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驻京办: 虚晃一枪 老百姓才会上当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9日 转载)
    
        一月下旬,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简称“国管局”)郑重其事地发文,要在半年内取消数千家地方政府的驻京办事处。消息一出,立刻引来网民喝彩。另一方面,也使得一个尴尬的旧话被重新提起:早在二○○六年初,时任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的吴官正就曾在中纪委全会上指出:“地方和企业驻京办事处存在请客送礼等不正之风“,尔后国管局受指派研议驻京办去留问题。结果,事情不了了之。
         四年之后,中纪委的书记换了,但是各地驻京办却比当时增加了一倍,达一万余家,若包括所属宾馆等服务机构的人员在内,其队伍总计约有二十万人。驻京办是腐败的巢穴,因此它也成为吴官正的姓名政治学解读的最好注脚──没有一个官员是有正气的,都邪了。 (博讯 boxun.com)

        为了说明现在的中纪委对吴官正主政时清理驻京办政策的延续,新华网高调发表文章说:“数千驻京办半年内或可全部撤销。”接着,笔锋一转,告诉读者主要是撤销县一级设的驻京办,声称:“高层信息显示,此次方案仅对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市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驻北京办事处,经济特区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予以保留。“消息传出不久,如山东省政府写给国管局的报告称就遭到地方的软抵抗:山东省的市县两级驻京办,严格执行派出地党委与政府的指令,在接待和遣返上访人员方面功不可没,为维护首都稳定,处置突发事件方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山东方面的说法虽然有其自表功劳的因素,但是所反映的驻京办政治化的转型尚是实情。据不完全统计:仅二○○九年内,各省经由驻京办负责从中央信访单位转交的访民多达四百万人次;驻京办接待地方紧急进京的接访官员多达五十万人次,总计支出招待费用二十亿元人民币。地处相对偏僻的甘肃省张掖地区的一位接访官员透露:他们的专门接访工作小组比省长进京的频率还高,而且这种趋势还在加强。迫于地方的软抵抗,国管局不得不降低调门,改称“积极促使地方驻京办的转型“。
        目前,一些地方驻京办也开始主动“变脸”,有的以地方某个专业协会驻京的名义运行,原来租住的宾馆或自购的办公用房也改为退租或变卖,改在居民小区内租住民房。官商合办驻京办是为一种变通方法。更有一些聪明的地方政府不仅把驻京办名字改了,而且采取出城驻郊的策略,转到和北京接壤的河北廊坊市所属燕郊,固安重选新地址。
        国内新闻媒体大多注意到地方政府与大企业的驻京办运行,特别是其中的腐败行为,但是,很少注意各地高校的驻京办问题。地方高校领导有比地方政府官员更充分的理由拥有驻京办事处,他们认为这是进行学术交流的必要手段。有的高校虽然身在地方,却是部属院校即拥有中央身份,来京设办事处理直气壮。
        一位常年研究中国教育制度的体制内专家说:“只要北京还是权力批发中心,只要大学衙门化的态势不变,驻京办这种权力寻租现象不可能消除,只是表现方式不同而已。”据这位专家透露:二○一○年上半年,首都二流三流高校的行政任务之一就是和地方院校加紧联谊,把地方高校驻京办改为联办的学术机构。估计此种以学术之名而行寻租之实的机构,年内将增加七百余个。挂民办牌子的杂牌院校对此热情最高,因为它们可以通过联谊形式从地方吸收生源。
        地方高校驻京办总体文化素质虽然比政府方面要高许多,但是,行事方式却没后者圆滑。比如说,地方官员没人将情妇安排在驻京办住宿,至少是不在此处寻鱼水之欢,但是,高校的权贵们却把驻京办当成了安乐窝,有的公然带情人入住。后者一位知情人士嘲笑前者:“连情人的开销都在驻京办那里出,可见大学的头头们有多抠门儿!“
        驻京办作为改革开放的产物本是无可厚非,就算其职能主要是“跑步要钱”,对地方也无大害,所以地方百姓没人对此表示强烈不满。驻京办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确实为地方企业出了不少力,如获取产品的国家级认可,以及为地方特色产品做展销,凡此等等。但是,随着市场程度的深化,地方品牌企业不再需要驻京办的帮助,甚至视后者为累赘,生怕后者将自己在京的经济情报泄露给本地同行,导致税务局追缴税款。
        为何在这种情况下,驻京办不及时撤销呢?最重要的原因是:地方官员需要中央的情报,即没有人相信红头文件上的信息是准确的,只有综合北京各种渠道的消息,才能摸透中央的真实意图,特别是中央领导的权力分配动向。中央的真实信息不能通过书面或电话形式传递,只有地方领导悄悄进京和驻京办里的亲信面谈,才能得到可靠消息。对于地市级的地方政府和党委,情报是他们仕途的命脉,因为省里不会给他们真实消息,而且他们要从地市往上升一步,必须得到中央方面的支持。换句话说,在中央建立了私人关系,好在省里弄到一席之地。
        即便是不想升级,拿到北京方面的政治情报也是关乎仕途的。比如,中央内部决定抽查哪几个省的建筑材料质量,提前得到消息的就能少出问题,相反,没得到消息的往往被打个措手不及,以至牵出腐败大案。中纪委的消息对地方副省与正厅两级更是价值非凡,一般情况下,中纪委查处这两级官员的方式是先核实再视案情重大与否,决定是否上政治局常委会。被圈定官员若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好的情况是大事化小,坏的情况是安排足够的时间出逃。
        驻京办的头头大都是那些仕途并无前景但又是在位领导的心腹人士,遇有重大问题时,甚至会连夜赶回当地,向自己的恩主通报。当然,驻京办几乎是地方主要领导利益均沾的场所,他们的亲戚可以在那里就业,可承包驻京办名义下的宾馆,企业。道行更深的,则可以借着驻京办的牌子在北京跑商圈,至少招待费全由驻京办包下。至于跑到的项目是否交给地方,恐怕连驻京办主任都懒得过问。
        中央政府下了四年决心,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这说明其中的利益关系至深。北京作为地方政府的态度是决定性的因素之一。北京市的头头每天都被“维稳”,“处突 “这样的字眼包围着,他们希望各地政府和他们配合,及时接回上访的访民,尤其不要引发群体事件。外地访民真的在首都搞出了乱子,被中央处分的首先不是地方政府而是北京市政府。
        为了与各省级驻京办保持密切联系,北京市政府内部有一个不公开的协调小组,专司外省上访信息的“口对口传递。”比如他们主动到甘肃省政府驻京办通报张掖地区访民来京情况,并要求后者在文件回执上签字,以便在群体事件发生后界定北京市与甘肃省的责任。更具体的是,在中央要求汇报情况时,能够“拿出关键的证据来”。正是这种至深至厚的利益关系存在,中央政府决定留下一千家省级以下的地方驻,京办帮助北京市政府维稳处突。据悉,有待最后批准的省以下级别的驻京办主要在北京周围,山东,河北,天津,内蒙,辽宁占了大部分,但详细数据尚未得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且看两会后驻京办如何“大撤离”
  • 中共高叫撤销“驻京办” 光打雷不下雨
  • 该撤的驻京办不撤,不该撤的站长撤了
  • 驻京办撤了该不该撤“驻省办”/杜克强
  • 别让驻京办披着新“马甲”浮出水面
  • 驻京办披着新“马甲”浮出水面/周德舰
  • 邓聿文:改革公共投资体制才能解决驻京办腐败
  • 驻京办早该撤了 是上访人员的噩梦/蔡馥敏
  • 从凭酒量入党当官到假酒骗不了驻京办/郑华淦
  • 城隍庙廉政官员:驻京办+“助金办”、“诸经办”、“猪京办……(图)
  • 城隍庙廉政:驻京办你买这么多茅台酒是谁的钱?买了给谁喝?(图)
  • 刘飞跃/驻京办国家工作人员为侵犯人权 追杀举报人
  • 潍坊撤销驻京办事处/于金富
  • 查封驻京办私牢刻不容缓/李平
  • 上海名医焦东海北京被驻京办截访(视频)(图)
  • 驻京办官员:驻京办一旦撤销 信访维稳无法保障
  • 北京各地驻京办大肆抓访民(图)
  • 身份诡谲的驻京办 现代版官场现形记
  • 驻京办调整政策遭扭曲中央地方博弈开始
  • 实拍各地政府驻京办事机(图)
  • 纪检监察部门将对撤销驻京办资产处置严格监督
  • 春运开始,上海驻京办抢运400多访民回沪(图)
  • 网友到福建驻京办“快闪”,高呼“游京佑”(图)
  • 某省驻京办:300次接待和400万经费
  • “驻京办”要撤销 “驻廊办”火起来了
  • 国务院:驻京办助首都维稳部分可保留
  • 国管局:各地驻京办可有条件保留 主要行使5项职能
  • 驻京办裁撤文件下发 官员否认是地方领导行宫
  • 驻京办自曝生存法则 探听消息拉到2500亿项目
  • 30年腐败:驻京办“跑部钱进”;撤驻京办,不如先撤部委门前的警卫
  • 县市驻京办撤销在等正式文件
  • 中国宣布整顿地方政府驻京办数目
  • 朱承志前往福建驻京办抗议福建三网民诬告案(图)
  • 依法上访被绑架,驻京办里被关押/张洁
  • 茶香阁:地方封闭信访路是腐败的根源,驻京办收买是腐败的必然
  • 张思之等九位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 强烈抗议上海驻京办的法西斯暴行——坚决要求严惩打人凶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