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泽东是真诚的共产党人吗?——与张博树先生商榷/刘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读了张博树先生的《毛泽东时代是否有意义――关于历史研究的客观性》一文,对他持“毛泽东是个真诚的共产党人”之观点,本人有不同看法,就此跟张先生商榷一下。
    张先生是研究宪政改革的专家,他在这方面的理论建树,人所共知。他的有关观点,他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宪政建设的理念和方向与大家是一致的。惟其如此,才有必要商榷。如果这些话是出自那些愤青、毛左之口,那就大可不必去费唇舌了。
     (博讯 boxun.com)


    
    首先,我觉得张先生在逻辑上就错了。他肯定毛泽东是历史上的大独裁者。然后第二个观点则认为毛是个真诚的共产党人。这是两个互相矛盾、对立的观点。总不能说一个人“是个真正的流氓”,然后又肯定他“是一个真诚的君子”吧?
    “大独裁者”的内涵就不用多解释了。具体到毛来说,他的专制、残暴、狡猾、自私、刚愎自用、杀人如麻,乃世人皆知的事实。这一点就是张博树先生也没有否认。
    按我的理解,一个真诚的共产党人,应该是包含两种涵义:一,有真正的坚定的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立场、理念(而不是什么创造性地发展了的,实际上是背离马克思主义的歪理邪说);二,有共产党人所标榜的忠诚老实、谦虚谨慎的道德修养。如果将一个连基本的共产主义人道立场原则都没有的人,称之为“真诚的共产党人”,这观点实在难于让人接受。
    至少在表面上,共产党有其党规党纪,有党章,有一套行为守则的。这些规章里都写明了党员的义务和权利。比如说,个人服从组织,一切以党的利益、党的事业为为重。也包括许多道德上的约束。从理论上来说,共产党人应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关心群众生活、疾苦,虚心接受群众意见,诚实、谦虚、谨慎,能够接受批评和自我批评,随时改正错误,等等。这些,在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书中都有详细的阐述。
    不可否定,共产党队伍中肯定有这样的真诚共产党人。但决不是毛泽东。如果以这些标准来衡量的话,像胡耀邦、彭德怀、张闻天这些人则勉强能算得上。无疑,中共的上上下下数千万党员中,确有这种真诚的共产党人,尤其在早期革命阶段(现在还有没有就真不好说了)。
    对毛泽东的评价,于自由知识分子来说,都已经是常识问题了,我觉得再无须过多的纠缠了。毛泽东自己也说,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而在毛逝世后,80年代共产党自己的报刊中,对文化大革命的评价用语也说是“封建法西斯专政”。这“封建法西斯”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拘于当时的情况,没有直接点出来罢了。仅凭毛的家长制、一言堂、封建帝王式作风,说他是个真诚的共产党人就未免牵强。
    再简要说说对于独裁者个人在历史罪错中应承担什么责任的问题。当然不能否认体制本身、共产党的组织建构存在的问题,也不能排除他们整体要负的责任。但当独裁一旦形成,个人权力绝对化时,独裁者个人的思想、操守、道德品行以至精神心理状况就已成为决定的因素,这种个人责任是无法推卸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同样体制下,刘少奇、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的做法就有所不同,甚至截然相反。这也是为什么在专制皇权社会,也会出现一些较开明的皇帝。
    

    
    关于大跃进错误造成的大饥荒问题。
    大跃进的荒唐,与反右运动不能分开来谈。
    显然,那场好大喜功、脱离实际的急躁冒进狂热做法是严重违背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原则的。这样荒唐透顶的事情,难道全国上下无人揭露,无人质疑?难道偌大中国,人人都是傻瓜?事实并非如此。许多人都知道这是在弄虚作假。尤其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农民,基层干部们。只是无人敢说罢了(也不是无人说,说一个打下去一个)。一场反右斗争,及紧跟而来的反右倾运动,毛泽东已将稍有良知、略为敢言的知识分子和干部群众都一网打尽,致令其余的人们都噤若寒蝉。这就已经彻底堵塞了言路,日后的灾难也就无可避免。那场大跃进荒唐闹剧的发生是反右的直接后果,随后饿死数千万人是其后果的后果。
    反右对中国人造成的精神、心灵伤害无法估量。尤其对几十万右派分子本人及家人的精神肉体迫害,是相当残忍的。只须读读杨显惠的《告别夹边沟》、魏光邺的《命运的祭坛》,还有铁流先生主编的那些文章,任铁石心肠的人都会流泪。反右对民族良知的扼杀,对民族精神的扭曲,已对日后的文革做好铺垫。而毛泽东在这场反右运动中采用的卑鄙手段,所谓的阴谋、阳谋,是无论如何与“真诚的共产党人”沾不上边的。
    再谈谈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动机。
    30年来已有许多学者做了这方面的研究和探索。事实证明,毛泽东发动文革想搞掉刘少奇及他自己认为的“刘少奇司令部的人”,其最主要动机是为了排除异己,涉嫌泄私愤、打击报复。
    毛泽东性格多疑,猜忌,已是公认的事实。1962年,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勉强做了检讨,觉得受了羞辱,一直耿耿于怀。毛有极重的皇权思想,容不得任何批评和挑战。他更害怕刘少奇的威望超越自己,害怕大权旁落。在其后的一次政治局会议上,毛借故与刘少奇争执,他伸出一根小指头对刘说,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只须一根小指头就能打倒你!江青在文革中也曾对人说,毛在七千人大会上受了气。在七千人大会之后主席就决定要打倒刘少奇了。
    1965年前后,个人迷信、造神运动已经登峰造极,毛拥有绝对权力,个人威望很高,在党内已无人能挑战他。他如果只是为了“反修防修”、防止“蜕变”,只需通过行政手段,发文件,搞运动,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事实上文革的发动就是毛一个人的专断独行。而当时搞阶级斗争已经成为党的工作中心,学毛著、反修防修搞得如火如荼。刘少奇对毛基本上是言听计从,刘少奇执行的就是毛的路线。刘少奇所做的一切,包括“四清”,“前十条”等等,都是在毛的授意下,或经毛同意搞的。就是王光美去桃园蹲点,也是毛提议的。至于后来的派工作组,更已经是设下的局,架好了热锅让刘往里跳。
    如果毛真的是出于公心,为“反修防修”而搞掉刘少奇,那么在刘少奇已经下台、完全失去权力后,目的就已达到。此后对刘的肉体精神摧残就已根本没有必要,也不近人情人理。刘就住在中南海,以刘的敏感身份,他受到的打骂、污辱、非人待遇,毛绝不可能不知道(有资料披露,毛每天都听刘少奇专案组的汇报)。而只需毛泽东一句话,这种迫害即能制止。尤其是当刘少奇重病,毫无行为能力后,这种迫害更是变本加厉,至骇人听闻的程度。这种不人道的做法,除了怀有阴暗的报复心理,与什么防“蜕变”、“反修防修”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仅此一点,就没有人能说服我。
    研究历史的人不能忽略的是,我党历史上任何一场内斗,不管多么污浊,在文献上都总是冠上路线斗争的堂皇字眼。毛在这方面是老手。但即便如此,许多事也难于自圆其说。像高、饶事件、林彪事件,至今仍是一笔糊涂账。
    当然,毛泽东是复杂的,他的思想也是复杂的。不能说毛完全没有革命理念,也不能说他没有江山变色之虞。如前所述,文革前他一直在做反修防修的事。但毛有严重的是帝王思想,他反蜕变的实质,更多的是防篡位,防失去权力。防蜕变、反修防修只是权力斗争的借口。而他所用手法,也是帝王术,宫廷权斗的厚黑术,阴暗而肮脏。连起码的共产党内规则都不遵守,更遑论什么“真诚”了。
    至于毛为何未将政权直接交给江青、毛远新,这些情况较复杂。毛非不想也,是不能为也。中国共产党毕竟不是像北朝鲜那样的山寨党。中共党员多,老臣老将仍健在,名义上还是“革命世界的中心”。江青或毛远新都是扶不上去的人,这一点毛还是清楚的。即便如此,据张玉凤等人的回忆,毛死前圈定的政治局常委名单,里面就有江青和毛远新。他们一家子,老婆、女儿、侄子都是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在文革很长一个时期,江青长期凌驾于党中央之上,她的权力仅在毛之下。毛的晚期,毛远新已是他唯一信任的人),这还不够吗?如果不是毛岸英早殁,后来的情况就不能设想了。
    还有关于毛的“廉洁”论,其实是一种误导。当时的情况,朕即国家,天下都是他的,他根本无须去“贪腐”。毛抽的一根烟,都是专门工厂生产,无法计算成本。他有几十处行宫,都有专线铁路连通。仅韶山滴水洞一处,造价即上亿元。那时全国的作家都没有稿费,唯独他享有。全国人都禁欲,唯独他一人可以随意搞。说他没有为子女谋私利,更是搞笑:全家都是党国领导人,还要谋什么?
    毛时代的干部确是比现在廉洁。这主要是因为当时是采用高压手段(刘青山、张子善贪污一万就毙了),也没有现在的物质条件(想贪也没有)。还有个发展的过程,及时代环境的问题。但绝非现在人们想象的那样廉洁。当时官员们享有的特供,与饥饿而死的民众之间的差异,并不比如今的贫富差距小。村干部多吃多占克扣农民的口粮,其直接危害超过如今的贪官。还有官员们对下乡知青的强奸,比现在官员的情妇、二奶,对女性伤害更大。因为资讯、言论自由度的原因,那些贪腐都不可能像现在那样被曝光。
    

    
    其实评价毛泽东有个更重要的参数,那就是毛时代饿死害死的几千万个生命。据现有的资料,历次政治运动遭杀害的人,连同大饥荒时饿死的三千多万人,至少应不低于七千万人。这是个很恐怖的数字,也是任何评毛者都跳不过去的数字。
    这些资料来源包括:北京朝花出版社出版《中国左祸》;广州出版社出版的《呼喊》;北京今日中国出版社出版的《交锋》,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录》;韦君宜女士的《思痛录》;王友琴的《文革死难者》;丁抒的《人祸》;杨继绳先生的《墓碑》,还有就是张博树先生提到的,辛子陵先生的《千秋功罪毛泽东》及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等等。
    这种恐怖事实乃客观存在。凡有点理性的人对此都会相当震撼。有争议的是准确的数字到底为多少。这样的杀戮是史无前例的。无论从大历史的角度,从人类文明史的角度,还是以马克思主义的角度来评判,这都是滔天之罪。查遍马恩著作,也不可能找到可以这样杀戮大量平民的依据。
    李锐老站在共产党员的立场上,评价毛是“功劳盖世,罪恶滔天”。其实不管是站在党还是非党的立场上,既然已是“罪恶滔天”,前一句已是毫无意义了。以李锐老在党内的资历,以他阅世的深入,以他对毛的了解,及他思想的敏锐,这一评价应是正确的。
    李锐老及辛子陵先生对毛的了解,对毛泽东的判断,除了其丰富的政治体验,也是其经历长期的政治斗争后作出的理性思考。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是有某些感情色彩。如果一个亲身经历过这场历史,经验丰富,有极高政治理论水平的人都不能准确(对毛)评判,而是“不全面,也是不公正的”,反而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能作出更客观、更科学的评价,这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如此下的结论未免轻率了些。
    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之一,是对个体,对人的尊重,尤其是对人的生命的尊重和爱护。任何对人的压迫,对生命的摧残,都是自由主义者所不能容忍的。从这一点出发,则评判毛泽东就能找到正确的方向和方法。如果对七千万个生命绝口不谈,或只是轻描淡写,则无论何种方法论都会导向缪误。
    对生命的蔑视,是我们文化传统中的老问题。有人就认为,主要是我们缺乏宗教情怀。如一百年前的美国传教士亨·史密斯在他所著《中国人的性格》一书中,就谈到了我们民族性格中残忍的一面。客观的说,人性中都有善的一面和恶的一面。而在毛时代几十年的残酷斗争、无休无止的政治倾轧中,人性中恶的一面被极大地诱发出来。毛的斗争哲学深深地影响了数代的中国人。可怕的是,人们即使深受其影响,也并不自知。这种影响甚至被人们带到海外,带到有华人的任何角落,连民运圈,连自由知识分子也莫能外。
    在众多的杀戮中,文化革命时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是最为惊心动魄的。如湖南道县的大屠杀,一夜之间,地、富、反、坏、右连同他们未成年的孩子统统杀光砍尽。最小的有才几个月的婴儿。其残忍程度令人发指。类似的杀戮在各地都有发生,程度不同而已。文革屠杀到底死了多少人,至今仍无准确的统计(恐怕永远也是个谜了)。
    这样的屠杀,毛泽东是要负主要责任的。当时杀场上宣读的毛语录,几乎都有一条毛的最新指示:“专政是群众的专政。”正是这一句语焉不详、模棱两可的最高指示,成为各地杀人者的“法律”依据。
    毛是故意这样做的。因为此时全国武斗,文革无法收场,毛只能用他的老办法,大杀达到大治。作为当时的政治用语,某人被“专政”了,就是说被杀了。这已是一种语言上约定俗成。人们(尤其文化不高的农民)就是这样理解毛的最新指示的。遵照毛的指示消灭阶级敌人,是当时的政治正确,具有道德绝对优势。
    这是一种阴险的诱导。也是毛最高明的地方。你可能永远无法找到毛亲自批示的要杀人的文件。而这样杀人比批示杀人要简单方便得多,杀得再多也无法直接追究他的个人责任。
    必须说明的是,以毛当时的权力和威望,以这种高度专制的统治机制,只要毛说一句话,发一个文件,抓几个人,这种杀人风马上就能制止。但毛根本不想这样做,杀人治乱是他的目的。有人会问,那为何全国武斗他也难于制止?这是因为,武斗各派都打着他的旗号,都声称誓死保卫毛泽东。而支左军队又有不同观点,使问题更复杂化。这让他伤透脑筋。于是搞清理阶级队伍,大开杀戒,既转移视线,又杀鸡儆猴。事实证明毛这一着成功了。
    毛对生命的蔑视是一以贯之的。这从他经常挂在口边的“我们死几亿人也算不了什么”等话,就足于证明。
    至于毛对中华民族文化传统、道德体系的摧毁和破坏,篇幅原因,本文就不谈了。
    

    
    最近注意到九十多岁的杜光老人一篇文章《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就与评价毛有关。看到这样一个耄耋老人在呐喊呼叫,心里未免五味杂陈。其实,中国许多知识人对毛也是心知肚明的,之所以麻木、沉默,是因为觉得大势如此,无可奈何。当然也有许多人为了利益,趋附权势,违背良知。
    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时代,全面正确评价毛泽东的可能性已越来越渺茫,毛的面目变得越来越模糊,毛左的影响越来越大,几乎已到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的地步。在对毛的问题上,人们越来越失去理性。
    这是因为两个原因直接造成。
    一是这场跛脚的改革(改经济不改政治),形成权贵阶层,造成贫富悬殊,分配不公,许多群众没有得到改革的好处,社会矛盾尖锐复杂,人们错误地向后看,转而怀念毛时代,怀念那种记忆中虚幻的平等社会。二是当局为了统治的需要,长期隐瞒历史真相,歪曲历史事实。毛的真实一面,历史真实的一面始终不让民众知道,在教科书中,在影视宣传中一直在神化毛,制造虚假的东西。这样几十年过去,人们已以假作真。尤其有些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连大饥荒饿死过人都不再相信。
    另外,日益膨胀的民族主义,也需要将毛泽东作为精神支柱。这就使问题更加复杂化了。
    很显然,全面正确评价毛泽东的最佳时机已失去。就像杜光老人所指出的那样,毛的幽灵已在中国到处游荡,自由主义、改革力量节节败退,前景确实是令人担忧的。
    有个问题已是无法回避。那就是,所有问题的根子,都与对毛的认识有关。如果不能全面正确的评价毛,中国的政治改革也许将会寸步难行。而这一切又是相辅相成的,互为因果的,即如果没有全面的政治改革,则全面正确评价毛也将成为不可能。换句话说,这已经变成一回事了。
    如上所述,如果中国没有政治改革的转机,全面正确评价毛也许会是很遥远之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历史是公正的,社会是向前发展的,民主自由的潮流不可阻挡。开历史倒车,重回毛的老路已根本不可能。终有一天,毛的真实面目将大白于天下,历史终将宣判他为罪人,谁也无法辩解,谁也不能洗刷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凤凰涅盘不再/刘放
  • 身陷盛世文字狱的刘晓波/刘放
  • 刘放:历史让人无话可说
  • 刘放:西方文明即将毁灭--并非虚构的故事
  • 刘放: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 1968--2008,人性的反思/刘放
  • 刘放:第三只眼睛看西藏
  • 台湾的最终出路--寄语马英九先生/刘放
  • 文革离我们到底有多远/刘放
  • 命若琴弦--60年代饥荒死亡仍在继续/刘放
  • 当统治者这只猛兽被关进笼子/刘放
  • 刘放:台海间是否真的必有一战?
  • 我家的抗日老兵/刘放
  • 达赖喇嘛,一个坚忍的流亡者/刘放
  • 新年感怀:大国崛起与没落,如何走出历史轮回/刘放
  • 红太阳的殒落--毛泽东逝世30周年/刘放
  • “六·四”20周年,满腔热血一地鸡毛/刘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