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晓芸:为了那被羞辱的同行,提请李鸿忠下台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8日 转载)
    “你真是《人民日报》的?你还问这问题?你还是党的喉舌?你怎么引导舆论?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找你们领导去。”
    
        这是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长李鸿忠在答记者问之时,一名女记者问及去年的邓玉娇案,李作出的斥问,并当场亲自抢下记者的录音笔。据现场其他记者转述,该名女记者当场被斥责得眼圈泛红,抢去的录音笔事后归还,但当事记者被封口。 (博讯 boxun.com)

    
       我不是《人民日报》的,连现场提问的机会和资格都没有,我也不敢妄言引导舆论,更加不敢自称党的喉舌,我只是那位女记者的同行。
    
       作为同行,同为女性,在3月8日这天的夜里,我感到了一种被羞辱的难过,为那被视为不该问的问题,为那不该问的问题背后的女性,也为,我们不该听到的这一切。是的,这一幕,录像恐怕已经难寻,录音也在被千方百计封锁中,石扉客在新浪微博发布这一消息时,就被迅速删除。
    
       是的,我们被认为,没有资格问这个引发省长大人不悦的问题,我们被视为,不该听到这事后的一切,不该看到这被羞辱的一幕,正如3月6日的夜里,我看见了一个30分钟的节目,被强奸了整整29分钟,我只看到一分钟的真相,然后就是他们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节目置换,一个来自香港的电视台,顿时让人以为是发生了神经错乱。
    
       那天夜里,我突然想,我有权不交电视费,这侵害了我的消费权,这羞辱了我的智商,怎么可能要求我认为,这的确只是那香港的电视台自己发生错误呢?
    
       今天夜里,同行们突然想,我们有权要求那个羞辱了公众的知情权和记者的职业权益的李鸿忠道歉、下台。
    
       话又说回来,这是“突然想”吗?不!我们想了很多很多年了,我们也为这羞辱负重很多很多年了,难道不是吗?我们已经被“舆论引导”了多少年,我们已经被党的喉舌羞辱了多少年?
    
       当然,被羞辱的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地被舆论启蒙了很多年。
    
       早在我读研究生阶段,虽然不像现在这样,可以得到新闻禁令的耳提面命,可以在职业生涯中直接感受羞辱,但也正是从突然抽筋的电视画面上,我第一次明确地知道,原来,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我不该知道,至少,党的喉舌认为我不配知道。
    
       那是我们求知欲最强的时候啊,这个时候,我知道了,这个世界还有比做学术更加刺激我的求知欲的事情,那就是,混入党的喉舌,去知道我不配知道的事情,如此一来,大概智商顿时提高一百分,尊严顿时提升一万倍,我也可以开始“引导舆论”了,我那可怜的上进心终于得到了小小的虚荣的满足。
    
       如果写一篇文章可以叫做“引导舆论”,那么,我要提出:为什么人民不配知道邓玉娇的情况?为什么人民不配完整地收看电视?为什么人民不配通畅地上网?为什么媒体不可以联合发表属于我们自己的共同的声音?
    
       李鸿忠你也许觉得很冤,党的干部们不是一直就像你这样说话的嘛,为啥今天你就被聚焦了,对不起,今天你的确公开羞辱了我们,我们只能先提请你下台。至于那些暗地里正在羞辱着我们的,也总有一天,会接受人民的拷问。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