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大学里数不清的潜规则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3日 转载)
    来源:金融时报中文网    
    
     也许你再也找不到比美国更自由、文化更多样化的地方;你也找不出比美国大学思潮更活跃、更包容的校园。但是在这种看似无边无际的自由的另一面却是数不清的规矩。这些规矩都潜移默化在美国人的日常生活和一举一动中。比如什么年龄做什么事说什么话穿什么衣服都能感受到“潜规则。” (博讯 boxun.com)

    
    大学校园是知识的殿堂,也同时是恋爱的圣地。学生就像是候鸟,到了上大学的年龄就会飞来。他们飞来啃书本,也谈恋爱。中国的家长对孩子在大学里恋爱,虽然明令禁止的很少,但多少有些不情不愿。孩子们经常被告诫要“学业为重”。美国的家长们,如果不是太宗教,对孩子们在大学里恋爱则很多是持鼓励态度。
    
    “花心”在大学时代的同义词是“受欢迎”。你越花心似乎就越受欢迎。我在纽约教书的时候,曾经有个学生长得人高马大,对每个女孩都那么体贴,因此在女生中间很吃得开。每次他来上课身边都蜂拥着很多的女同学,颇有点嫔妃成群的味道。
    
    在什么季节做什么事不单单是指恋爱。大学校园生活里很多年轻人的荒唐事美国的上一代都经历过,并且这一代正在经历着。最近的三位美国总统都有过在高中、大学年龄吸毒的历史。奥巴马更是把这段经历坦白地写在自己的自传中。面对成长中的烦恼和种族的困扰,他写道:“大麻帮了我,还有酒;也许还有点可卡因,如果能买得起的话。不过没有海洛因……”而北京奥运会的游泳巨星菲尔普斯也在派队上被拍到吸大麻。事后他一本正经道了歉。美国公众也很快地原谅了他,就像他们原谅自己的总统们一样。
    
    事实上,恋爱,吸大麻,喝酒似乎成了美国大学生们课外的必修课。尽管吸大麻是犯法的事情,据美国官方统计,有超过一半的18-25岁的美国青年人有过吸大麻的经历。不过卖吸大麻的烟枪一般来说却合法。康纳尔大学的街边小店里到处都明目张胆地摆放着烟枪。害得我对康纳尔的第一印象就是烟枪。21岁之前喝酒在很多州也是违法的。但是过了这个年龄,大学生们就可以拿着自己的驾照名正言顺大摇大摆去逛酒吧,跟人调情,爱怎么灌自己灌人家都行。
    
    不过大学情侣们无论在酒吧派队上怎样招摇过分,怎样如胶似漆,课堂上还是很守规矩。牵手、接吻、搂搂抱抱的情侣症状不光是课堂上很少见,连图书馆和草坪上这样的情侣易感地带也很少见。美国人把公众场合的亲热行为叫做PDA (Public Display of Affection)。知书达理的人对PDA都比较忌讳。这当然也是美国人保护私人空间的又一个延伸。就像在公众场合吸烟,高声谈笑,盯着人看,排队时挨挨挤挤都被认为是对他人私人空间的侵犯(包括视觉、听觉、物理空间等等的侵犯)。为了不让看的人感到别扭,大学的情侣们很少在人多的情况下作出亲热举动,除非有个非常充足的理由,比如久别重逢,结婚,或者劫后余生。
    
    亲戚家的孩子在大学里迷茫的向我问人生的路。我都禁不住想说:把握时间好好谈恋爱。读书与工作都是一辈子的事,谈恋爱错过了今天就没有明天。上大学的花季要尽量多约会多尝试,结婚的时候才不至于那么幼稚与盲目。恋爱没谈够就结了婚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情。对异性了解不够相处经验不足,将来婚姻中会矛盾成串。对其他异性的好奇心也会在婚后助长出轨。早早签订了终身,以后每一次离婚其实都是一次失恋。不如把该失的恋都在婚前失过了,不用离婚结婚的折腾,也算是一件很环保的事情。等到该谈的恋爱都谈过了,曾经沧海难为水,婚后才比较能波澜不惊地过日子。
    
    一旦离开校园结了婚,曾经处处留情的恋爱狂们就蜕变为住家男女。无论公事应酬多忙,晚饭还是要回家吃,万一回来不了,电话一定要打一个。社交的对象也同时转变为夫妇档。人前人后相互间“亲爱的”“蜜糖”“甜心”的不离嘴。不那么亲不那么蜜不那么甜的夫妻被这样天天叫也叫出了甜蜜亲。酒吧也不去了,舞技也荒疏了,派队也不乱交配了,办公室里的一点点可怜的暧昧都变了滋味。你突然发现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要想出个轨还真要颇费思量,是个劳心劳力的事儿。(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吴绢 )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大学缺钱募捐与中国大学缺钱卖地
  • 被美国大学录取后当务之急要做什么?
  • 六四20周年纪念手册被选作美国大学书展海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