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钱是捐给耶鲁的,心情是寂寞的/莫之许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3日 转载)
     近日,,美国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教授宣布,耶鲁2002届毕业生张磊(音)已承诺,将向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捐赠888万8888美元。这也是到目前为止,耶鲁管理学院毕业生捐赠的最大一笔个人捐款。消息一出,即引来网友纷纷热议。而在我看来,张磊此举,不外饮水思源,报效师门,洵为美事。再放大一点说,无论是个人自由选择,还是从全球化的大趋势而言,留学后在外发展,无可厚非。
    
       然而,盼望学有所成的留学人士能够回国发展,也属人情之常。自约30年前重新开启留学之门已来,已经有大量人士在美国等发达国家获得各种学位。由于收入和生活水平的巨大差距,相当多留学生都选择了留在国外,此乃发展中国家留学人员的普遍现状,中国当然也不例外。不过,从横向来比,中国留学生留在美国的比例是所有国家中最高的,其中,高学位的人才数量尤其可观,据普查,2000年~2005年间,中国大陆(含香港)17763名留美学生获得博士学位后,倾向于继续留在美国的比例为全球之最。2000~2001年达91.4%,2002~2005年为90.4%。而在同期所有非美国公民的博士中,倾向于留在美国的平均比例约为70%。全世界只有伊朗、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的调查数字与中国的接近。这一数字也得到了教育部官方统计数据的支持:1978年到2004年底,中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81.5万人,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19.8万人。以留学生身份出国、选择留在国外的,有61.7万人,比例超过75%。 以上数据似乎又表明,在收入和生活水平之外,还有其他因素的作用。 (博讯 boxun.com)

    
      客观而论,与发达国家的发展阶段落差,是留学人员不愿意回来的首要原因,掌握到的知识难以在落后的母国学以致用,于是,为了不辜负所学,也为了个人事业的发展以及因之而来的丰厚待遇,大量留学人员只能选择留在国外,这应属无可厚非。当然,从长远来看,让这些人员发挥作用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说在刚刚学成的时候,由于发展阶段的落差,难以在本国施展的话,那么,当有所成就并进入职业生涯后期之后,其所拥有的知识和经验却可能正好为其本国急需,在这个意义上,如果利用的好,留学人员的海外职业生涯,甚至可以看成是一种“借鸡生蛋”。此外,随着发展阶段的转变,本土企业的向外投资发展在所难免,也就需要大量熟悉相关行业技术和商业发展的人才,出于文化和语言的考虑,海外留学人员自然成为首选,如此一来,这些人员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定期存款”, 考虑到中国在美博士中,有超过一半供职于企业界,这应是一笔不可多得财富。
    
      事实上,许多发展中国家都经历了人才先外流再回流的过程,在发展落差很大的现代化起步之初, 人才滞留海外应为常态,而等到新的社会需求涌现,无论是科研、教育的提升,还是企业的升级发展,都需要更多的海外人才,这时,不管是“借鸡生蛋”还是“定期存款”,也就到了提现的时候,人才又开始大量回流。如20年前的台湾,就是在一大批海外回国的人才的主导下,以新竹园区为基地,将整个台湾的IT产业提升了若干档次,其效应至今受用不尽。近年来,随着印度经济的发展,也有相当多的印度裔硅谷人才回国发展,将班加罗尔打造成了软件出口的中心。中国当前发展阶段与20年前的台湾近似,无论是科研、教育还是企业发展,都期待着大量海外人才的加入,近年来,也有不少“海归”回国发展,张朝阳、李开复、唐骏等人更是取得了相当的成功,但是,从各种数据反映来看,与中国发展阶段的大量需求相比,高级人才的大量回流并未出现。
    
      许多论者都已经指出,中国科研、教育系统,以及部门大型企业等等,仍保留着强烈的计划体制下的行政色彩,此乃阻碍海外人才回归的一大障碍。尽管语言、文化相通,但海外人才的职业生涯却是纯然西方式的,这就意味着,从评价体系、工作方式直到沟通交流,都可能与保留行政色彩的各单位格格不入,对于那些人到中年的高级人才而言,这一障碍克服起来尤其困难。试图回国创业的人士也面临着极大的挑战,中国的法律体系和行政管理与发达国家有着重大区别,这就意味着,仅仅拥有先进的知识和经验也未必能保证创业的成功。台湾与印度之所以能够吸引到那么多的高级人才回流,在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其科研教育体制、企业体制以及整个法律和行政环境,与发达国家并没有中国那么大的差距。
    
      因此,格于诸多体制改革的滞后,对于那些高级人才来说,无论是回过就职还是创业,都面临着太多的挑战,9成以上中国博士不回国,或许应从此中寻找答案。有趣的是,由于前些年的出国热,普通海龟人员却又人满为患,甚至出现了就业难。这种想要的不来、未必急需的又过度拥塞的现象,折射出中国人力资源体制的某种紊乱,而一国之所谓崛起,不外人才的大量涌现,在这个意义上,海外留学人员在中国的高不成低不就,需要引起更多的重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磊捐款耶鲁本不需要澄清,这一澄清问题全来了
  • 从耶鲁毕业的夫妻:张磊捐款耶鲁内幕
  • 美国耶鲁校长:中国人是人类史上最大的笑话
  • 张磊:我为什么捐888万美元给耶鲁
  • 巨额捐助耶鲁惹争议 理性看待张磊捐款
  • 人人都很棒的哈佛耶鲁/白彤东
  • 耶鲁终身:中国教育不转型,国家只能卖苦力
  • 到底是什么让“三农”问题恶化?/陈志武 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
  • 王石川 :扬州盲人被哈佛、耶鲁同时录取羞了谁? (图)
  • 耶鲁授陈志武:中国的钱为什么这么多?(图)
  • 康正果:胡锦涛耶鲁行侧记
  • 中国网友褒贬张磊的耶鲁捐款行动
  • 耶鲁大学否认前校长撰文批判中国大学
  • 耶鲁大学校长:红色中国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
  • 白岩松在耶鲁大学演讲阐述他自个的中国梦 
  • 中国籍毕业生为啥向耶鲁捐巨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