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她交了五百保释金后坐在咖啡馆:我要做先驱不做先烈/ 谢晓阳(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5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谢晓阳/陈巧文从小跟父母参加六四游行,种下关怀社会的幼苗。她说,八十后的社运参与者,自发性强了,透过网络号召,不是跟着政党行事。她不会加入组织,反而喜欢个人行动。
    她交了五百保释金后坐在咖啡馆:我要做先驱不做先烈/ 谢晓阳
    
    图:陈巧文举起自绘的「雪山狮子图」之后,便一鸣惊人,一举一动尤其受到亲北京力量人士关注。
    
    从二零零八年奥运火炬经过香港,陈巧文举起自绘的「雪山狮子图」之后,便一鸣惊人,一举一动尤其受到亲北京力量人士关注,就算前年去澳门,也被当局以《内部保安纲要法》拒诸门外。最近,陈巧文被控在两次游行中「袭警而被捕」。交了五百港元保释金后,陈巧文在九龙城警署门前对着很多传媒记者说:「抓了一个陈巧文,还有千千万万个陈巧文。」这位八十后年轻人,其实不要做流血革命的先烈,而是要做公民社会的先驱。
    她交了五百保释金后坐在咖啡馆:我要做先驱不做先烈/ 谢晓阳


    
    图:抓了一个陈巧文,还有千千万万个陈巧文。
    
    面对可能被起诉、入狱,坐在铜锣湾阿猫地摊咖啡店接受採访的陈巧文坦言:「当然害怕啦!但有什麽办法,现在也不可能打退堂鼓!」如果政治权力者以为今天的年轻人是想搞革命,准备流血,又或是他们很有组织,非常有计划地去推翻一些什麽,那就大错特错了。
    
    一月九日,香港亲北京政团民建联副发言人季霆刚在一个电视节目上,对同样作为受邀嘉宾的陈巧文作出指控,指「陈巧文一定很仰慕那些搞藏独疆独、拿刀拿枪出来杀人的人」,对这位才二十二岁、身高约五呎的哲学系女研究生来说,情何以堪。也许是误解,但陈巧文认为是「抹黑」。
    她交了五百保释金后坐在咖啡馆:我要做先驱不做先烈/ 谢晓阳


    
    图:陈巧文的生活丰富多彩。
    
    外界对八十后年轻人的误读,不仅于行动的理念和方式,还有他们的日常生活。在夏天的游行示威中,陈巧文喜欢简装上阵,穿上紧身露肩上衣,热短裤,走在人群中,却被批评「穿多件衫才去示威吧」。最近,网上更有以「性感小野猫陈巧文被捕」来形容她涉嫌袭警一事。简装上阵,加上不断被抹黑,看在大陆媒体眼里,就成了一个「很黄很暴力的陈巧文」。然而,日常生活中,她很少「夜蒲(晚上去玩)」,「现在的生活重心,主要有三部分,学业、运动和照顾家里的猫猫」。陈巧文家共有九隻猫,其中三隻小猫是最近在垃圾桶捡回来的,「看到牠们那麽可怜,先带回家再说啦」!陈巧文在香港大学哲学系以一级荣誉毕业,目前是硕士班学生。
    
    
    像陈巧文这样的年轻一代,部分人自小便接受环保、关心城市和大自然等教育和文化薰陶,他们爱护动物,也希望减少浪费地球资源,「我们一群朋友都吃素,但不是因为宗教信仰,而是希望减少动物被杀害」。在阿猫地摊咖啡店,陈巧文一边和猫咪玩乐,一边接受亚洲週刊访问,以下是访问摘要:
    
    零三年的「七一」到今天,你从一名普通参与者,到今天走在前线,甚至被警方拘捕,对社运有什麽体会?
    
    以前,可能是有一个组织或政党号召呼吁,我就去参加。但到了今天,自发性是强了,看到不公义的事,我和一群朋友就会站出来。
    
    如果是政党办的集会,可能人数多,所以有很多限制,它们又有本身的形象和利益关係,所以会答应警方很多要求。譬如在示威现场留守不散,本来不是很激进的行为,但当警察劝阻时,主办单位就会和你划清界线,因此,还是比较喜欢个人自发性去参与比较合适。
    
    同时,我也不会加入组织,加入组织,就好像要有一个统一的立场,一致的行动,又要听某一个人或少数人的指令。但我比较喜欢个人行动,或透过网络暂时呼吁一些人参加,大家做完那次,又散开,到有合适的议题,又聚在一起。我们强调的是一种自发性行为,不属任何政党或组织。
    
    从一般参与社会运动人士的经验来看,他们都可能是左翼或自认为是左翼,你呢?
    
    是的,不少朋友都是左派,他们也会看马克思和列宁的书,但我自己有点不一样,在政治上,我是倾向左翼的,但在经济上,你可以说我是右派,因为我也倾向自由主义这一套。譬如,我不认为如果别人很努力工作,多赚钱,而我较享受多一点自己时间,但赚少一点钱,他们的钱就应该分一点给我。但问题是,香港目前在经济上也不是自由经济,是一种不公平和倾斜的自由经济,太多不公义的事,这是让人最不满的地方。就像是建高铁,小市民基本上得不到好处,是图利了大财团、大地产商,但反过来,都是花市民的钱去建,这就是不公义的。
    
    目前在港大念书的情况如何?
    
    今年已经是第二年了,正在写论文,是谈动物权益的问题,包括按照城市人的观念,很多动物都要被送去做绝育,或者叫阉割,医生会说将整个睾丸割去,就不会有睾丸癌,将整个割去,当然不会有癌症啦!但是否改成结扎好一点,起码牠们可以继续性行为。论题还包括动物在这个城市的活动空间、人类对动物的暴力行为等等。
    
    从什麽时候开始参与社会运动和关心西藏问题?
    
    从小父母就带我去参加六四烛光晚会,但后来去了英国念中学。到近年,应该是二零零三年的「七一」,又和朋友一起上街游行,觉得香港应该有自己的民主制度。至于西藏问题,很小的时候便注意到。八、九岁时,爸爸曾经给了一条新闻我看,是当时一个小活佛失踪,听说是被北京当局「保护」当中。那时我很震惊,为什麽和我同年的小孩,会被捉了,他可能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政治犯。那件事后,我就开始关心西藏的情况、西藏人的生活。其实,外界对我有误解,我并没有说支持藏独,我主张的是藏人自决。
    
    平常都看什麽书,如何影响到你对社运或政经的看法?
    
    譬如法国学者德里兹(Deleuze)和福柯(Foucault)的书。像德里兹有关rhizome(地下茎)的概念,就是反对统一,透过根和茎的伸展,来发展多元和差异。也就是这种思维,让我想到,不一定要参加组织,和透过组织参加社会运动,自发性参与,有更大和更多的表达空间。
    
    至于从福柯的书中,也学到原来在游行的时候,警察如何疏散人群、布置铁马等等,都是一种规训(discipline)的技术,会限制游行人士的身体移动和所产生的影响力,于是,我们有时候就会突击,破坏他们这些技术。像去年十一月十六日,有人在facebook上号召「反曾群组」在趁当天礼宾府开放日去「走一走」,但后来大家决定留下来,这就是我们的突击。
    
    有些人认为你们的行动是过于激进,警方现在更可能起诉你,有后悔吗?
    
    其实,有很多行动,都是宪法赋予公民去行使的,我觉得如果做的事情没有伤害别人,便可以,就像示威后「留守」现场,为什麽警方还要强行拉我们走!我当然希望警方不要起诉,父母也很担心,但不会因为这样就停止参与反高铁及其他争取公义的运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想像力的天使和魔鬼/谢晓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