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俄罗斯私有化:社会冲突与社会评价》/张树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3日 转载)
    
    ...
     (博讯 boxun.com)

    
    三、私有化的社会后果与社会评价
    
     
    
    按照《俄罗斯私有化纲要》的规定,私有化要实现以下7个重要目标:
    
    (1)形成一个私有者阶层;
    
    (2)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
    
    (3)利用私有化的收到的资金建立社会保障体系;
    
    (4)促进国家财政状况的好转;
    
    (5)提高竞争力、经济非垄断化;
    
    (6)吸引国外投资;
    
    (7)为私有化创造条件、建立良好的组织体系。
    
    然而,几年过去了,俄罗斯社会普遍认为私有化的实际结果与最初目标相差甚远。原政府副总理,第二任国有资产委员会主席符·波列瓦诺夫1995年初向政府提交的私有化阶段性总结报告,在社会引起震动。该报告中称,俄罗斯私有化在其实施的过程中“犯了方向性的错误”,方法和手段也过于简单。在规定的私有化7个目标中,除第七项目标基本实现、第一项部分实现以外,其余五项任务均未完成。
    
    
    1、私有化与预算资金收入
    
    俄罗斯社会中大多数意见认为,俄罗斯国有资产的私有化未能改善财政状况,预算资金收入也微乎其微。
    
    在1992--1994的两年的时间里,俄罗斯共计有64829个企业进行了私有化改造,占四年间私有化企业总数的一半以上。而这期间,私有化提供的各级预算收入为1万亿卢布左右,仅为匈牙利的一半。另一个东欧国家──捷克,通过“小私有化“获得的收入为12亿美元。捷克25000个小企业的平均售价为 48000美元,而俄罗斯企业私有化的平均收入不足25000美元。
    
    1996年初,俄罗斯总统第292号令中提出,私有化及联邦政府移交地方股权应得的预算收入为11.4万亿卢布,而国有资产委员会仅完成了1/10多一点,即1.374万亿卢布,这是俄罗斯私有化领导班子在1996年总结报告中承认的数字。面对社会各方的指责,俄罗斯私有化运动的领导班子坚决反对“将私有化作为增加财政预算收入的手段”。在1993--1996年的4年中,俄罗斯私有化的收入只占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的0.02-0.04% ,占预算收入的 0.13-0.16% 。
    
     
    
    2、私有化与提高经济效益
    
    私有化后的企业与原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相差无几,经济效益差别不甚明显。社会学调查结果显示,在经营管理、劳动态度等方面,反倒是一些新出现的私营企业大大区别于私有化的企业和国有企业。
    
    俄罗斯学者认为,仅仅改变所有制的形式并不能保证经济效益的提高。将“无主的‘公有’”变为“少数人的‘私有’”,只是为增加效益提供了理论上的可能性。改革企业内部管理,加强市场调研,更新设备,改善工艺等都是提高经济效益的有效途径。实际上,由于企业间行业不同、所有制成份及其改造时间的差异,经营状况和效益也相差万千。俄罗斯国家杜马稽查委员会在一次对私有化的专门调查中指出,1992-1994年俄罗斯中央一级所属的1666家机器制造企业中有 1389家被股份化,占83.4%。这期间,1992年生产下降幅度为11.5%,1993年为14.9%,1994年竟达到43.9%。
    
    
    3、私有化与反垄断和增强竞争力
    
    事实上,由于近几年来国外产品、特别是西方舶来品的冲击,俄罗斯企业及其商品失去了自己的市场。机械产品生产连年下降,1994年下降幅度达45%,日用消费品生产下降了一半以上。俄罗斯80%的食品依靠进口。
    
    在反垄断方面,一些有利可图的石油工业、航空运输和原料部门等分离出不少公司,例如原统一的“苏联航空”分成420家大小航空公司。但一些原料和燃料部门仍为特大型金融--工业集团所控制。“反垄断”的旗号被用来当作利益均沾、你争我夺的掩护。由于某些反垄断措施“操之过急”,结果破坏了原所固有的经济联系,特别是对农工综合体、森林工业和冶金工业负面影响巨大。
    
    
    4、私有化与吸引外资
    
    在吸引外资方面,私有化的作用亦不甚明显。1994年正值俄罗斯私有化的高潮时期,1994年前9个月的外国投资仅为7.68亿美元,而1993年为 29.2亿美元。不少外资、特别是金融“游资”投放到证券市场。多数外国投资集中于原料采掘部门。几年来,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领域的国外投资成倍增长,而机器制造、建筑业的外资增长却大幅度回落。
    
    
    5、私有化与社会结构的变化
    
    1994年6月底,叶利钦总统宣布俄罗斯已有70%的工业企业实行了私有化,俄罗斯社会4000万人成为股票持有者。然而,社会学调查结果表明,大多数人并不认为私有化使自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所有者”。1993年4月份俄罗斯居民有15%的被调查者认为“证券私有化”能使自己变为所有者,1993年底这一比例一度增至19%,然而一年之后却降至9.6%。与此同时,俄罗斯64%的居民认为私有化只不过是“政治手腕”,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因为大多数股票持有者根本不可能、也无法参与企业管理,而取得红利的人数也微乎其微。
    
    1994年只有4-5%的股民开始收取“分红”,实际上由于企业大部分停工或开工不足,“股东”已名不副实。俄罗斯私有化第一阶段的公式为:一张私有化证券=俄罗斯70年社会资产总量÷全体居民总数=10000卢布。两年后变为:一张私有化证券=面值10000卢布=7$=1公斤香肠。在社会心理方面,大多数人不认为分得的是国有财产,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补助”,或是一张“彩票”。俄罗斯学者指出,这种“平均分配”国家资产的作法实际上是一种“欺骗”,在政治上是有害的,经济上也是徒劳无益的。大多数居民没能、也不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投资者或所有者”。随着“大众私有化”阶段的结束,“货币私有化” 的开始,俄罗斯一些“油水”企业纷纷拍卖、招标,绝大部分居民更是无缘,只能作“看客”。
    
    俄罗斯自由派改革者最初提出,私有化的社会政治目的是剥夺官僚机构手中的“国家财产支配权”,造就新的所有者阶层。而私有化的结果却是,正是旧官僚、影子经济成份等才是真正的赢家。
    
    俄罗斯自由改革派代表人物叶·盖达尔承认,俄罗斯的私有化实际上是“权贵阶层对国家财产的私有化”。私有化只不过是将“官员手中掌握的公有财产合法化”,私有化是为“权力转化为资本”履行了法律手续。
    
    俄罗斯学者指出,权贵的私有化进程早在戈尔巴乔夫掌权时期就开始了。随着经济管理权的下放,一些经济管理机构或企业领导人截留权力,积极投身于“影子经济”。著名的“共青团经济帮”就是此时形成的。随着私有化进程的展开,官员们已不满足分享经济权力,捞取一时的经济好处。于是分割国有资产、掌握所有权,就成了俄罗斯未来商界精英的追逐目标。例如,一些部委改为康采恩或集团公司,各种利用国家资本出现的私人银行,大批由国有供销机构改造而来的商品交易所等。俄罗斯报刊称之为“隐形私有化”,这些主要针是对经济基础设施、工业管理、银行体系和供销制度。结果“管理权变成了所有权”。于是出现了俄罗斯商界精英中的“红色资本家”阶层。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红色资本家”,还是暴发的“新俄罗斯人”,虽然他们手中掌握了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但并非是经营或劳动的积累,所以并不珍视。他们既缺少市场知识,又没有现代管理经验,具有很强的寄生性和腐朽性。
    
    叶利钦总统承认,私有化造就了一批“所有者”,却未出现“管理者”。另一方面,俄罗斯社会所期望的动力阶层----“中产阶级”的形成也有待时日。官僚资本、新兴的垄断、官员的腐败、沉重的税赋以及黑社会势力的敲
    
     
    
    诈都严重阻碍着中小企业、私人经济的顺利发展。
    
    
    6、私有化与俄罗斯国家安全
    
    俄罗斯有关部门认为,私有化纲领中没有顾及国家的经济安全、国防安全保密,过急的实施办法激化了社会矛盾,造成了社会局势紧张,严重影响了国家和社会安全。
    
    经济安全。大量材料显示,俄罗斯私有化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严重,私有化为少数人提供了绝好的敛财机会,无法统计的国有财产被变相转手或侵吞,削弱了国家的总体经济实力。1992年,私有化运动开始之时,俄罗斯全社会70年积累的国有资产总量(不含居民住房)估价为1.5万亿卢布,这个数字是按1991年物价改革前的价格统计的。1992年发放私有化证券时价格上涨已达20倍,然而相应的资产重估却未进行。这样一来,一些证券投资公司大量低价收购私有化证券,结果是国有资产几乎被无偿地变卖。俄罗斯约有500家大型企业被以72亿美元的低价出售,而这些企业的实际资产要达2000多亿美元。莫斯科“吉尔” 汽车制造厂资产总量约合10亿美元,一家私人财团购得价格仅为400万美元。后经营不利、负债累累,莫斯科又重新收归国有。莫斯科市化工进修学院的房产及设施价值约1亿美元,被某公司仅以此800万卢布的价格购买。类似的例证很多,俄罗斯报刊对此经常披露。除有形资产外,无形资产和知识产权的流失更难以统计。
    
    俄罗斯国家杜马稽查委员会的特别调查报告中指出,私有化非但没能使转轨政府的预算增加多少,反而使国家失去了对一些大型企业、甚至工业部门的控制。俄罗斯几年的实践表明,私有化步伐快的领域,往往正是利润丰厚、前景诱人的部门。俄罗斯境内外的灰色经济势力的目标从港口指向陆地,从地下指向天上。石油、有色金属等原料部门,航空和军工企业都成为各种资本势力争夺的对象。俄罗斯安全机构的报告显示,俄罗斯2/3的具有丰富资源和经济潜力的地区已被各种灰色经济势力、黑手党组织所控制,对俄罗斯的经济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国防安全。俄罗斯私有化的后期提出,具有战略意义的国防工业企业一般不纳入私有化的范围。重要军工企业私有化的名单由政府和议会审查决定。但俄罗斯安全情报部门的报告指出,外国商人直接或通过俄方公司购买军工企业的股票,或采取建立合资企业等形式,窃取尖端技术,达到进入或控制这些企业的目的。类似的事件已发生多起。特别是涉及航空航天、导弹制造等军工企业。
    
    社会安全。近几年来,俄罗斯社会中贫富差距扩大、两极分化严重。社会最高阶层平均收入是最低平均收入的14-15倍,最高工资与最低工资的差距扩大为 27:1。俄罗斯学者认为,私有化的推行,使得俄罗斯社会的贫富差别不仅表现在工资收入上,而更多地体现在占有财富和资产的多寡上。1992年以后,俄罗斯社会出现的“暴富群体”,与社会大多数居民的贫困化,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随着资本收益几何级数的增长,俄罗斯社会的贫富分化将更为严重,势必激起社会大多数的不满情绪,导致社会的紧张状态。社会调查结果显示,俄罗斯社会的紧张程度已接近社会冲突的临界点。
    
    另一方面,私有化过程中,企业改组、破产数量增多,使得俄罗斯社会已十分严峻的就业形势更加恶化,特别是在一些工业企业较多的地区和城市失业人口增长。1996年失业人数为670万人,约占有劳动能力人口的9.1% 。
    
    
    7、私有化与社会犯罪
    
    近几年来,俄罗斯社会治安状况急剧恶化,经济领域犯罪猖獗。俄罗斯内务部及总检察院的报告中一致认为,私有化是犯罪形势最为严峻的领域。
    
    1996年在私有化过程中共有1746起犯罪案件登记在案。而自私有化运动开展以来,共发案30000余起。1997年初俄罗斯联邦内务部将题为《俄罗斯联邦反经济犯罪和贪污的情况与措施的报告》提呈叶利钦总统,报告中援引俄罗斯科学院分析中心的材料指出,在私有化过程中约有55%的资本和80%的有表决权的股票落入俄境内外犯罪集团手中。
    
    私有化过程中最为普遍的犯罪活动是滥用职权、以权谋私、贪污受贿以及欺诈行为等。更为严重的是私有化的主管部门──各级国家财产管理委员会“丑闻”不断。仅1996年就有152位该部门官员,6000名负责拍卖、招标的人员被检察机关起诉。特别是1997年夏天揭露出的涉及俄罗斯几任私有化领导班子的“9 万美元稿费丑闻”,导致了副总理、国家财产管理委员会主席等7位“私有化高官”的解职。而稿费事件同俄罗斯私有化历史上最大的一桩拍卖──“电信投资”有直接的关系。
    
    俄罗斯舆论称,稿费丑闻可作为窥视私有化的“一面镜子”。俄罗斯私有化、特别是近两年一些特大型企业的拍卖已成为政治经济生活中的焦点。
    
    今后,随着象石油、军工等一些“肥缺”企业被拍卖,巨型金融工业集团之间的利益争夺战将更为激烈。私有化变为俄罗斯传统垄断部门和新兴的金融财团争夺的 “舞台”。西方学者指出,权力和金钱绞在一起,将会使俄罗斯私有化进程步入迷途。利益集团瓜分国有财产,大肆游说,俄罗斯的政局会变得更扑朔迷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正如俄罗斯私有化的“旗手”──丘拜斯所言:私有化一开始就肩负着“最重要的社会政治任务”──改变着社会的经济基础,改变着社会的政治面貌。俄罗斯私有化是一场空前的、颇具政治色彩的“财产大革命”。只是这场革命还未决出胜负,正等待最后的赢家──是传统的官僚垄断资本?是暴发的新生金融势力?还是膨胀的黑社会组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