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鸿忠是邓玉娇案的黑窯主呵!/草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3日 转载)
     【作者:草蝦】
    
     黨囯的省長們終于爬出來曬太陽了在全囯人大的15天,其它的350天都是蹲在黑窯里的?李鴻忠在國會大堂搶奪記者小姐的錄音筆,鄧貴大在洗浴房內搶奪鄧玉嬌的修腳筆,都是同樣的行為邏輯,都是鉆入共產黨的共匪黨,都是黨囯階級制度的犧牲品。李鴻忠有否批地給鄧玉嬌案的神秘礦主周程?李鴻忠距離被槍斃的王懷忠,距離鄧貴大,還差50米嗎? (博讯 boxun.com)

    
    【李鸿忠的兩處撒謊】
    
    回答人民日報記者劉杰小姐之問“您对邓玉娇案怎么看?”李鴻忠先生反問:“你是哪里的?...人民日报…你怎么老纠缠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要给你们社长讲,是不是,对不对?”
    
    
    
    撒謊之一,李鴻忠是歷史學者,畢業于吉林大學歷史系,應該知道“昨天的新聞就是今天的歷史;今天的新聞就是昨天的歷史”,任何事情在歷史學者眼前都不會是“老糾纏已經過去了”,而應該是“酒越釀越醇”。
    
    撒謊之二,李鴻忠一直拒絕道歉,并詭辯說“我们担心她不是记者,就把录音笔拿去看看了。”那樣的場合真有擔心的話,李鴻忠應該瞪眼察看記者小姐的胸口是否佩有大會秘書處頒發的記者證,莫非不敢看小姐的胸口?全囯人大秘書處沒發記者證給人民日報社?
    
    李鴻忠若有一點正常心智,當時可給很多答案,諸如:無可奉告、我們湖北是依法治省的、我們的司法機關依法辦案、我們對基層干部督導不夠應該加強、感謝媒體關注、請去詢問湖北的婦女代表...為何惱羞成怒呢?莫非因為作賊心虛?
    
    【湖北成了侵害人權的黑窯】
    湖北的李鴻忠省長,祖籍在山東昌樂,成長于遼寧沈陽。他的前任湖北省長張國光,也是沈陽人,被判刑11年。到底是湖北的水土容易腐敗,還是遼寧的人容易腐敗?或者遼寧人到了湖北之后更容易腐敗?
    
    在他們的治下,湖北成了一個侵害人權的黑窯,著名的高鶯鶯案、鄧玉嬌案、尸首暴動案,等等,都相繼發作于湖北。湖北省委書記俞正聲調任上海之后,又主辦了陽佳案。案例各不相同,辦案手法如出一轍:紙包火,警棍,封堵交通,閉關鎖省,私吞真相。
    
    最精彩的莫過于鄧玉嬌案,不僅湖北全省和諧,還能動用中央政法委的力量去和諧全國的律師,甚至引發了全面鎮壓北京律師公盟及全國的人權律師。如此大打出手,因為律師動作太大,因為湖北官府大動手術引發全民抗議,因為鄧玉嬌案的背景太大需要大動手術加以掩蓋。
    
    被掩蓋的是誰呢?就是那個神秘的福誠鐵礦的礦主周程先生。周程于當天邀請革命烈士鄧貴大去賭錢酗酒、私下和諧礦山征地問題的,清楚鄧貴大的狀況從離家到進入洗浴房,有義務上庭作證:鄧貴大進入洗浴房之前是否神智清楚?哪來的四千元人民幣用以抽打鄧玉嬌的臉?周程本人在案發之后是如何逃離現場的?發生了殺人案而不報警或向公眾講清真相,周程是有罪責的。
    
    【李鴻忠黃麗滿李長春的官場同盟】
    
    因此我們看到,鄧玉嬌案的關注著都被牽目于鄧玉嬌的生死,而能輕易說明案情的周程卻被隱入了黑窯之中。李鴻忠治下的湖北官府如此反常的動用公權,是否意在掩蓋周程?李鴻忠及周程之間有否利益關系?
    
    這就需要我們先來考察李鴻忠的發跡之路。知情人說,大約1982-1985年間,李長春是沈陽市偽書記、市長,李鴻忠是沈陽市府的大秘。由于江澤民的大秘黃麗滿升任電子工業部辦公廳主任,學歷史的李鴻忠忽然跳到了高科技的電子工業部,成為黃麗滿的愛將。1991年后,李黃都跳到廣東,惠州與深圳之間。有否裙帶關系?不清楚。清楚了也不能說,反正涉及國家機密。
    
    1998年,江記大將李長春調任廣東省偽書記之后,黃麗滿和李鴻忠在深圳合署辦公,直至2007年,一直是黃麗滿在李鴻忠頭上一級,李鴻忠跟著黃麗滿的裙子爬上了正省級。可以說,黃麗滿作為深圳市偽書記本有一個中央候補委員席位,但是由于同伙的李意珍之女妞妞事件,只好讓官聲尚未惡化的李鴻忠繼承了這個席位。
    
    有個怪現象,遼寧的國有大型廠礦號稱“共和國長子”,卻在改革開放之后大比例破產,同時遼寧官場大面積腐敗,遼寧出身的高官卻又大規模走向全國,這是為什么呢?張國光,薄熙來,慕綏新...,不勝枚舉,難道遼寧的高官們在搞死了“共和國長子”之后,又要去哪里搞誰呢?
    
    令人驚奇的是,湖北的李鴻忠,西藏的張慶黎,新疆的王樂泉,居然都是山東人,而且出身都是生產隊干部,莫名其妙就成了封疆大吏,而且獲得各種莫名其妙的學歷職稱。在吹噓“依法治國”的今天,依然是“以法盲治愚民”,實在是匪夷所思。
    
    【李鴻忠及周程的神秘關系】
    
    再看所謂“中西部大開發”的背景,官僚壟斷資產階級的江澤民集團在中國東部發跡起來,已經積累了雄厚的官場權力和原始資本,需要向中西部尋找資本出路。從西部發跡的胡錦濤溫家寶集團,則要向東部攫取權力。經過他們的黑窯交易,江記集團在從官場的戰略總撤退的同時,留有兩員大將擔當后衛,即中央精文委書記李長春和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合伙玩弄“紙包火”、“警棍治囯”。
    
    近十年之內的維權上訪案件,都是針對江澤民時代發育起來的貪官奸商們。江澤民及其徒子徒孫們的行徑,正如江澤民評價陳良宇的四個字“作風霸道”。李鴻忠對記者小姐,鄧貴大對洗浴小姐,也都表現了“作風霸道”。然而跟誰學的呢?回顧江澤民對香港的記者小姐們的表演,是否當之無愧的“作風霸道”呵?
    
    李鴻忠與鄧貴大之間的周程,據巴東野三關的網站資料:【1】周程的福誠礦業公司是從遼陽發跡的,【2】周程與巴東縣的招商活動是在深圳達成的。因此,我們是否可以猜測:【a】周程與遼寧的國有鐵礦倒閉有否關聯?第一桶金哪來的?【b】周程從遼寧到深圳再到湖北,李鴻忠從遼寧到深圳到湖北,二者之間是否具有同步性或者相關性?李鴻忠的深圳市長任內,周程在深圳干什么?
    
    周程“福誠礦業”屬于民營企業,那么去湖北圈地開礦,投資幾個億,需要北京的國土礦產商務等等幾個部的批準,還需要湖北省府的批地,自有投資之外的配套貸款、征地拆遷、礦石運輸等等諸多事項,都需要湖北省府主持協調。周程先生是不是李鴻忠省長的“錢耙子”呢?我們不知道,相信周老板是正直的商人,相信李領導是清廉的官員。
    
    【周程為何不見出庭作證?】
    
    鄧玉嬌案發作以后,當時的故事逐漸抽絲剝繭出來,終于提到福誠鐵礦的礦主周程。一方面是野三關的草民大規模抗議非法征地,另一方面是野三關官府渲染【福诚矿业公司在野三关成立,将投资1.4亿元开采铁矿(图)-野三关新闻网】。但此消息已被刪除,在發案之后。
    
    鄧玉嬌殺鄧貴大,原是一件簡易的不能再簡易的刑事案件,可以說成是“鄧玉嬌情緒壓抑,鄧貴大酒后無德”,結案也很簡單:鄧玉嬌無罪開釋或者象征性的判刑緩刑再出來;鄧貴大引為黨員干部的教訓,招商有功不幸犧牲,當地官府給予撫恤并封號“革命烈士”;鄧貴大的親密戰友黃德忠,也被定為“因公致殘”受到撫恤。如此,民官雙贏皆大歡喜。民間繼續抗暴,官府繼續招商,豈不省事?
    
    這種刑案,大概全國的每個省每年都有好幾起,小姐殺客人,客人殺小姐,平常不過。即使抹去桃色,也是一次“鄉下人的笑話”,一個鄉下干部與一個鄉下丫頭的入黨未遂的笑話,縣以下的鄉土法官可以調解加審判,輕松搞定,不出恩施州的范圍。
    
    但是那樣一來,全國人民的輿論關注力量和法律討論力量就不會被搞的那么疲憊,就會輕松的轉向探討此案的背景,就要請周程先生出來作證。周程一亮相,那么全國的財經記者和政法記者就要都來研究周程的背景。
    
    那么,周程身后的李鴻忠先生豈不是要應全國人民的要求,提前站出來曬太陽說真相?人民日報記者劉杰小姐必定要提前去湖北訪問李鴻忠先生“如何看待鄧玉嬌案?”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李鴻忠先生領導的湖北省府,為了鄧玉嬌案而努力,上下其手辛勤操作,動用了中央精文委和中央政法委,幫他玩弄紙包火,效果卻不過是把劉杰小姐對他的采訪延遲了十個月而已。躲得過初一,躲得過十五?正可謂“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鄧玉嬌與鄧貴大,人民利益與黨棍利益】
    
    回顧2009年元月4日的全黨宣傳部長會議,中央精文委的李長春大師,是李鴻忠的老領導,所發布的最新“精文”要求“努力提高与媒体打交道的能力,切实做到善待媒体”“著力提高舆论引导能力”“努力營造于我有力的國際輿論環境”。但從2009年5月的鄧玉嬌案,直到現在的搶奪記者小姐的錄音筆,李鴻忠是幫李大師提供見證呢,還是打了李大師一大耳刮子?
    
    恰好還有李鴻忠的另一位同黨質問中央電臺記者“你是代表黨的利益?還是代表人民利益?”他們其實弄錯了,把“黨棍利益”當作“黨的利益”。以為自己一個黨徒的利益就是黨的利益,最終偷換成“黨徒的獸欲=黨的利益”。他們居然不知道,人民的記者不管專業的業余的,才是人民的代表。所謂人民代表大會,當然有場內代表和場外代表,豈能被壟斷為黨棍裝逼大會?
    
    1940延安宪政促进会,毛泽东说“他们是嘴里一套,手里又是一套”、“不给人民以丝毫的自由”、“卖一党专政的狗肉”、“是旧式的,已经变成反动的东西,我们万万不能要”,可見共產黨本應是個好黨,是不是呵?雖然經常大多數黨員會在關鍵時刻不明真相遭受劫持,但我仍愿相信大多數黨員都是好的和比較好的,因為黨章說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黨員永遠是勞動人民的普通一員”“可以批評建議針對任何一級組織和個人”。
    
    【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
    
    但是由于籬笆不牢讓狗鉆入,太多的中國山寨特色的匪徒鉆入黨內,他們在黨內結黨,共產黨內形成了一個共匪黨。成克杰王懷忠之類的匪徒劫踞各方各行,竊取權力作風霸道,割裂了有權階級和無權階級。他們盤踞的勢力范圍,成了以他們為窯主的黑窯。
    
    我們也應看到,這個共匪黨,是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當前中囯大陸無權階級的維權風潮,好看的就在如何“剿匪反霸”“除暴安良”?其實,共產黨內的好人很多,特別是有大把的黨員律師或者黨員法學者,諸如:袁紅冰、高智晟、李莊、劉曉原、李勁松...完全可以不再鎮壓這些真正的共產黨員、既讓他們依法治國,又可維持一黨專政,豈不兩全其美?
    
    野三關的鄧貴大黃德忠,湖北的張國光、李鴻忠,安徽的王懷忠、李和忠,究竟相差多遠呢?是否同樣始終?但愿李鴻忠先生之類的黑窯主們,都能不被雙規、不被黑打、不被“搶筆!”。
    
    【草于2010.03.14拉薩暴動二周年】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成都商报:李鸿忠抢“录音笔事件”许多人有话说
  • 春城晚报:李鸿忠“拿”走录音笔的权力张狂
  • 要求湖北省长李鸿忠道歉是奴才思维 应将其依法拘留/维权中国网
  • 李劼:上有李鸿忠,下有邓贵大
  • 中外记者应问一问温家宝李鸿忠的对与错/赵岩
  • 省长没错:论女记者应该向李鸿忠省长道歉
  • 李鸿忠,温总理和人民要你道歉!
  • 建议拘留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长李鸿忠
  • 北风:李鸿忠给了温家宝一耳光
  • 彭晓芸:为了那被羞辱的同行,提请李鸿忠下台
  • 李鸿忠:农村综合改革为什么不彻底落实
  • 读李鸿忠《莲花山》有感/王本强
  • 郭永丰:愿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亲自为邹涛竞选护航
  • 学者联署促鄂省长道歉政协斥李鸿忠没素质(图)
  • 李鸿忠涉嫌抢劫 公民吴淦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
  • 新闻界学界就李鸿忠事件报全国人大书
  • 承认“拿”而非“抢” 李鸿忠辩解得很可笑
  • 周瑞金,冯兰瑞等关于两会期间李鸿忠夺走记者录音笔事件善后建议书
  • 郑大靖质疑李鸿忠代表
  • 凌沧洲:两前宣传高官发力李鸿忠抢笔事件意味着什么?
  • 省长威胁女记者继续发酵 李鸿忠换车躲记者(图)
  • 湖北省长李鸿忠谈抢录音笔事件
  • 田奇庄:李鸿忠省长,国人需要您一个认真的道歉
  • 李鸿忠越抹越黑称是误会但拒绝道歉(图)
  • 周瑞金点评湖北省长李鸿忠抢夺录音笔事件
  • 湖北省长李鸿忠不道歉怒斥女记者搞欺骗(图)
  • 李鸿忠勃然大怒 抢走人民日报女记者录音笔(图)
  • 湖北省长李鸿忠抢录音笔开始消毒:欢迎媒体监督
  • 湖北省长李鸿忠失态邓玉娇案(图)
  • 罗清泉李鸿忠送别原湖北省顾问委员会副主任李尔重(图)
  • 打破双规传言 湖北省长李鸿忠参加大合唱(图)
  • 湖北省长李鸿忠疑被“双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