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辉:中国社会往何处去?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1日 转载)
    
    
     张辉 (博讯 boxun.com)

    
    一,一个没有改变的中国社会
    
    镜头一:中国依然是一党专政的国度,所谓多党并存是虚假的。中共党权依然渗透在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各个环节。
    镜头二:共产党不允许国内的公民形成独立的政治组织和进行独立的政治活动。一切企图和试探性举动都是不能被当局容忍的。
    镜头三:所谓“国有经济”依然存在,它还是共产党的权力支点之一。但它已被权贵集团所垄断,并成了分赃的大舞台。
    镜头四:中国社会的意识形态已经松动,但意识形态的核心部分依然不允许突破,当局在严防死守。马列毛表面上不多提了,但是阴魂不散。
    镜头五:处理社会矛盾的手法收拢了“阶级斗争”的提法,但是并没有摆脱“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思维。
    镜头六:民营经济和私有财产已经被宪法有限保护,但并未上升到神圣不可侵犯的高度。民营经济和私有财产依然是被掠夺的对象。
    镜头七:民间社会在话语空间里获得了部分自由,但是言论被限制在个体之间,没有任何独立媒介。公民的言论自由并不能得到切实的制度保障,因言获罪每每发生。
    
    通过以上镜头,可以观察到中国社会虽然经历了三十年的邓式改革,但是毛泽东时代一些核心的东西还在核心之中。因为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本性没有改变,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在本质上都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时代和时代符号。体制依然是党国体制,社会依然是权力社会,以党权为中心的四项基本原则依然在中国社会的中心地带发挥着自己的本能作用,可谓阴魂不散。
    
    二,一个已经发生改变的社会
    
    镜头一:邓式改革至少是已经违背了口头初衷并走向了反面,改革是为了政权保值而启动,也会为了政权保值而结束。改革已经走向了死亡的不归路。
    镜头二:以党权为核心的官僚阶层已经极端腐败,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腐败的趋势不可能遏制住,只能是更加腐败。
    镜头三:以太子党为标志的权贵阶层加紧了全面的经济掠夺,社会不公和两极分化的趋势不会掉头。现行法制保障了这样的掠夺。
    镜头四:胡锦涛虽祭起“八荣八耻”的大旗,但整个社会在趋利的动机下道德沦丧已经无以复加,只会继续沦丧下去。
    镜头五:中共对社会的统治能力在持续下降,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毛泽东思想到村里,邓小平理论到县里,三个代表到省里,科学发展观连中南海都出不了。
    镜头六:社会矛盾持续激化并在积累中,旧矛盾没有解决,新矛盾涌现出来。中国成了一个大的火药桶,在等待爆炸的时机。
    镜头七:民间社会在成长中,民间力量在壮大,民间政治在成熟。全球化、互联网、维权运动和家庭教会使中国的民间社会成长变得不可阻止。
    
    通过以上镜头:中国人民面对的是一个企图解决市场问题的垄断体制,这个体制注定是一个不能解决问题但又在不断制造问题的体制。当权贵集团的分赃过程完成之后,这个社会必然会发生变化。一个冲突重重的社会是不可持续的,但其问题并不是永久不可解决,而是在等待解决的时机,关键是人们用什么方式去解决它。不断发生的历史事件,总有一件要促成历史性转折。
    
    三,民间社会的成长是变革的决定性因素
    
    镜头一:启蒙与反对的力量在目前的社会背景下已经降低了自我发展的成本,启蒙变得更为容易,反对变得更为安全。更多民众擦亮了眼睛,处于多说少动的状态。
    镜头二:自由主义和家庭教会使社会信仰多元化,精神力量逐渐摆脱权力的把守。信仰的持久与坚守不是现行体制所能战胜的。公民不服从在精神层面全面启动。
    镜头三:维权运动风起云涌,社会问题不断为维权运动开辟战场。热点虽然在不断转移,但核心问题只在于解决体制问题,维权运动的未来只有更好,没有最好。
    镜头四:借助于维权运动,民间力量正在一个结构化的过程中。民间人士将在维权运动中确定自己在民间社会的位置,从而推进民间力量的系统化整理。
    镜头五:宪章的发布加快了民间社会系统化的过程,带队和跟队的问题即将在多个系统中解决。从虚拟到实地,民间团队在逐渐整合之中。
    镜头六:民间政治的规则也开始了一个确立的进程,民间力量的争雄之心随时有可能被激发。历史正在等待它的陈胜和吴广,正在等待一个政治的刺激。
    
    通过以上镜头,可以断定民间社会将继续推动中国,时间与方式主要取决于民间力量的壮大和民间政治的成熟。只要中国人民不断提出改变政治体制和社会体制的合理要求,并且是不断用新的方式表达出来,那么统治者的合法性危机就会更加显现。合法性危机如果真的成为政治性危机,统治的延续是不可能的。
    
    四,官僚权贵集团的分化是变革的契机
    
    镜头一:历史现象证明,改朝换代完全是由底层政治操盘的现象基本上没有过,每一次社会变革都有上层社会的人参与其中。
    镜头二:权贵阶层不断挖掘资源,以分赃取利,为相互之间找到了临时的利益平衡。但可供挖掘的资源并不是无限的,因分赃不均而内讧也是迟早的。
    镜头三:统治的合法性必须要通过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予以确定,中共不可能永久回避意识形态的争论,当局内部的思想分野终究会到来。
    镜头四:民间的政治冲锋完成力量集结之后,官僚集团内部的各种力量经过成分分析和利弊分析也将重新选择发展的路径。
    镜头五:可能不是以叶利钦的方式出来,可能不是以蒋经国的方式出来,也可能不是以雅鲁泽尔斯基的方式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有人会出来。
    镜头六:只要体制内部有强势的力量站出来和民间社会进行对话与合作,中国人民实现民主的力量上下一心,公民社会的未来将是“毕其功于一役”的事情。
    
    通过以上镜头,人们可以把握中国未来的一些关键走向。中国的未来在技术层面上不确定的因素很多,但是在总的方向上必然是走向自由、民主、法治和宪政的公民社会。现代世界没有为我们提供别的可行选项。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下民易虐 ,上天难欺。只有尊重人的制度才能被人护佑,如此而已。
    
    五,社会变革的一些参考因素
    
    镜头一:当代社会是一个相对开放的全球化社会,每一个局部的变革都有全局性的背景,民主的实现往往在一个民主化的国际浪潮之中。
    镜头二:联合国文献所代表的普遍性价值和国际规则将推动下一波民主化浪潮的到来。任何国家将自己排除在国际规则之外,将妨碍自己的发展。
    镜头三:主流民主国家对国际民主事业的支持不会终止,这是国家价值观所决定的。支持的力度,方式和技巧性,取决于政治领袖的宏观视野。
    镜头四:中国民主力量要取得更大的国际帮助,关键是自我壮大,使自己在政治上逐渐成熟,这样就会进入各国政治领袖的视野。
    镜头五:中国民间力量对社会事件的主导能力,这是影响社会变革的一个主要因素。当主导能力能够放大的时候,社会变革有可能开始。
    镜头六:社会各种力量正处于对压态势,中共当局迫于压力,进行的任何一项变革举措都有可能激发大规模的社会运动。
    镜头七:维权运动为权利所打开的每一个缺口,或者言论自由,或者结社权利,或者游行示威,等等,都会使积累已久的权利诉求蜂拥而至。
    镜头八:上访问题,军转干部问题,失业问题,垄断企业遗留的买断问题,中央与地方的问题,都是当局不能主动去解决的问题。一旦解决一个,就会孕育连锁反应。
    
    通过以上镜头,可以发现,对当局而言,为了避免死亡就不能再自说自话,罔顾他人。问题真正的解决之道,是必须尽快地让问题回到对话与协商的轨道,让利益冲突的双方之间有缓冲和仲裁,而不是不得不把自己置于自戕的悬崖。对民间而言,也应该加强紧迫感和时机感,以力量求变化。
    
    六,中国社会变革时间的宏观判断
    
    镜头一:没有对立的力量与当局者抗衡,社会变革无从谈起。人类几千年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中国民主力量三十年的发展也证实了这一点。
    镜头二:社会变革的时间窗口随大潮移动,专制社会尤其如此。中国社会的变革也不可能有一个准确的时间窗口,时间只在于一些偶然因素和突发事件中。
    镜头三:中国不缺民主思想和民主人士,缺的是力量的整合,缺的是带队与跟队的人。可以判断的是,中国民主力量的整合还需要若干年的时间。
    镜头四:中共当局有双核心的特征,但双核心在对待民间社会方面是一个整体,没有明显的分化迹象。分化必然会伴随意识形态争论,应该是在胡以后的“无核心时代”。
    镜头五:当局统治能力持续下降,但没有失去对民间社会的管制能力。但是,习或者李上台后会失去这种管制能力。专制社会力的“无核心时代”缺少的就是管制能力。
    镜头六:中共的十八大依然会是一个胜利的大会和团结的大会,但是,十九大估计是要开到民主社会中了。
    
    通过以上镜头,可以断言变革即将到来,但变革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设立机会,关键的问题依然在民主力量的崛起。当力量微弱的民间政治,遇到暴君,悲剧也就不可避免。在这种“两强相遇勇者胜”式的正面对撞中,无论谁胜都是惨胜。民主的力量,只有自己成长起来了,才不至于在社会变革的悬崖上跌落而粉身碎骨。
    
    每一个采取“政治”手段抵制强权的人,其实都已经把自己置于可能自戕的悬崖之上了。那么不说了,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通过做点什么,提高自己,也唤醒更多的人。
    
    转自《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