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繁体汉字是中华文化的载体和基石/常敬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1日 转载)
      中国的汉字不仅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而且是中华文化的瑰宝。汉字也可以说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
      繁体汉字是中华文化的载体和基石,它集表意、表形、表音于一体,是三位一体的完美结合。汉字的象形、会意、指事、形声、转注、假借六书的特点,更是我们独特文化传统的根基。
       曾有人说,既然简化汉字已为中国内地13亿人所使用,在海外也将逐渐占优势,如果将繁体汉字废除掉,实行书同文,让简化汉字一统天下岂不更好吗?但是请不要忘记,繁体汉字自古就是中华文化的载体,三千多年以来的经、史、子、集以及历代文学、书法作品等浩如烟海的古籍文献,均用繁体汉字保存至今,这是简化汉字所不能替代的。另一方面,从1956年之后,以及将来的简体汉字的文献,也将是浩如烟海,若用繁体汉字来取代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当今台湾、香港、澳门地区以及海外所出版的华文报刊书籍,依然在使用繁体汉字。即使在推行简化汉字的中国内地,也法定文物、古迹、书法、姓氏、题词和商业招牌等,均可保留和使用繁体汉字。如果我们要继承祖国丰富的文化遗产,就必须承认繁体汉字的存在,并且会识会。试问:如果将使用了三千多年的繁体字废除掉,我们又如何去继承祖国这悠久灿烂的文化遗产,我们如何去研究、整理浩如烟海的古籍文献?我们又如何去鉴赏古代经典文化艺术的瑰宝?对台、港、澳地区及海外华人世界会造成什么样的心理冲击?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两全其美的方法,必是汉字的简繁并存互通。 (博讯 boxun.com)

      常言道:缺乏远虑,必有近忧。我们的文字改革委员会在上世纪50年代制定简化汉字时考虑欠周到,没想到30年后会出现一大批“有文化的新文盲”。现在的知识青年包括有些大学生、研究生不识繁体汉字,对上世纪50年代及以前出版的或当今出版的古籍文献,大多读不懂,甚至闹出许多笑话来。
      例如,前几年在《人民日报》上曾发表一篇现代青年人因不识繁体汉字而闹出笑话的文章,并引起轩然大波。文章说某大学图书馆有位服务人员根据借书单上写的简化字书名《后汉书》去书库查找,结果竟连一本也没找到。借书者奇怪地问:“难道我们大学的图书馆连《后汉书》都没有?”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原来书库中的史书类都是用繁仅汉字印刷的书名《後漢書》,即使中华书局最新排印本《二十四史》系列书名中,也只有用繁体汉字印刷出版的《後漢書》,而没有用简体汉字排印的《后汉书》。因此,这位不识繁体汉字的青年图书馆人员找不到此书也就不奇怪了。
      
      再如,有大学青年教师和大学生一起去参观一些名胜古迹,一些古代的建筑物和古寺庙中,均有许多用繁体汉字书写或刻写的匾额、楹联、古碑文等, 学生们大多看不懂繁体汉字,便问身旁的青年教师们,然而大学教师们竟面面相觑,尴尬地摇摇头,一时回答不上来。一位老教授走过来才解了围。原来青年教师们也不识繁体汉字,更不识各种字体的书法了。如此大学教师,其文化素质难道不令人担忧和深思吗?
      当代有些“文化青年”外语很好,却不识繁体汉字。例如我亲见一位大学毕业后从事工作的青年,当他与一位外籍华人个别接触时,外语说得很流利,但对繁体汉字却几乎一字不识。当这位外籍华人递给他一张名片时,名片上照例印的都是繁体汉字,这位青年看了名片却目瞪口呆,认不出名片上的繁体字,偷偷对我说人家用繁体字不规范。其实,说人家用繁体字不规范,可能是为自己不识繁体汉字遮羞。外籍华人用繁体字倒是很规范的,而自己不识繁体字却未免有数典忘祖、本末倒置之嫌。
      由于繁体汉字被誉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活化石,因此,繁体汉字本身就是一种汉文化。我们仅从繁体汉字的形体结构,便可窥知其含义,并且还可体味到汉字字义如何在漫长的历史流变中越来越繁富,从而积淀了丰富的人文信息。汉字的发展及汉字形体的演变,尽管经历了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体、楷体等许多阶段,但它的形体结构却依然保存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因此可以说,每个繁体汉字几乎就是汉民族文化信息的储存箱。从繁体汉字所蕴藏着的文化信息中,既能反映过去的社会生活,也能直观现在。
      传说先民仓颉(jié)造字时,远取于自然诸物,近取人类诸身,仰观天文,俯察地理。所以在繁体汉字中,宇宙间的天地鬼神,山川草木,乌兽虫鱼,王制礼仪,人之思想、心态等等,莫不周载。总之,古人的生存智慧、生产生活经验、社会意识、文化心理、审美情趣等,都深深地熔铸在这一个个繁体汉字中。这与西方的拼音文字及其抽象思维方式截然不同。汉民族则是通过直观、形象的符号来体现对世界的“具象思维”方式,也是形成繁体汉字形体结构的重要理据。例如繁体汉字“醫”字,是由“ ”、“矢”、“殳(shū)”、“酉(yǒu)”四部分有机地结合而成的。首先来看左上角的“医”部分,外框“ (读音fānɡ,即方)表示古代医理的方式,或指医师开的“药方”之意;里面的“矢”是指箭,关于“箭”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在战争中受到箭伤,暗示古代的 “外科医术”,还有一说则认为“矢”指箭头,如同中医的医疗手段之一的“针灸”。再看右上角的“殳”,指古代一种兵器或器械,有敲打之意,因古时调药常用木棒之类敲打搅拌,或指拍打点穴、推拿、按摩等医疗手段。下半部的“酉”则指酒,因古时用粮食发酵后的醪醩(láo zāo)具有治病保健的功效,也可指熬药或酿药酒用的罐子之类。“医”的另一种繁体字为“毉”,下半部的“巫”指古代的“巫医”或“巫术”,因在古代 “医”与“巫”是合二为一的。总之,繁体汉字“醫”或“毉”,实际上是把中国古代所有的医疗手段和医理全部涵盖其中了,蕴涵着“医文化”信息。有人开玩笑说:现在简化字“医”被简化得只剩下开刀了,这是西医的特长。因此可以说,“医”字从繁体到简体,就是近代由于受西方医学的影响,逐渐弱化了祖国传统医学作用的结果。简体的“医”字也远离了传统中医的“望、闻、问、切”、针灸、砭针、按摩、推拿等辩证施治全局诊疗的优秀医疗方法,而依附于西医那种“头疼治头、脚疼治脚”的局部、孤立、机械的诊疗方法。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医学方针才走上了“保护中医”、“中西结合”的正确道路。
      当前有些学者(包括台湾、香港的学者)对简化汉字持完全否定的态度,也未免有失偏颇,尽管简化汉字尚存在着不尽如人意之处,还有待作适当调整,但是作为中国内地法定通用的文字,毕竟已使用了多年,并且深入人心,同时也符合文字由繁趋简的发展规律,何况有些简化汉字古已有之。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取消繁体或简体字,而是如何妥善解决汉字的简繁两立,各行其是、有碍彼此的经济文化交流的问题。因此,我们才提出汉字应简繁并存,用简识繁的建议。诚然,简体汉字尚存许多不合理性和使用混乱的现象,很有必要对现行的简化汉字进行适当调整和补充,使其尽量完善,以便更适应当前的社会文化交流的需要。
      另一方面,也希望台湾、香港、澳门地区以及海外的华人社会,也适当学习常用的简化汉字,尤其是从小学开始增设简化汉字的教学内容,这样才能实现汉字的简繁并存,用简识繁或用繁识简两全其美的互通效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马悦然: 对繁体字的信心从未动摇
  • 二月河:建议尽快恢复繁体字
  • 彭小明:简化字真的比繁体字易认易学吗?
  • 繁体字拯救不了中国传统文化/李辉
  • 彭小明:西方的拉丁文教学与中文的繁体字
  • 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用繁体字给海外华侨和香港青少年写信的重要意义
  • 繁体字简化字究竟哪个更“中国”:简体字该谢幕了
  • 两会出现恢复繁体字呼声:从简回繁笑话百出
  • 政协委员建议用10年恢复使用繁体字
  • 中国大陆将用10年恢复使用繁体字?
  • 潘庆林:恢复使用繁体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