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牟传珩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5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非法献花”蹿红网络
     (博讯 boxun.com)

    2010年1月12日,谷歌宣布:除非中国政府允许它在中国境内提供一个不经审查的搜索引擎,否则将关闭在中国的业务。此消息一出,赢得不少大陆网民,对谷歌向红色中国的互联网封堵政策说“不”,给Google中国办事处“非法鲜花”,并由此导致维基百科一个划时代新词条“非法献花”的诞生:非法献花2010年1月13日,Google在官方博客表示,Google考虑关闭“谷歌中国”网站以及其在中国所设的办事处,理由为无法将搜索内容审查继续下去。当天上午,不少人来到Google中国办事处,并献上鲜花。Google中国办事处所在地的清华科技园的保安表示:“向Google献花,必须事先向有关部门申请,获得审批后方可进行,否则属于非法献花。”
    
    当下 “非法献花”一词蹿红整个网络,成为国内各大论坛贴吧的热点。更耐人寻味的是,将“非法”和“献花”两个字组合在一起,恰恰表征着中国特色价值观的何等扭曲。如今仍有不少网民再度奔赴谷歌中国总部声援,人流不绝。现场的“祭品”除了献花、蜡烛和酒,还有英文原本的乔治奥威尔名著《1984》。
    
    网络安全专家拉法尔•罗霍辛斯基表示,谷歌和中国政府即将进行的最后摊牌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互联网的发展。他认为,如果中国政府决定禁止谷歌在中国境内为网站制作索引,可能会致使全球的互联网四分五裂。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打压和封锁,不仅使上亿网民无法自由获取信息,也影响了国际企业投资者在中国的市场和信心。
    
    中国用户献花致敬,力挺谷歌,直接导致本月14日中共官方作出回应称,外国公司要服从政府对互联网的控制。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也在一份声明中说,所有在中国经营的互联网公司有责任“引导公众舆论”。 有报道称,中共中宣部14日下令各平面媒体不得对谷歌退出中国事件进行深度报道,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则发出通知,要求各新闻网站,删除中国网民向谷歌中国总部献花的图片和文章。
    
    中国互联网监控进一步加剧
    
    最近,中共意识形态官员李长春多次强调加强网络管理,坚持正确舆论导向,争夺网络舆论阵地,燃起要打一场网络封堵战的硝烟。专门研究中国互联网问题的香港大学新闻学助理教授Rebecca MacKinnon表示:“对于互联网控制,中共当局会越来越趋严峻,他们会从根本上加强审查机制。”
    
    近来,北京加强网络管理,直接导致有超过700家网站被关闭,其中很多网站提供免费电影、电视剧和音乐的下载。每日至少有25万人造访纪录的“BT中国联盟”就是其中一个被关闭的网站。BT中国联盟创办人黄希威表示不只是电影和视频网站受到影响,所有个人拥有的网站都将逐步退出这个舞台,所有通向未来的途径已被封锁。此据纽约时报去年12月18日报导,这些措施也似乎是被设计来强化对异议人士的控制,而这些控制原本就已经是很严格了。
    
    早在去年中共政法系统的年度会议上,公安部就提出2010年将整合各种资源加强网上管控,将网警力量向县级公安机关延伸,并把网上巡控触角朝向QQ群、微博客等“管理薄弱的空间”延伸。为此,公安部长孟建柱提出,六张网同时铺开:街道防控网、社区防控网、单位内部防控网、视频监控网、区域警务协作网和“虚拟社会”防控网, “实现对动态社会的全方位、全天候、无缝隙、立体化覆盖”。这是继金盾、绿坝、蓝盾,关闭网站的网络封堵战的升级。
    
    今年1月11日,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世界自由2010》报告,对全球193个国家的自由度进行评分,中国是47个被评为“不自由”国家之一。据美国之音报道,“自由之家” 的亚洲部研究员萨拉-库克说:“中国政府对互联网进行多方位的监控,但中国网民通过代理服务器等方式试图冲破政府的限制。过去一年,中国政府在社交网站脸谱和推特上封锁有关六四,新疆骚乱等敏感信息,政府还要求网站域名要挂靠单位才能登记注册,还实行网络博客实名登记,这些措施都是在限制公民的新闻自由。”
    
    “保网运动”在大陆诞生
    
    南方新闻网最新文章写到“谷歌中国,你被谁抛弃?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这篇文章人伸出本文的主题。“北京能打赢这场战争吗?”
    
    此据博讯社引述一位北京宣传部官员的话说:“这次整顿互联网是提高到亡党亡国的高度,一个谷歌简直是螳臂当车。这次整顿互联网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把谷歌这种在中国有巨大影响力的搜索引擎完全地管理起来。”看来经济上进一步发展,政治上更加强硬的北京当局,的确要从根本上控制大众透过互联网发表以及接受讯息的渠道,雄心勃勃地要打赢互联网上的封堵战争。
    
    然而,北京防火墙自去年遭遇“绿坝”过滤软件失败之后,现在又遇到谷歌的挑战这个更大难题挑战,其执法正当性已遭到民众的广泛质疑。 甚至连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旗下英文版《环球时报》星期四(14日)都发出敦促政府尊重互联网信息的自由流通,并警告说,谷歌退出中国将是中国的重大损失。1月16日,南方都市报更是刊登评论文章《墙,无处不在》,提及在纪念柏林墙倒塌20年时,媒体发出了"我们需要一个没有墙的世界"的呼喊。
    
    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网络维权人士也纷纷发起“保网维权”,运动发起人巴忠魏为此发表了“保网运动宣言”,内容包括谴责大陆当局阉割网络信息、限制言论自由等,他呼吁广大网民加入并宣传该运动,拒绝接受当局对信息的封锁,这标志着中国民间“保网运动”从此在大陆诞生,虽然还仅是开始,但意义重大。而谷歌在1月7日宣布要设立一项新的奖“打破边界奖”,“旨在鼓励政治参与,信息交换自由和全球民主运动。”这两个运动不是孤立的。这它表明,自由的人民与自由世界,永远是连结在一起的,他们将共同寻找破解封堵战争的新的突破口。
    
    记得,《时代》周刊曾把美国总统布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和胡锦涛等26人列为2006年度人物候选人,但他们最终还是被代表网民概念的“你”所击败。我称这个“你”的概念,为“网络公民的点击效应”。今天来自于五湖四海的网络公民,正在用手指点击的力度,控制着全球媒体的神经,建立并塑造着一种“新数字时代的民主社会”,而每一个在网者,都在从机构向个人过渡,成为“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战胜网络封堵的爆破手。这种网络自由观就是不分阶级、民族、等级的人人自主。毫无疑问,包括中国近两亿上网者在内的全球网民的“网络公民的点击效应”,已经成为突破北京网络封堵的不可战胜的力量。如果北京某些人一定要逆全球化逻辑背道而行,借维护“公众利益和国家利益”之名,行压制网络言论空间、限制公民权利自由之实,那只能重演“柏林墙”被追求自由的脚步踏倒的历史性悲剧。
    
    互联网上 本能地生成自由精神
    
    回首中国过去的一年,网络公民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地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不仅是平民百姓,而且是各类精英都加入了博客的行列,从文字网站到视频网站,从网络民意到电子商务,令人眼花缭乱,一发而不可收拾,逐渐形成了新兴的社会舆论主流力量,致使那些党报官刊所坚守的“娘娘腔喉舌”阵地,一个一个地沦陷。
    
    在全球网络世界可以按同一点击方法接受公平服务的观念中,已完成了以下两大技术转折:一是电脑从权利垄断控制式主机,转变为可以享有同样条件服务的个体电脑;一是网络由贵族化使用,向平民化使用转变。这在价值观上就是普世的分权与平等的意义。今天世界上的所有电脑只需自愿与低廉的付费,都可以借助电缆和卫星技术,打破信息垄断,表达个人权利,本能地生成自由精神。这种信息技术所导致的网络软力量的崛起,正在支撑着普世价值全球发展的脊梁,而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网络自由与民主价值观,已经把中国传统、封闭、守旧的统治方式逼向了死角。
    
    如今,中国社会的每一根神经都连通着全球化网络世界。在这个时代,所有网民都自觉不自觉地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使传统统治的强权控制,黑箱作业难能维系,仅仅靠抓捕几个网络异见人士或设几道网络防堵围墙,乃至逼退谷歌,丝毫也阻挡不了网络化时代自由力量到来的脚步。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封堵战
    
     美国《华盛顿邮报》1月14日有一篇社论《Google大战中国》文章,正在风靡世界。如今,网络媒体的迅速崛起,完全解放了民众参与媒体的语话表达权,彻底打破了传统主流媒体信息与语话垄断。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信息与观点的发布中心。来自四面八方的多元发布中心,早已突破了政府语话与信息的垄断控制。 在今天这样的全球网络普及时代,即一种不得不开放、不自由的信息传播时代,使得数以亿计的智慧个体,普遍的、互动的得以会聚、合和,共同创造着谁也无法抵抗的全球信息自由、透明的现实。由此以来,不可避免地将带来专权时代的结束。不管谷歌是否退出中国,北京注定要输掉互联网上的封堵战争。
    
    北京可以逼退谷歌,但逼不退自由网络。在世界连通的网络平台上,无论信息多么复杂,网民声音多么嘈乱,都是真实的、可容的,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是北京管不了的,也是不应该管的。大陆网民因谷歌首次对北京的互联网封堵政策说了声“不”,而在中国互联网论坛上,迅速发起对谷歌将离去的悼念,这表示官方网络封堵政策的确不得人心;而网民不顾天寒地冻,不约而同地到谷歌中国办事处“非法鲜花”,更是对“北京模式”意识形态控制的一记响亮耳光。这表明“不是谷歌退出了中国,而是中国退出了世界!”
    
     附言:
    今天,古歌真的离去了。一个连网络自由搜索功能都无法立足的国家,却幻想大国崛起,引领世界,实在就是天方夜谭!
    (首发《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中国民众为何不信法制?——写给检察院高官的真实答案
  •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 牟传珩:我有一条路——写在狱中思与诗
  • 牟传珩:“两会”召开拉响民怨警报——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 牟传珩:中国教育灵魂的堕落——“两会”在即聚焦高校腐败
  • 牟传珩:新文明理性批判--抵制人性分裂,拒绝立场对抗
  •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 牟传珩:告别着的留守——那一天,家有多远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牟传珩
  • 中国政坛两雄争锋前沿战——薄熙来、汪洋对比/牟传珩
  • 牟传珩:刘晓波很男人——转献我负枷而就的《男人之歌》
  • 牟传珩:“中国法槌”举高《零八宪章》大旗
  • 牟传珩: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至今——“世界人权日”个案申诉
  • 牟传珩:冯正虎以身垂范给政府上课——中国公民抗争回国权冲击波
  • 牟传珩:揭秘中国选举制度的伪民主本质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 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牟传珩
  • 牟传珩 :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
  •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