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传胡祖六或将出任中国央行副行长(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转载)
    
    
传胡祖六或将出任中国央行副行长

    
    
    原文: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develop/1/284889.shtml
    
    一、误导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决策  
    
    作为高盛集团亚太区董事总经理,胡祖六在美国加图研究所2007年11月第25届货币政策年会提出“中国把绝大部分的外汇储备放在美元上是非常符合逻辑的。”同时提出“但是,我并不认为中国的宏观经济已经到达一个拐点。最近通货膨胀率还在上升。中国资产价格泡沫的风险亦日益增加。因此紧缩性宏观政策,包括加息、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还有必要与紧缩财政配合。 ”
    
    然而,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2007年2月,美国次级贷危机就已经初露端倪,在7、8月间问题越来越严重,欧美央行同时拿出巨资数千亿美元救市,在这样的宏观经济形势下,胡祖六竟然主张要将美元储备作为中国的主要外汇储备,而且提出中国仍然实行紧缩性宏观政策,这在很大程度上误导了政府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以致于央行在2008年上半年连续加息并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最终对中国的宏观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胡祖六作出上述论断到底是属于正常的误判还是有意误导,下面的经济现象将有助于说明事实的真相:2005年以来,美国10年期与2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差不断缩小,收益率曲线日渐趋平。12月27日,2年期国债收益率终于超过10年期国债,出现了典型的收益率反转情况。而2006年1-2月间,2年 -10年收益率倒挂的现象又反复出现,这一现象令许多分析师如坐针毡,因为反转的曲线表明,长债投资者乐于接受较低的利率,因为他们认为经济将放缓,利率甚至会更低。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较大的3次衰退期前,均出现了逆向的收益率曲线形态;而自1960年以来,所有的6次经济衰退期前期,均出现了收益率曲线反转。美国这一重要经济指标的反常表现,难道高盛集团中没有一个研究员没有注意到吗?身为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的胡祖六难道没有关注吗?如果这一领先数据还不能说明问题,而随后在2007年2月美国次级贷危机已经出现,这时还不能引起胡祖六的警觉吗?还能继续公开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吗?
    
    对于这次全球经济危机的爆发,事前有很多经济学家就提出过警告,例如在2004年9月,一位奥地利经济学派经济学家克拉斯穆尔•佩佐夫(Krassimir Petrov)就在《全球财经杂志》发表了《中国经济萧条风险》一文,当时引起了较大的关注和争议,而事后证明,佩佐夫的主要结论在2008年都得到了验证,然而,就是这个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胡祖六不去关注严肃经济学家提出的学术观点,倒是有闲情逸致去批判一本名叫《货币战争》的经济学通俗读物,到底是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经济学专业水平还是另有所图,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中国的外汇储备在这次全球性金融危机中遭受到不小的损失,然而,早在数年前,国内就有不少经济学家提出要逐渐调整储备结构,增加战略性物资储备和黄金储备,而这也成为最近中国政府调整储备结构实施的一个具体举措,胡祖六居然在2007年底还叫嚣着说“中国把绝大部分的外汇储备放在美元上是非常符合逻辑的”,这仅仅在事后用判断失误就能解释清楚吗?
    
    二、为集团利益持续发布误导性分析报告  
    
    2008年5月5日,高盛公司分析师发布报告称:“未来6到24个月油价愈来愈可能升至每桶150-200美元。”在该报告公布之时,原油期货价格仅仅为120美元,7月11日,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创出了历史新高。其中,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8月份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最高上涨至每桶146.90 美元的历史新高;而伦敦ICE期货交易所8月份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最高上涨至每桶147.25美元。
    
    就是这个胡祖六,在2008年7月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声称:“从原油需求、工业技术、地缘政治等多个角度考虑,国际原油价格依然会上涨”,他还提出高盛有关“未来6到24个月油价愈来愈可能升至每桶150-200美元”的预测从目前来看并非危言耸听。
    
    然而事实却未能没其如愿,原油价格于去年7月见顶每桶147美元,随后一路狂泻,到 2008年12月触及2004年初来最低点每桶32美元。
    
    今年以来,油价反弹,如今在每桶60美元徘徊。高盛却开始公开唱空油价,在五月初又发布研究报告,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将在未来两个月跌至45美元/ 桶,然而,截止5月底,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已经达到65美元/桶,高盛唱空和唱多油价,显然都是为了达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但请问身为中国人的胡祖六,为什么发布分析报告的时候不考虑一下中国的国家利益呢?
    
    三、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中国企业控制权
    
    在高盛2005年年度报告致股东的信中,中国是被提及次数最多的市场,在他们看来,中国蕴藏着“诱人的机遇”。在2006年1月,高盛以 37.8亿美元与安联集团及美国运通公司入股中国工商银行,构成其中国战略图谱的阶段性高潮;2006年5月,高盛击败其他投资者,共计获得双汇发展 60.72%的股权(股改后稀释为51.46%),这是高盛第一个控股并购。
    
    以西部矿业为例,西部矿业于2007年7月12日正式在A股市场挂牌上市。在享受现金股利和超大比例送转增股后,高盛集团每股投资成本仅为0.34 元,按照发行价13.48元计算,高盛集团获利近40倍;如果按照上市首个交易日收盘价32.97元计算,高盛集团的投资回报达到96.97倍。2009 年1月13日,西部矿业公告称,发起人股东Goldman Sachs Strategic Investments (Delaware) L.L.C.(高盛集团全资控股子公司)于2008年8月7日至2009年1月9日,通过竞价交易出售公司7804万股,占总股本3.27%。据交易期间的股价测算,高盛在二级市场套现至少4.14亿元,最高9.55亿元,平均套现6.85亿元。
    
    然而,在获得西部矿业股权的过程中充满了疑团,质疑之一是,Delaware于2006年7月24日才在美国特拉华州成立注册,却在合法存续前4天即2006年7月20日与东风实业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质疑之二是高盛集团在距离公开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前,获取的西部矿业股份成本过于低廉,明显低于同期市场公允价,有境外投行人士认为,东风实业公司股权低价卖给高盛集团是双方自愿的事情,可能由于对公司未来不抱信心。但西部矿业的现实却不支持这种说法。2004年至2006年9月,西部矿业累计分配现金5 亿元,定向增发参股股东不到三年的股权投资回报率高达52%,另外公司当时上市计划已定,上市后的股权投资增值将更为可观,任何一个投资者都不会在这个时候以这个价格出手。
    
    请问胡祖六,如何解释高盛集团廉价获得股权正式成为西部矿业的外资股东?胡祖六到底是经济学博士还是公关学博士?
    
    截至目前,高盛系已经粗具雏形,旗下上市公司A股成员有双汇发展(000895)、西部矿业;H股成员则有工商银行(1398.HK)、中国平安 (2318.HK)、中芯国际(0981.HK)、中国网通(0906.HK)、雨润食品(1068.HK)、蒙古能源(0276.HK)。高盛还试图廉价获得阳之光、美的电器等企业的股权,由于证监会不批复,才使高盛的如意算盘落空。
    
    外资在中国赚取利润本无可非议,然而像高盛通过莫名其妙的手段投资西部矿业获得暴利,这对国内投资者极不公平。现在中国资本市场逐步完善,身为中国人的胡祖六没有让中国老百姓更多地分享到中国企业成长的成果,反而通过不正当手段为外资攫取中国企业的利益,不知胡祖六拿的上千万美金年薪里面有多少中国人民的血汗?
    
    四、费尽心机攫取中国的金融控制权  
    
    2005年12月份,胡祖六在清华大学的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上就外资与中国金融安全的关系发表题为《过分担忧金融安全非理性》演讲。胡祖六语重心长地提出:担忧国际金融资本通过战略投资的方式来实现其操纵或控制中国金融体系的不良企图,实在是杞人忧天。他还提出这种非理性的恐惧一旦影响到政策层面,则可能真正地损害中国的长远国家利益。中国有可能失去一个千载良机,即有效利用国际战略投资来加快推进中国银行业乃至整个金融体系的重组改革,从而帮助中国金融体系变得更健康,更有效率和更有国际竞争力。
    
    作为高盛亚洲董事总经理,胡祖六也切身实践着他的理论。2005年股权交易和并购事件发生频仍,高盛参与了中国网通集团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收购案,及平安保险公司10亿美元的股权出售案。高盛在亚洲的业务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近1/2,其中收入的50%来自于中国,超过了日本。
    
    根据公开的报道,用胡祖六的话来说,中国工商银行与高盛是相互信任的,甚至在工行仍未开始财务重组时,双方就已签订了投资意向。与此同时,双方的协商谈判也非常有效率。从2004年11月1日双方高层明确合作意愿的一个月后,高盛就提供了短短一页纸但内容实在的投资建议书,所列条款基本构成了双方最后的合作框架。  乍看胡祖六的个人表述,让人觉得胡祖六就是投行中的英雄,然而仔细推敲,不禁又让人疑窦重生:第一、在工行仍未开始财务重组时,双方就已签订了投资意向;第二、一页纸的投资建议书,所列条款基本构成了双方最后的合作框架。请问胡祖六,工行这样一个庞大项目不需要公开竞标吗?一页纸的投资建议书就能构成了双方最后的合作框架吗?后来的事实证明,对于高盛持有中国工商银行股份,被舆论普遍认为是贱卖金融资产并受制于人。
    
    操纵或控制中国金融体系真的如胡祖六所说是非理性的恐惧吗?看看高盛的表现吧,2006年4月,在工行H股上市前,高盛集团斥资25.822亿美元认购工行164.76亿股份,而在09年3月,媒体报道称高盛4月下旬可能出售所持部分工行H股股权,通过此举筹集逾10亿美元资金,这一传闻对A股市场形成较大压力,经过多方努力下,高盛最终决定不出售工行H股,但试想一下,如果外资银行获得较大比例大盘蓝筹股股份,通过股指期货的杠杠,就会对所在国股指产生巨大影响,这还是非理性恐惧吗?进入中国金融体系后,客户、企业投资的各种信息被都被国外金融机构搜集,这还是非理性恐惧吗?通过优惠贷款控制贷款企业,最终控制中国经济命脉,这还是非理性恐惧吗?胡祖六的言行表面上是为了中国金融体系的进步,实际上已经沦为外资对华经济侵略的代理人,不知胡祖六有何面目面对国人?更讽刺的是,胡祖六本人单从投资工行这一交易中就获利逾3000万美金,看来于“公“于私,他都没道理不全力推动这一投资的进行啊,可惜这个“公“太小了,他为了自己和自己服务公司的私利就理直气壮地出卖了自己的国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