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人的幸福/辛京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转载)
     在我小时候的日本,幸福是很具体的。对1960到1970年代,东京奥运会刚过后时期的日本儿童来说,幸福是生日的奶油蛋糕。圆圆的,全型的蛋糕上面竖起跟年龄同数的各色小蜡烛来,妈妈点上火让你一口气吹灭,然后大家拍手唱英文的“HAPPY BIRTHDAY”。现在回想,那奶油蛋糕恐怕跟鲜奶油沾不上边儿,大概是人工黄油加人工砂糖弄成的,说不定还包含着不少防腐剂。但是当年没人理。毕竟,全型蛋糕一年里只吃到一两次而已。
    
     在我小时候的日本,幸福也是圣诞老人送来的玩具。我永远不会忘记三岁那年收到了会说话的洋娃娃。她背后有条绳子,拉一拉,就会喊出“妈妈”的。多么高级!再说,装洋娃娃的盒子上写着”伊势丹百货公司“。那是邻居一个阿姨向我偷偷暴露的秘密,人家竟然要破坏小孩子的信仰来取得黑色乐趣。不过,对我来说,”伊势丹百货公司“跟圣诞老人一样神秘而充满洋气,因为那儿绝对不是妈妈平时买东西会去的地方。如果你说”伊势丹“在美国,我都会相信的。 (博讯 boxun.com)

    
     当年对父母来说,幸福是家用电器。有了黑白电视机,下一步想要彩电。于是七月七日七夕傍晚,家中竖起一根竹子来,在细长的叶子上,每人挂下心愿的时候,妈妈写了”请送来一部彩电“。果然没多久,爸爸买来了日立牌彩色电视机,我也永远不会忘记,那款式叫做KIDO COLOR。
    
     那真是多么幸福的年代。每年收入一定提高。每年有新的家电上市。大家都能相信,明天一定会更好。1945年日本战败以后,社会的复兴经过二十多年的奋斗终于上了轨道。我们过的日子越来越象电视连续剧里的美国人。对我家而言,幸福的高峰是1980年父母盖好了房子的时候。两层楼的木造房子,屋顶上勉强设了可以做烧烤的小阳台。因为实在太高兴,第一个晚上全家七口子每人带着一条毛毯上去,仰望着星星露营了一夜。
    
     而后刮起了泡沫经济的台风。之前以勤俭为荣的日本人,忽然谈起投资,投机来。本来大家要的是具体的物品,这回却追求财富,也就是存折上,财产目录上抽象的数字了。为了扩大内需,疯狂的消费热潮也出现了。崇拜“名牌”的风气从年轻一代开始,很快就席卷整个社会。从此花钱的目的不再是获得具体的东西,而主要是显摆财富了。社会风气越来越肤浅,但是大家都显得无比幸福,好比在参加没完没了的嘉年华。眼看着日本社会的变化,我出国漂泊去了。心里觉得日本人的生活太空虚,想要建立另一种更脚踏实地的价值观念。不过,实际上,正是因为日本经济之强大才允许我在海外生存的。即使不领取父母的钱,我赚的往往也是日本公司机关的钱。即使赚外国公司机关的钱,大家也重视了我本国的收入以及消费水准。
    
     然后1990年,经济泡沫突然破裂了。此间媒体把1990年代叫做”失落的10年“。冷战结束,世界秩序发生了大变化,日本却一点都没有采取对策。反而犹如一条懒虫,明明已经醒来都还装睡着,为了回避现实,一心想回到甜蜜的梦乡中去。我1997年回日本定居,深刻感觉到社会规矩跟我小时候很不同了:传统节日不再受重视,亲戚来往几乎断绝。但想一想,那不是长期追求美国式小家庭生活,后来为了祖先留下的一点土地亲戚间打了官司所致的吗?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想到进入21世纪后的社会瓦解竟会这么严重。终于逼迫日本开眼的是2001年的“9·11”事件。后来的年头,日本好比从美梦直接进入了恶梦。
    
     我2004年出版了一本书叫做《午后四时的啤酒》,主要提倡缓慢的生活方式。大家早一点下班回家,享受手工食品,家庭生活的乐趣吧。书中我写“幸福就是跟心爱的人在一起慢慢品尝美味而彼此说多么好吃”。我的想法没变化,再加上”看到孩子成长”就差不多了。但是2010年的今天,有点不敢公然这么说,因为日本社会上,不幸的人实在越来越多了。
    
     2008年秋天的经济危机带来了年底在东京中心区出现四百个无家可归者集体露营过年的小村子。他们不是传统意义的流浪汉,而是本来有家有工作,却在这些年的经济改革中被迫变成没有任何保障的临时工,当美国经济一出问题就受牵连,非得从公司宿舍搬出来,在自己意识到命运变化之前失去了一切的原中产阶级人士。 2009年的大选中,日本人让自民党政权下台,主要是觉得现这种状况惨不忍睹的缘故。但是到了同年底,在民主党政权之下,“过年村”又一次出现,而社会舆论对那批无家可归者的论调比早一年冷淡多了。
    
     有个小学6年级的日本男孩被问及将来的志愿时说:“能过一般的生活就好。就是不想成为homeless那样”。日语没有相同的词儿,只好借用英语”homeless”,因为过去的日本没有他们,现在的日本不敢正视他们。我说:“home既是房子的意思,又是家庭的意思。不成为homeless,从爱护家庭开始”。男童还是显得很不安。他父母有工作,生日定有鲜奶油做的蛋糕,每年圣诞节都会收到礼物。但是,他感到幸福吗?曾经那么具体的幸福,后来变抽象,然后难道已经烟消云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日本人如何看待中国式“聪明”/孔健
  • 郎咸平:喜欢偷东西的日本人为何偷不走茅台
  • 唱空日本的,不仅有中国,还包括日本人自己/白益民
  • 另有一番风景 :日本人这样看待世界大学排名
  • 日本人下了决心 赶自民党下台
  • 看日本人如何评价塌楼事件:中国真是个童话般的国家 (图)
  • 文炜: 金融危机下日本人隐忍度难关
  • 日本人看《南京!南京!》
  • 大讨论:中国人应该向日本人学什么?
  • 在日本人眼里中国人就是一个说谎成性的民族
  • 陈干平:日本人承诺1200亿修京沪高铁,你相信吗?
  • 作为日本人亲子的伪装认知:为了孩子、为了在日永住、为了黑转白(图)
  • 剑中:“谁叫你不是日本人?”
  • 日本人的感谢信狠扇了铁道部的特权文化/邓颖平
  • 为什么日本人频繁获得诺贝尔奖?(图)
  • 那一刻,我真实的被日本人感动着
  • 马英九是中国民族主义者 日本人大呼上当
  • 与日本人有私仇,就不能抗日?/何亚福
  • 讽刺文:遭受大地震,日本人讳言“豆腐渣”!/林云海
  • 日本资助在华日本人公墓 被称中国宽容见证
  • 湖北宜昌强拆被网友批强盗:日本人走了,CBD又来了(图)
  • 日本人:中国没有优惠少数民族
  • 多数日本人将中国的崛起视为威胁
  • 中国留学生弥补日本人才不足(图)
  • 日本人在华器官移植旅游续:主刀医生获赠感谢费
  • 中国调查日本人赴华器官移植
  • “鸟巢”商演第一单开出天价 被日本人抢走
  • 中海油欢迎日本人:共同开发和合作开发是不同的
  • 湖南电台主持人反驳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谩骂被开除
  • 日本人可以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无权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
  • 中国人不得入内:天津一酒吧只招待日本人?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