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胶囊公寓”时代 党忧惧蚁族成虎/陈楚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1日 转载)
    
    据新京报4月1日载:北京一位78岁的退休老人,在注意到蚁族的生活后,自学电脑和设计建“胶囊公寓”,希望让流动人口的住房问题得到重视,政府出台政策来保障弱势群体的权益。
     (博讯 boxun.com)

    虽然老人的胶囊公寓鲜人问津,但是其一片良苦用心却足以让我们这些正在城市边缘挣扎的蚁族们感动不已,并且老人发挥余热搞出来的创意,也总比两会中一些委员跑到唐家岭抹几滴眼泪更具实用性。
    
    不过,笔者却担心“胶囊公寓”会不会成为政府解决蚁族保障性住房问题的灵感,从而变成现实。毕竟去年经济学家茅于轼曾建议廉租房不设厕所,尽管出发点是防止富人购买;前一阵甚至也有人为深圳的集装箱住所叫好。但无论是“胶囊公寓”、集装箱住所还是“没有厕所的廉租房”,包含的却是贫富差距日益严重的大背景下对这群卑微蚁族们的歧视和敷衍,特别是目前保障性住房虚火的情况下,真担心这些卑微的蚁族们哪一天被迫住进了这种压抑似棺材的“胶囊”里。
    
    这些“胶囊公寓”我想起了一部叫做《笼民》的电影,影片描述了香港老弱贫苦人聚居“笼屋” 里的生活,“笼民”们的生活让人感到震撼和诧异。可事实上,无论是黄日新老人设计的“胶囊公寓”还是“没有厕所”的廉租房、集装箱住房,和香港的“笼屋” 并无多大区别。我们甚至可称之为大陆版的“笼屋”,而住在这样的廉租房或者“胶囊公寓”里的蚁族们也许将成为大陆的新“笼民”。
    
    香港和内地大城市都存在着贫富差距扩大化的现象。但不同的是,香港寸土寸金,人口密度大,即便想投入保障性住房建设,也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出现“笼民”受到土地等客观影响较大。可是对于内地的城市而言,地方政府对解决住房保障这一民生问题的决心是否过大,恐怕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虽然加快保障性住房建设的口号喊了很多年,虽然不能一蹴而就,但是最起码应该有个大概的日程表和较为完善的制度保障。可是我们回首看看:与地方政府支持商业性住房开发红红火火的局面相比,保障性住房建设显得异常寒酸,并且在保障性住房的分配上也是制度乏力:6连号、开宝马住经适房等足以说明保障性住房无论是建设还是分配,虚火旺盛但却迟滞不前。
    
    无论是“胶囊公寓”还是“集装箱住所”抑或是经济学家所提倡的“没有厕所的廉租房”,似乎都让我们感觉到:作为处于大城市财富底层的蚁族们,即将迈入一个内地版的“新笼民时代”,虽然不是铁笼围起来的床,但其实取而代之的是集装箱住所、“胶囊公寓”。
    
    可是我们必须迈入这样一个“新笼民时代”吗?温总理在今年两会前答网友问时提到中要分好社会财富“蛋糕”,让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并且在今年两会中还提到:“要解决收入不公和贫富差距问题,要让人们安居乐业,过上幸福生活,要让中国人活得更有尊严。”如果保障性住房建设还是处于虚火状态,蚁族们只能被迫住进“胶囊公寓”、“集装箱”。而到了这么一天,我们离成为“笼民”的日子也恐怕不远了,但成为“笼民”的我们还有尊严可谈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晓林:胶囊公寓是无数小人物卑微生活的真实写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