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宁:给父母亲的信(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想念的爸爸、媽媽:
    
    你們好!10幾年來一直都是給你們打電話,基本上就沒有寫信。今天我想通過寫來告訴你們我的内心世界和我的感情。
    
    我已經快50嵗了,你們的孫輩們也已經到了結婚育子的年齡了。一想人生真的如夢,似乎如同前幾年我還在錫林浩特的大院子裏享受着孩童遊戲的天樂。一晃我已經有7年半沒有與你們見面了,馬上就要過年了,我真的感覺很想你們,淚水似乎就在眼圈!
    
    王宁:给父母亲的信
    圖片:媽媽王效筠女士已經失明
    
    記得那是1969年左右,我不到10嵗。一天媽媽下了班,保姆阿姨走了。您站在墻邊拿出一封信看着,我在您的身旁看着您,覺得一天也沒有見到媽媽,心裏想要獲得媽媽的疼愛和喜歡,很快我看到媽媽的臉色不對,眼淚也流了下來,一會兒您就哭出聲了。我當時感到很不自在和恐懼。我就抱着您的腿,心裏希望情況快點好起來。我叫着:“媽媽!咋了?咋了?”。您回答:“姥姥上吊了!”。 我一下子把頭埋的深深的,不敢出聲了,只是感到愈加恐懼了。
    
    事後多少年,我才知道,因爲老爺在包頭被隔離批鬥,您的兄弟們也被一一遭批判或隔離,姥姥一個人在東北不知她孩子和丈夫的死活,擔驚受怕,恐懼那些威脅她的造反派,就懸梁自盡了。那個年代中國是喪心病狂的進行人權迫害,不但不允許您和您的父母親見面,還要堅決劃清界限,連通信都是需要通過造反派的。
    
    我長大后才知道,老爺王運乾先生是南京第一屆國民代表大會的代表,是1949年前的遼寧商聯會會長,也是自己在瀋陽(原名奉天)開的百貨公司的董事長。49年解放軍進城后他被定為地主出身,但沒有一下子被槍斃,因爲街坊鄰居都說他的好話,他本身也只是經商。我還知道,在我1961年出生的時候,姥姥從遼寧去呼和浩特看你和我。她把原來滿洲囯時發的日本太陽旗當成包東西的一塊布,用來包衣服帶到了呼和浩特。由於老爺的身世,文化大革命開始不久,我們家就被抄了,那面太陽旗被抄出,還在大院子裏展覽。媽媽的罪狀就更重了。因爲,您不但有個國民黨和地主的父親,還私藏日本旗,我還記得,我那時都覺得非常的恐懼,特別是一幫子造反派突然推門而入,大聲叫嚷着,翻箱倒櫃,和見到家裏的東西和太陽旗被展覽,媽媽在現場被批鬥和認錯,那些場景真的令我恐懼至今!
    
    在姥姥的最後幾年,媽媽回家過年與姥姥團聚的權力被“毛主席”的紅衛兵造反派給剝奪了,甚至連姥姥的遺容您都沒有辦法回去看一看!萬萬沒有想到,今天,是姥姥被逼死的40年后,是高新科技發達的現代化的21世紀的一十年代末,您的兒子我也同樣被剝奪了回家過年與爸爸媽媽團聚的權利。因爲這裡的中國大使館沒有給出任何理由的就拒絕了我回家過年與你們團聚的簽證申請,這是發生在2010年元月29日的事情。在此之前,2004年7月和2007年3月我回家與你們團聚的簽證申請已經被沒有任何理由的也給拒絕了。爲什麽,我們家就這麽慘呢?難道真的父母離世的最後幾年就不允許孩兒與他們相見這種最殘忍的連禽獸都不如的事情會在我們家庭傳代發生嗎?
    
    王宁:给父母亲的信


    圖片:爸爸王明昶教授已經不能自行起床。每天靠保姆服侍穿衣。
    
    我想再給在這裡的中國大使张利民先生寫信,因爲2009年7月份和8月份連續給這個大使张利民的信至今也沒有回音。我上週去那個大使館兩次,請求給我一個拒簽的理由或與任何大使館的官員見面談談。但是,大使館門口接待的一個女子就是反復說:“無可奉告,這是我們的主權。”。
    
    爸爸,媽媽:你們都是1949年參加的中國共産黨的所謂革命。記得爸爸是1949初在上海參加的中國共産黨的地下組織。媽媽是1948年參加的林彪部隊四野,由東北南下一直渡了長江把蔣介石打到了臺灣。後來爸爸從東北大學本科畢業,媽媽從中國人民大學本科畢業響應“毛主席”的號召,光榮地來到内蒙古支援邊疆至今。
    
    爸爸還在1974年隨中國農林部部長沙風先生的代表團出訪了新西蘭和澳大利亞。那是1949年后的中國派往新西蘭和澳洲的首個部長級的代表團,也是最高級的政府代表團。按理說,爸爸也是對新西蘭和中國關係有過相當貢獻的教授。
    
    如果你們任何一位被上帝接走,而您的兒子又被您的黨所領導的大使館無理由的拒絕簽證,而不能回家與您見最後一面,甚至很可能連看看遺容的機會也給剝奪了,那將是多麽殘忍的事情呀!這個殘忍是對您的兒子,更是對您的!那您所服務一生的黨及其所控制的大使館是對您何等的不公平呀!
    
    不過,細細一想,您的黨的副主席和您的黨領導的國家主席劉少奇的慘死是在10多年后才被劉的妻子和孩子正是知道,他們最後能夠見到的只是爸爸和丈夫的一合子骨灰。難道中國這些殘忍的人權迫害還要降生到你們和我的身上嗎?連國家主席和你們黨的副主席均是如此,何況我們呢?
    
    我想再次寫給這裡的中國大使,他也是有父母的人,他應該也是孩子的父親,如果他的父親離世前因爲人爲的阻止使他無法見到生的父親,甚至連遺容也看不到,難道他的心就不感到這是多麽的殘忍嗎?
    
    我還想問一問大使张利民先生,作出這種殘忍的事情究竟是爲了什麽?不讓孩子和就要離世的爸爸媽媽團聚,而且這裡的爸爸媽媽還是對你們都是服務的同一個中國共産黨有過功勞的人,這麽殘忍的目的是什麽?究竟有什麽意思?如果是要我改變在新聞言論自由系統下做記者的方法,而按照你們當局的興趣去做,那我還有必要在新西蘭做記者嗎?可以在新聞言論自由的國度裏做個專制體制下的記者,會行得通嗎?
    
    爸爸、媽媽,我心裏在流淚,不知道我究竟要怎樣去做。我恨我沒有千軍萬馬,哪怕我是一個連長也行;我遺憾你們沒有生我是一個姑娘,讓我可以容易地去好好哭上幾場。
    
    爸爸、媽媽,我們的祖國爲什麽就不會結束那麽多殘忍的事情的發生呢?
    
    後天就到爸爸的虎年了,我只好在萬里之外,用流淚的心來向你們二老鞠躬!但願上帝要兒子儘快的與你們團聚!多保重!
    
    聯絡王寧先生:[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王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父母亲的信/王宁(图)
  • 中共在“與時俱進”,那冯正虎呢?/王宁
  • 陈泱潮、魏京生、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下)/王宁
  • 2010年全球第一禮花/王宁(图)
  • 对《冯正虎将提堂胡温集团到国际法庭》的说明/王宁
  • 馮將提堂胡溫集團到國際法庭 楊飛東京空運/王宁
  • 給达赖喇嘛的公開信/王宁(图)
  • 冯正虎不如新西兰的猫狗/王宁
  • 六四20年最大的误区——“口号太多,行动太少”/王宁综述
  • 王宁:王丹,去年要对你说的话今年说
  • 王宁:雪山狮子旗和五星红旗要同在
  • 王宁:我喜欢的陈冲践艺盲真
  • 王宁:中共使馆无赖再拒签
  • 王宁:呼吁达赖喇嘛考虑无条件重返布达拉宫
  • 王宁:博讯不是“喉舌”(图)
  • 王宁:西藏骚乱,疑胡锦涛集团安排人打砸纵火
  • 王宁:查尔斯王子向北京奥运说NO
  • 王宁:理解“华人不得入内”
  • 《首都华文报》王宁:我们要联合促新闻自由(图)
  • 刘沙沙在京休养/王宁(图)
  •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 給達賴喇嘛的公開信/王宁(图)
  • 国际人权日 哈达被監14年/王宁(图)
  • 冯正虎滞留机场第18天 国保给上海家人施压/王宁
  • 贾甲最新消息 要被定罪/王宁(图)
  • 王宁:惠灵顿庆达赖喇嘛74寿辰(图)
  • 禽獸不如的中共使館再拒簽證探父母過年/王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