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建刚:名副其实的自治是西藏發展的根本制度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0日 转载)
    莫建刚更多文章请看莫建刚专栏
    名副其实的自治是西藏發展的根本制度——贵州人权研讨会对西藏问题及发展的看法
     作者:莫建刚 (执笔) (博讯 boxun.com)

    
    西藏问题及其西藏的发展,历来是中共对该地区统治的极为敏感的政治话题。中共自1949年夺取了中国的统治权后,随着强行进入了西藏,使这个区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是旨在煽动颠覆西藏的宗教传统和文化的基础上进行的。它丝毫没有按照西藏民族的风俗习惯和自然生成的生活方式来进行温和的改良和渐进式的变革,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是按照毛泽东战天斗地、无法无天的政治狂妄对西藏的宗教及其文化的强行颠覆。在毛泽东统治时代,中国包括西藏,在经济上都没有发生过任何深刻的变化,依然是贫穷落后的社会生态环境。在政治上实行的是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在文化上,用共产党的“党文化”对各族民众实施彻底的洗脑而使之成为愚昧无知的共产农奴。
    
    毛泽东死后,在党内经过争权夺利的残酷斗争后,邓小平以所谓“总设计师”的政治面目出现,在中国实施了“改革开放”。此时,西藏也随即进入了这一所谓的“改革”大潮之中。
    
    1980年、1984年由时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主持的两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其实质就是在西藏的“改革开放”中搞好经济工作,政治和文化却丝毫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随着时间的深入,中共当局又于1994年7月 20日至23日,在北京召开了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终于在西藏的政治问题上说出了执政党的看法:“我们与达赖集团的分歧,不是信教与不信教、自治与不自治的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反对分裂的问题。对达赖喇嘛,我们的态度是,只要他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随时欢迎他回来。但搞独立不行,搞变相独立也不行。”
    在谈到民族宗教问题时,他说:“必须全面正确地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保护正当的宗教活动,同时,按照政教分离的原则和政府有关法规,加强对寺院的管理。在反分裂斗争中,一定要立场坚定,卓有成效地领导群众同分裂主义势力进行不懈地斗争。”
    
    共产党中国的宪法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条文及其精神。但是,体现在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上,却使人啼笑皆非。一个崇尚无神论的政治党团,有什么资格制订所谓的法规去对有神论的寺院进行管理,是无聊的在有神论的寺院里宣传共产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的政治教条?还是要强迫僧侣们按照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政治教条进行精神上的修行?狼子野心终于暴露出来,2001年6月25日至27 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召开了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江泽民作如是说:“依法保护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正常宗教活动,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打击利用宗教进行的分裂犯罪活动,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好一个“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这句话实质上就是要毁灭藏传佛教及其传统的西藏文化,使整个大藏区丧失自由的宗教信仰,使整个藏族民众丧失自己千百年传承的民俗民风,自然生成的生活方式;以及丧失掉自己的文化图腾和文字语言。这才是中共入侵者的真正意图。
    
    尊者达赖喇嘛是大藏区藏传佛教及其文化的精神领袖,1959年被迫流亡海外而失去了属于自己的家园。尊者达赖喇嘛在政治流亡中一直都没有忘记对西藏民族及其宗教和文化的关注,并一直用温和的政治态度和中共在西藏问题上进行实质性的谈判
    然而,我们看到却是,这种非暴力和平的政治态度,却遭到中共当局的横蛮拒绝和无聊的攻击。西藏是西藏民族的西藏,而不是中共政权的殖民地。江泽民对尊者达赖喇嘛的政治攻击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污蔑和造谣中伤。
    
    众所周知,尊者达赖喇嘛所提倡的中间道路“名副其实的自治”这一制度设想;以及和平的非暴力的抗争,一直受到国内外追求自由与民主、宪政与法治和人权与尊严的广大民众的支持和尊重。我们认为:达赖尊者的这一政治主张是使西藏问题得到解决的唯一方式。
    
    历史和社会现实也不乏会出现这样和那样的解决政治问题的各种主张和行为。诸如:暴力革命、武装造反和叛乱、暗杀各种政治领袖和精神领袖,同时像恐怖主义那样制造社会恐怖;以及屠杀无辜的民众来威胁执政当局,以此来达到改朝换代的政治目的。可是,以这些恐怖主义的行为即便达到了改朝换代的政治目的后,那么这个社会又会得到什么呢:依然是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残酷统治。而且,新的暴君比被打倒的旧暴君还要残暴数十倍。中共从暴力革命的夺权到以暴政统治全中国,在这个意义上,就是一个永远也无法被颠覆的例子。
    
    尊者达赖喇嘛在对解决西藏问题的政治主张上,提出了“西藏实行名副其实的自治的政治制度”这一制度设想。他的这一制度性的设想,是符合中国的《宪法》精神(即便这个宪法是在中共的暴政挟持下制定的)。只要中共当局和西藏流亡政府能在这一政治主张上达成共识,那么西藏问题就会像快刀斩乱麻那样得到顺利的解决。
    
    遗憾的是,中共当局的执迷不悟。正如上述江泽民所说:“我们与达赖集团的分歧,不是信教与不信教、自治与不自治的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反对分裂的问题。”这是中共欲盖弥彰的政治托词,意在继续蒙蔽西藏民族和中国民众。尊者达赖喇嘛是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这是用什么样的力量,都不可能颠覆他这一神圣不可侵犯的领袖地位。撼山易,撼达赖尊者难!只要是一个藏传佛教徒,甚至还包括其他的佛教徒,在他们的心目中,尊者达赖喇嘛就是他们精神领地的神祇。因为信教就有了自己的精神境界,也因为有了自己的精神境界,自由独立的政治思想便油然而生,并坚定不移。
    
    在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统治下,祖国一直都没有得到过统一。这是因为暴君的涂炭生灵、荒淫无耻而导致祖国的赢弱、民众的贫困而使得祖国的领土被外敌侵略和占领。外蒙古被分裂、海参崴一带的祖国领土至今还在被苏俄占领,而出卖这些祖国领土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共统治者。在西藏问题上大谈祖国统一和反对分裂,是中共当局的政治无赖;以及入侵者本性的大暴露。其意就是要毁灭西藏的宗教及其文化;以及侵占西藏的自然资源。
    
    “名副其实的自治”这一政治制度不仅是西藏民族的政治诉求,而且也是中国民众的政治诉求。“名副其实的自治”是建立在自由与民主、宪政与法治和人权与尊严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之上。通过实施这样的政治制度,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将会在短期内,无论是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并使这个地区、这个国家富强而雄壮。
    
    我们认为:在西藏问题上,独立与不独立,分裂与不分裂,这些都是次要问题,最重要的是要维护西藏自由的宗教信仰;独立而自然生成的民风民俗及其生活方式;并充分赋予西藏民族最基本的政治权利。历史上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事实依据。凡是施仁政的国家永远都不会被分裂,例如美国。凡是施暴政的国家,永远都会遭到独立的抗争;以及分裂的危险及其现实,例如前苏联。
    
    2010年1月18—2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北京召開的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希望发展西藏经济,维持地区稳定。这种只注重经济的发展,而忽视政治问题的解决,是不可能解除掉西藏民族对传统文化和宗教自由信仰的精神渴求;以及心灵的修行。
    
    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如是说:“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和国家管理宗教事务的法律法规,切实维护藏传佛教正常秩序,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深入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宣传教育,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普及科学知识,使各族干部群众不断增强中华民族意识、国家意识、法制意识、公民意识。高举维护社会稳定、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维护祖国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的旗帜,切实防范和打击‘藏独’分裂势力的渗透破坏活动。 “
    
    胡锦涛的这一段话,实质上是延续了他的前任江泽民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独裁本质。在西藏问题上,几乎全盘照抄江泽民对西藏问题解决的版本。江泽民版本映照出来的是一个独夫民贼的可怖形象。而胡锦涛也是从江泽民版本中映照出来的独夫民贼的可怖形象。
    
    胡锦涛的讲话是对西藏民族的宗教信仰自由;以及传承的西藏文化的蔑视,只要中共党的法律法规及其宗教工作的基本方针全面贯彻落实,西藏民族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就会被强行剥夺。实质上,胡锦涛在西藏问题和西藏的发展上,双手都沾满着西藏民族的血迹。“64天安门屠杀”的前夕,对拉萨的所谓“平叛”;以及2008年3月中旬对西藏民众的镇压和屠杀,都证明了这个党魁心灵的阴毒和政治面目的邪恶。
    
    他的发展经济的陈词滥调,其目的就是要防范西藏民族自由独立的精神;以及深入持久开展所谓的“反分裂的斗争”,使西藏民族永远都处于在一种共产党恐怖极权的阴影中。切实防范和打击“藏独”分裂实力的渗透破坏活动,实际上就是对西藏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进行全面和彻底的奴役。
    
    这个党魁和他的统治集团制定西藏政策主要的思想,虽然是经济发展和所谓的社会稳定,但是以这条线来贯穿,便体现了他们以为西藏的经济得到发展后,西藏的一切政治问题和宗教信仰自由;以及文化传承的问题就会得到顺理成章的解决。可是他们却忽视了一个最重要的环节:那就是西藏民族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以及做人的尊严、对藏传佛教及其精神领袖的真诚崇拜、还有永远也不会被煽动颠覆的宗教信仰。
    
    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其发展目标:就是想在2020年使西藏民众达到小康。胡锦涛说:“西藏的快速发展,对中国民族团结、社会稳定以及国家安全都非常重要。希望能够让西藏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在2020年之前接近全国平均水平,达到小康社会的目标。”用所谓高速的经济来推动西藏的高速发展,并想这基础上实现民族团结、社会稳定以及国家安全,这无疑都是一种患有政治心理癔症的疾病狂妄。
    
    中共统治者常常就是这一类的疾病患者:毛泽东在中国也包括在西藏大搞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表面上是要中国民众享受高水平的物质生活。然而事实上,却以数千万饿殍的生命代价维持着他共产帝国的统治神话;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表面上中国民众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中共的贪官污吏及其亲朋好友却富了起来,他们成了千万富翁,而中国民众却在这些中共官僚的盘剥下过着极其贫困的生活;江泽民和胡锦涛,他们的政治路线和经济发展;以及治国的方略,几乎就是他们前两任统治者的政治翻版和不折不扣的经济模式。
    
    西藏也不例外,在这些独裁者的统治下,我们看不出这个地区有什么高速的政治和经济的发展。这样就导致了中共贪官污吏对藏人的大肆盘剥,使这个地区的社会处于极不稳定的状况。在宗教信仰自由和传承的民俗民风的生活方式被破坏后,在藏人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被剥夺后,这个区域盛行的就是为了金钱而出现的抢劫诈骗、杀人敛财、荒淫无耻、民风败坏、怀疑猜忌等等。
    
    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繁荣富强其最根本的政治基础,就是区域能得到名副其实的自治。在名副其实的自治的实践中,自由与民主、宪政与法治、人权与尊严是名副其实的自治必不可少的政治内涵。名副其实的自治的形式:除外交和军事交由中央政府管理外,其余的都应该由区域政府遵照该地区的民俗民风、宗教信仰及其文化来进行温和而宽松的行政管理。
    
    我们尊重和支持尊者达赖喇嘛所提出的“和平的非暴力的抗争”;以及按中国的《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精神原则所倡导的“名副其实的自治”。只有在西藏实施 “名副其实的自治”的社会制度,西藏才是西藏民族的西藏,西藏才是中华大家庭的繁荣昌盛的西藏。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0年2月5日
    ——《纵览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贡噶扎西:理性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法—接触、了解、对话(图)
  • 寻找解决西藏问题的共同点 (图)
  • 槟郎:藏汉会议与西藏问题
  • 朱学渊:寻找解决西藏问题的共同点(图)
  •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 毕研韬:关于西藏问题的紧急呼吁
  • 陈明:解决西藏问题的四项基本原则(图)
  •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BBC
  • 李长军:民主宪政制度是彻底解决西藏问题的前提-----读杨建利博士的“我倡议的新中间道路”
  •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 陈维健: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守国家立场
  • 专访民运领导人:只有中国实现民主,西藏问题才会获解(图)
  • 再论西藏问题——从有关藏、汉民族历史故事解析问题症结(本文内采用我在今年四月所写的《雪域高原……》一文片段)
  • 从西藏问题的本质看中共披的封建宗教外衣/李珉
  • 许允仁:从西藏问题看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弊端
  • 西藏问题将会绵延不绝/何必
  • 西藏问题的根本出路/张博树
  •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
  • 也谈西藏问题的根本出路/西风独自凉
  • 胡锦涛谈西藏问题
  • 西藏问题是如何产生的——专访李江琳(下)(图)
  • 西藏问题是怎样产生的?(上)(图)
  • 奥巴马胡锦涛下月中国会面 西藏问题躲不开
  • 达赖专访:我们也认为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图)
  • 北大教授吁请政府与达赖喇嘛接触柔和处理西藏问题
  • 中国对西藏问题固执到底,拒绝变通/艾略特·史伯岭
  • 西藏问题话语权:北京与西方舆论争夺激烈
  •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 西藏问题上,中共是如何欺骗中国人民的
  • 15个国家议会30多政治家为西藏问题呼吁
  • 中军正在挺进,达赖不得不逃亡——西藏问题历史背景 (图)
  • 藏学副总干事谈“达赖去世后西藏问题不会恶化”
  • 纪念日将至 达赖哥哥谈西藏问题
  • 前驻法国大使吴建民:中法问题核心并非西藏问题
  • 2009中国兴奋点 西藏问题将被再次关注
  • 中美在西藏问题上存在分歧
  • 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的谈判为何突然完全破裂?
  • 西藏问题:奧運過後 卸掉包袱,露出凶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