党/民主先声184
  • 谁来监督执政党?/刘有权
  • 郭泉:让善良的老人伤悲心碎的执政党是没有良心的/民主先声157
  • 数据实证:是人民在养活政府和执政党!
  • 革命党,执政党与精英统治/寒竹
  • 执政党这样开会让人“心寒”/隐名
  • 吴敏:宪法没有将国家权力赋予执政党
  • “中俄执政党对话机制第二次会议”闭幕
  • 《求是》刊文称腐败威胁和平时期的执政党
  • “你是不是党员”:超越法律的执政党领导地位
  • 中共建设“学习型”执政党,勿让人民“交学费”
  • 国庆60周年前夕一位老同志的谈话: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 执政党神坛:马列不兴儒家香(图)
  • 胡耀邦政治改革的灵感:执政党能否寻回民心的风向球
  • 吴邦国绝不让多党监督执政党的腐败和卖国
  • 中国执政党“特色”60年,还将继续“特色腐败”下去?
  • 习近平的宣布解决了多年争论: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