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哈崗学区学生父母的一封公开信 (陈凯 中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3日 转载)
     An Open Letter (Chinese Translation by Kai Chen)
    
     学生父母们:请用“不合作,不参与”反抗中共党政的“孔学堂”洗脑阴谋 (博讯 boxun.com)

    
    An Open Letter (Chinese Translation by Kai Chen)
    
    给哈崗学区学生父母的一封公开信
    
    By Kai Chen 陈凯 – An Alarmed American Citizen from China
    4/1/2010 1c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Is life so precious and peace so sweet as to be purchased by the chains of slavery? Forbid it, almighty God. I don’t know what others might do. But as for me: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 Patrick Henry
    
    生命就那么可贵,和平就那么甜蜜,以致我非要用奴役的枷锁来换取? 万能的神啊:请你杜绝这种蠢念。 我不知道其他人会如何看待这一切。 但我只尊崇我的信念:不自由,毋宁死。 --- (美国国父之一)帕特里克. 亨利
    
    ------------------------------------------------------------
    
    尊敬的哈崗学区的学生父母们:
    
    哈崗学区的学委会以4-1的投票通过允许中共党政 – 一个非法的罪犯政权在本学区(中学)提供教材(推荐师资)建立“孔学堂”。 学委会的这种非经道德后果考量的举动实在令人愤怒、沮丧与震惊。 中共党政的工具“汉办”所捐赠给哈崗学区的三万美元只不过是其罪犯政权的“全球专制文化渗透”战略的一个小诱饵而已。 其对全球人类道德良知的侵蚀与污染的严重后果是不可估量的。 非法的中共党政知道得很清楚: 要想稳固其罪犯政权并使其“合法化”,它必须以攻为守,用文化腐蚀渗透有效地阉割与消灭所有世界人们的道德良知。 用教中文为掩盖,用中国潜在的商业机会为诱饵,用要挟、利诱、恐吓为手段搜罗众多的道德混乱的懦弱者是中共党政的惯用技俩。 “孔学院”与“孔学堂”是有效地传播精神爱滋病毒的中介。 那些被胭脂涂抹的表象所欺骗、被“宦奴娼”的献媚所迷惑、被以虐杀与迫害的强权所要挟威吓而与邪恶共枕相交的人们至终会面临必然的致命后果 – 人的灵魂与良知的灭亡。 美国正面临严重的危险。 美国正在被剧毒致命的中共专制党政的“软冷战”所攻击。
    
    自从中共罪犯恐怖政权自1949年用暴力篡权后,七千至八千万无辜的人们在政治迫害、人为饥荒、劳改洗脑、折磨虐待与肆无忌惮的大屠杀中丧生于非战争年代。 其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 这个反人类的罪犯行径今天仍在持续。 可是中国的悲剧最令人发指的一面并不是人们生理的苦难、折磨与肉体的死亡;也不是在人类历史上的最残暴的政权、最大屠夫毛泽东的统治下被虐杀所死的人数记录。 中国发生的最可怕的悲剧在于专制政治对人的精神良知的摧残、阉割、污染与灭绝。 通过洗脑与对历史的篡改与扭曲、通过建立对强权的恐惧、通过建立一个难以分割的奴隶与主子之间的互虐依存、通过灭绝人们在信仰层次中对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的追求、、,中共党奴朝在人与神,人与自身灵智,人与对幸福的追求之间建立的“火墙”与“长城”已基本成型。 分裂的人格与屈膝而活的人们已充斥着以世代为奴为传统的亚洲大陆。 今天的中文系的人们已被自身的恐惧与灵智的混乱扭曲到只求生理存活、只顾人身洞穴(真是“孔”学)功能、只懂敌友、你我、内外、高低、强弱、输赢而不顾真假、正邪、是非、自由与奴役的精神侏儒。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一个必然的病态结果。 令人作呕的自我阉割的“宦奴娼”为“国”为“祖”为“脸”为“皇”受难捐躯成了儿童青年们的奋斗目标。 中共党奴朝的教育体系与学校为成批制造这样的“宦奴娼”提供了极为有效的场所、工具与媒介。
    
    在这些有效的洗脑中介场所中,所有中共党奴朝的反人类罪行已从所有的教科书与历史书中删除了。 土改、反右、大跃进、文革是中文系统的学生们一无所知的。 只有20年历史的天安门大屠杀对中国的学生们只是一纸空白。 更不要说今天中共党政对宗教人士的迫害、对异见人士的囚禁与劳教、对法轮功的打压与惨绝人寰的强迫移植人体器官了。 由于“一胎制”所造成的人间惨剧也无人提起。 精神、道德与历史的残疾是中共党政教育体制所必然产生的怪胎。 国际上的中共外交政策也是中国学堂中的禁区话题: 中共党奴朝对民主台湾的军事威胁、中共对世界上专制政权与恐怖组织(苏丹、伊朗、北韩、古巴、、)的支持与军援、等等都是不能触及的“国家机密”。 这些中共的罪恶事实是罄竹难书的。
    
    现在中共党奴朝要把它的洗脑造残疾的一套教育毒害体制,与它的毒商品出口(从毒人食品到毒宠物食品,从毒玩具到毒建筑材料、、,)一起带到全世界,带到你们的社区来。 它在有效地阉割了中国人们灵智后,现在又要将他们的精神毒品带到你们的家门口毒害你们的后代子孙。 “孔学院”与“孔学堂”就是贩毒传病的中共特效场所。 只要你不加询问地接受了“孔学”的专制前提,你所关心的就不再会是真假、是非、正邪、自由与奴役、幸福与虐待等等真实的价值了。 你所关心的将会是按年龄、官职、性别、种族、职业、权力而分的社会等级。 你所关心的将会是如何在这个等级制中不惜一切手段攀登专制的阶梯。 你所关心的将是你的权力,而不是你的权利。 吃人的“活死人”将会爬遍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寻找那些灵智尚存的人们去撕咬吸血,知道所有的人都变成“活死人”(Zombies)。 这就是你想要你的后代去做的吗? 这就是你想为你的后代所准备的教育、生活与工作的环境吗?
    
    现在哈崗学区学委的某些成员要把这样一个制造“活死人”的罪犯党政“引狼入室”地请入一个美国学区的中学建立“孔学堂”并用制造“活死人”的教材洗脑你们的后代。 我只想在此质问那些投“许可”票的学委们: 你们为什么有此举动? 是你们对“孔学堂”的免费和中共的捐款所诱惑吸引? (贩毒者们为了奴役吸毒者从来都是先提供免费毒品。 什么是你的代价?)或是“孔学堂”给你们带来的地位、脸面、虚荣与权力使你们投了“许可”票? 还是你们本身就缺少的道德纤维是你们不想、不敢询问中共党政在全球设“孔学院”、“孔学堂”的洗脑世人、为自身合法逃罪找出路的动机? 你们难道看不到中共所代表的新专制、新共产、新法西斯、新民族社会主义(新纳粹)正在世界蔓延,正在作为一种邪恶理念挑战西方(美国)所代表的 自由宪政的良知理念吗? 为什么像徐乃星一样的学区委员会主动将一个罪犯共产政权的洗脑教育介绍到美国的中学学区里来呢? 徐委员与中共党政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有什么样的见不得人的交易? 中共与徐委员,究竟谁先联系的谁? 如果美国政府会将窃取军事、政治及经济情报的中共间谍绳之于法,为什么会允许一个敌对国(一个自由的天敌)对美国在文化交流的合法掩盖下肆无忌惮地进行文化腐蚀与专制洗脑呢? 对那些作为中共党政的文化间谍、对中共毒文化渗透效力取益的所谓“美裔华人”,美国政府与美国的热爱自由的人们应对他们如何鉴定?
    
    这些问题一定要被提出与解答。 我在此不光严肃质问学区学委员们的理性与常识性,我也在此严肃质问以徐乃星为主的一些学委们的动机与道德良知。 我呼吁所有在哈崗学区的学生父母们站起来、行动起来,用“不合作”与“不参与”来抗拒与击败中共党奴朝在美国、在全球用“孔学堂”进行专制洗脑的反自由战略。 如果良知的人们都能站起来采取行动抗击邪恶的腐蚀与侵袭,邪恶是不会成功的。 我们对我们的社会、对我们的后代的精神健康有着不可回绝的道德责任。 让我们行动起来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凯博客:权力的道德捆绑/刘瑜
  • 共产大虐杀纪念碑/陈凯
  • 中共党奴朝的自我幻觉产生的危险/陈凯
  • 美首席大法官:奥巴马将暴民政治带入美政体/陈凯
  • 对自由最大的威胁来自左翼大政府 /陈凯
  • “人民”、“大家”、、-- 浸满专制剧毒的俗用语/陈凯
  • 从胆怯、懒惰与混乱的“奴”到清晰、自由与无畏的“人”/陈凯
  • “来西方学反西方,用自由学灭自由”/陈凯
  • 自由谈/ 陈凯
  • 价值vs.伪价值-反皇权vs.反皇帝/陈凯
  • 摈弃“族群文化”,建立“价值文化”/陈凯
  • 哪儿有自由,哪儿就是我的家/陈凯
  • 对我所热爱的美国进一言/陈凯
  • 叶匡政:陈凯歌坏了《梅兰芳》的处子之身
  • 陈凯歌还是舍不得放下大师的架子/吴虹飞
  • 我的路--陈凯介绍(1-2)
  • 癌细胞与化疗 – 什么是死因?/陈凯
  • 九喻:篮球国手陈凯发起奥运自由长跑
  • 陈凯歌们的“身份移民”要告诉我们什么?
  • 陈凯致函反对“孔子课堂” 学区允严审汉办教材
  • 陈凯力倡十一反毛日 台侨加入逐毛行动
  • 给哈崗学区学生父母的一封公开信/陈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