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自编自唱的所谓达赖的“三大谎言”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8日 转载)
    24日投稿
评达赖的“三大谎言” 一文

     (博讯 boxun.com)

     在2009年01月05日刊登在<<中国西藏信息中心网>>上题为:[达赖的“三大谎言”]文中提到;
     ‘一直以精神领袖和佛教比丘自居,在国际间穿梭往来,以他所谓的“提升人性价值”和“促进宗教和谐”为幌子,到处“弘法”,宣扬他所谓的“和平”、“非暴力”主张,极力遮掩他那暴力、阴暗的一面,并精心编造了一串串谎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有“三大谎言”:
    一、所谓他是“西藏人民的总代言人”、 二、所谓他要“和平对话、不追求独立” 、 三、所谓他在“保护西藏人权” ’云云 。
     自纵五十年代开始,中共用武力侵战西藏后,在西藏问题上一惯用欺骗的手段骗取中国人民,诬蔑和妖魔化达赖喇嘛。众所周知,西藏问题正是中共一手造成的,但直到今天中共仍采取掩盖和栽赃的手法,把一切问题归咎于达赖喇嘛。
     为此,笔者想 谈一谈《达赖的“三大谎言” 》(以下简称“达”文)一文所 涉及的三个问题,以便澄清对有关西藏问题的模糊认识和误解。
    
     首先指出的是, “达”文的第一部分,自以为 是的模仿官方的说教词。他说:
     “达赖自1959年逃亡以来,从未对西藏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人们的幸福事业出过一点力、作过一点贡献,却一直说他是“西藏人民的总代言人”,声称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西藏人民的幸福”。事实上,达赖及其政治集团是旧西藏落后的封建农奴制的总代表,是旧西藏政治、经济和文化资源的垄断者和既得利益者。1959年逃往印度后,他们为了实现自己对西藏人民的统治,重新剥夺西藏人民的基本人 权,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顾藏族同胞的生命,铤而走险。”
     这真是不打自招的谎言。明明是中共逼走了达赖喇嘛,破坏了西藏文化,把西藏人民丢尽苦海无边。但它却绝口不提自己干得伤天害理的丑行,到今天反而还猪八戒到达一靶,诬蔑他老人家不该逃走;可笑之极。那么,真的像“达”文所说的那样“达赖及其政治集团是旧西藏落后的封建农奴制的总代表,是旧西藏政治、经济和文化资源的垄断者和既得利益者”。而他们自己才是解放西藏人民的恩君吗?不是,答案是很清楚的。
    中共成了前所未有的最大的农奴主
     我们来看看历史到底怎么回事。
     ‘五十年前,中共军队进藏,对西藏进行了所谓的“民主改革”,也就是中共所说的使西藏百万农奴得到解放成为主人的改革。但是如果对西藏历史有所了解的话,西藏百万农奴得解放的“民主改革”运动,根本上是一场血腥加谎言的运动。五十年中共入藏以前,从西藏当时的人口数量和成份构成来看,西藏根本不存在百万农奴这样一个庞大的阶层。当时的西藏社会已是一个发育较为完善的社会,并非仅仅农奴主和农奴二个阶层。它既有农奴主和农奴,更有官员、僧人、贵族、军人、商人、手工业者还有农民、牧民和猎人。作为一个经济以畜牧业为主,文化以僧侣为主的西藏,这二个阶层的人口占了大多数。因此,中共把西藏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五,归结为农奴则是一个公然的谎言。而中共进藏后通过“民主改革”,到是确确实实把西藏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口改造为现代农奴。在民主改革之下的西藏农民,牧民,猎人和以前的农奴:差巴、堆穷、朗生,统统在人民公社的名义下,成为没有财产,没有自由,依附于中共人民公社这种政教合一,政经合一体制下的社员。在这个体制下的社员,不可以有任何共产社会主义以外的 思想意识,任何其它思想意识都要遭到最严厉的惩罚。在这个体制下的社员除出一些生活日用品以外,全部财产都属于人民公社所有。在这个体制下社员不可以进行任何商业活动,在这个体制下社员的劳动力就是人民公社的劳动力,在这个体制下的社员没有迁徙的自由,甚至结婚生子都要得到批准,而社员的后代世世代代都只能成为社员。人民公社的领导,对这些社员不但控制了他们从思想到生活的全部活动,还对他们具有任何刑罚,直至生杀的权力。民主改革之下的藏人,在成为人民公社社员的同时,也成为不折不扣的农奴。中共在民主改革中,还消灭了西藏旧有的各个阶层,西藏的军队被消灭了,西藏的官员和贵族被专政了,西藏的商人手工业者被改造了,大批的僧人被赶出了寺院,其中幸免遇难的一批人最终被赶进了人民公社,成为公社的专政改造对象,成为农奴都不如的,连农奴也可随意损害,侮辱的等而下之贱民。’
     在人民公社化的运动中,所谓的翻身农奴的人民公社社员,不但被剥夺了全部财产,连养一只鸡,一只羊,种几棵菜都被视为资本主义尾巴进行批斗,人民公社办大食堂吃大锅饭,生产劳动完全军事奴役化,妇女不但要和男人一样劳动做苦役,也要和男人一样赤膊上阵,露胸劳动,来月经也要由男性领导检查确定才能休息。一胎化政策后,妇女没有被批准怀孕,就要捆绑起来强制结扎堕胎。人民公社到了文革后期,又有大批城市青年,被中共卖身到农奴队伍中来,这就是轻轰烈烈的“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运动”,这些青年到了人民公社后,由于被明确为改造对象,处境比老农奴都不如,他们寄身于农奴家,被视为分吃粮食的外来者,政治上男青年被批斗改造,生活上女青年成为干部淫辱的对象。笔者也曾是下乡青年,至今回忆起那段为农奴的日子,都会不寒而慄。
     在西藏全部人口中,除出极少数的贵族喇嘛(在文革中被打成牛鬼蛇神)被统战为国家干部,和极少数的农牧民成为中共基层干部,和数量很少的城市居民以外,可以说全部沦为中共的农奴,中共也成了前所未有的最大的农奴主。因此,由世界上最大的农奴主中共来诬蔑“达赖及其政治集团是旧西藏落后的封建农奴制的总代表”,是最大的是非颠倒与善恶混淆的黑色幽默。
    
    “达赖喇嘛万岁”,“希望达赖喇嘛回家”
     所谓达赖喇嘛“并不代表西藏人民”似乎是一个简单化的评语,旨在掩盖中共在西藏殖民统治造成的生灵涂炭,破坏西藏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声望,并剥夺达赖喇嘛的话语权。事实上,不仅境内外的西藏人拥戴达赖喇嘛为自己的精神和政治领袖,而且也有许多中国人通过各种信息更好地认识到真相,进而尊重和赞扬达赖喇嘛尊者为藏汉两个民族的长远利益而所作的努力。更重要的是,由于西藏人民的信仰和对尊者的信任,达赖喇嘛也认为自己是西藏人民自由的代言人。 (博讯 boxun.com
    达赖喇嘛作为西藏人民领袖的显着特点是,在世界大部分地区的人民从他们的领导人手中用流血和牺牲生命来争取民主权利,而在西藏,达赖喇嘛多次试图把所有的合法权力下放给西藏人民和议会,然而西藏人民和议会,又一直请求尊者继续担负无可争议的领袖职权!
    
     早在流亡初期的1963年,达赖喇嘛亲自颁布西藏民主宪法草案,并对西藏流亡政府架构进行一系列民主化改革。1992年出版发行的<<西藏未来政体及宪法要旨>>中尊者指出;“在未来的西藏政府中,我(达赖喇嘛)早已决定将不接受任何传统的或其他的政治职务。”他还表示,希望西藏传统的三区包括卫藏,安多,康巴,将实行联邦和民主。目前,在达赖喇嘛的指引下,流亡海外的民主政权由西藏内阁(噶厦)领导,噶伦赤巴(总理)由流亡藏人直接选举产生。自由世界许多国家的政府,议会和人民敬佩西藏流亡政府的组织及其运作方式,甚至许多华人羡慕达赖喇嘛领导下总部设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的透明度及其职能。
    
     达赖喇嘛能否代表西藏人民的另一个例子是;2008年3月,当藏人西藏三区举行和平示威时,主要口号是“达赖喇嘛万岁”,“希望达赖喇嘛回家”。西藏境内提出这些口号,甚至会遭到逮捕和监禁。高呼这些口号的人,正是中共大肆渲染的“百万翻身农奴”的子女。他们不愿意在中共殖民化运动中被边缘化。
    虽然不能说是全世界,但至少在中国人眼中,中共的合法性逐渐缩小,在此背景下,十四世达赖喇嘛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机构。达赖喇嘛的机构开始作为一个藏族人的机构,三世达赖喇嘛把整个蒙古变成藏传佛教徒,以及四世达赖喇嘛出生在蒙古这两个事件,使达赖喇嘛的机构促成为中亚机构。伟大的五世达赖喇嘛不仅使它成为中亚加喜马拉雅的机构,而且深深扎根于中国佛教徒。十四世达赖喇嘛更把这一机构变成全球性的机构,而且还为他的人民设置了充分的自由,给了他们民主和选择的礼物。
    
     达赖喇嘛关于佛教永恒信息的教导和他的个人魅力,感动了全球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并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这些充满希望,宽容和善意的信息,通过前来印度聆听尊者教导的普通中国人,正在逐步进入共产主义帝国。去年八月初日内瓦举行的汉藏对话会议共识文件中,百余名汉藏与会者呼吁西藏流亡政府“创造条件,以便达赖喇嘛尊者有更多的机会向各界华人宣讲他的价值理念,为华人的精神重建提供机会”。
    
     在2006年,这一年达赖喇嘛在印度南部圣地阿麦瓦迪(Amravati)传授时轮金刚灌顶,藏族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其中包括八千多名来自西藏的藏族和中国大陆的几百名汉人感受法露,法会上达赖喇嘛敦促西藏藏人不要穿兽皮衣服,并要求把这个信息传给西藏境内的藏人,一周之后,西藏各地的藏人纷纷烧毁了衣服上修饰的价值昂贵的兽皮,西藏人的这个举措,可以显示他们对自己的领袖及导师达赖喇嘛的热爱和拥戴。即使这些都不足以证明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的合法代表,那么解决问题的简单的方式是;中共当局可以让西藏人民举行全民公决,让他们决定谁是自己的合法领导人。只可惜的是,当今的中共领导没有这个勇气。中共種下了如今西藏浮現嚴重狀況的種子
     在“达”文的第二部分,即:所谓“和平对话、不追求独立”文中,它故技重施,采用段章取义,个需所需地引用达赖喇嘛在1987、1989、1991、 1992 、2008年等发表的一些言论选摘来,诬蔑和栽赃达赖喇嘛。事实胜于雄辩。在1987年9月21日达赖喇嘛为了回应邓小平于1979年提出[除了西藏独立,其它问提都可以协商解决]的主张,在美国国会山庄提出了《五点和平建议》。这后,又在1988年6月15日在欧州议会所在地斯特拉斯堡提出了有关《五点和平建议》中的两点进行了详细阐述的《斯特拉斯堡建议》。其宗之无非就是:不寻求西藏独立,而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寻求所有藏人统一的、名副其实的自治。
     对于达赖喇嘛的博大胸怀、与中国领导人诚恳的共商西藏问提的解决,开创汉藏关系双赢的局面寄予很高的希望时,中共反而动用手中的一切宣传工具,發表大量侮辱欺壓妖魔化达赖喇嘛的宣傳。因而引起了广大藏人的不满,于1987,1988和1989年分別在西藏首都拉薩發生和平抗議遊行,對這些抗議運動中國政府都採取了武力鎮壓,而且在1989年對拉薩進行了戒嚴。
    同樣,2008年在西藏全区發生的所谓(3/14)嚴重事件,中國政府利用強制手段進行了平息,但對此沒有做出世界公認的說明。原因很简单,自從九十年代中國推翻胡耀邦較開放的對藏政策開始,種下了如今西藏浮現的嚴重狀況的種子。
    中國政府1995/ 7/ 20日至23日召開了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該會議為徹底消滅雪域千年傳統文化的陰謀提供了後。 該會議是由中共政治局和國务院召開的,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主持了會議。現在中國當權者們稱西藏工作座談會為決策“最重要的關係西藏前途的戰略性政策”的平臺。而且在該會議上的指令決策是黨對西藏工作新的指導原則。
     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的重要性在於它廢除了分別在1980年和1984年召開的第一次、第二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中為了“建設”實施開放政策的決定。以上兩次會議是胡耀邦書記組織召開的,具有非常開放的針對西藏社會、經濟、政治狀況的發展需求制定了很多創新的策略。在他的領導下西藏獲得了短暫的休養,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明顯提高,而且為創建更為開放的教育和社會環境作出了很大的貢獻。
    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廢除了以上提到之積極的政策,取而代之四大政策是:加強對西藏的鎮壓,加強對外宣傳,加快經濟建設,鼓勵漢人定居,並鼓勵商人到“世界屋脊”享受西藏經濟利益等…。
     中國政府在西藏實施的鎮壓政策針對的是西藏佛教,自1979年實施改革開放起整個西藏寺院數量猛增。對此,中國官員認為是一種威脅。因為,他們認為寺院是西藏民族主義思想的源泉。因此,中國高層為了便於控制和管理在寺院成立所謂的“民主管理委員會”。為監管僧侶的[教育]事務設所謂的“工作組”。
     藏人非常擔憂的是中國政府開展著一場消滅西藏文化的戰爭。當今,中國高層為了證明文革時期摧毀西藏寺廟的政策的正確性而再次提出並推廣文革時期的口號。他們當時提出:天空中不能存在兩個太陽,社會主義和西藏佛教無法並存。其意是要宗教讓路給社會主義。當今再次上馬這一政策,並利用政府所有的權力對西藏佛教進行“修改”。並加大力度破壞達賴喇嘛和西藏境內廣大僧侶間鍵如盤石的信仰關係。
     1996年中國政府強加西藏人民所謂的“嚴打”和“愛國教育”運動,其目的是阻礙西藏佛教的發展。因為,中共高層擔憂西藏佛教使西藏人民的信任從中國共產黨移向達賴喇嘛。
     “嚴打”運動突出的特點是,這一運動在中國和西藏的解釋和實施是完全不同。這一運動在中國是“嚴厲打擊刑事犯、打擊腐敗”。但是,在西藏中國掌權者用來打擊和消滅所謂的“分裂主義”,在西藏“嚴打”成為政治工具。在西藏不僅沒有防止腐敗,相反,讓社會腐敗的病毒對西藏佛教、西藏傳統優良習俗進行腐化、毀滅。因此,中國高層讓這一病毒任意泛濫。 1999年中國高層在四川成都召開秘密會議時,當時的西藏自治區保守派黨委書記陳奎元說:“我們要全方位的努力使西藏佛教,文化等從地球上消失。讓它在西藏下一代的記憶中消失或成為博物館中的文物。”
     另外,他還說:“西藏、西藏人、西藏佛教、從另一個角度說一定要破壞西藏這個名字。所謂的西藏自治區合併入四川等省內。”而且,他還說:“沒有穩定(西藏)主要原因是達蘭薩拉的達賴喇嘛和他的流亡政府。因此,我們要摧毀根基。”
     所謂的西藏自治區現在的最高權力者張慶黎的前後講話中也可以清楚得知當今對西藏文化的嚴重打壓情況。張說:“共產黨像西藏人的父母,時刻理解孩子的需求。黨是活菩薩。”但是,在玷污達賴喇嘛時說:“達賴是一隻披著袈裟的豺狼、人面獸心的惡魔”等惡言。在提到西藏自由運動時張說:“我們正在同達賴集團進行著一場血與火的尖銳鬥爭,進行著一場你死我活的敵我鬥爭。”
     由此可见,1987,1988和1989年,以及2008年分別在西藏全区藏人連續抗議說明了什麼呢?證明了中國政府至今實施的狹隘保守政策还不如说鎮壓政策與發表大量侮辱欺壓妖魔化达赖喇嘛的宣傳等是完全錯誤而引起的。关于这一点, 阮銘3月26日在大紀元發表文章稱:“達賴喇嘛一直主張和平解決,得到全世界同情,中共明明知道達賴喇嘛反對暴力,他就故意說是達賴喇嘛有計劃的蓄意挑動、策劃和煽動…”阮銘繼續說:“就好像把當年把天安門屠殺嫁禍于趙紫陽題。儘管當權者不願意承認,事实\终归事实。這個令中共領導人頭疼的西藏人權問題,究其源,實在是執政的中國共產黨自己一手造成的。,什麼‘分裂黨、支援動亂’是一樣的嘛。”
    一 百 二 十 萬 西 藏 人 死 于 非 命
     在“达”文的第三部分,所谓他在“保护西藏人权”文中说: “达赖经常说他要“保护西藏人权”,并每年都发表所谓“西藏人权状况”的白皮书,污蔑中央政府在西藏剥夺人权,践踏人权”......。事实上,中 國 在 西 藏 的 踐 踏 人 權 行 為 是 一 個 普 遍 的 問題。儘管當權者不願意承認,事实\终归事实。這個令中共領導人頭疼的西藏人權問題,究其源,實在是執政的中國共產黨自己一手造成的。
    〈由 于 中 國 對 西 藏 的 侵 略 , 造 成 了約 一 百 二 十 萬 西 藏 人 死 于 非 命 。 至 少 在 每 家 每 戶 , 幾 乎 都 有 親 人 被 捕 或 殺 死 。 阿 沛 . 晉 美在“西藏暴乱背后”一文中指 出 ﹕ “一 九 五 九 年 和 一 九 六 九 年 分 別 對 西 藏 進 行 鎮 壓 時 , 幾 乎 沒 有 一 戶 沒 有 遭 受 過 衝 擊 的 家 庭 。 ” 由 此 揭 穿 了 中 國 所 謂 將 最 黑 暗 、 最 野 蠻 、 最 殘 暴 的 舊 西 藏 進 行 了 民 主 改 革 的 謊 言 。
     歷 史 上 的 西 藏 獨 立 時 期 , 西 藏社 會 雖 非 人 間 天 堂 , 但 也 不 是 如 現 在 般 令 人 恐 怖 的 社 會 。 例 如 ﹕ 以 前 被 稱 為 兩 座 最 大 監 獄 的 是 拉 薩 郎 孜 廈 和 雪 監 獄 , 各 監 獄 關 押 的 犯 人 最多 時 也 不 過 三 十 余 人 。 而 中 國 侵 入 西 藏 後 , 卻 將 西 藏 變 成 了 監 獄 與 勞 該 營 遍布 的 世 界 。 有 時 , 在 犯 人 過 多 而 難 于 收 拾 時 , 為 了 管 理 的 方 便 , 有 過 成 批 槍 殺 犯 人 的 事 情 。
     所 謂 “ 中 國 解 放 西 藏 後 , 西 藏 人 民 享 受 著 前 所 未 有 的 幸 福 生 活 ” 之 說 法 , 我 們 不妨 分 析 一 下 看 看 究 竟 是 不 是 那 麼 一 回 事 。
     從一 九 五 九 年 到 一 九 七 九 年 間 , 中 國 對 西 藏 的 屠 殺 和 破 壞 。 中 文 版 《 西 藏 自 治 區 概 況 》 一 書 第 565頁 , 記 述 了 從一 九 五 零 年 十 月 一 日 到 二 十 五 日 間 , 中 國 軍 隊 在 西 藏 東 部 地 區 消 滅 五 千 七 百 余 名 西 藏 軍 隊 並 俘 獲 兩 千 余 人 的 情 況 。
     另 外 , 在 許 多 書 籍 中 對 西 藏 人 被 集 體 屠 殺 和 殘 酷 折 磨 、 炮 擊 和 轟 炸 寺 廟 村 鎮 , 毀 壞 草 場 等 情 況 多 有 記 載 。 例 如 ﹕ 由 國 際 法 律 專 家 協 會 于一 九 六 零 年 寫 出 的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 一 書 中 對上 述 情 況 做 了 一 定 程 度 的 敘 述 。
     在 中 國 軍 隊 的 機 密 文 件 《 第 十 一 師 的 總 結 》 中 記 錄 了 從一 九 五 二 年 到 一 九 五 八 年 間 , 該 師 在 安 多 甘 南 地 區 即 平 息 叛 亂 九 百 九十 六 起 , 消 滅 一 萬 余 西 藏 人 的 情 況 。
     安 多 果 洛 地 區 ,一 九 五六 年 有 人 口 十 三 萬 余 。到一 九 六 三 年 卻 反 剩 六 萬 余 人 。 ( 見 《 中 國 之 春》 中 文 版 , 1986年 6月 號 )
     一 九 八 七 年 三 月 二 十 八 日 , 班 禪 大 師 在 北 京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的 一 次 會 議 上 就 西 藏 問 題 指 出 ﹕ “ 果 洛 州 在 殺 死 了 許 多 人 以 後 , 將 尸 體 從 山 上 滾 到 山 腳 埋 好 已 挖 好 的 坑 內 , 然 後 , 軍 隊 以 ‘ 慶 祝 消 滅 叛 匪 ’ 的 名 義 , 強 逼 死 者 親 屬 在 上 面 跳 舞 , 隨 後 , 又 將 全 部 親 屬 用 機 槍 掃 射 殺 死 。 如 此 對 康 、 安 多 地 區 的 人 民 實 施 前 所 未 有 的 壓 迫 與 殘 害 , 以 及 將 西 藏 人 十 個 、 二 十 個 地 成 批 屠 殺 所 造 成 的 仇 恨 依 然 被 西 藏 人 所 牢 記。 ”
     一 九 五 九 年 三 月 十 日 , 對 西 藏 拉 薩 人 民 的 反 抗 運 動 進 行 鎮 壓 , 在 短 短 的 兩 、 三 天 之 內 , 就 有約 一 萬 到 一 萬 五 千 人 被 打 死 。
     西 藏 軍 區 政 治 委 員 會 的 一 份 公 元 一 九 六 零 年 機 密 文 件 中 , 記敘 了 從一 九 五 九 年 三 月 到 一 九 六 零 年 十 月 間 , 僅 僅 在 西 藏 中 部 衛藏 地 區 就 消 滅 八 萬 七 千 名 西 藏 人 的 情 況 。
     在 西 藏 流 亡 政 府 的 統 計 文 件 中 , 從 公 歷 一 九 四 九 年 到 一 九 七 九 年 間 , 由 于 中 國 的 殘 酷 統 治 , 造 成 了 一 百 二 十 余 萬 西 藏 人 的 喪 身 。
    死 于監 獄 、 勞 改 營 的 西 藏 人
     根 據 從 監 獄 或 勞 改 營 中 幸 存 藏 人 的 報 告 ﹕ 在 整 個 西 藏 犯 人 中 , 約 有 百 分 之 七 十 的 犯 人 死 于 獄 中 。 例 如 ﹕ 在 北 方 茶 卡 , 即 西 藏 北 方 荒 無 人 煙 區 , 中 國 人 在 那 兒 修 建 了 五 座 監 獄 ,將 一 萬 余 名 西 藏 犯 人 趕 到 這 兒開 采 硼 砂 。 據 其 後 的 幸 存 者 證 實 , 由 于 饑渴 和 繁 重 的 勞 役 , 加 上 無 休 止 的 折 磨 和 虐 待 , 造 成 幾 乎 每 日 都有 十 至 三 十 人的 死 亡 , 一 年之 內 。 即 有 八 千 余 名 犯 人 死 去 。 再 如 以 強 逼 西 藏 人 服 苦 役 而 建成 的 、 現 在 卻 被 說 成 是 由 中 國 解 放 軍 修 建 的 納 金 水 電廠 為 例 。 當 時 , 在 眾 目 睽 睽 之 下 , 幾 乎 每 天 都 有 三 至 四 個 犯 人 的 尸 體 被 拋入 河 流或 進 行 火 化 。 康 定 鉛 礦 工 人 , 雅 榮 ( 新 龍 ) 的 阿媽 阿 德 指 出 ﹕ 僅 公 歷 一 九 六 零 年 到 一 九 六 二 年 間 , 就 有 一 萬 兩 千 零 十 九 名 西 藏 犯 人 死 于 開 采 鉛 礦 的 苦 役 中 。
    目 前 的 西 藏 人 權 問 題
     一 九 七 六 年 九 月 , 毛 澤 東 死 後 , 中 國 的 政 策 發 生 了 變 化 , 即 在 經 濟 上 放 松 和 實 行 開 放 。 對 待 政 治 犯 也 比 較 以 往 稍 有 改 善 , 但 是 除 經 濟 上 的 放 松 或 開 放 , 對 西 藏 的 政 治 、 自 由 等 方 面 並 沒 有 發 生 任 何 的 變 化 。一 九 八 二 年 五 月 , 將 進 行 政 治 活 動 的 一 百一 十 五 名 西 藏 人 以 走 私 或 刑 事 犯 罪 等 罪 名 逮 捕 。 其 後 又 有 許 多 人 被 逮 捕 。 公 歷 一 九 八 三 年 十 一 月 底 , 僅 在 拉 薩 市 區 的 監 獄 中 , 即 關 押 著 七 百 五 十 余 名 政 治 犯 ,一 九 八 七 年 九 月 二 十 日 , 二 百 余 名 拉 薩 群 眾 進 行 示 威 游 行 , 其 後 的 十 月 一 日 和 一 九 八 八 年 三 月 五 日 , 前 後 連 續 發 生 的 游 行 示 威 中 , 中 國 軍 警 開 槍 鎮 壓 , 不 僅 打 死 打 傷 許 多 西 藏 示 威 者 , 而 且 還 逮 捕 了 兩 千 余 名 西 藏 人 。
     據 UPI新 聞 社 于一 九 八 八 年 七 月 二 十 日 報 道 ﹕ 中 國 官 員 喬 石 于一 九 八 八 年 七 月 到所 謂 的 “ 西 藏 自 治 區 ” 視 察 時 , 宣 布 要 對 反 抗 中 國 統 治 的 西 藏 人 毫 不 心 慈 手 軟 地 進 行 嚴 厲 打 擊 。 其 後 , 該 項 政 策 馬 上 得 到 貫 徹 。一 九 八 八 年 十 二 月十日 , 在 大 昭 寺 前 的 廣 場 上 , 中 國 政 府 對 西 藏 人 和 平 抗 議 運 動 進 行 鎮 壓 時 , 其 經 過 為 當 時 在 場 的 荷 蘭 籍 女 士 科端 斯 扎 ( 音 ) 所 親 眼 見 到 。 她 說 ﹕ “ 當 時 軍 警沒 有 進 行 任 何 的 警 告 便 向 人 群 肆 意 掃 射 。 她 在 逃 跑 時 手 臂 被 擊 中 。 ” 一 位 西方 國 家 的 記 者 指 出 ﹕ “ 中 國 軍 警 明 確 地 得 到 了 要 殺 死 藏 人 的 命 令 , 不 管 怎 樣 , 在 當 時 的 鎮 壓 中 至 少 有 十 五 名 西 藏 人 被 打 死 , 一 百 五 十 余 人 受 傷 , 許 多 人 被 逮 捕 。 ”?
     從一 九 八 九 年 三 月 五 日 開 始 , 連 續 三天 在 拉 薩 發 生 示 威 游 行 , 當 示 威 者 高 舉 西 藏 國 旗 , 高 呼 西 藏 獨 立 的 口 號 時 , 中 國 人 再 次 武力 鎮 壓 並 向 西 藏 人 的 住 宅 開 槍 射 擊 , 據 人 們 估 計 ﹕ 當 時 約 有 八 十 至 四 百 人 喪 生 , 而 中 國 卻 聲 稱 只 有 十 一 人 死 亡 。 另 據 當 時 在 西 藏 的 中 國 記 者 唐達 先 所 說 ﹕ 當 時的 鎮 壓 使 四 百 余 西 藏 人 被 集 體 屠 殺 , 幾 千 人 受 傷 , 三 千 余 人 被 逮 捕 。
     一 九 八 九 年 三 月 七 日 晚 ﹕ 國 務 院 發 布 了 拉 薩 戒 嚴 的 命 令 。一 九 九 零 年 五 月 一 日 宣 布 解 嚴 , 國 務 院 雖 宣 布 解 除 戒 嚴 , 但 是 ,一 九 九 一 年 七 月 澳 大 利 亞 官 方 的 人 權代 表 在 去 拉 薩 視 察 後 明 確 指 出 ﹕ “一 九 九 零 年 雖 解 除 了 軍 事 戒 嚴 , 但 那 只 是 名 義 上 的 , 事 實 上 軍 事 戒 嚴 仍在 實 施 之 中 。 ” 國 際大 赦 組 織 在 公 歷 一 九 九 一 年 的 年 結 中 , 不 僅 作 出 了 類 似 上 述 的 說 明 , 而 且 還 指 出 武 裝 警 察 無 限 止 地 掌 握 著 隨 心 所 欲 地 逮 捕 和 監 禁 西 藏 人 的 權力 。
     為 了 使所 謂 解 放 西 藏 四 十 周 年 的 儀 式 能 夠 順 利 進 行 , 于一 九 九 零 年 五 月 十 日 將 一 百 四 十六 名 西 藏 人 以 各 種 罪 名 逮 捕 , 隨 後 召 開 所 謂 公 判 大 會 , 並 就 逮 捕 事 項 進 行 公 布 。 而 在 真 正 “ 慶 祝 ” 的 那 天 , 卻 在 拉 薩 采 取 極 為 嚴 厲 的管 制 措 施 。一 九 九 二 年 二 月 又 突 然 展 開 鎮 壓 行 動 , 每 隊 十 人 的 中 國 武 裝 軍 警 同 時 闖 入 拉 薩 各 居 民 的 住 宅 , 並 將 守 藏 有 達 賴 喇 嘛 的 照 片 , 語 錄 或講 經 之 書 籍 、 錄 音 帶 的 二 百 余 名 西 藏 人 以 這 些 守 藏 物 是 要 顛 覆 國家 為 名 予 以 逮 捕 。
     中 國 政 府 雖 如 此 不 斷 地 進 行 殘 酷 的武 裝 鎮 壓 , 但 西 藏 人 從一 九 八七 年 開 始 的 和 平 抗 議 運 動 卻 從 未 間 斷 過 。 據 現 有 的 材 料 ﹕ 從一 九 八 七 年 九 月 到 一 九 九 二 年 之 間 , 在 整 個 西 藏 範 圍 內 發 生 的 和 平 示 威 游 行 至 少 有 一 百 五 十 多次 , 對 持 不 同政 見 者 和 未 經 法 律 程 序 而 隨 意 逮 捕 或 監 禁 的 政 治 犯 進 行 各 種 各 樣 的 虐 待 和 折 磨 以 及 判 處 死 刑 或 非 法 處 決 等 情 況 已 成 為 國 際 大 赫 組 織 關 心 西 藏 人 權 問 題 時 , 經 常 考 慮 或 注 意 到 的 。〉
    
     2008年整個西藏地區和平抗議後中國當局的暴力鎮壓下到底死傷多少藏人,沒有做出公認的說明。然而,根據2009年10月27 日我們所得資料顯示,自從2008年3月份至今228名藏人死亡,其中有118名死難者的相關詳細資料已查明。 371名藏人已被判刑。 4657名藏人被逮捕或拘留。 990名藏人已下落不明。 並且超過1294名藏人受傷。我們知道這些都是事實,除了他們之外誰知道有多少西藏人已經死亡,或關進監獄及遭受酷刑?
    再说, 当年“拥护中共”,留在西藏的第十世班禪喇嘛(在1962年)向毛為首的中國最高領導人呈交了《七萬言書》。《七萬言書》中班禪喇嘛寫到了當時西藏的事實狀況,並且指出如果對當時的政策不進行改革,西藏的佛教,文化和民族特質將會消失。中國領導人對班禪喇嘛建議不但沒有給予尊重和聽取,反而冠罪為“班禪叛國集團”, 《七萬言書》為“毒箭”進行了批判。最後,對班禪喇嘛進行了長達14年的軟禁。
     中國政府從1958年至1961年的飢荒導致了死亡人數多達三千萬,文化大革命嚴重的後果以及1989年學生運動的鎮壓等沒有公認的解釋。同樣,最近在西藏發生的嚴重事件,中國政府利用強制手段進行了平息,但對此沒有做出世界公認的說明。在這種情況下,10萬流亡到印度和海外其他地方的藏人呼籲全世界關注西藏人權、西藏問題成為全球矚目的標誌性問題之一,又有什麼可奇怪的呢?
    中國共產黨的党專制體制,領導人的無知、狂妄,以及他們在藏區推行的一套極“左”政策,給西藏僧俗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難。事实上,中共自己就是剥夺人权、践踏人权的一党专制的独裁政权,它根本没有资格谈人权。
    综上所述 ,中共和其传声筒所自编自唱的所谓达赖的“三大谎言” 的谎言,真可谓贼喊捉贼 , 栽赃陷害的把戏,不攻自破。甲东慈旺!于印北达然萨拉2010/3/2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要再難為這位老者——达赖喇嘛/周加才讓
  • 达赖喇嘛是不是宗教人士 不是你李肇星说了算/嘉元
  • 让达赖喇嘛学冯正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纽约新闻评论员
  • 夏明:奥巴马见达赖,天玄地黄会白宫
  •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陈维健
  • 奥巴马见达赖“得不偿失”
  • 奥巴马见达赖喇嘛中美添更大利空因素
  • 绝大多数海外华人赞成奥巴马总统会见达赖喇嘛/纽约新闻评论员
  • 加拿大华人评奥巴马会见达赖喇嘛
  • 奥巴马将见达赖喇嘛, 中国将领:警惕西方同盟
  • 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正确路线/翁艳锋
  • 林大军:论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道路与中国民主运动
  • 张永攀博士对于达兰萨拉、达赖喇嘛的认知简直像个文盲
  • 评中共媒体报道尊者达赖喇嘛访问澳洲/达珍(图)
  • 給达赖喇嘛的公開信/王宁(图)
  •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陈维健
  •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 达赖喇嘛不是你的敌人 /丁一夫
  • 军售与达赖喇嘛:中美关系添变数
  • 中国熊猫泰山在美受欢迎 奥巴马见达赖次日被召回
  • 中国官员怒斥达赖喇嘛歪曲事实
  • 达赖喇嘛:第九轮会谈曾倡联合调查藏人是否幸福(图)
  • 中国外交部极度严厉,称达赖喇嘛要给自己留后路(图)
  • 记者提达赖话题 青海活佛装糊涂“听不懂”
  • 记者提达赖话题 青海活佛假装听不懂(图)
  • 中共想“拖死”达赖喇嘛让藏独群龙无首(图)
  • 流亡藏人开始怀疑达赖喇嘛寻求更激进方式(图)
  • 达赖喇嘛发表重要讲话(图)
  • 中国强硬应对达赖喇嘛转世问题
  • 中国提升坚赞诺布知名度,欲让其取代达赖喇嘛
  • 班禅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对付达赖喇嘛
  • 新华社反击达赖文章被指老调重弹
  • 新华社反击达赖喇嘛文章被指老调重弹
  • 达赖健康成疑?双方均用“有生之年”
  • 宋祖德称:李连杰暗中资助达赖
  • 达赖特使关于第九次藏中会谈的声明
  • 北京要求达赖澄清自称“印度之子”言论
  • 统战部长杜青林接见达赖私人代表
  • 如何在国际上更有效地打击热比娅与达赖喇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