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马政府的外交败笔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6日 转载)
    来源:自由时报》
    
     今天(25日)台湾总统马英九启程前往中美洲访问,主要是参加27日的洪都拉斯总统就职典礼。但这将是一个尴尬的场面,因在几个月前,马英九还公开谴责洪国政变,台湾驻洪使馆还给予被废黜总统塞拉亚的女儿庇护,等于介入洪国政争。 (博讯 boxun.com)

    
    当时马政府表示,给塞的女儿提供庇护是“人道救援”,但这明显是对洪国政情“处于状况外”。因洪都拉斯没有发生真正的军事政变。当时塞拉亚也要走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专权之路,修改宪法,改变总统任期,以便他长期掌权。此举遭军方反对,国会哗然,塞拉亚所属的左翼政党本身也拒绝,等于是该国左、右两大阵营都反对。最后洪国最高法院裁决,改变总统任期属“违宪”。塞拉亚被迫出走后,继任的临时总统(原国会议长)还是跟塞拉亚同一党,可见洪都拉斯是举国一致,抵制塞拉亚践踏民主宪政。
    
    马政府显然对这些情况并不清楚;在当时事件爆发之后,竟在跟随塞拉亚出走的外长疏通下,同意给塞的女儿“庇护”。洪国并没有军事政变(军人没有掌权,只是执行最高法院的裁决),塞拉亚女儿也没有被迫害的危险,当时力挺塞拉亚的巴西、委内瑞拉等使馆都没出面,但马政府却立即给予了庇护,等于在洪国政争中做了“选边”。如果这是“人道救援”,那后来塞拉亚妻子等家人也提出同样要求,怎么马政府不再继续“庇护”了?显然是后来对洪国真实政情有了一定了解。塞的女儿十天后就离开了台湾使馆,至今安然无恙,更说明当初对其“庇护”缺乏慎重的政治考量。再加上当时在巴拿马访问的马英九“亲自拍板谴责政变”,更等于摆出一副与洪国新政府“为敌”的架势。
    
    台湾在美洲的邦交国就那么几个,北京又虎视眈眈,觊觎洪国邦交。在这种情况下,马政府实应小心谨慎,避免介入邦交国的内部政争。但马总统就这样马马虎虎,统而化之;对仅有的几个邦交国的政情都不清楚,更在实情都不了解的状况下,就马口大开,谴责政变,给台湾和洪国新政府的关系,留下了伏(败)笔。
    
    洪国一个多月前如期举行了总统大选,塞拉亚的左翼政党败选,右翼候选人获胜。该次大选被国际监督组织评为透明、公平、成功。美国、哥伦比亚、巴拿马、哥斯达黎加,台湾等率先承认新政府;原来支持洪国按期选举的欧盟等,也可能跟进。洪国这场废黜总统、保卫宪政的事件,基本就落幕了。呼吁抵制大选、不要承认新政府、躲在巴西使馆的塞拉亚,看到大势已去,已决定携家出走他国,其改宪专权之梦,完全破碎。
    
    洪国的废黜总统事件,在美洲历史上具重要意义。因从委内瑞拉开始,厄瓜多尔总统,玻利维亚总统,洪国的塞拉亚等,都要走查韦斯的经济国有化、媒体官方化、宪法私人化(延长总统任期)、外交反美化(煽动民粹主义)的独断专行之路。一时之间,拉美左风劲吹,向个人专权时代大幅倒退。在此时刻,塞拉亚总统被罢黜事件,等于是对“左风(疯)”踩了一次刹车。
    
    再加上一周前智利的总统大选左派政府下台,拉美地区已有了墨西哥、哥伦比亚、巴拿马、洪都拉斯、智利等五个走市场经济的右翼政府。但愿美洲的这种政局新变化,也能给马英九的马虎外交“踩一次刹车”。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麻州选举翻盘,打响革命第一枪!
  • 曹长青:穿裙子的能不能当总统(图)
  • 智利变天:美洲保守派崛起/曹长青
  • 曹长青:智利变天!美洲保守派崛起
  • 曹长青:美国总统哪里去了?
  • 曹长青:拒绝俄罗斯的诱惑
  • 曹长青:人都冻死了,还全球过暖呢
  • 曹长青:阿沛.阿旺晋美的悲剧
  • 蔡英文的方向能力令人担忧/曹长青
  • 虎年:虎口下的台湾/曹长青(图)
  • 曹长青:2009年—自由世界的虎头蛇尾
  • 2009年:自由世界的虎头蛇尾/曹长青(图)
  • 曹长青:“毛泽东托奥巴马的福,入主白宫”(图)
  • 曹长青:卡特在中国的“盖房秀”
  • 曹长青:马英九把“情夫”请到家
  • 曹长青:哥本哈根与哥们哈罗
  • 曹长青:奥巴马和他父亲的梦想
  • 曹长青批金溥聪造假,金承认不是溥仪堂弟
  • 曹长青: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 朱瑞:心酸的西藏话题—与曹长青对话
  • 曹长青:马英九的第一个黑名单
  • 曹长青先父病逝,因黑名单无法回去尽孝
  • 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