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假如杨元元在我那个时候念大学,绝不会自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9日 转载)
    
    来源:婕雯
     假如杨元元在我那个时候念大学,绝不会自杀。有人说,不能假设,不能猜测。可学理工的都应当知道吧?科学的定理大都是从假设和猜想出发直到被严格证明为止—不管逻辑上证明还是实验上证明。所以,还是要猜想一下,只要符合逻辑,就是合理的猜想。 (博讯 boxun.com)

    
    另外,右派精英喜欢假设如果毛岸英活着,中国就是地狱。他们可以恶意揣测和对死人的幸灾乐祸,却不允许我做善意推断,似乎也不合右派精英鼓吹的“言论自由”吧?
    
    我看了杨元元的家庭条件,比我当年的很多同学要好,不过,她生存的社会环境,比我当年的差十倍。
    
    我在大学的时候,每个月发17.5元的菜票,28斤饭票(当然这是被现在的先富右派反复嘲笑的)。那么男生呢?菜票是一样的,但饭票是33斤,比女生多5斤。事实上,女生的饭票一般只用25斤左右,而农村出来的男生就不够用,于是就来拍我们女生的马屁,我们就把用不了的3斤送给男生。运动员比我们多2斤饭票,不论男女。
    
    那时热水(饮)和洗澡是免费的,男生吃我们的饭票嘴短,体力活是没有平等可言的,无产阶级的劳动锻炼都是男女搭配,男生如果干得少可是丢人现眼的,有了事情,男生理所当然要冲在前。假如男生遇到事情做范跑跑---先不论扔掉孩子,仅论扔掉女生---那男生就只能跑到地狱里去,所谓地狱无门你偏进来。
    
    当然了,现在的右派精英都鼓吹范跑跑比我们那时的男同学坦率,好象我们那时的男同学帮人都是虚伪的了,否则跑跑也不会被现在这么热炒了。此外,我们女生可以支使男生义务劳动,比如经常帮女生把七暖瓶水拎到女生宿舍。我们那时没有住宿费,每个宿舍8张床,一张放杂务,七张留给学生,每人免费一个热水瓶,七个热水瓶还是有点重量。对了,女生那个时候还有免费卫生带。
    
    当然这些又是被先富右派嘲笑的,比如一个宿舍住七个不人道啦,领卫生带还要去校卫生所查真假是违反人权的什么啦,卫生带没有现在的卫生巾好了,等等,理论比三个代表八大荣耻之道还时髦。
    
    现在的右派精英,给女生的出路 倒是比我们那个时代多了一条:做鸡或二奶小蜜。还要把鸡合法化,与国际接轨。看,美国都有鸡,我们也要有。究竟哪个时代女性地位高?哪个时代女性得解放?你嘲笑卫生带的时候怎么不嘲笑唐朝的时候没有电脑呢?
    
    我还奇怪的是,现在有了房子了,大家住不起才叫人道?关于卫生带,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她现在请了一个大学生保姆帮助带孩子,结果那个女生就直接用孩子的纸尿裤做卫生巾。我听到这里,心里很难过。姑且不论现在大学生作保姆是否代表社会资源的浪费,仅论贫穷这一点,比我们那个时候惨,现在贫困女大学生贫穷也就罢了,连尊严都没有了。请问,究竟哪个时代迫害知识分子?
    
    那些鼓吹毛迫害知识分子的右派精英当年被批判的时候还有牛棚可住,还有饱饭吃,今天穷人住大街都要被城管赶走,请问究竟什么是人道?要是毛主席真的搞迫害,朱下岗总理怎么蹲了十八年牛棚还活得那么滋润?要是真象温家宝嘴里的“崩溃边缘”,温怎可能在三年大饥荒的日子里还炼就炒回锅肉的本事?温仇恨毛泽东时代的地方,是因为温的水平和道德在那个时代只能在山沟里抡锤子跑地质,想做人民的总理,就凭他的水平和道德,绝对没有可能。
    
    我看当今那些右派知识分子精英,就是因为毛泽东没有真正迫害他们,毛泽东当年无产阶级专政也只是嘴巴上喊,没有真正搞,所以才让右派精英活到今天,以至于鼓吹摸石头过河以及工人下岗增效。所以,坑一千个不够,应当坑一万个。当初毛主席没坑他们,所以今天杨元元只好自杀。
    
    跑题了,接着说菜票。17.5元是什么概念?我只用12元就够了。一盘炒土豆丝8分钱!早餐三条萝卜咸菜下稀饭才2分钱!如果按购买力来算,中国的当年的GDP质量比现在也没逊色多少吧?现在的GDP不就是消耗资源、污染环境、给洋人做苦力吗?还有脸吹什么盛世呢?究竟是哪个时代到了崩溃边缘呢?
    
    我每月可剩5元钱,一学期四个多月可积攒20元。这是什么概念?我当年从家里到北京念书一共是1600公里,火车票12元!我剩下的4元钱可以给两个弟弟交完一学期的学费!那时我家的收入状况比农村学生好很多,所以我两个弟弟的学费都不能免,但我弟弟的很多农村同学,只要大队给你开证明,连2元的学费都免了。现在倒是所谓“义务”教育了,朱下岗总理的义务教育牌坊戳到了二十八层天,可很多农村孩子—甚至是城市孩子---倒念不起书了。不仅是小学念不起,连大学都念不起了。如果一个民族连给贫苦孩子念书翻身的机会都没有,那究竟是不是崩溃边缘?
    
    又跑题,再说我那个时代。我们那时农村出来的男生很多人一到周末,离家近的就要回家帮农活,特别是五月底,就要回家帮助生产队和自留地割麦,大概要五天左右。我想,现在农村的孩子,就算杨元元这种非纯粹的农村孩子,就算想回家帮忙,也掏不起路费吧?
    
    所以,我敢说,从逻辑上讲,如果杨元元放到我那个时代,一定死不了,就凭她对母亲和弟弟的善待品德,一定是楷模。现在有人说,杨元元自己心理素质如何差。可我看,以她对待母亲和弟弟的行为在我们那个时候一定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代表,她一定会充满自豪感和高尚感,反而会导致心理素质太好,而不至于到今天的心理素质极差。
    
    有些人今天从高深莫测的心理学知识和所谓伟大的人性出发,说她心理素质差,我想问:是否也要对死人搞个精神鉴定,得出象邓玉娇高莺莺一样“精神病”的结论?当今盛世不是连因为拆迁而“非法抗法自焚”的说法都有了吗?
    
    还有人说,杨的妈妈自私,住到女儿那里压跨了元元。这些精英不是天天讲人性自私吗?不是说雷锋是假的吗?怎么现在就要求扬元元的妈妈做活雷锋大公无私呢?
    
    右派拆迁导致了有人自焚后还被说成是“非法自焚”“抗法自焚”,精英不是天天讲人性自私吗?自私地保护自己的房子不被拆迁有错吗?难不成也要杨元元的妈妈去自焚然后不必住在女儿那里?可这样右派是不是又给杨元元的母亲扣上“非法抗法自焚”呢?
    
    正如毛主席说的,如果路线错误,知识越多越反动,这种儒,坑一千个还不够,要坑掉一万个才行。
    
    我看,当今时代呼唤的正是对右派知识精英的焚书坑儒,你今天不坑他,明天你就得“非法自焚”,或者你的女儿就要被患上精神病,或就要被戴上“心理素质低”的帽子。所以,我说,对丧失起码道德底线的知识精英就要大搞焚书坑儒,后人不就骂你 “迫害知识分子”嘛?有什么可怕?知识分子种类可多了,我还认为我是知识分子呢,我凭什么要被右派右派精英强迫代表?你可别代表全部知识分子,你代表你自己就行了,因为你是良心知识分子的死敌,是垃圾,没有你自告奋勇地出头代表全部知识分子,这个世界才更干净。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元元自杀后,其导师魏忠教授成叫嚣的禽兽/一线生天
  • 从杨元元自杀说起——谈谈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化问题
  • 女博士杨元元的死值得我们同情吗?
  • 上海贫困女研究生杨元元之死:在中国,知识改变不了命运
  • 女研究生杨元元为何自杀/西风独自凉
  • 上海自杀贫困女研究生杨元元的最后24小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