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退E風波的啟示/張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7日 转载)
    
    甚麼是退E風波?它指的是有敵人沒有論人論爭論中,雙方都有人把文章發到中國公民維權聯盟的群發E-mail([email protected])。翟明磊、野渡、洪哲勝等人退出該群發E-mail,以示不與對方為伍。這一極微小風波,我叫它為退E風波(或行動)。
     (博讯 boxun.com)

    沒有敵人派中的翟明磊、野渡、洪哲勝等人退出中國公民維權聯盟的群發E-mail ([email protected])後,出於好心和擔心,我尊敬的範亞鋒(yafeng fan)說:“論戰請告一段落吧,不然國內朋友走光了。”不過我想,可能是過慮了。我倒認為,在這種情況下,用得上胡平的“見壞就上”的行事規則。
    
    退E行動到底動機為何?不好憑空估測,最好用他們自己的原話作常理和邏輯推論分析。
    
    他們給出的理由是:
    
    野渡: 『現在狂批曉波、鼓吹武裝革命、08憲章失敗論、進諫論的人,只有3種可能:SB、腦子進水、別有用心。』指批平者『有缺點的戰士終究是戰士,最完美的蒼蠅畢竟還是蒼蠅。』因為『你們“大義凜然”的這些“海外民運”我惹不起。』所以要『請把我名字從郵件組去掉』。
    
    洪哲勝:因為『長期集體誅心誣衊劉曉波』又因『為怕了長期集體誅心誣衊劉曉波的“派系”周旋』,所以,『怕你們了,要逃之夭夭了。』
    『不喜歡一夥人形成一派,並且集體隨便無限上綱,長時期纏鬥』
    最重要的是『這裡的惡批劉曉波,已經超過了正常人的界線了。』所以『請把我從名單中取消。』
    
    過於寬:『感受到的是和人民日報近似的文風。』『精力花在尋章摘句上,不覺得很無聊麼?』
    
    在進入正文前,首先澄清一個問題。現在洪哲勝等人退E行動是導因於有沒有敵人的爭論。有沒有敵人的爭論主流或重要組成部分並不是“批劉”,而是打着維護劉曉波旗號的沒有敵人論者與有敵人論者之間的爭論;爭論的焦點就是有敵人還是沒有敵人。現在沒有敵人論在招架無力形勢下撐起劉曉波的大旗去壓有敵人派:劉在獄中,你批劉就是不義。僅此而已。這個爭論可以說與劉曉波無關;劉曉波只是他們用來壓服有敵人派的工具而已。
    
    我現在按照常理常識和邏輯看看他們所說哪些成立哪些不成立。
    
    “SB、腦子進水、別有用心”、“蒼蠅”之說,純屬辱罵、人身攻擊;沒有評論的需要。
    
    其它的評論如下。
    
    『長期集體誅心誣衊劉曉波』之說。長期?如果說存在一個批評劉曉波的“長期”,則同時存在一個護劉曉波的“長期”;兩者是同生同存的一件事實的兩個方面。如果這個“長期”是一個惡,那麼批劉護劉的“長期”也同是惡。為甚麼護劉善批劉惡。這個護劉善批劉惡的內在邏輯就是:劉曉波批不得!
    
    “誅心誣衊”、“集體隨便無限上綱,長時期纏鬥”,到底是批劉者“誅心誣衊” 、“集體隨便無限上綱,長時期纏鬥”劉曉波,還是沒有敵人論者“誅心誣衊” 、“集體隨便無限上綱,長時期纏鬥”有敵人論者。來個公平評比好不好?你我各自列出“誅心誣衊” 、“集體隨便無限上綱,長時期纏鬥”劉曉波,和“誅心誣衊” 、“集體隨便無限上綱,長時期纏鬥”有敵人派的白紙黑字證據,看看誰列得多好不好?事實是,各自都有不當行為,但是沒有敵人派不能容忍有敵人派,我想不能容忍的原因只能找到一個:劉曉波批不得!
    
    同樣邏輯,“惡批劉曉波”是與“惡護劉曉波”同生同長同存的一個事實的兩個方面。惡批與惡護是等值等價的,為甚麼只可你惡不可別人惡?道理也只有一個:不准批劉曉波!
    
    還有一個“集體”或“一夥人形成一派”。不知道洪博士的集體、形成一派是指有組織有領導有計劃和行動的集體,還是在爭論時自然形成觀點對立的兩方。若是前者,這次在中盟發群發信的有敵人派主要有三個人:安魂曲、徐水良、張三一言。我不知道前兩位有沒有搞組織串連,我則與他們沒有作過任何隻字溝通,只是孤軍作戰的一個散兵遊卒。不知道是不是洪博士有這些行動而將心比心?請注意,沒有敵人派中有人很高興地重復幾次,說有敵人派的徐水良說過“你們人多”。就是說,若要說形成一派是惡行,那麼沒有敵人派的惡行要比有敵人派多。若是後者,你我都是“集體”、都是“一夥人形成一派”啊!為甚麼你“集體”、“一夥人形成一派”就可以,我就要受到斥責?無非是因為有敵人派批了劉曉波。可劉曉波是批不得的呀。
    
    現在可以總結一下了。到底這些沒有敵人派為甚麼要退E?無它,是因為正如洪哲勝說的:“惡批劉曉波”!在他們心中批劉就是錯,護劉就是對;劉曉波是批不得的啊!
    
    極之明顯,本文批評對象是沒有敵人派“不得批評劉曉波”的思想觀點,根本就沒有批到劉曉波的任何觀點;與劉曉波觀點沒有任何關係。按照我這次參與爭論的經驗,被批評者會扯起劉曉波的大旗指責我“惡批劉曉波”。
    
    20100407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治领袖没有个人观点与立场/張三一言
  • 如何營建良好討論氣氛/張三一言
  • “不滿→造反”:改專制朝換民主代/張三一言
  • 張三一言:義務御用文人終結(?)
  • 台灣、果敢自決自治獨立斷想/張三一言
  • 共黨民主減量,民間民主增量/張三一言
  • 包學之士的時政評論何以十錯八九?/張三一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