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平血案,社会冷漠也是凶手/肖余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2日 转载)
    
     本周,发生在福建南平市的一桩令人发指的血案,死死地揪住了公众的心。3月23日,在福建南平实验小学校门口,8名小学生被一个暴徒刺死,还有4 名伤者。死伤小学生全部是胸部中刀,行凶者手段之残忍、心理之变态,令人义愤填膺、咬牙切齿。行凶原因,据说又是一个笼而统之的“报复社会”。
     (博讯 boxun.com)

     刀屠弱者丧心病狂
     
    学校,尤其是小学,应该是最平安最安全的地方。然而,谁能想到在校门口会发生这样的悲惨事件?制造这样惨绝人寰事件的,是个落魄的外科医生,名叫郑民生,生于1968年,中专毕业,未婚,此前已被辞退。该凶犯初步供出作案动机:周边的人看不起他,讲他不清楚,有桃花病;多次婚姻(恋爱)不顺,女友迟迟不与其结婚;谋新职不成,觉得活着没意思……于是,他的心理变得极端扭曲,遂有预谋地报复社会。
    据疑犯郑民生交待,在案发的前一天,他曾经和女邻居聊天,称自己觉得“活着没意思”。该女邻居听罢挑唆他:“那你不能就这么死了,太便宜,应该做些事让人们刮目相看!”正是在该女邻居的煽动和挑唆下,郑民生次日便做出了举世震惊的疯狂举动。但警方在向郑民生邻居调查取证时,始终无法确认嫌犯此话的真实性。更令人感到心惊的是,在数次提审中,这位供认原计划杀死30个孩童的嫌犯始终没表现出歉意与悔意。
     仅在55秒内,凶犯竟砍杀了13名小学生。丧心病狂由此可见一斑。但莫说55秒刺杀13人,就是55秒找13个人,那也并非易事,是什么给了凶犯可乘之机,让13名小学生倒在血泊之中?原因是,学生并不是在零零落落地进校,而是几十个学生都聚集在门口等待学校开门。数目众多的孩子,人头攒动地挤在校门口等开门,这是个致命的细节,反过来也给了凶徒机会。他冲进人群一路砍杀,让孩子几乎无处可逃。新闻报道说,有个孩子甚至在逃跑时自己撞到了凶徒手上,于是,重大伤亡就这样酿成了。
     据说,学校“普遍”这么做,主要原因是管理上的,怕在非上课时间进校,学生会发生安全事故。学校是卸责了,可孩子们却由此可能遭遇不测风云。校门是用来帮助孩子挡住外来干扰与侵害,保护孩子安全的。而现在校门挡住的却是孩子,把他们推到莫测的社会风险之中,这实在是个天大的讽刺,这也是值得深刻反思之处。
    
     社会冷漠也是凶手
    
     有论者指出,社会冷漠也应对这一悲剧负责。
    43岁的郑民生,因工作和婚姻的多重挫折,心态扭曲,故意杀人。这样简单的概括,显然不能洞悉他从一个正常的人沦为社会边缘人之后,心态失衡、畸变的复杂过程。需要指出的是,类似郑介民这样因心理失衡而疯狂地报复社会的,不是个案,前不久发生在南京的那起公交车司机开车故意撞人也是一例。而今年2月发生的天津驾车恶意撞死10人案、去年发生在北京大兴和湖南益阳的两起灭门案,其手段之残忍冷血,社会危害之剧烈,可谓令人发指,让我们难以置信。但它们却如此高频次地发生在我们这个社会,我们在震惊之余,不能不痛定思痛。
     “郑民生们”的人格扭曲、心理畸变,首先是与他们所受的教育相关。检视一下我们的教育,在注意应试教育以及进行一定的宏大叙事教育的时候,在人格和情商培养方面,是存在严重缺失的。其次,缺少一个性格缓冲和心理疏导的社团组织。如果人在单位之中,在一定的情境下,可以通过交流来缓释一下心理的紧张和对立。一旦游离于“单位”之外,特别是被社会边缘化之后,很可能会造成心理扭曲而不能自拔。其三,社会上不良信息的刺激和影响,让本就存在心智问题的人,容易走向极端。诸如恐怖和犯罪影视剧的泛滥,暴力、偏激的电脑游戏的刺激,都会对人格存在缺陷的心理机制产生诱导;其四,作为社会细胞的家庭,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缺少一个有力的社会纽带的维系,一旦在出现问题而自身难以调适的时候,矛盾也可能因为一时的应激不当而被激化;其五,缺少对生命的敬畏和对未来的期冀和信仰等等。
     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由于利益调整,社会矛盾凸显,有相当一些人被抛出了社会的正常轨道,沦为别人眼里“可有可无”的边缘人,这些边缘人面临着“家庭不关心,政府不关爱,社会不关怀”的境地。据报道,郑民生在与原单位领导产生矛盾后辞职,频频就业受挫,自己想开个体诊所又拿不到卫生局批文,加上连续恋爱不成,与父母挤住一起,境况窘迫,尊严尽失。如果他们缺少心理的调适能力,社会又没有周到、有效的一个心理干预机制和生活救济机制,一旦心理出现畸变,行为失控,将是非常可怕的定时炸弹。而这样偏执型、分裂型人格的人在目前并不鲜见。郑民生是十恶不赦的凶手,社会冷漠是最大的凶手。一方面我们要强烈谴责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另一方面我们要反思血案背后的社会成因。
     如何杜绝此类悲剧
     不过,论者张金岭认为,将这一悲剧的发生,强加到“社会转型期”这个背景上,有些牵强和不负责任。让社会来为郑民生的犯罪承担责任,不知道这个“社会”到底何所指。遇害孩子的家长们能接受吗?
      既然有社会竞争存在,那么包括职业选择等个人风险,最终都要由个人来承担,这是现代市场经济社会和传统超稳定社会结构的不同之处。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面临此类风险的并非郑民生一人。如果利益一受损就报复社会,还有舆论帮着往社会环境上扯,那还有基本的是非观吗,社会还能有安全吗?
      其实,郑民生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年轻,有技能,比背着蛇皮袋天南地北找工作的农民工,比刚走出校门就成为蚁族的大学毕业生们容易得多,竞争力也强得多。我们并不否认社会转型期中国社会存在的种种不公正,包括收入分配的不公正,社会成员之间机会的不均等,甚至有些方面已经很严重;也不否认社会环境对人的行为方式有直接或间接影响,但这绝对不能成为一个竞争失败者报复社会的理由,更不能成为杀人的理由。
      任何时代任何制度下,都可能会有种种社会不公正,可以肯定地说,迄今为止,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过绝对意义上的社会公正。具体到中国来说,无论是市场经济的今天,还是之前的计划经济年代,都不可能是绝对公正的社会。再说,社会大环境即使是处处公平,也并不一定意味着每个人对自己的境遇都完全满意,也不意味着时时处处都能得到公正的对待。从社会转型期的角度来理解郑民生杀人,是书斋里不着边际的逻辑游戏。
      一个人必须在融入社会的过程中寻找自己的位置,让社会环境顺从自己的喜好是永远不可能的。不明白或不完全明白这一点,这也许是他人到中年还无法恰当处理个人和社会的关系的原因,也是他成为杀人恶魔的根源。面对这个恶魔,我们应该做的,不是拉社会环境为他的罪恶垫背,而是应该思考,作为社会的一员,究竟应该怎样才能更好地把握住自己。
     但不管如何,悲剧的发生,承受灾难性后果的,不仅仅是失害学生的家长,还是我们整个社会,从各个角度出发,进行深刻的反思,并采取积极有效的应对措施,则是当务之急。南平血案,留给我们反思的空间很大,而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需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把握自己,关爱他人,还需要有关部门切实负起责任来,尽可能地杜绝此类惨剧的发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平血案:医生挽救不了社会仇恨
  • 南平血案——压垮郑明生的最后一根稻草/郑明生
  • 福建南平血案:选实验小学杀人是为报复有钱人
  • 市民投诉违建百次未果要复制南平血案(图)
  • 南平血案后,孩子童言无忌“要杀杀贪官” 震撼
  • 南平血案花墙被强拆官员威胁记者等着瞧(图)
  • 福建南平血案:疑犯供认原计划杀死30个孩子
  • 南平血案:男子55秒捅了13个娃孩子捂着肚子喊“救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