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审把我拒之大学门外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6日 转载)
    
     工农兵学员的末班车没有赶上,我被拒之大学的校门外。我恨,我怨,我沮丧,欲哭无泪……。抬头问苍天,为何不眷顾我?低头问自己,为啥生不逢时?转身问父亲,你的一段经历怎么就会影响我的一生?我徘徊在十字路口,前途暗淡无光,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隐隐作痛。
     (博讯 boxun.com)

     插队不久,我就当上一名赤脚医生。背只药箱挺胸走在田埂上,旁边的田里默默耕耘的有我熟悉的同伴。他们都用羡慕的眼光注视着我。乡亲们对我呵护有加,自己觉得很了不起,受之无愧。因为我是他们健康的守护神,哪家有个头痛脑热的,我都会及时赶到。
    
     当年像我这样当赤脚医生的,22个大队的公社里也是凤毛麟角,只有1到2个吧。要知道,干部子女先要争抢这个位置,有技术,又轻松,年底分红时就更不用说。就这样平平淡淡过着每一天。
    
     自从大学恢复“招生”,每年都有几名知青被推荐入学,我的心开始躁动起来。大队书记明确表示,除非医学院来招生,我才放你走。当时我也不敢违抗“圣旨”,毕竟自己的命运是掌握在书记手中的。我们大队的一把手就是他,大队长是个无用的老好人。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的准备工作从来没停止过。除了正常送医送药外,有空闲时间就自学高中数理化,把没学过的知识补起来。习题做在信笺纸上,那年头单位的信笺是“免费”的,我家邻居送了我不少。100页的本子做了三四本,现在还存放在老家的柜子中。解答不出来的习题就写信请教老师,一封信来回要四五天时间,有时还搁在大队里无人问津,丢失的可能性更大。
    
     上大学的理想支撑着我,每天清晨背英语单词,晚上在油灯下啃书本,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机会终于来了,苏州医学院到我们公社来招生了。我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因为在公社里我也算个小有名气的人。加上我的同事与公社管文教的乡干部都是老关系、老同学,同事对我说:“只要大队推荐出去,公社一关肯定没问题的。”我沾沾自喜,以为幸福的大馅饼就悬在我的头顶,砸到我的几率起码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有了后门就像火箭上天有了助推器,平时我害怕见书记大人,这会不知怎么的,胆子大了几倍。得到消息后的第二天,我就到大队部找茅书记。当时卫生所与大队部相隔不到十米。开门见山对他说:“茅书记,这次你得放我走了吧,医学院来我们公社招生了。”他惊讶地看着我:“你怎么消息这么灵通,谁告诉你的?”我微笑着没回答他,低着头等他的下文。“这事不能我一人作主,得开个会研究一下,再答复你。你先安心做好本职工作。”
    
     那年,我终于冲破层层阻力被推荐到公社。接下来就是政审、体检和文化考试三关。不久,我母校的班主任托人捎信,公社派人去学校,向她了解我原来的学习等情况。这颗定心丸吞进嘴后,一只脚似乎跨进了大学门。我清楚,体检和文化关都难不倒我的。
    
     半个月很快过去,我扳着手指算算离9月1日开学只剩一个多月。一天傍晚我回卫生所,同事叫我一起去趟公社,说管文教的干部打电话找他。我开始忐忑不安起来,好消息可以直说,或者干脆不用提。凶多吉少是肯定的。
    
     到了公社大门口,我就开始哆嗦起来,脚迈不出步,站在门外等候消息。同事说:“那也好,他没叫你一起来的。”十多分钟后,老同事出来了,从他那尴尬且无奈的眼神中我读懂了全部。他先问我:“有没有什么隐瞒着,没说出来?”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反复推敲着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接着他又说:“你父亲曾经出过国?”天哪!又是父亲那段“不平常”的经历。“解放初期去过香港一年多。但不能算出国吧?”我强词夺理地回答他。按当时人的看法,到香港就算出国,我心知肚明。
    
     我们默默地踏上回家的路,老同事遗憾地对我说:“公社派人去苏州调你的档案,其他都很好,就是你父亲出国,政审通不过。”在讨论会上,那位管文教的公社干部再三为我辩解,也无济于事。其他几位公社干部坚持不同意。就这样,幸运之神并没有光顾。我低声地哭着,听着,思绪万千,万千思绪。不容分辩,上大学成为泡影。
    
     回到家中,还得强颜欢笑地对同住的知青解释,谎称出诊耽误了吃晚饭的时间。当我收拾那些已经对我无用的书籍,整理那些不需要再写下去的习题本时,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今天,我写下这篇博文,首先得痛斥万恶的所谓“成份论”!
    
     撕开一块心灵的疮疤,我的心还在不停地滴血!
    
    
    http://q.sohu.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