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元元自杀后,其导师魏忠教授成叫嚣的禽兽/一线生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0日 来稿)
     笔名:一线生天
    最近,连续关注了上海海事大学贫困女研究生自杀的新闻,也注意到了其导师魏忠发表的博文《那几次,我做了拒绝的决定》以及《“莫让贫困性格症”继续造就你的贫困》等(http://blog.sina.com.cn/weizhong1969。针对魏忠的言论,在此,本人发表一下几点看法:
     一. 魏忠作为研究生导师缺乏最基本的悲天悯人的情怀,枉为人师,人性沦丧。 (博讯 boxun.com)

     杨元元出身贫苦,带母求学,因为不堪压力之重自杀身亡。中国研究生实行导师制,身为导师,面对杨元元如此特殊的情况,本该尽力伸手相助,没想到此却袖手旁观。不仅如此,在自己学生自杀后尸骨未寒之际,魏忠发表博文称类似杨元元之类的贫困生不该通过读研求学的方式完成命运的救赎,并称这种学生即便活下来在学业上也不可能有建树。作为常人,我们都应秉怀悲悯之情告慰逝者,同时也抚慰尚活在悲痛之中的杨母。魏忠却冒常理之大不韪,发惊人之语,实在缺乏人性,枉为人师,人性沦丧。
    二.魏忠是典型的“事后诸葛亮”,逃避责任,道德滑坡到了最低限。
     这件事发生后,魏忠教授首先做的其实应该是自我反思,反思在杨元元的事情上究竟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没有想到的是,杨元元的死成了魏教授“乱咬”的借口,他首先向贫困生们发难,博文站在精英知识分子的立场对贫困生们进行价值追求上的否定,还发明出了“贫困性格”一词,他进而批判媒体,认为中国教育最失败的专业是新闻学。新闻学教育是有自身存在的问题,但如若以批判记者的报道为动机批判新闻学专业,那么这种批判一开始就歪了。以评论家的身份自居,魏忠进而引发留学生的问题,这位丧尽良心的“评论家”如果如此评论下去,势必还会带来更多的胡言乱语。
    三.魏忠以网路为平台,自我炒作,假饰崇高,自我作贱。
    面对电视评论辩论节目的邀请,魏忠拒绝了。他的理由是:不想对死者家属造成伤害,而之所以选择博文,是考虑到杨元元之母文虎素质比较低,不会关注博文。这富有诡辩色彩的言论,试想:杨元元母亲不关注博文,伤害就不存在了吗?魏忠拒绝电视辩论,多半是胆怯吧。魏忠声称自己没有删除网友的帖子,所有的帖子都保留并让自己的学生做了赞成与反对统计,这是天大的谬误与笑话,魏忠发帖《那几次,我做了拒绝的决定》后,我便跟帖强烈反对,怎奈我的帖子被他删掉;魏忠又发《社会在进步,媒体该反思》一文,再称没有删帖,我跟帖反击,魏忠回帖说我是造谣的网友。魏忠的删帖和否认删帖完全可以看出魏忠心虚状态,杨元元死后,魏忠一直在掩饰,其实掩饰恰恰是因为没把握。对自己的言论没把握,对真理更没有把握。
     四.魏忠心胸狭窄,以小人之心,度世人之腹。
     同样针对杨元元事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发表《没有大爱的大学造成研究生自杀》,为此魏忠在博客声称让自己的学生做了调查,郑教授在网上的反对率超过了75%,还说郑风田教授是哗众取宠。至此,我们完全可以推断,魏忠其人心胸极为狭窄,在一个民主的社会人尽其言,而魏忠允许自己胡言乱语却听不进别人的好言相劝,还以小人的心态抨击别人为哗众取宠。我想仅仅以无耻二字,是不足以形容魏忠的。
    
    (注:杨元元的自杀牵动众人之心,也牵扯很多问题,大家可以从不同角度评价,但是我们不应该丢掉最基本的原则与底线。建议大家去魏忠本人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weizhong1969 讨伐公道、进行论战。)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杨元元自杀说起——谈谈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化问题
  • 女博士杨元元的死值得我们同情吗?
  • 上海贫困女研究生杨元元之死:在中国,知识改变不了命运
  • 女研究生杨元元为何自杀/西风独自凉
  • 上海自杀贫困女研究生杨元元的最后24小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