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鸿忠夺笔”与“曾国藩三端”/黄海峰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8日 转载)
    
    记得赵本山曾在小品《忽悠热线》中不无感慨地说道: 哎呀呀,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耗子都给猫当伴娘了……
     (博讯 boxun.com)

    赵本山的感慨无非是对生活中违反常规做法的一种感叹。想不到的是,几年后,本山大叔在小品中感慨的事情竟然真实地发生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君不见,几天前在“两会”上发生的“鸿忠夺笔”事件,不正是耗子给猫当伴娘的很好例证吗?
    
    媒体本是“无冕之王”,是人民授予的行执政监督之实的喉舌,按说是完全不必讨好执政者的意的,他做好了,报道一下,他做差了,点评一下,目的无他,为的是让执政者有一面镜子,好随时正冠洁身,用好人民赋予的权力为人民服务。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几天前,堂堂一省之长的李鸿忠,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因《京华时报》女记者玉树临风之一问,而横眉冷对、发飙抢夺录音笔,还振振有词地叫嚣要找其社长理论理论……。此事既出,舆论哗然。人们独独不明白,为何位居一省之长、官至封疆大吏的李大人,竟然暴燥到如此地步,连一个小记者的提问都沉不住气,而且还亲夺录音笔,这实在有失一省之长的风度啊!难道“九头鸟”的胸襟竟是鸡肠小肚一般?
    
    无独有偶,当李省长抢夺记者录音笔之时,意大利那边厢也同时发生了贝鲁斯科尼总理与记者对骂并把记者赶出场外的事件。尽管这位绯闻总理问题多多,甚至路传与黑社会有染,但因为贵为一国总理,而且具有司法豁免权,所以,无论风浪多大,风声多险,他仍然稳坐钓鱼台、照当意总理。想不到的是在地球的两端竟然如此同步地上演着何其相似的大戏!看来,在这个地球上,强权政治、特权思想并非一国独有啊,它极可能是人类社会的通病吧?!
    
    所以,“鸿忠夺笔”事件发生后,当《河南商报》记者就此事采访李省长时,李大人竟以“误解”为由坚决不予道歉。眼下,据说正有不少网民因为李省长的行为而发起号召,要求其公开道歉云云……
    
    从“鸿忠夺笔”的整个事件看,其实事情并不复杂。但是,如果从媒体与执政之关系看,则“鸿忠夺笔”事件又未必小事一桩啊!至少有几个方面的问题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
    
    首先,《京华时报》记者刘杰所问“省长,你怎么看待邓玉娇?”这样的非主流问题是否有错?如果没错为何惹得李省长大发其飙?这是否反映了我们的执政官员只许报喜不喜报忧的心理?
    
    其次,媒体的公平报道权何在?一省之长随意抢夺记者录音笔是否反映了高官的特权思想在作崇?这种自许特权随意侵犯媒体公平报道权是不是一种滥用人民权利或蔑视人民喉舌的象征?
    
    第三,《京华时报》记者刘杰隐瞒身份虚报家门能否成为李省长抢夺录音笔的理由?或者说记者的错是否能成为李省长犯错的理由?如果不是,李省长应该如何作为、以正视听?
    
    为了更好地理解“鸿忠夺笔”事件,笔者想先举一个例子予以说明:
    
    在一条城市要道上,A看到斑马线的人行绿灯亮了,所以,快步走向马路中央,此时,B驾驶的一辆小车突然由A的左前方开过来,A躲闪不及,被B撞死了。显然,在这个事件中,司机B违章,因此,他肯定脱不了干系,理应要对事件负责。B当然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不但很诚恳地向公安机关作了笔录、全力配合法院审结了案子,而且除了坐牢之外还尽其所能地向A家属进行了赔偿。至此,这个案例可以算是告一段落了。
    
    然而,如果这个案件就此了结,对于A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因为不管B如何蹲牢、如何赔偿,A都不可能死而复生,因此,在这个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非 A莫属。那么,我们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想一下:当B违章把车开过来时,A只要能前后左右多看一下,说不定A就可能免予一死了。因此,说是B要负责任,其实是 A要负最大责任,或者说,谁是最大受害者谁就应该负最大责任。否则,A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么,如果按“谁是最大受害者谁就应该负最大责任”的思维去想问题,我们能不能作这样的推论:因为老板不懂业务,我们自己就可以把业务做糟了呢?我们在日常工作中,能不能因为别人不配合,就可以成为自己做不好业务的理由呢?如果这样做的结果,最大受害者会是谁呢?再举一例:姚明到NBA打球,教练不行,能不能成为姚明不认真打球的理由呢?如果这样做的结果,谁会是最大受害者?显然,答案非常清晰。姚明非常清楚,自己的业绩还得靠自己在球场上创造,怪教练是怪不出成绩来的。没有了成绩,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NBA立足的,这样,最大的受害者还是姚明自己啊!
    
    好了,我们按这样的思维去想,那么,李省长能不能因为《京华时报》记者刘杰不如实申报家门的错就可以犯抢夺录音笔这样的错了呢?这样做的结果,谁将是最大受害者呢?
    
    可能有人会说,省长李大人抢夺录音笔是因为刘杰做假,李大人抢夺录音笔是打假的行为嘛,打假之人,何错之有?
    
    好吧,就算刘杰自报家门有假,那么她是不是记者呢?如果她确实是一名记者,记者采访,何错之有?她没错,李省长凭什么抢夺一名记者的采访工具?
    
    可能有人又说了,就算她有采访权,但接受不接受采访,这是李省长的自由吧?说的也对,就算李省长作为人民中的普通一员,有不接受采访的权利,那么作为人民公仆的李省长,有没有义务向人民说明执政中的事件呢?
    
    也可能有人还会说,李省长固然有义务说明执政事件,但他也有人民赋予的特权,选择先说什么,后说什么嘛!好,就算人民赋予他这样的特权,那么,他有没有剥夺人民对“邓玉娇案件”的知情权?假如他没有权利剥夺人民对“邓玉娇案件”的知情权,他有什么理由对记者提问发飙?他没有理由对记者发飙他有什么理由剥夺记者的采访权?
    
    在温总理今年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他曾情深义重地强调道:“在今年要深入推进政务公开,完善各类公开办事制度和行政复议制度,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从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到“鸿忠夺笔”事件,在两者的联系中,让我们更加感觉到事件的重大影响,它远非一桩小事这么简单,它更多的体现了一个省长对人民喉舌的尊重程度,体现了一个省长对人民赋予权力的理解程度,体现了一个省长对人民公仆的体会程度,体现了一个省长对民生疾苦的关心程度。如果人们不能从事件中深刻认识人民和媒体对权力监督的重要意义,那么,温总理所说的“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就势必成为一句空话,也真真使人民赋予的权力成为个人专权的温床啊。
    
    另外,从“鸿忠夺笔”也让我想到了曾国藩的“三端”,想到了一个官员如何认知机力,如何认知为官之道的问题。
    
    曾国藩作为清朝的一员大将,曾经带兵镇压过农民起义,在官家史书上名声并不好。但此人在做官的心得上却好生了得,可谓善始善终。他说:“身居高位的规律,大约有三端,一是不参与,就像是于自己没有丝毫的交涉;二是没有结局,古人所说的‘一天比一天谨慎,唯恐高位不长久’,身居高位、行走危险之地,而能够善终的人太少了;三是不胜任,唯恐自己不能胜任。《周易·鼎》上说:‘鼎折断足,鼎中的食物便倾倒出来,这种情形很可怕。’说的就是不胜其任。”他进而阐述道:国君把生杀予夺之权授给督抚将帅,如东家把银钱货物授给店中众位伙计。如果保举太滥,对国君的名器不甚爱惜,好比低价出售浪费财物,对东家的货财不甚爱惜一样。进而推说:“偷人家的钱财,还说成是盗;何况是贪天之功以为是自己的力量。”曾国藩认为利用职权牟取私利,这就是违背了不干预之道,是注定要自食恶果的。一事想贪,则可能事事想贪;一时想贪,则可能时时想贪。从而陷自己于不利之地。
    
    “三端”是曾国藩的为官之道,但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他对权力的理解。别人授权给自己,就好像东家把钱财授给伙计,得爱惜它才行,而不能“偷人家钱财还说成是盗。”一省之长,绝不是自诩自封所得,是人民赋予的权力,在职者,理应善待人民赋予的权力,而不能滥用。像这种随意剥夺记者采访权的举动,无疑是对人民赋予权力的滥用,是绝对不应提倡的。《孟子·梁惠王上》中曾有如此说法:“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短长。物皆然,心为甚。”意思就是说:“一件东西,用秤称过,才知道它的轻重;用尺量过,才知道它的长短。世间万物也都是这个样子,要经过某些标准的衡量,才知道究竟。而一个人的心理更应该如此,经常反省衡量,才能认识自己,改善自己。”所以,海涅也说道:“反省是一面镜子,将我们的错误清楚地照出来,使我们有改正的机会。”反省,并不是在失败时应该去做的事,它更应该是成功时相伴左右的助手。人一旦出头了,发达了,就容易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被人品评,被人臧否。因此,越是位居显要处,就越是要经常反躬自省,越是要讲究低调做人,融入大众之中。
    
    从“鸿忠夺笔”事件中,让人反思的事情很多,曾国藩作为一个封建官吏,尚且能够对自己要求“三端”,作为改革开放时代的人民公仆,没有理由不要求自己执政为民,清正为官。所以,不管“鸿忠夺笔”事件结局如何,不管李省长最终是否道歉,但这个事件本身至少给众多为官者提出了警示:为官者不要得意忘形,不要以为自己位居庙堂之高就可以为所欲为,要经常对自己的行为加以反醒,如此,才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否则,你滥用人民赋予的权力,最终一定会被人民所唾弃的。
    
    为官者,要慎之,慎之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就李鸿忠拒不道歉一事致胡总书记和温总理的一公开信/李悔之
  • 批评李鸿忠成禁区?这个问题很严重/李悔之
  • 李鸿忠镇压邓玉娇,涉及利益上百亿/草蝦(图)
  • 李鸿忠提出问题一箩筐/周洪宇
  • 李鸿忠是邓玉娇案的黑窯主呵!/草蝦
  • 成都商报:李鸿忠抢“录音笔事件”许多人有话说
  • 春城晚报:李鸿忠“拿”走录音笔的权力张狂
  • 要求湖北省长李鸿忠道歉是奴才思维 应将其依法拘留/维权中国网
  • 李劼:上有李鸿忠,下有邓贵大
  • 中外记者应问一问温家宝李鸿忠的对与错/赵岩
  • 省长没错:论女记者应该向李鸿忠省长道歉
  • 李鸿忠,温总理和人民要你道歉!
  • 建议拘留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长李鸿忠
  • 北风:李鸿忠给了温家宝一耳光
  • 彭晓芸:为了那被羞辱的同行,提请李鸿忠下台
  • 李鸿忠:农村综合改革为什么不彻底落实
  • 读李鸿忠《莲花山》有感/王本强
  • 郭永丰:愿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亲自为邹涛竞选护航
  • 把李鸿忠拉下台恐非易事,其母是邓小平前妻
  • 李鸿忠抢走记者录音笔事件的法律分析/叶海龙
  • 当局担心有人要逼温家宝就李鸿忠抢笔事件表态
  • 李鸿忠高调亮相 肯定两会湖北新闻工作者(图)
  • “李鸿忠事件报全国人大书”签名已达到355人
  • 学者联署促鄂省长道歉政协斥李鸿忠没素质(图)
  • 李鸿忠涉嫌抢劫 公民吴淦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
  • 新闻界学界就李鸿忠事件报全国人大书
  • 承认“拿”而非“抢” 李鸿忠辩解得很可笑
  • 周瑞金,冯兰瑞等关于两会期间李鸿忠夺走记者录音笔事件善后建议书
  • 郑大靖质疑李鸿忠代表
  • 凌沧洲:两前宣传高官发力李鸿忠抢笔事件意味着什么?
  • 省长威胁女记者继续发酵 李鸿忠换车躲记者(图)
  • 湖北省长李鸿忠谈抢录音笔事件
  • 田奇庄:李鸿忠省长,国人需要您一个认真的道歉
  • 李鸿忠越抹越黑称是误会但拒绝道歉(图)
  • 周瑞金点评湖北省长李鸿忠抢夺录音笔事件
  • 湖北省长李鸿忠不道歉怒斥女记者搞欺骗(图)
  • 李鸿忠勃然大怒 抢走人民日报女记者录音笔(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