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新文明理性批判--抵制人性分裂,拒绝立场对抗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4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人类走向社会化的过程,就是贫富异化,官民异化、阶级异化,以及“一切人”与“一切人”分裂与对抗的异化过程。旧文明形态中人的社会性,就是被政治文化把握在一定的观念领域、等级秩序与对立状态中的属性。旧文明政治文化的核心,就是以人为敌,即由于问题的产生而分裂人类自身的观念。人们在以利益为轴心,以自我满足为条件,以“肯定——否定”为思维模式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在假观念把同类加工成“敌人”的同时,又在制度上生产出“零和”对策。
     (博讯 boxun.com)

     人类自从步入社会化的“类”分裂与“群”对抗的旧文明形态,就受制于分裂对抗政治文化三大原则的操纵与奴役:在观念上信守“非黑即白”,拒绝折衷原则;在立场上尊崇坚持对抗,拒绝妥协原则;在手段上贯彻坚持革命,拒绝改良原则。由此也就必然导致人类千百年来不断用暴力对抗选择变革的历史。社会发展至今,一切把同类视为敌人,主张“你死我活”暴力变革社会的政治理论、政治运动、政治集团和政治领袖,都是旧文明政治文化酿制的产物,而以“阶级斗争学说为核心”的政治实践,和搞种族清洗为特征的“纳粹主义”兴世,正是旧文明分裂与对抗文化的集大成者。
    
     中国现代革命历史中的两个代表人物——孙中山与毛泽东所信仰的主义不同,但却共同遵循着旧文明政治文化的三大原则。
    
     毛毕生以“斗”为纲,是旧文明政治势力的典型代表自不必多言 ,而被称之谓“民主之父”的孙中山先生,同样信奉“非黑即白”的“对抗哲学”,建立了“革命政党”,从事暴力运动。甚至不能容忍被称为社会改良的“康梁变法”。最早把“自由思想”引进中国的严复都认为,“今夫亡有清二百六十年社稷者,非他,康梁也。”而孙中山却以其激进性革命意识认为,他们“为虎作伥,其反对革命,反对共和,比之清廷尤甚。”梁启超曾在日本托徐佛向革命党人传递和解之意:“以后和平发言,不互相攻击可也”,而孙中山却以为“革命与保守,理不兼容,势不两立……如黑白之不能混洧,东西不能易位,革命者,志在扑满而兴汉,保皇者,志在扶满而臣清,事理相反,背道而驰,互相冲突,互相水火”。由于孙中山这一党同伐异的思想,竟导致在海外捣毁对方集会和暗杀对方成员的悲剧。由此可见,旧文明政治文化的三大原则不分立场,不分民族,也不分东方西方,同样操纵了对抗时代条件下的人脑意识。
    
    
     旧文明政治文化不仅分裂了社会,分裂了同类,更重要的是导致了人性的二元分裂。作为自然人,受自然律的支配。人与人是同质的、共利的。人具有同样的向善情感与爱心,以及追求美好的自由意识。然而旧文明政治文化,特别是用斗争意识和文化暴力建立起的思想体系,却创造了用阶级性分裂人性,以大我否定小我的意识形态。在这种意识形态中,人一方面属于自然属性中的自我,一方面又受制于社会政治原则的操纵,从而导致了人们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二元背离,使人不得不在人格上背叛真我,在意识上虚构假我,因而也就必然导致欺诈、虚伪、违心行事的社会现实。今日中国大陆百姓感受最深的就是那些所谓“政治最坚”、“党性最强”的人,正是幕前学雷锋,幕后“包二奶”,人性裂变最彻底、最富有欺诈性和虚伪性的人。腐败分子成克杰就是声称“一切成绩来自于党的培养”的典型代表。
    
     人们不该忘记,当年彭大将军是低着头走进“胜利者”为他搭成的“凯旋门”的。因为他在服从“主义”的同时,牺牲了自己太多的士兵。他此时此刻,正在遭受阶级性分裂人性的那种煎熬。如今中国大陆,学校课本及报刊、影视,仍无处不在地宣扬国内战争中的杀敌英雄,甚至试图重新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来扭曲青少年的心灵,让人们重温在人性异化的对抗意识溶炉中冶炼“特殊材料制成的人”的历史。
    
     伴随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现实社会正经历着一场拒绝旧文明一切政治原则的文明大断裂和文化大呕吐时期。一个“否定分裂文化,走向人性复归”的新文明理性批判时代已经到来。后对抗时代的理性批判是全面的、彻底的和崭新的。它不仅正在消解建立在“圈地已有”、封闭自守、人身依附基础上的农业文明和烟囱围墙、浪费污染、劳资冲突基础上的工业文明,同时也在冲击后工业资本全球化扩张时代的文化排斥和民族对抗基础上的后现代与后殖民文明。
    
     新文明理性批判在遵循“澄清原则”的前提下,采取人与问题分开的新分析方法,批判的焦点始终对准问题,而不在人。新文明理性批判所体现的崭新认识原则,就是否定人性对抗,肯定共同妥协。用“肯定—— 肯定”思维模式,取代“肯定——否定”思维模式,变为“分裂而批判”为为“合作而批判”,彻底摒弃那种以预设论敌,击败对手为目的,把批判视为武器的批判。
    
     后对抗时代理性批判的价值正在于,对一切分裂对抗文明基础上形成的文化观念、政治原则、话语体系进行分析与反思,藉以在解构旧文明社会范式的基础上,建构新文明的圆和意识秩序、认识原则和语话体系。
    
     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所有社会变革都是分裂对抗性政治文化的延续,或者说是旧文明框架内的政治形式转换,而不是社会形态的内质更新。只有当人类走向共同妥协与全面合作的全球化后对抗时代,才能迎来世界性的文明断裂与文化呕吐过程中的真正人性回归、认识革命和制度创新。
    
     在人们走向后对抗时代的文明断裂与文化呕吐中,正需要这样一场崭新的理性分析洗礼,以彻底拒绝意识操纵,否定政治奴役,超越立场限制,回归人性自我。后对抗时代新文明理性批判的目标正在于:抵制人性分裂,拒绝立场对抗,争取共同妥协,消解一切旧文明的政治原则。
    (转《新文明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 牟传珩:告别着的留守——那一天,家有多远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牟传珩
  • 中国政坛两雄争锋前沿战——薄熙来、汪洋对比/牟传珩
  • 牟传珩:刘晓波很男人——转献我负枷而就的《男人之歌》
  • 牟传珩:“中国法槌”举高《零八宪章》大旗
  • 牟传珩: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至今——“世界人权日”个案申诉
  • 牟传珩:冯正虎以身垂范给政府上课——中国公民抗争回国权冲击波
  • 牟传珩:揭秘中国选举制度的伪民主本质
  • 牟传珩:中共建制60周年“重大课题”——“北京模式”发展“两强”集团
  • 牟传珩:中国血泪60年——“一位老同志的谈话”大反思
  •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 牟传珩:谁包养了中国的黑恶势力?
  • 北京向NGO组织开刀/牟传珩
  • 中共政治局会议最新出牌/牟传珩
  • 企业老总为制度殉难——中国产业工人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 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牟传珩
  • 牟传珩 :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
  •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