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告别2009:走出偏狭的中国/仲大军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4日 转载)
    
     2009 年是一个神经紧张的一年,刚刚度过经济下滑的恐慌,就面临着通货膨胀的威胁。关于宏观调控,熊平的文章值得一看。另外,张祥龙、殷辂的文章也很重要。这些人的文章与穆罕默德•尤努斯的一样,都是从大的思想文化方面进行危机反思的。就目前这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做法是不行的,只能是一个危机接着另一个危机。中国要从根本上去考虑,来解决道路和方法的问题。一个是文化上的反思,一个是经济制度上的改革。一味地物质上的西化,只能搞得社会关系紧张,贫富分化,物欲横流,寡廉鲜耻,穷人造反。所以,要么全面地学人家的东西,要么恢复自家好的东西。可惜的是,今天的中国,即没学到西方好的方面,又把自己传统上好的内涵丢掉了。
     (博讯 boxun.com)

     三千年以来的中国,基本上是一个道德至上的国家,社会基本上是靠道德来维系的,但走入今天的法治社会,既没有法治,又没有道德,这使多少中国人为之哀叹。张祥龙一伙人试图唤起国人的觉醒,但传统文化在今天是多么式微,离人们是多么遥远,与主旋律是多么陌生,令人感叹!今天的中国,没几个有学识的能超脱片面的学者,统统陷在传统的各种话语中,不是左,就是右,不是古,就是今,以偏概全,真理在握,胸有成竹。看看现在年轻一代,也争得不亦乐乎。象经常在本网发文章的曹久强这些年轻的新左学者,他们只看到公有制平均的一面,没看到这种所有制权力腐败的一面,你只强调国有企业好,公有制好,但谁来制约公权力?谁来制约特权与腐败?你只要一个经济形式,但缺乏政治制度保障,怎么能行呢!
    
     中国学马克思主义学得来吗?马克思强调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必须实行政治民主,实行普选制,你能做到吗?希望这些年轻学者看看马克思的原著。今天的中国既要避免极左思想的理想主义,绝对平均主义,又要避免精英集团对自己技能智能的津津乐道,避免陷入精英打造的耀眼光环。走入精英社会是大众的悲哀,走入大众社会是精英的失落。一个好的社会最好是能在这两者中取得力量和权利的平衡。这样就不会有黎阳等人诅咒性的文章了。
    
     自由主义没什么不好,只要不卖国不投靠,自由独立尊严是人类最宝贵的追求。中国自古就缺少这种精神,儒家的这种精神完全被宋明理学给阉割了,儒家最宝贵的思想体现在《儒行》篇里,此文可从《礼记》和《孔子家语》中找到,但被后代封建统治者的御用文人给搁置一边。朱熹编篡儒学只从《礼记》中选出了《大学》、《中庸》,没选《儒行》,以致宋明以后的中国,儒学被阉割,变成封建统治者弱化人民的思想工具。
    
     在这一点上,宋明以后的中国连朝鲜都不如,朝鲜保留的儒家精神都比中国要完整,直到近代,朝鲜仍然保持着士大夫治国的传统,君主都没超越士大夫高高在上,而中国早早地进入王权专制的时代。所以,唐宋以后的儒学,基本上是被阉割掉灵魂的儒学。所以被现代学者瞧不起,被五四时期的一批学者所扬弃。这是有历史原因的。今天有学者写儒家是丧家狗,也是不了解历史的表现。
    
     下面将这篇文章附于文后。看了《儒行》之后,大家会对儒家有真正的了解。历史上的儒生决不是一群摇唇鼓舌、骗吃骗喝的吹鼓手,而是一群堂堂正正的被压迫群体。他们是一群亡国的商朝后裔,他们在周人的统治之下,保持着自己的独立人格,超然物外,刚直不屈。今天的中国还能理解这种精神吗?还有这种精神吗?
    
     孔子临死时才道出了他的身份和倾向,“吾殷人也!”只有那些独立于权势之外的人,才能产生这样震撼性的思想。大家好好看看吧!在蝇营狗苟的今天,在心智扭曲的社会,要有一群头脑清醒的人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谒仲子庙/仲大军
  • 仲大军:新疆事件暴露出政府管理的重大缺陷
  • 中国过度私有化的问题:老板个人所有制/仲大军
  • 中国的改革必须有退有进/仲大军
  • 中国正在发生幻胀/仲大军
  • 中国政治改革的切入点:第三次国共合作/仲大军
  • 人们的确有理由置疑官办智库/仲大军
  • 欲哭无泪的中国经济/仲大军
  • 仲大军:中国的新自由主义仅仅是一小部分人的自由和主义
  • 自由贸易的虚伪与理想主义的终结/仲大军
  • 仲大军:鼓励和纵容炒房是抱着死尸跳舞——评二套房贷松动
  • 仲大军:对中国企业全球化的反思
  • 仲大军:医改征求意见稿到底要征求人们什么?
  • 高增长、小GNP的现象说明了什么?/仲大军
  • 常识与普世价值——兼与仲大军商榷/刘洋波
  • 仲大军:迅速用海外债权收购美国在华投资企业的股权及中国企业在海外的股权
  • 仲大军:国家主权资金能随便出入国门吗?--中国要追究在美巨大投资失误的责任
  • 仲大军:中国在外部金融风暴到来时的反思和检讨--美国崩溃:拉鲁旭十年前的预言实现了
  • 关注中国经济中的“烂苹果”/仲大军
  • 仲大军:腐败是最大的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