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邢鲲自缢:编造谎言,愚弄全世界人民/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3日 来稿)
    
    综合《都市时报》,《春城晚报》消息:12月16日下午昆明市检察院、公安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盗窃嫌疑人邢鲲在小南门派出所死亡事件的相关情况,经尸检确定,死因系机械性窒息,而用来自缢的工具则是邢鲲所穿高帮鞋的鞋带。
     经尸表检验,死者邢鲲双侧面部左侧肩胛部,左胸季肋部检见软组织擦挫伤……,警方称不存在刑讯逼供。 (博讯 boxun.com)

    却不论警方称不存在刑讯逼供是否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辩白,反正现在警察打人司空见惯,受中共体制保护,更不用说打的是盗窃嫌疑人,刑讯逼供是家常便饭(每个被中共狱炼过的上访维权人都能证明)否则邢鲲三个部位四处伤痕从何而来?
    你们可以否认,甚至可以把责任推给犯罪嫌疑人(牢头狱霸)。利用犯人管犯人,利用群众斗群众是中共惯用的手法,刘少奇簿一波等中共前辈,能够挺得住老虎凳和美国刑罚48套,在日本宪兵和国民党特务的毒刑拷打下,能够英雄不屈,碰到专门斗走资派的红卫兵就无计可施。可见中共在社会上利用刑满释放犯等社会闲散人员,在监狱内利用服刑犯对付民主人士,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的毒辣,很多情况下根本不需要警察动手,他们只要一个手势,一种眼神,一句暗语操纵、遥控、利用这些渣滓就能达到目的。
    邢鲲犯的是盗窃罪,是狱警利用和依靠的对象,在监狱里可以享受特权,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如果不是过不去的坎,他为什么要自杀?邢鲲即使没死,他也不敢讲出真象,更何况他已死了,由一贯造假的中共政权提供证据,可信度就是零。
    我在监狱里被中共反复精神折磨、酷刑伤害,仅手铐正面铐在铁栅栏上就是17天,反面吊铐在铁栅栏上十昼夜仅放下四次,比起其他形式的精神折磨,(每月一至数次的走程序)尤其是利用罪犯对我的人格侮辱,又不算什么了。我在白茅岭监狱自杀三次,幸好我还活着,能向全社会说出真相,如果我象邢鲲一样死了,中共对我犯下的所有罪恶都将被尘封。
    昆明公、检联合新闻发布会提供的证据是:邢鲲利用纸币打开手铐,再用鞋带自缢,这两个鹰犬在愚弄全世界人民。暂不去讨论纸币能否打开手铐,鞋带能否自缢,问题是这两样被监狱当局列为“违禁品”的东西是如何到邢鲲手中的?即使是政治犯,也有三班监控人员监视,集体关押的邢鲲怎么能够独处?
    凡是被关过监狱的都有这方面的常识,不论你有多少钱,都在大帐上,本人是拿不到任何钱币的,只有出狱那天才能领回。超过5寸的带状物包括束腰的皮带,鞋带都在收徼之例,经常性的抄监行动,保证了监室内的任何人不可能拥有以上物品,除非狱警通同作弊,提供方便,那么这两样东西是谁提供给邢鲲的?集体关押下的邢鲲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吊自杀,是谁提供了邢鲲独处的时间和地点?
    编造的谎言肯定不能自圆其说,经常说谎的人已不会脸红和羞惭,中共及其豢养的走狗犯下成千上万的滔天罪行,都因为反动的一党制专制制度的庀护,得不到清算,而且越演越烈,有持无恐。
    中共不灭,或者体制不改,类似躲猫猫、俯卧撑等监狱里在警察的“管理”下(杀)害人的悲剧将不断重演。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09年12月1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昆明派出所死亡嫌犯邢鲲昨尸检 其父中途退出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