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牛刀:黄奇帆的三招和张广宁的一炮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8日 转载)
     中国的政府官员真正能把房价问题整明白的不多,整糊涂的倒是很多,越整越糊涂的就更多。这个从两会上可以看得出来。
    
     国家统计局长马建堂自不必说,用北方话来讲,整一个操蛋,用我们老家的话来讲,是一个美丽的大草包,因为我们老家的老百姓对那些不干正事整天当电视明星的官员,无奈而欣赏。看他在电视上人模人样的,玩脱口秀那叫真绝,一玩玩的全国人民都知道,网友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狗日的一点五。 (博讯 boxun.com)

    
    要说糊涂蛋,那应该归属于发改委主任张平。四万亿刺激经济计划的投资,居然没有一分钱流进房地产。你信吗?你不信,我信。新闻报道说,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表示,2009年4万亿元投资计划民生投资占44%,没有一分钱进入“两高一资”和产能过剩行业,也没有一分钱进入房地产行业。说的多坚决,不由得人不信。但是,张平主任之所以是个糊涂蛋,是因为他连词典里还有转移支付这四个字都不知道。
    
    张口说白话,也就是广东人讲的“讲大话”,居然脸不变色心不跳,也非中国官员莫属。如果在美国,这种公开场合的不诚实,是要被问责的。公众在进行这种问责时,是不要听取什么“房价统计数据有缺陷的”任何解释。因为你欺骗的是纳税人,是全国人民。
    
    当然,中国的老百姓天性善良,估计没有谁来主动问责。因为,他们不值得老百姓问什么责。不过担当天下责任者也大有人在,比方说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三招治理高房价,不说一定是最好的办法,但起码是在为老百姓在考虑问题,在担当天下之责。此公之心,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
    
    黄奇帆说,在住房制度改革过程中,国家决策及宏观管理部门可考虑出台三方面的政策给予支持。一是建议证监会新设债券品种,如“公租房基金债券”等,由于公租房产权在地方政府,具有政府财政信用,租金又高于廉租房同时低于同期的商品房租金,不仅能够保证债券是优质的,能够给投资人带来回报,也不会出现坏账。这一招符合国情,也深合民意,只是操作起来,要有一批懂行的人来实施。
    
    第二招呢,黄奇帆建议开征物业税,但启动时可以实施“特别物业税”的做法。“如果统一收缴物业税,等于前端收了土地出让金,后端又要交物业税,属于重复收税了,这样无疑会增加普通居民的住房负担,但对于高档房、高价房来说,征收特别物业税,有助于平抑房价,抑制投机性购房。”这一招高,也是我以前曾经提过的,对自己自住的房子不应征收物业税,但不是所有自住的都不征收,高级公寓和别墅尽管是自住的,那也应该征收。
    
    这第三招是建议控制热钱流入,抑制大量低成本资金利用我国存在的利差效应流入境内楼市,不断推高房价。这一招是最重要的,土地资源,事关民生,不去解决老百姓居住问题,而是所谓的取消“限外令”,任由国际炒家进入中国楼市赚钱,这是对民族的不负责任。一些擅自取消“限外令”的城市市长,有没有考虑过,取消楼市限外令,在战争年代就是出卖民族利益的汉奸。
    
    黄奇帆的三招,让我想起了2007年的两会,广州市市长张广宁的一炮,“要买房的市民不要着急,我们要努力使房价降下来”。这一炮,当时炸响神州,声振寰宇。这是一个官员对民生的赤诚,尽管会有阻力,但最终一定会实现。这就是历史。当今中国能够为历史担责的,都是饶舜的真正传人。张广宁是,黄奇帆也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牛刀:炸出来的GDP祸国殃民
  • 牛刀:这轮调房价的实质是政府借机再捞一把
  • 牛刀:这200位副市长应该公布住房情况
  • 牛刀:迪拜破产可能引发中国央行加息‏
  • 中国人的生命如粪土:成都唐福珍君终于死去了/牛刀
  • 牛刀:楼市蹦盘前夕,楼市炒家空前大逃亡
  • 诺贝尔奖和杀鸡用牛刀
  • 牛刀:要用薄熙来打黑的魄力治理高房价
  • 与牛刀谈政治上正确/汪耀辉
  • 开发商活过来了 居民要被压垮/牛刀
  • 读了四年大学买不起一张市场的门票/牛刀
  • 牛刀:将违规信贷资金逼出楼市房价可降50%
  • 牛刀:房价要跌回五年前
  • 王岐山的“中国能力”就是吹泡泡/牛刀
  • 央企的钱干着有损于全体国民的勾当/牛刀
  • 牛刀:给北京的高房价浇一盆凉水
  • 牛刀:中共的贪官怎么可能效仿卢武铉
  • 牛刀:中国社会用什么来保护邓玉娇
  • 牛刀:从我的博客看中国经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