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被判刑11年后,我的的三个问题/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7日 来稿)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几个弄不懂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本来已经写了一篇文章,朋友反应不一,有支持,有劝我别发的;也有让我“斟酌可能的正面和反面作用”。
    
    最后,我决定动大手术,不能只图嘴痛快。不得不自我约束一下。
    
    下面,把文章改写为问题:
    
    一,刘晓波是合作派?
    
    武王伐纣,陈胜吴广,秦王汉武,蒋介石毛泽东算是抗争派?尸骨成山,血流万里,就是抗争派?成王败寇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王朝更替;手段的激烈和残暴,不过是城头变换大王旗;就算是抗争派?
    
    如今所谓的抗争派在哪里?找一根萝卜,雕一个议长图章;找一块土豆,刻一个总统大印,就是抗争派?鼓吹暴力革命的抗争派,躲在海外,也只是敢在嘴里革命,在纸上暴力,这就算是抗争派?
    
    刘晓波主张中国改变成为一个宪政民主的国家;把一个专制独裁的一党专政国家改变成为一个民主国家;这里是国体,政体的根本改变,把一个独裁专制的党国改变成为一个民主宪政的国家,难道这样的主张和目标的追求者反而是合作派?
    
    二,刘晓波被判刑11年难道就证明刘晓波的路走不通了?
    
    过去不抓晓波,说是好听的是他对中共没有威胁,说的难听的他是中共特务。抓了又说是演戏,甚至判刑11年仍然叫做唱双簧。
    
    晓波被抓被判刑,难道就是晓波的路被证明走不通了?
    
    波兰团结工会,捷克77宪章,匈牙利布拉格之春,领导人都被抓了,谁有说过此路不通?谁又说过此路不通?
    
    他们的路难道真的不通?颜色革命的路到底是根本不通,还只是在中国不通?
    中共是中国特殊论,反对中共的人也是中国特殊论?
    
    崇信暴力革命的人,难道是一次暴动就成功?黄花岗,井冈山不都是失败,死人?谁又说过,这些人被逮捕,被屠杀就证明了暴力革命的路走不通了?
    
    另外一个说法是,晓波被判刑,证明晓波的做法行不通,因为中共不允许晓波主张的通过建立和扩大公民社会的民间力量,达到宪政民主中国的目标。
    
    这也是我所见到的最精彩的奇谈怪论之一,颜色革命中共不允许,暴力革命中共就允许?
    
    如果所有中共不允许的路都是走不通的路,大家就都 只能做顺民,做奴才?
    
    三,刘晓波为中共恶行洗脱?
    
    肯定今天中国已经进入了后权威时代是否算是美化中共?
    
    首先,今天中国的现实到底是什么样子?其次,如何解释今天的这些变化。
    
    今天的中国,在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化后,人民的自由已经从毛泽东时代的有无转变成为今天的多少。 这是否是今天中国现实的状况?
    
    如何解读这些变化?难道承认今天中国社会的变化就一定是美化中共?
    
    为什么不能解读为,今天中共的权利已经软化和弱化?今天的中共已经不能为所欲为?为什么就不能看到,今天中国社会的民间力量开始觉醒和发展壮大?
    
    为什么否认今天中国民间道义力量已经可能挑战中共的集权统治,否认中共已经不能一手遮天,否认公民社会的雏形出现和壮大,否认共产党已经陷入了统治危机,反而不是美化中共和美化中共的统治力量?
    
    下面的一些问题,我删节了。
    
    因为这些问题更具有刺激性,我当然不会在意文章发表后会引来的攻击;我仍然会整理一下,在合适的时间发表。
    
    张鹤慈 二零一零 年二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聪明反被聪明误,李庄技不如人/张鹤慈
  • 为什么我反对薄熙来的打黑/张鹤慈
  • 功亏一篑的08宪章--08宪章反思之二/张鹤慈
  • 对08宪章的反思/张鹤慈
  • 赵紫阳的五周年祭日/张鹤慈
  • 让我们随波逐刘/张鹤慈
  • 储安平为什么不离开中国/张鹤慈
  • 张鹤慈:命运多舛的中国人
  • 命运多舛的中国人/张鹤慈
  • 刘晓波再被延长刑侦期也许不是坏事/张鹤慈
  • 毛泽东能否庇佑胡锦涛薄熙来/张鹤慈
  • 江泽民变成了胡锦涛登基的垫脚石/张鹤慈
  • 达赖去台湾并不是民进党的胜利\张鹤慈
  • 无罪 ,无悔――――为刘晓波的辩护/张鹤慈
  • 张鹤慈:中共是否已经成功的买断了知识精英?
  • 民族自治是民族冲突的根源/张鹤慈
  • 我对伊力哈木·土赫提事件的态度/张鹤慈
  • 张鹤慈:天鹅绒革命和中国特殊论:我们能用什么为自己开脱?
  • 我们能够为刘晓波做一些什么?/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