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庆海:像希拉里一样捍卫互联网自由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4日 转载)
    郭庆海更多文章请看郭庆海专栏
    
     (博讯 boxun.com)

     来源:参与 作者:张清扬
    
     (参与网2010年1月24日讯):流亡泰国的著名异议作家郭庆海先生日前接受记者采访,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女士捍卫互联网自由的报告表示高度赞扬,他希望,西方国家的政治人士都能像希拉里一样,勇敢地站出来,向中国政府的网络柏林墙发起冲击。
    
     郭庆海先生说:我自1998年开始接触互联网,并不可挽回地成为一个网络写作者。这样的写作使我不再仅仅是一个经济评论作者——之前从1988年开始,我在国内报刊发表过上百篇经济评论——,而转型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社会批评者。批评中国的时政,批评中国的文化。当然,代价是我也因此成为中国因为互联网言论被判刑的第二例——第一个因互联网言论被判刑的是吕新华先生。4年的牢狱生活,我所失去的不仅仅是自由,还有父亲、母亲、岳母三位亲人,以及永远的成为中国当局的监控对象。
    
     谈到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控制以及对自己和家人的伤害,郭庆海先生说:虽然我于2004年刑满获释,但是,我只是从一个小监狱走到了一个大监狱。此后我不得不忍受国保人员定期及不定期的骚扰,直至2008年奥运会期间,在前后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及我的家庭受到当局的24小时严密监视,我被责令不得离开居住地,我妻子也被当局责令汇报我每日的言行。最后,我不得不在因坐牢与妻儿离别4年后,于2008年底因逃亡泰国而再次与妻儿离别。而且,不知这一次的离别会有多长的时间,因为我不知道我向联合国难民署的政治庇护申请能否获得批准,何时获得批准,以及何年何月才会被安置到第三国!
    
     郭庆海认为,网络是上帝赐给当下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好礼物,而网络的自由无疑又宝贵得多。网络自由,使得各种信息及思想可以在第一时间得到传播,并产生广泛的影响。
    
     回忆起自己触网的过程,郭先生深情地说:至今我还在怀念1999年前的那段日子,当时的中国政府还未能对互联网进行控制,或者说还没有意识到需要对互联网进行控制、以及还没有成熟的技术以保证对互联网进行控制。而就是在那一段时间,我从互联网获得了大量“中国政府不允许传播的信息”,以及“中国政府不允许传播的思想”,这也促使我从一个一直仅仅关注经济领域问题的小银行职员,成为一个关心中国政治的公民。其实,何止我一个人呢,在今天的猫眼论坛上,你会看到有许多网友自称,因为到了猫眼论坛,于是便不再是“粪青”。
    
     而不客气地说,当下中国社会中的一个独特群体——既非传统的异议人士,又与当权者保持相当距离的独立知识分子群体,就是拜中国当下还只是非常有限的“网络自由”所赐!而毋庸讳言,当下中国社会中独立知识分子这个群体的形成,又正是当下中国的异议声音越来越理性的重要原因。
    
     但是,这样的网络自由当然又是另外一些人所惧怕的。因为信息的快速传播让谎言的基础变得非常薄弱——专制政权的基础恰恰是谎言——,而人权、民主等观念的广泛影响使专制政治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于是,我们看到中国、越南、伊朗等所有的专制政府,都不约而同的采取控制网络传播的措施——封网、强行关闭不屈服于政府压力的网站、迫害网络异议人士等。
    
     郭先生最后对记者说:正是因此,非常感谢希拉里在互联网自由问题上的表态,并且希望能有更多的西方政治人士像她一样,公开的、明确的批评独裁政府对互联网自由的阻挠。
    
     郭庆海先生是大陆知名异议作家,2002年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政见,被河北省沧州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罪判刑4年,出狱后长期受到监控和骚扰,2008年被迫流亡泰国,目前正在申请难民资格。
    
    参与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日光、郭庆海就“中国民主运动曼谷联络处”所发布2月19日博迅新闻的声明
  • 在泰之中国政治流亡者身边的魅影/郭庆海
  • 地方政府因何不约而同把乱收费的目标盯住了教师?/郭庆海
  • 关于本人侵吞綦彦臣先生捐款之争的来龙去脉/郭庆海
  • 郭庆海:有关传言本人侵吞了海外给綦彦臣捐款的声明
  • 河北异议人士郭庆海逃亡到泰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