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革命后遗症”:中国的流行社会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6日 转载)
    施化
    
     (博讯 boxun.com)

    
    一周前在中国旅行中遇到的一些小事,让我意识到国内繁荣和文明的巨大反差。说这句话有人可能不大懂:繁荣就是文明啊,只要越繁荣就越文明,怎么会有反差呢?是的,这个道理我也最近才想通。繁荣,指的是物质的超常积累,把别人口袋里的钞票集中到我手里来花。无论罗马用军队还是隋炀帝用民工建立的繁荣,繁荣得都不长久。文明的含义就广了,但一定都不是靠钱堆砌出来的。文明是一种不说在嘴上,但藏在心里的,对一切生命的热爱和尊重。文明是几代或十几代人彻悟的结果。
    
    
    
    “革命后遗症”这个词使用的人不多,尤其是像我这样使用。简单解释,是指一场全民族全社会的大革命,当革命被当作正面参照延续了几代人以后,在每一个人在内心塑造起来的一种潜在价值标准,这个标准贯穿所有人的个人行为。一般来说,带有革命价值标准的个人的行为,多少都有点病态。病的人多了,就是社会病。
    
    
    
    病态的一个表现: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说一件我刚下飞机的小遭遇。上海浦东机场有个新建的机场宾馆,给转机或转车的旅行者带来不少方便。但这个宾馆的一层楼房间有建筑结构上的缺陷:墙壁不隔音。其导音的程度相当于早年我在农村住过的板楼,隔壁有人撒尿,听着像头顶下雨。不知道耗资巨大的新建筑为什么要做成这个标准,说不定也是“豆腐渣”工程。话说我和内人住进其中的一间,由于旅途疲劳,倒头便睡。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一个男人的清晰说话声音吵醒。一看表,凌晨两点。
    
    
    
    这个男士,听声音大约三十多岁,正在和谁通电话。据谈话的内容猜测,大概是一个出洋留学的回国人员。深更半夜用隔洋电话聊大天,显然由于时差失眠所致。为了礼貌,我保持平躺状态,等待他早一点结束通话,重回梦乡。但是希望落空,这位同胞似乎毫不打算停止,越谈越有兴致。想想看,当你十分疲倦,却有人对着你耳朵滔滔不绝的时候,有什么感受。作为暗示,我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潜台词为:“隔壁有人,请小点声。”可是刚咳完,隔壁的普通话立刻就改成了方言,一种我听不懂的南方方言,而分贝丝毫不减。显然对方意识到墙壁几乎不隔音,也意识到隔壁有人在睡觉,但是“谁在乎”,只要不让你听懂我说什么。不知这样持续了多久,直到睡在一边的内人也被吵醒,难过得绝望的时候,我才决定采取行动。这是一种很野蛮但也很常见的行动:一边用拳头擂墙,一边大声喝道:“轻一点,隔壁有人睡觉知不知道?”就像拉下电闸一般,折磨我许久的说话声立刻中断。就这么灵!这虽然让我得到一时满足,但再也无法入睡。
    
    
    
    是什么造成这样一种变态的人性?你既然没有对他人处境的理解和同情,难道提高嗓门就能让你立刻改变?人们通常尊重常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唯有革命不尊重常理。革命改变常理,让不符合革命者意志的一切旧习俗统统滚到一边去。革命服从的东西不多,最服从的是拳头。如果有两个革命党对阵,打赢的那个就是正确。自辛亥革命以来,对革命描述得最为鲜活的,无过于鲁迅先生,比如《阿Q正传》里的“同去同去”。那时候共产党还没成立。无论孙文、中正或润之,其实都是货真价实的革命党。至于说谁得了天下,不在于谁更先进,而在于谁更善用兵。一直到今天,中国政治的元规则还是,谁割的人头多谁是大王。不服吗?打过(江浙方言,来打一架的意思)!你比我强我就服,真理在哪里?管他娘。
    
    
    
    病态的第二个表现:非我即敌。有一天,在江南一个风景如画的城市,我站在斑马线的一端等待绿灯。当绿灯跳起,正准备开步的时候,一个自行车轮不偏不斜地停在我的脚前挡住去路。顺着车轮向上看去,驾驶者是一位面目姣好的中年女士,她目不斜视,若如旁人。我说,“对不起,我要过去……”,她瞟我一眼,看出没有什么来头,便纹丝不动地说,“你怎么不早点走?”是啊,为什么我不早走,穿红灯过马路,破坏交通规则?可这不是争是非的地方。于是我只好绕车轮而过,避免冲突。虽然国内公交车上的让座现象已经日益增多,还设了公交大巴必须为斑马线上的行人停车让行的新规定,中国人那种“让了你我就输了”的潜意识,还是无处不在。
    
    
    
    在她眼里,我显然不属于她的亲戚朋友同事范围,是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异数。按照革命道理,如果没有办法确认你是同志,那么你就是敌人。对于敌人,当然要寸步不让。革命者心中红黑分明,即便对于中立的大众,也是打拉利用,不随便交朋友。不要以为我这是夸大其辞,中国这几代接受革命教育,阅读革命书籍,模仿革命人物的中青少年,在下意识或潜意识里,都是不准备和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共享资源,和平共处的。
    
    
    
    这位面目姣好的女士可能只是一个普通市民,不参与政治,不拥有权力。但是如果这样的人很多,多到司空惯见,难免进入权力中心的不夹杂几个。中国政治的没有退让,没有妥协,更没有认错,这与搞政治的中国人内在的潜质,不是没有关系。这种潜质来源于“革命”,是为“革命后遗症”。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有效而不可采用的手段
  • 施化: 毛泽东思想,帝王思想
  • 施化: “不满-造反”的王朝兴衰何日而止?
  • 施化: 亟待产生思想的中国
  • 施化:“爱国”不如“爱人(图)
  • 施化: 政府能否主导出一个健康的经济?
  •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張三一
  • 施化: 中国革命破坏了多少价值?
  • 施化:中共政权正在受到什么威胁?
  • 施化“革政”考──为美国革命辩/张三一
  • 张三一言: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 施化:未来的安危,在于军队是否中立
  • 施化: 等待革命?
  •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张三一言
  • 施化:百年中国的选择途径
  • 施化: 誰鎮壓,誰滅亡!
  • 施化: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施化: 意识化为敌我,利益化为均衡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