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财政公开不合哪种“国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4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有些官员反对财政公开的“国情”,其实正是某种“官情”。“官情”往往是鸠占鹊巢,取代“民情”。
    
    四川巴中市巴州区白庙乡将今年1月份、2月份的公务费在网络上公示,之后,有的招待对象退还了招待费。但有当地官员认为,“财政公开,合法但不合国情。我请领导吃个饭,你把钱晒出来,领导下次还会去吗?层层不都是这样?”
    
    如果是站在纳税人的立场,也许大家就会问:领导一定要来吗?你和领导之间的迎来送往,是为了本地发展呢,还是为了彼此之间沟通友谊?不吃喝接待,难道领导就没法来检查工作了?
    
    有些话经不住仔细推敲和琢磨,一推敲,就会发现所谓“国情论”之类的东西漏洞百出甚至逻辑不通。
    
    在中国一百多年的现代化进程中,“国情论”其实是一种时不时出现的论调,其主要特征就是强调国情的特殊性,以抵制文明和进步。
    
    在当下,“国情论”亦频频见于医疗、教育、财政等领域的改革,不过其往往不是现实可行的改革方案,而是某些人反对推进改革的盾牌。
    
    问题是由谁来判定“中国国情”?更重要的是,“国情”到底是“官情”、“民情”还是人类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性”即“人的性情”?
    
    以政府财政公开为例,原来官员们可以爽歪歪地在暗中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车私用,甚至桑拿按摩小姐、卫生巾、手纸也都可以一并报销。现在一公开,说不定将来坐车吃饭也都得一省再省,甚至最后要自己掏腰包,那个不爽,自然是谁都不情愿的。因此,有些官员反对财政公开的“国情”,其实正是某种“官情”。“官情”往往是鸠占鹊巢,取代“民情”、“人情”,堂而皇之地成为“国情”的代名词!
    
    如果是由更普遍的“民情”取代“官情”,占据正统的“国情”地位,那么,即使像眼前这个全靠上级财政转移支付的白庙乡,如果领导们都再也不来,或来了后吃饭坐车都要自己掏腰包,而乡里只要依法就能得到该得的转移支付,乡民们也会很符合“国情”地选择财政公开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卖地财政的根源在中南海/李铁
  • 幼儿园财政补贴不该是特权/王攀
  • 走不出土地财政赤字房市/林导
  • 无锡2009年财政收入1000亿,说明了什么/王振华
  • 国家财政是官家的?/洪振快
  • 财政收入快速增长背后的隐忧
  • “取之于民、用之于官”的中国财政
  • 中国公务用车档次提高成为吞噬国家财政的饕餮大口
  • 世界上最昂贵的“财政预算模式”/冼岩
  • 世界上最昂贵的“财政预算模式”
  • 上海的答复极具代表性:财政预算何时成为了国家秘密?(图)
  • 余永定:财政刺激加剧产能过剩 资金注入催生资产泡沫
  • "土地财政"复活成第一财政 谁的狂欢谁的噩梦
  • 捐款因何转入财政
  • 专制永远的财政危机(转载)
  • 财政收入上涨不代表经济复苏/叶檀
  • 财政收入下降 受赠房屋征个税出台/任志强
  • 缺钱的财政部怎么看买宝马当公车/董三多
  • 大陆财政透明度不如晚清,更不如国外/洪振快
  • 政协委员大会发言炮轰土地财政 掌声经久不息
  • “注水肉”式的GDP与财政赤字
  • 地方债务危机触目惊心:财政收入是支出1/5
  • 中国将全面推行“省直管县”财政改革
  • 财政部官员:中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比重高于大多国家
  • 北京市民起诉财政部 要求公开三峡建设基金收支
  • 北京公民任星辉状告财政部
  • 中央财政再次紧急拨付新疆救灾资金1400万元
  • 670万建站 财政部公告曝“史上最贵”官网
  • 中央财政紧急下拨雪灾救灾资金1.24亿元
  • 中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刘建华调任财政部纪检组长(图)
  • 媒体建议财政部将2万亿元分给全国13亿人
  • 河南财政厅副厅长为女儿留学筹措学费受贿落马
  • 汕头濠江官员贪污案:财政副局长被抓,常委取保候审(图)
  • 财政支出剩了两万亿 差钱不差钱?
  • 全国财政部门要突击花两万亿续 媒体吁突击审计
  • 中国财政支出进度慢 年底突击花钱似乎在所难免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年财政政策重点投向民生
  • 财政担保集资被叫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