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别再把学生当道具了/王石川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2日 转载)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王石川
     (博讯 boxun.com)

    11日有两则新闻读来颇让人感慨。一则是,深圳市下发工作方案,严禁学校组织学生到歌舞厅等娱乐场所参加娱乐活动,严禁学校组织举行各类大型庆典娱乐活动。另一则是,常州外国语学校为了迎接检查,要求学生穿着春秋季校服,孩子都冻成流感。(12月11日《深圳晚报》《扬子晚报》)
    
    如果稍微将目光掠过去,我们便不难发现,将孩子当作道具已经成了一些学校的习惯性动作。除了让学生参加迎接检查、参加庆典之外,更极端的是连殡葬都把孩子借过去。据报道,浙江省某村小学的校领导为了增加学校的经济收入,竟丝毫不顾影响,同意该村农民徐某的要求,以每个学生5元钱,并给学校五十元钱作为报酬将一个班级的学生租给徐某为其母送葬,并委派两名教师带队。送葬学生从上午八时一直忙到中午十二时,所得“租金”均被学校的教职工分掉。
    
    迎接检查、参加庆典应该属于向权力献媚,出租学生为他人送葬,则出于经济利益考虑,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把孩子当作道具,于法不容。根据《义务教育法》规定:“学校和教师按照确定的教育教学内容和课程设置开展教育教学活动,保证达到国家规定的基本质量要求。”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是清洁精神的地方,是涵养灵魂的地方,与此无关的都应该走开。但遗憾的是,当前的少数学校充满了铜臭味和功利思维,本来是培养人的地方,反倒成了害人的地方;本来是把孩子培养得精神高贵的地方,却因为学校的庸俗而使学生遭殃。
    
    如今,深圳严禁学校组织学生到歌舞厅等娱乐场所参加娱乐活动,严禁学校组织举行各类大型庆典娱乐活动。这无疑释放了积极信号,是有益的举动。但一纸通知能够管得住学校吗?早在去年,辽宁就立法规定不得要求学生参加庆典。据报道,《辽宁省义务教育条例(草案)》专门为“权益保护”设立了章节,尤其是要重点保障学生的权益。经过审议,条例草案增加了“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要求学校组织学生参加与教育教学无关的各类庆典”这样的条款。但反观当下,仍有学校动辄让学生参加庆典。
    
    为何会出现把孩子当作道具的现象?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学校权力太强悍,学生权利太贫困。一般情况下,面对学校的任何命令,学生必须听命。二是我们的教育缺乏人的教育,一些教育主政者缺乏公民意识。教育本来就应该孜孜于涵养和践行尊重、平等、责任、团结等等公民意识,本来就应该培养人,但不少学校没有做到这一点,总是居高临下,充满着傲慢与训示,从不会尊重学生,不知道平等对待学生,只见物不见人,只有功利没有长远。
    
    有识之士指出,新型教育的本质特征应该是:解放孩子,解放人,解放人的创造个性,解放人的一切潜能素质,向着每个人的自由、和谐、全面发展的理想目标迈进。如果我们的学校依然把孩子当作器皿,只知灌输;当作下属,只知训示;当作道具,只知利用。我们又怎能奢望我们的孩子健康成长呢?我们又怎么期待学生成为合格的公民呢?
    
    别再把孩子当道具了!这样的呼吁不能仅仅止于呼吁! (博讯记者:鲍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学生啊,学生!立即民主(18之14)/武振荣
  • 一个大陆法科学生对台湾的观察报告/娄爱华
  • 陕西刑讯逼供致学生死亡才获刑两年/时冲
  • 海龟留学生99%都是无知!
  • 中学校长感叹按分数推荐学生上北大身不由己(图)
  • 大学生提问造假,奥巴马假中求真/姜维平
  • 对话奥巴马 上海大学生的提问令我汗颜/逢君恶
  • 妈妈,天堂里没有冰雪——写给暴雪压塌学校食堂逝去的学生
  • 中国学生示威引发柏林墙倒塌
  • 刘逸明:大学生敢裸奔,教授什么时候也能裸奔一回?(图)
  • 求职大学生:我希望中国灭亡!
  • 救人大学生死于倒钩钓鱼捞尸陷阱
  • 大学生勇救落水少年到底能救起什么?
  • 印度同学和中国学生辩“中印优劣”
  • 刘逸明: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 叶楚华:大学生就业难的全部真相
  • 小学生揪出黑社会是十足丑闻‎/椿桦
  • 小学生的信件何以使恶势力被打掉/夏余才
  • 薄熙来之子薄呱呱来个“大学生创业”?
  • 特种维权:湖北潜江中学生网上推选“十恶老师 ”
  • 山东滨州中小学生戴口罩上课(图)
  • 小学生露富被撕票 警方严查白色面包车
  • 学生踩踏事故涉嫌瞒报死亡数
  • 大学生救助被歹徒劫持女大学生遇害,沈阳警察放凶手,父亲宋合义上访(视频)(图)
  • 云南嵩明县发生学生集体中毒 初步调查系人为
  • 湖南学生踩踏事件“按年龄1年赔1万”遭拒绝
  • 湖南学生踩踏事件8人遇难 人为堵楼梯酿惨剧 (图)
  • 深圳多名小学生惨遭绑架撕票
  • 湖南8名中国学生在学校被活活踩死
  • 重庆医科大现“玩尸女” 大学生素质遭质疑(图)
  • 湖北又现“人梯”壮举 3名大学生勇救坠河母子
  • 沧州被截访失踪女大学生牟爱瑛母亲在京找女儿
  • 40名在校生走访千余乡村完成大学生村官调查报告
  • 河北女大学生牟爱瑛:至今有家难回(图)
  • 公务员考试史上最难 女大学生被考哭
  • 哈尔滨警察打死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经济赔偿减少
  • 大学生无故溺亡,警方扣押亲属(图)
  • 二十岁大学生钱伟死于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图)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何洪春受审十多名学生家长抗议审判不公正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六警察打死大学生林松岭案 死亡原因确认
  • 当一个大学生想当狗时……/郑德鸿
  • 修水交警队长竟纠凶将一学生打至重伤甲级/余建华
  • 中国前首富张茵:这帮香港大学生想搞垮国内企业(图)
  • 廊坊城管查抄卖粥的老太太 暴打一中学生!
  • 南宁警察刑讯逼供 广西女大学生屈打成招
  • 盐城杨集镇惊天丑闻:大学生女志愿者惨遭凌辱
  • 一个女大学生致胡锦涛的血泪控诉信
  • 南昌赣江学院学生骚乱续:紧急求救!是警方先施放瓦斯
  • 山东师范大学克扣学生助学金
  • 湖北荆州醉酒警察将大学生脑浆打出死亡,引发学生暴动
  • “大连之夜”苟同艺校教师,逼迫学生色情演出
  • 一个女大学生跳楼自杀-家长的血泪控诉!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潍坊警察打残就餐的12名大学生:图片(慎入)(图)
  • 541名学生放弃高考,扇了谁的耳光?
  • 潍坊警察打残就餐的12名大学生,警方颠倒黑白
  • [求助]村委会乱收费百般刁难,大学生被逼无奈上吊自杀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一个中国留学生眼里的法国
  • 留学生张蔚:致胡锦涛总书记--警察说“人在拘留期间就象是蒸发了”
  • 家产被夺,一个女大学生的悲哀呐喊!!!
  • 大学生杨涛在“严打”被抓打死在派出所
  • 警察粗暴执法---戴手铐的女中学生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三学生围殴女丐惨死 医生不救警察不理
  • “繁荣”中国的背后:一个复旦学生的心里话
  • (找到新浪及评论地址了)兰州大学生被保卫科长枪击身亡 父母寻访三年无果
  • 兰州大学生被保卫科长枪击身亡:新浪网留言
  • 兰州大学生被保卫科长枪击身亡 父母寻访三年无果(图)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陈小雅: 八九民运中站在学生一边的军人
  • 陕西蒲城“女中学生戴铐事件”有了处理结果
  • 大学生孙志刚命丧收容所 警方送2000元家属未接受
  • 大学生命丧收容所后续:家属追问死因连遭碰壁
  • 祝俊初:不容侮辱学生人格尊严
  • “女学生戴铐事件”公布结果 派出所指导员被停职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教室里警察枪指学生头(图)
  • 警察在校园滥用暴力两少年学生一死一伤
  • “留学生横遭民警暴打”续:领导登门鞠躬道歉
  • 回国探亲留学生横遭民警暴打(图)
  • 因没交建校费 郑州50名学生被学校强迫扫厕所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冤枉无辜, 包庇犯罪, 国际都市上海竟然发生国际冤案:一个被称为“蛀虫”的回国留学生呼吁司法公正
  • 以生命控诉不公平:一张交通告票夺去一华裔学生生命
  • 不慎折断教学米尺 老师竟逼学生吃尺子
  • 大学生也是人,谁不想同居 ?
  • 女中学生被强暴 父讨公道被打 派出所无人出警
  • 甘肃交通局长为儿子出气毒打中学生
  • 大学生被冤入狱28天 经受非人折磨
  • 民办大学生被冤入狱28天 瞌睡时刑警竟用针扎
  •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2)
  •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
  • 清华大学藏污纳垢外地学生杯葛
  • 南宁一小学生因欠4000元学费被学校“扣留”
  • 大学生求职路上遇尴尬:我的隐私必须告诉你吗?
  • 小学生冲击政府事件透视:小学学费不合理 大学更离谱
  • 中学生网上“娶妻纳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